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筹备省亲建花园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452字
  • 2021-10-25 20:21:18

水月庵的智能私逃进城,找至秦钟家里私会秦钟,不意被秦业发觉,将智能逐出,将秦钟打了一顿,自己气的老病发作,三五日光景呜呼死了。秦钟身体羸弱,带病未愈,受了笞杖后卧床不起,又见老父气死,心中悔痛无及,更添了许多症候,病情越加沉重,眼见不治。

秦可卿眼见家人接连出事,痛心不已,顾不得别人说闲话,径直来到张清的院子,请张清出手救治秦钟。

张清为难地说道:“上次为了救你,把我的存酒都用完了。这次却拿什么去救?”

秦可卿将下人都逐出门外,转身便跪在张清面前,苦苦哀求道:“我知道叔父为了救我,付出良多,却没有任何回报。原是没脸来求叔父的,只是我父亲已殁了,如果弟弟再去了,我也活不成了,岂非是辜负了叔父救我的一片心意?”

但是张清头疼的是这样下去迟早露馅,在两个皇帝面前没法解释。随便来求一下就帮你治病救人,难道皇帝家没有妃子、亲戚需要救治吗?从此自己可没有宁日了。

但是秦可卿苦苦哀求,又兼是自己的侄媳妇,难以拒绝。张清只得道:“也罢,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且去试一试。”

秦可卿垂泪道:“多谢叔父开恩。我原不该空口白牙来求叔父,只是料想叔父也看不上普通的谢礼。从此唯有尽心伺候叔父罢了。”

张清摇了摇头,叹一口气,心想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来至秦家,命人架起大蒸屉,将秦钟放至其中,用文火慢慢蒸了一回,果然治好了。又将智能找到,令其蓄发,后来改名换姓嫁入秦家。秦可卿虽略有不满,也不敢反对。

自此张清为了躲事,便很少出去,大多数时候只在府里转悠,每日用心揣摩永恒之火和寒冰之匣,渐渐已经可以稍微引动一丝能量在体内游走。原本经脉在冰火夹攻之下被损毁,现在每次操控单一能量运行,经脉竟慢慢开始恢复起来。一年过后,张清已经十一岁了,伤势也好了小半。用了四年的时间,总算取得了明显的进展。

宫里传来消息,皇帝启奏太上皇、皇太后,每月逢二、六日期,准后妃眷属入宫问候看视。于是太上皇、皇太后大喜,深赞皇帝至孝纯仁、体天格物。又考虑到眷属入宫后需遵守国体仪制,母女恐不能开怀说笑,于是另外开恩,特降谕诸椒房贵戚,除了二、六日入宫之恩外,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处,不妨启请内廷鸾舆入其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

此旨一下,后妃们踊跃感戴。周贵人的父亲已在家里动工,修盖省亲别院。吴贵妃的父亲吴天祐也往城外踏看地方去了。

张清却知道,贾元春省亲只在家呆了七个小时而已,而且是晚上七点后才出宫回家,实在没意思。而且贾府为此还建了一个大观园,把历年的积蓄全部掏空了,本来就不宽裕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从此每况愈下。此事也间接造成林黛玉的悲剧。林如海在巡盐御使任上攒了一百多万两银子,有权有势有钱。他去世后,这笔钱本该由林黛玉继承。但是贾府修大观园的费用不够,便擅自把这笔钱给挪用了。后来黛玉和宝钗之间,贾府倾向于宝钗,也是因为薛家财力雄厚。

但是,现在林如海还健在,贾府没有办法拿林家的钱来填补亏空,这大观园就修不下去。据考评,修建大观园加上元春省亲,总共花费二百多万两银子。这笔钱到底从哪出呢?

荣国府在江南甄家只存了五万银子,根本不够用的。就算把张清送给府里的礼物、赖家抄的钱财都加上,也远远不够。而且田庄收入一年才五千银子,再攒几年也攒不出来。

贾母只得厚着脸皮再来求张清这个小财神了。

张清倒是很好说话,道:“我手里现有一百万两银子,都是太上皇和皇帝赏赐的。您要是借用倒也可以,只是其中三十万两银子已经许给黛玉妹妹作嫁妆了,绝不能动。除非黛玉的婆家来借,我才拿出来,还另外陪送两个皇庄、一间皇家当铺、一个皇家酒楼。”

贾母是人老成精,早看出来张清有意撮合贾宝玉和林黛玉,只得和贾政、王夫人商量。

贾政一心想光宗耀祖,但他自己是恩荫作官,没有走科举的路子,还不如贾敬中了乙卯科进士让人看重,便想着借这次元春省亲的机会风光风光。此时听贾母这么一说,只是犹豫片刻,便同意二玉定亲。

王夫人见林如海官运亨通,家底殷实,又有张清给出不菲的陪嫁,也只得放弃外甥女薛宝钗,转而支持侄女林黛玉。

此时,林如海已经去江苏巡抚上任去了。贾政便给林如海写信,提出要给宝玉和黛玉订亲。林如海很快就回信,自然是同意的。

贾母亲自和林黛玉谈了一场之后,林黛玉喜滋滋地来找张清,说她同意把嫁妆借给贾府用。

张清看着她那幸福的模样,就知道大事已成,心中也是放下一块石头,这次来红楼世界总算是满足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于是张清将一百万两银票交予贾母,又私下拿出一百万两银票交予林黛玉,嘱咐她待大观园资金缺乏修不下去的时候,再适当拿一部分出来应急,以进一步提升在贾府的地位。

几天之后,林如海那边来了一个堂叔,代表林家完成了订亲仪式。张清当场把两个皇庄、一间皇家当铺、一个皇家酒楼的房契、地契等文书交给林黛玉,让贾政、王夫人心满意足。

贾宝玉和林黛玉原本就情投意和,订了亲更是心心相印,恨不得天天腻在一起。只是碍于门风,不好太过表现出来,反而还要故作疏远,只是每次两人对望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柔情蜜意,每每让众人羡慕和打趣。

张清吃了几次狗粮,就不愿再搀和他们的聚会了,宁愿出府去做BJ街头的街溜子。每次回来总是带一堆零碎玩艺送给三春和薛宝钗。什么泥人、面人、鬃人、绒布人、绢人、兔爷、布老虎、猴上树、马拉车、面具脸谱、空竹风筝等,总是惹得姐妹们欢喜惊叫。

后来林黛玉不愿意了,跑来找张清,质问为什么偏不给她送东西?张清解释说怕贾宝玉吃醋,你现在已经是订了亲的人了,应该让未婚夫去给你买东西。

于是林黛玉每次见张清给三春她们带东西回来,都要逼着贾宝玉也给她去买一份。贾宝玉堂堂少爷,平日都是别人伺候他,现在轮到他伺候人了。

刚开始贾宝玉还乐此不疲,兴冲冲地带着茗烟等人去外面采购。但是跑了几趟之后就觉得累得不行,身累心更累,提前感受到了舔狗的痛苦。有心让下人代买,但是林黛玉有洁癖,但凡听说是下人买的,直接让人扔掉,还把贾宝玉骂一顿。

贾宝玉没办法,只好来求张清,请张清每次买东西也给林黛玉捎上一份,把他解脱出来。既然他这个未婚夫不介意,张清更无所谓,反正买东西有下人帮忙拿着,自己又不累。

后来,张清经常请三春和薛宝钗去他的王府玩。套一辆大车,将三春拉上,先在BJ城里转一圈,兜兜风。遇到杂耍的,就停下来观赏一会,遇到好玩的、好吃的小玩艺,就命下人去买上一堆。

他给大车两侧安上了玻璃窗,用来观赏风景非常方便。虽然此时没有单向透视技术,但是张清有风月宝鉴,给玻璃赋予一个功能还是很容易的。贾府人本是不同意未婚女孩出去的,但是一来张清的面子大,主要是送的钱多,二来他们见识过玻璃窗的单向向透视功能,亦是惊叹不已,既然没有抛头露面的风险,自然也就不担心了。

只是林黛玉又不愿意了,跑来找张清闹,非要跟着出来见识一番。在征得贾宝玉同意后,张清每次带着三春和宝黛出去逛街。反正他的马车够大,里面还有茶水和点心呢。他自己每次骑匹马跟着。BJ城那些卖小吃的和表演杂耍的,只要看到他的大车,都卖力地吆喝、表演。张清的随从出手也大方,买东西从来不讲价,给艺人打赏铜钱也是成吊地扔。有时张清或是车里的姐妹看着高兴了,还会扔几块碎银子。

姐妹们经常出去玩,性格也都逐渐开朗,回到府中叽叽喳喳议论外面的新鲜事。后来连刑夫人、王夫人、尤氏、秦可卿甚至李纨等人也都经常借他的车驾出来玩,回来后也是兴奋不已,可见女人在任何年代都是喜欢逛街的。贾母有时来了兴头也出来逛一圈。张清的车现在成了公用兜风车,但他并不打算多造几辆,主要是单向透视玻璃的来源不好解释。两块玻璃还可以说从西洋商人那里重金买的,再多可就没法掩饰了。

这天,张清闲来无事,在院里散步,看见贾蓉、贾蔷带两个下人匆匆路过。见到张清,二人连忙上前问安,说要往贾琏那里去汇报省亲别院修建事宜。

张清有些好奇,问进展如何。贾蓉回道:“二老爷和山子野相公已经议定了,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丈量准了,三里半大,可以盖造省亲别院了。已经传人画图样去了,明日就得。”

张清似笑非笑地看着贾蓉道:“好啊,你琏二叔和凤婶子都在呢,你们去回话吧。”

贾蓉脸唰地白了,忙道:“我才想起来,还有几件事没办。蔷哥去回琏二叔吧,我明日在正堂见了琏二叔再当面请罪。”说罢,给张清行礼,匆匆去了。

贾蔷向张清陪着笑说道:“琦二叔,二老爷说娘娘省亲乃府中大事,需得人人出力,我在‘丰安盛’粮店也历练了一段时间,可以做事了,故而叫我回来帮忙。待办完此事,我还是要回‘丰安盛’粮店的。”张清点点头,道:“你去吧。”

在他们走后,张清拿出风月宝鉴,监视贾蔷的行踪,就和看现场直播的效果是一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