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救人入手风月鉴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50字
  • 2021-10-24 16:45:52

宁荣二府得了这天大的好处,连摆三天宴席。亲朋好友都来祝贺,吃酒唱戏,热闹非凡。

贾府献神酒的事情已经传扬出去了,来赴宴的人里面一大半是冲着张清来的。张清应接不暇,无奈只得躲在贾母身边,但凡能不见的就借故推脱掉。

贾家这算是重新登上政治舞台了,贾政变得忙碌起来,每天都要早起参加朝会,下朝后不是忙于公务,就是忙于应酬,极少着家。连贾蓉也经常的早出晚归。

元春晋升贵妃,经常有一帮子官宦夫人来贾府拜访,只为和元春拉上关系。贾宝玉变成了国舅,又有一帮子人来巴结他,经常出去赴宴。

张清一概不理,照常上学念书,没事时只是闲逛。带着来顺、张秦等人,有时骑马,有时走路,当一个标准的街溜子。看到好玩的,就买一堆,看到酒楼,就进去坐一坐,只为了体验风俗。

他耳力惊人,早发现自己身后跟着好几个尾巴,但他置之不理,在皇城脚下没有人敢动自己。但他经常偶遇一些贵族子弟,扯个闲篇,陪他玩耍半天。

这天,他照例闲逛回来,正要从后门进府,忽然前面闪出一个老太太,噗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仔细一看,却是贾代儒的老伴、贾瑞的奶奶。

张清连忙扶起她来,问道:“叔婆这是怎么了?”

贾瑞的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琦哥,贾瑞快不行了,贾代儒那老倔头不愿拉下脸来求你。我老婆子不在乎脸面,求你可怜可怜我们老两口,儿子儿媳都死了,只剩贾瑞这一根独苗。若是他再死了,我们俩也活不成了!”

张清忙道:“叔婆您先别急,您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

贾瑞的奶奶一边哭一边说,来顺在旁边也补充几句,张清终于听明白了。贾瑞看上王熙凤了,几番进行调戏,王熙凤是什么人物,狠狠地收拾了他两回,害得他病倒在床,奄奄一息。

有人告诉贾代儒,说张清给两代皇帝都献了神药、神酒,还治好了秦可卿。只要求张清出手,贾瑞的病必然无碍。只是贾代儒是个老秀才,为人方正、迂腐,自以为怀才不遇,常常倚老卖老,十分爱面子,换句话说就是迂腐顽固。他自认为是张清的启蒙老师,怎能弯下腰来求张清?

但是贾瑞眼看着已经快不行了,他奶奶忍不住了,偷偷跑来求张清。听说张清出去玩了,在这后门等了一下午了。

张清心想,贾代儒算是我的启蒙老师,这事不能不管。于是说道:“走吧,叔婆,咱们去看看。”

来到贾瑞的屋里,正遇见贾代儒,张清连忙施礼道:“见过老师。”贾代儒尴尬地略笑一笑,说道:“好,好。”

张清看贾瑞时,见他睡倒在床,脸色苍白、眼圈乌黑,满口胡话、惊怖不安。张清心中暗叹,正待说话,忽然发现贾代儒手上拿着一面镜子,非比寻常,问道:“老师,您拿着一面镜子干什么?”

贾代儒说道:“这是刚才一个跛足道人送的,自称专治冤业之症。还说这镜子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乃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单与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只可照它的背面。”

张清来了兴趣,问道:“可否给我一观?”贾代儒自无不可,递了过来。张清拿起来看,只见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

张清想起贾瑞似乎就是照镜子死掉的,心道:还好我来得早,合该这宝物与我有缘。

转身对贾代儒夫妇说道:“瑞大哥这病并不严重,我开个方子,煎一副药吃了,包管立时就好。只是这镜子乃是个邪物,若是留在瑞大哥身边,只怕他活不到明天。”

贾瑞的奶奶被唬得七魂出窍,连忙说道:“快拿走,任你烧了、砸了,只是不要留在我家里。”

张清顺势将风月鉴揣在怀里,提笔写了一个方子。其实他哪会开方子,不过看见张大夫给秦可卿开的方子,记下来了,此刻默写出来而已。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白术二钱土炒云苓三钱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酒洗白芍二钱炒川芎钱半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制醋柴胡八分怀山药二钱炒真阿胶二钱蛤粉炒

延胡索钱半酒炒炙甘草八分

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红枣二枚

贾代儒为难道:“这药可吃不起啊。前几日,有个大夫说吃‘独参汤’,需用二两人参。老夫舍下脸皮去求了二太太,结果凤姐只送了几钱参须参沫过来。”说罢抬手试泪。难怪他不肯来求张清,原来是前面求人被打脸了。

张清微微一笑,道:“这有何难?”

回头叫道,“来顺,叔婆年纪大了,你去一趟药房,把药抓回来,再请一个药童过来煎药。”来顺答应着去了。

有钱就是好办事,不过一个时辰,药已经煎好。张清假装掀盖查看药性,偷偷渗入一丝火力。因为贾瑞的病根是冬天时被活活冻了两夜,生了伤寒,用火力驱寒最合适。

贾瑞被他奶奶扶着坐起来,将药汤一饮而尽,登时浑身冒烟,皮肤通红,汗流不止。半刻钟过后,贾瑞竟然一跃而起,就此痊愈了。他上前磕头道:“多谢小王爷不计前嫌出手相救,从此贾瑞的这条命就是小王爷的了。”

张清将他扶起来道:“瑞大哥不必客气,咱们论起来是亲戚,岂有不救之理?再说你还得替我看着‘松鹤斋’的铺子呢。我花钱给你治病,你就把命给我。那你的爷爷奶奶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不该好好报答他们吗?从今往后好好读书,考个功名出来,或是自食其力也可,要紧的是伺候好两个老人。”

贾瑞一直点头称是,恭恭敬敬,不敢稍有违背。在生死线上走过一遭,他已经知道好歹了。

这时,门外有人叫道:“风月鉴有难,我来救也!”

只见一个跛足道人从屋外走了进来,贾瑞的奶奶冲上来道:“什么狗屁风月鉴,都是害人的东西,已经砸了、扔了,没有了。你快走,不要站脏了我的地。”

那跛足道人正要回话,忽然看到贾瑞满面红光地站在那,不由地一愣,疑惑地问道:“贾瑞,你不是应该死了吗?”

贾瑞闻言暴怒,骂道:“好你个妖道,果然是存心要害我性命!我岂能饶你!”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子。那跛足道人身手敏捷,立时向后跃开三四米。

贾代儒也骂道:“这个妖道,拿个害人的东西给我,是何道理?莫非要谋财害命?瑞儿,抓住他,送到顺天府去问罪!”

跛足道人手一举,凭空捏住一颗宝珠,放射出五彩光华,将眼光盯住张清,叫道:“你是何人,为何抢我宝物?”

来顺和张秦恰待要上前与他厮打,身体却似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张清也感受到一股束缚力,但对具有阿斯加德神力的他并没有多大影响。右手一翻,一把带着火焰的长剑便出现在手中,准备出手一搏。

要说打架,张清这辈子就没怕过。就连上辈子、上上辈子,他也没怕过。在天龙世界,他作为大将军,更是见惯了杀戮和死亡。

跛足道人看到张清眼中冷漠的眼神,不禁倏然心惊,但是作为一个神仙,他不可能就此退缩。

正在骑虎难下之时,忽然一个癞头和尚从外面走进来,叫道:“渺渺真人且住手!”走到那跛足道人身边耳语几句。张清耳力惊人,听见他说:“此人非同寻常,我竟看不穿他的根脚,不宜与他起冲突。这风月鉴是警幻仙子所制,我们不过是应警幻仙子所请,顺手帮忙而已,不值得用命相拼。且让警幻仙子来处理此事吧。”

那跛足道人听罢眉头一皱,冷眼打量张清一番,说道:“今日便饶过你。他日自有人来向你讨这风月鉴。”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癞头和尚向张清微微一笑,也转身走了。张清手一翻,长剑消失在掌中。

来顺和张秦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向前扑去,却扑了个空,叫道:“那妖道呢?逃跑了?”似乎根本没看到癞头和尚来过。

张清正在快速地思索,那癞头和尚说的警幻仙子莫非是制作《金陵十二钗》册子的太虚幻境警幻仙姑?她的实力属于什么级别?不管如何,她用风月鉴害死贾瑞是事实,现在这宝贝到了自己手里,再想要回去可就难了。

贾代儒夫妇和贾瑞又对张清说了一堆感恩的话,在他们看来,张清不但一付药救了贾瑞,而且把害人的妖道给赶跑了,实在是他家的恩人。

张清的思路被打断,索性不再去想。告别千恩万谢的贾代儒一家,回到荣国府。晚上,躺在床上,把玩风月宝鉴。他有神力在身,很快就琢磨出了它的用法。

这应该算是应用幻术的法宝,能够让人如入梦中,实现自己的各种愿望。拿来戏弄人还是很不错的,类似于“月读”的效果。当然,对具有神力的他来说,这种幻术还是无效的。

镜子背面能够显示该人的骷髅,这个功能类似于透视,用来诊断疾病或者找寻东西还是很方便的,回头可以试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