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游园查账难为继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048字
  • 2021-10-24 17:29:57

只见贾蔷近前向贾琏说道:“前几日琏叔不在家,蓉哥作主,派侄儿带领来升管家两个儿子,还有单聘仁、卜固修两个清客相公,一同前往姑苏,办理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明儿就走,恰好琏叔回来了,侄儿特来请琏叔指点。”

贾琏听了,将贾蔷打量了打量,笑道:“你能在这一行么?这个事虽不算甚大,里头大有藏掖的。”贾蔷笑道:“只好学习着办罢了。”说着向凤姐投去求助的目光。

凤姐会意,因笑道:“你也太操心了,难道蓉哥比咱们还不会用人?偏你又怕他不在行了。谁都是在行的?孩子们已长的这么大了,‘没吃过猪肉,也看见过猪跑’。蓉哥派他去,原不过是个坐纛旗儿,难道认真的叫他去讲价钱会经纪去呢!依我说就很好。”

贾琏道:“自然是这样。并不是我驳回,少不得替他算计算计。”因问:“这一项银子动那一处的?”贾蔷道:“才也议到这里。蓉哥说,不用从京里带下去,江南甄家还收着我们五万银子。明日写一封书信会票我们带去,先支三万,下剩二万存着,等置办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帐幔的使费。”贾琏点头道:“这个主意好。”

凤姐忙向贾蔷道:“既这样,我有两个在行妥当人,你就带他们去办,这可便宜了你呢。”贾蔷忙陪笑说:“正要和婶婶讨两个人呢,这可巧了。”因问名字。

凤姐便问赵嬷嬷。彼时赵嬷嬷已听呆了话,平儿忙笑推她,她才醒悟过来,忙说:“一个叫赵天梁,一个叫赵天栋。”

张清知道凤姐这是给自己人安排位置捞好处了,这两人必然是赵嬷嬷的儿子。

凤姐道:“可别忘了,我可干我的去了。”说着便出去了。贾蔷忙送出来,又悄悄地向凤姐道:“婶子要什么东西,我开个账带了去,一体置办了来。”凤姐笑道:“别放你娘的屁!我的东西还没处撂呢,希罕你们鬼鬼祟祟的?”说着一径去了。

贾蔷进屋又问贾琏:“琏二叔要什么东西?顺便买来孝敬。”贾琏笑道:“你别兴头。才学着办事,倒先学会了这把戏。我短了什么,少不得写信来告诉你,且不要论到这里。”说毕,打发他们去了。

张清提前走开,摇头叹息,大环境如此,个人如何独善其身?秦可卿说的好“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自己来红楼也只是转一圈而已,难道还要帮他们移风易俗吗?算了吧,金银对自己又不是个事,任由他们闹去吧。只要不像赖家那样把钱全搬到自己家里,中间揩点油也是可以容忍的。

次早贾琏起来,见过贾政,邀请张清往宁府中来,带着办事老练的人等,并几位世交门下清客相公,审察两府地方,缮画省亲殿宇,一面察度办理人丁。主要是给张清看看,他的钱都花在哪里了。

自此后,各行匠役齐集,金银铜锡以及土木砖瓦之物,搬运移送不歇。

先令匠人拆宁府会芳园墙垣楼阁,接入荣府东大院中。荣府东大院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栽上花草树木。宁荣二宅之间,本有一个小巷隔断,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此时直接把墙拆了,使东西二府后花园连成一片。

会芳园本来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需再引,直接挖沟渠延伸到荣府中去,造就一条三里多长的人工小河,又搭了几座高桥,务必使船只能够过去。挑选地势低洼处挖了一个湖,移植来莲藕、荷花。

贾政不惯于俗务,任凭贾琏、贾蓉带着来升、林之孝、吴新登几个管家,会同詹光、程日兴等几个清客安插摆布。凡堆山凿池,起楼竖阁,种竹栽花,一应点景等事,都委托山子野调度。

贾政下朝闲暇,不过各处看望看望,最要紧处和贾琏、贾蓉等商议商议便罢了。贾蓉亲自监督打造金银器皿,贾蔷已起身往姑苏去了,贾琏负责点人丁、开册籍、监工等事。一笔不能写到,不过是喧嚣热闹非常而已。

这等大规模土木工程,出现虚报账目、顺手牵羊等事实属平常。好在贾蓉受过张清大恩,此时用心看顾,不使浪费;贾琏一家收过张清的厚礼,也不好意思太过揩油;几个管家又看到赖家的下场,不敢太贪,因此大致也还过得去。

大半年过去,省亲别墅修得差不多了。贾政某日下朝回来,起了兴致要去看看,张清、宝玉等相陪。进了园子,贾政考较宝玉,让他拟匾额、对联,贾宝玉一一对答如流。众清客都轰然叫好,贾政拈须微笑,面露得意之色。张清也不禁佩服,贾宝玉果然是才情过人。

贾政看了两处房舍,发现帐幔帘子俱都没有挂上,便命人去唤贾琏。一时,贾琏赶来,道:“修建园子预算不足,帐幔帘子的银子一时拿不出来,好说歹说,才赊欠出来,也快齐备了,只是这项银子从哪里出,还在头疼。”

贾政听了皱眉,问:“帐幔帘子能花多少银子,怎么就拿不出来?你先详细说说,共有几种,现今得了几种,尚欠几种?”

贾琏见问,忙向靴桶取靴掖内装的一个纸折略节来,看了一看,回道:“妆蟒绣堆、刻丝弹墨并各色绸绫大小幔子一百二十架,昨日得了八十架,尚欠四十架。帘子二百挂,昨日俱得了。外有猩猩毡帘二百挂,金丝藤红漆竹帘二百挂,黑漆竹帘二百挂,五彩线络盘花帘二百挂,每样得了一半,再有两月就都全了。椅搭,桌围,床裙,桌套,每分一千二百件,也有了。总计得上万两银子。”

清客们都暗自咋舌,三里半的省亲别墅,只帐幔帘子就得花上万两银子,可想而知修建这个园子必定是花钱如流水了。

贾政道:“上次蓉哥不是说江南还剩有二万两银子?拿出来用是了。娘娘省亲在即,这时只要好看,不必刻意省钱。”

贾琏叫苦道:“二叔,您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那二万两银子早就花完了。您平日里不大关注园子工程,却不知这里处处都要花钱。您看看,单是盖这些房舍和添置家具就花了不少钱,里面摆设的金银器皿、精美瓷器、古董、字画又得多少钱?游廊、亭子、假山、小桥、水渠、荷花湖又得多少钱?各种树木、名贵花草、鸟雀、禽畜等又得多少钱?车辆、船只等又得多少钱?这些钱一半都是赊欠来的!”

“琦哥不是给了一百万吗?怎么就不够用?”

“二叔,刚才我可少说了最重要的一项:地皮。这省亲别院占地三里半,咱们宁荣二府的花园加起来也不够,需得从左邻右舍那里购买房舍,拆除了再建园子。BJ的地皮可是寸土寸金,周围住的又大都是朝廷命官,我和蓉哥仗着祖上的情份和脸面苦苦哀求,好不容易才把那些街邻劝走,钱可是一分不敢少给,还不能拖欠。琦哥的一百万两都花在这上面了,所以其他的钱只好先赊欠着。”

贾政焦急道:“照你这么说,这园子竟建不成了吗?没有驻跸之地,娘娘如何省亲?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耽搁不得。就是把库房搬空了,把屋里值钱的东西都当了,也得保证娘娘按时省亲,场面还不能小,务必办得风风光光的!”

贾琏感慨道:“二叔,账还没算完呢,娘娘省亲那天,园子里还要扎上各色纱绫花灯,焚烧各种香料,搭建蟠龙帐,挂上彩凤帘,沿途需安排几班乐师轮流奏乐。娘娘休息的小阁楼要按照皇宫样式铺设,再摆上各样文玩珠宝。娘娘看戏的戏楼尚未搭建,贾蔷买回来的戏班尚缺几套行头,又得买些小尼姑、小道姑,学着念几卷经咒,放在家庙里。又要赏赐娘娘随从人员......”说到这,他竟说不下去了,只是摇头叹息。

贾政越听越心惊:“照你这么说,建这个园子,咱们竟变得精穷了?”他低头踱了几步,忽然问道:“听说赖家的园子不小,若是能置换一下,岂不省了许多花费?”

旁边跟着的林之登、来旺等管家听了倏然心惊,面面相觑,生怕贾政下一个就提到他们。

贾琏摇头道:“赖家被抄之后,他们养不起如此大的园子,半卖半送,给了忠顺亲王的长史,自家搬到城北买了十余间老屋。听说赖大、赖二盘了一间铺子,卖点针头线脑什么的,勉强度日而已。”

“你如何不早来告诉我?今日若不是我问,你还打算瞒到几时?”贾政见两个财源都没有了,不由得暴怒,瞪着贾琏骂道,“平日里看你也颇干练,如何做大事时便出漏子?耽误了娘娘省亲,仔细我揭了你的皮!”

众清客已然不敢说话,只顾躲到远处,生怕惹东翁生气。贾宝玉不通时务,出不了什么主意,只是跟着干着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