第27章 拯救元春赠仙茶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89字
  • 2021-10-26 17:39:25

转眼元宵在即,自正月初八日,就有太监出来先看方向: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又有巡察地方管理关防太监等,带了许多小太监出来,各处关防、挡围幙,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种种仪注不一。外面又有工部官员并五城兵备道打扫街道,撵逐闲人。

贾琏等督率匠人扎花灯、造烟火之类,至十四日,俱已停妥。这一夜,上下通不曾睡。

张清提前向皇帝奏了一本,说没有见过元春,想明日见面好好聊聊,恳请皇上恩准元春一早出宫。随即太监来传旨,张清站着接了。圣旨大意是说,本来元春应该晚上七点出宫,到贾府看看就回宫。现在照顾张清的面子,允许元春一早就出宫,晚上再回。张清随即把自己的单面玻璃马车送到凤藻宫,供元春在出宫路上观赏风景。

至十五日清晨,自贾母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妆。园内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长春之蕊,静悄无人咳嗽。贾琏、贾蓉等在西街门外,贾母等在荣府大门外。街头巷口,俱系围幙挡严。

忽听外边传来马蹄之声,先有十来个太监气喘吁吁跑来拍手儿。众人会意,都知道是“来了,来了”,各按方向站住。

贾政领合族子侄在西街门外,贾母领合族女眷在大门外迎接。

只见一对红衣太监骑马缓缓的走来,至西街门下了马,将马赶出围幙之外,便垂手面西站住。少时又是一对,亦是如此。很快便来了十来对,方闻得隐隐细乐之声。

一对对龙旌凤翣,雉羽夔头,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黄金伞过来,便是冠袍带履。又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

一队队过完,后面方是一辆安装有深色玻璃窗的马车缓缓行来。

贾母等认得那车辆,连忙路旁跪下。早飞跑过几个太监来,扶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来。那马车驶到大门,因为有台阶无法进入,元春下车换乘抬舆入门。

到一所院落门前,有执拂太监跪请下舆更衣。昭容、彩嫔等引领元春下舆,进入院内,只见各色花灯灿烂,皆系纱绫扎成,精致非常。上面有一匾灯,写着“体仁沐德”四字。

元春入室,更衣毕复出,上舆进园。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气象,富贵风流。

且说贾妃在轿内看此园内外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忽又见执拂太监跪请登舟,贾妃乃下舆。只见清流一带,势如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花雪浪;上面柳杏诸树虽无花叶,然皆用通草绸绫纸绢依势作成,粘于枝上,每一株悬灯数盏;更兼池中荷荇凫鹭之属,亦皆是螺蚌羽毛之类作就。

诸灯上下争辉,真系玻璃世界,珠宝乾坤。船上亦系各种精致盆景诸灯,珠帘绣幙,桂楫兰桡,自不必说。已而入一石港,港上一面匾灯,明现“蓼汀花溆”四字。贾妃命留“花溆”二字即可。

一时,舟临内岸,复弃舟上舆,便见琳宫绰约,桂殿巍峨。石牌坊上明显“天仙宝境”四字,贾妃忙命换“省亲别墅”四字,然后方进入行宫。但见庭燎烧空,香屑布地,火树琪花,金窗玉槛。说不尽帘卷虾须,毯铺鱼獭,鼎飘麝脑之香,屏列雉尾之扇。真是: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

张清使用风月宝鉴看着现场直播,不禁感叹道:“这都是我的钱!”

省亲流程走完,贾妃方乘车驾出园,至贾母室内,彼此上前厮见,一手搀贾母,一手搀王夫人,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泣。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探、惜三姊妹等,俱在旁围绕,垂泪无言。

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不禁又哽咽起来。邢夫人等忙上来解劝。贾母请贾妃归座,又逐次一一见过,又不免哭泣一番。

元春因问:“薛姨妈、宝钗、黛玉因何不见?”王夫人启曰:“外眷无职,未敢擅入。”元春听了,忙命快请。一时,薛姨妈等进来。元春见宝、黛二人亦发比别姊妹不同,真是姣花软玉一般,暗暗点头。

又问:“贾琦、宝玉为何不进见?”贾母乃启:“无谕,外男不敢擅入。”元春命快引进来。小太监出去引张清、贾宝玉进来。贾宝玉跪下行了国礼,张清只在一旁站着拱手而已。

元春恭敬地谢过张清对贾府的关照。她收了张清每年送的五万两银票,在宫中四处收买人心,势力渐长,又因为张清给皇宫送“寒冰酒”而荣升贵妃,还吃了张清送的“仙枣”改善身体状况,因此对张清非常感激。况且贾母等进宫探视时也说过,修建大观园完全是用的张清的银子,把他几年来攒的家底都掏干净了。

元春问:“琦哥地位尊贵,广有钱财,想来什么都不缺的。不知有什么心愿我可以帮你实现的?也算稍微回馈一二。”张清答道:“我想回阿斯加德。”

这事元春可帮不上忙,事实上她听到风声,太上皇和皇帝为了长生是绝对不会放张清离开的。元春并没有假惺惺地先答应再推诿,而是很抱歉地请张清换个愿望。

张清想了想,说道:“我进宫两次了,只去过宁寿宫、太和殿,其他地方没有转过。我挺想逛一逛皇宫的。”元春笑道:“这个倒容易。待我回宫后向陛下和皇后娘娘禀告即可,应该是可以的。”

张清和元春对答几句,忽然发现她脸色似乎有点疲累,料想她为了回家省亲没有休息好,便告退站到后面。装作整理衣物把手伸入怀中,悄悄拿出风月宝鉴向元春照去,却看到她的腹中有一个几毫米的胎儿,心下顿时了然。记得元春的孩子被宫里人暗害,元春自己后来也死于非命。这次见面,需得采取预防措施。

元春又命宝玉进前,携手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原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泪如雨下。元春与宝玉虽系姐弟,情同母子。只要元春在宫里一天,贾府就稳如泰山。因此,张清只要把元春安顿好了,贾府未来数十年无忧矣。

元春命诸兄弟姊妹各题一匾一诗,张清知道自己没有才情,就是个混数的,上前说到:“我自幼在海外长大,原未受过诗词训练。这几年虽在家学读了几本书,但于花鸟山水题咏上一向平平,就不献丑了。倒是这些天看见二叔为了娘娘省亲一事焦头烂额,有所感触,想吟诵一番。”

元春许可,张清念道:

四十余年弹指间,谁念此生苦与甜。

常思留痕在人界,浪打飞花万重山。

贾政听了,虽觉文辞一般,却似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半生勤谨,想要光宗耀祖,却一直没有成就,诸般努力好像花落流水,被席卷无踪。一念至此,竟不由得喟叹一声。

元春点头道:“琦兄弟年纪不大,眼光却颇为锐利。更兼有急才,值得嘉许。”

说话间,宝玉和姊妹们已经写了匾、诗,各自呈了上来,均是才思泉涌、文采风流。

下面是家人宴乐时间,但是宫里的规矩多,因此大家都不敢随便说话,生怕哪个太监、宫女来宫里打个小报告,影响元春的声誉。

这时张清走上前去,给太监、宫女们每人发一锭金子,命他们全都走开些,别妨碍元春和家人相聚说话。太监、宫女们都知道张清的特殊身份,深得太上皇和皇上恩宠,又是海外国王,不受本朝律法管束,因此不敢与他相争,乖乖退出老远看着。

元春因此放松许多,尽情和家人说笑,复又看戏吃酒,热闹了一天。吃过晚饭,元春该回宫了,遂赏了众人,流泪告别。

张清上前捧出一个盒子,道:“娘娘方才赐我厚礼,我也有小小心意回赠。请娘娘勿嫌简陋。”

元春知道,皇帝之所以违背皇宫规矩放她一早出宫,就是因为张清送过两次贵重的礼物,怎敢轻视?忙命人接过来。

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放有一个纸袋,一大一小两个狮型金片,一沓银票,俱是一千两一张,约有一百张左右。

张清解释道:“这一包茶叶,娘娘无事时泡来喝,一次一片即可。两个金片,一个送予娘娘,一个送予你肚子里的孩子,随身佩戴,可保无虞。”

元春惊讶道:“你是说我有孕在身?我自己尚且不知。”张清笑道:“别忘了,我可是太上皇亲口御封的‘神医’,打眼一望,便知端倪。娘娘回宫后速找御医诊脉,便知结果。只是性别尚不分明。”

贾母、王夫人等闻言皆是喜出望外。嫔妃如果没有子女,在后宫的日子是很难过的。如果侥幸生一个儿子,则一辈子就有指望了。元春怀孕,对她自己、对贾府都是天大的好消息。

贵妃省亲事件圆满结束,元春高高兴兴地回宫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