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教育贾蓉救可卿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705字
  • 2021-10-22 14:25:49

凤姐善于洞察人心,很快就想出一个计策。然而,贾蓉左思右想,却迟迟下不了决心。无他,实在是有些丢脸。但秦可卿的病一天重似一天,贾蓉终究是舍不得这个温柔贤惠的媳妇,只得把脸面扔掉。

这日,贾蓉亲自来请张清,只说宁府遇到一件事,因贾珍不在,需得他这个叔父出面。

张清不疑有他,随贾蓉来到宁府。进屋后,贾蓉将下人全部屏退,关上房门,跪倒在地,求张清医治秦可卿。

张清惊讶道:“我才十岁,又不是大夫,对歧黄之术半点不懂。你找我医治岂非缘木求鱼?还是早点找太医的好。”

贾蓉哀求道:“太医找过好几个了,都不中用。前儿冯紫英推荐了一个张大夫,看得非常准。他说了,过不了春天。琦叔,我知道您虽然年纪小,却是有大本事的人。连太上皇生命垂危,都是您从鬼门关给救回来的。过年时,您送了两盅酒,太上皇和皇上赏赐了许多财物。侄儿斗胆,请您赐一盏神药给您侄媳妇,侄儿从此唯您马首是瞻。”

看来朝中的大臣们都已经知道张清受宠的原因了,所以无人弹劾张清对两个皇帝不敬。一来他是外国国王,不受本朝管辖,二来大家都想从他这弄点神药。这不,贾蓉这就来了。张清敢保证,只要今天救了秦可卿,明儿一大早,外面求药的人就能在荣国府外排成长龙。

“我的神药就那么几包,上次已经给太上皇用了,连辅药都献给皇上了,实在是没有了。太上皇和皇上派人去寻药三年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我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张清当然不能就这么松口,毕竟太上皇和皇上都在盯着呢。

贾蓉苦苦求道:“琦叔,大臣们都说,您不是海外的国王,其实是海外修行的神仙,否则如何孤身一人横渡汪洋回到中土,又如何一盏神药救活了太上皇、林伯父和黛玉妹妹?连老祖宗喝了您的养生药水都显得精神许多,她天天和您在一起,越来越显年轻,现在都有黑头发了。老祖宗严禁往外传,是不愿让您引起嫉妒、招惹是非。侄儿想着,您的侄媳妇岂不比外面的亲戚关系更近吗?还请琦叔救救可卿。”说罢,连连磕头。

原想着自己做的事很隐秘,没想到都在有心人的眼里。想想也是,平白无故从海外回来一个亲戚,而且还是七岁孩童孤身一人远渡重洋而来,编的族谱和故事漏洞百出,任谁也不能轻易相信,必定得细细调查一番。估计太上皇、皇上和贾府的人都看上了自己的神药,所以才放任自己随心所欲地玩耍。今天贾蓉的一席话把这个帘幕给揭开了。

张清忙扶住他的肩膀,道:“神药我是真没有,至于说养生药水和寒冰酒,其实都是一回事。早年间,我用冰蚕制作出来一种药酒。这个药酒寒性大,少量服用的话,对人体是有益的,但是服用过多,反而伤及脏腑。”

贾蓉见有希望,喜道:“侄儿不敢求太上皇和皇上用的神药,琦叔说的冰蚕哪里有卖的,侄儿去买一条来,请琦叔指点如何配药。”张清摇头道:“这冰蚕外表和普通的蚕一样,但是奇寒无比,所过之处如同冰窖。它平素生活在昆仑山巅,极难捕捉。”贾蓉连忙又跪下:“求琦叔大发慈悲。”

张清奇怪地问道:“听说你和凤姐关系很亲密啊。现在你老子去边关了,无人管你。若是连秦可卿也走了,你岂不就自由了,随便怎么玩都可以?”

贾蓉的脸“唰”地变得惨白,坐倒在地,嘴唇颤抖地说道:“原来琦叔知道了。”

张清一摊手,无辜地反问:“大家都知道啊?”贾蓉的目光渐渐低落下去,半晌,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抬起来头道:“以前是侄儿糨糊塞住了心,做下这等丑事,让琦叔笑话。侄儿该死!侄儿以后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请琦叔给侄儿一个机会!”说罢,举起手来,用力扇自己的嘴巴子,才几下,打得脸颊通红,嘴角出血。但他恍若不觉,依旧挥掌往脸上猛打。

张清看他决心很大,不像在演戏,便伸手拦住他,道:“好。我就信你这一回。你命人准备马车,跟我去取药。”贾蓉急忙磕头谢过,然后匆匆出去备车。下人见他如此惨状,忙来问候,他只说不小心跌倒,支吾过去。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来到张清那所五进的宅院,赵虎率领侍卫们接进门去。张清让他们散了,带着贾蓉直接进入正房。关上房门后,张清指着墙角立着的一把小锄头,道:“挖吧。就在墙角埋着呢。”

贾蓉也不多问,上前挥起锄头开挖,不多时果然挖出一坛酒。其实张清早就料到必定有人借故前来索要“寒冰酒”,因此在回宅时偷偷埋在正屋墙角,等的就是这一刻。

二人带着酒坛回到宁国府。张清倒出一杯酒,命贾蓉给秦可卿送去服下。不多时,贾蓉满脸喜色地回来,进门先磕头,道:“谢琦叔的神酒,您侄媳妇饮下后果然大好了,当时便能下床走路了。待她沐浴更衣之后,再来叩谢琦叔救命之恩。”

张清道:“以后再说。现在把剩下的酒分成四份,我和你去见老祖宗和政老爷,你们三人马上入宫,将酒献上去。”

贾蓉愕然道:“如此神酒,岂可轻易献出?还是秘藏起来,府中不拘谁有病时饮上一杯,方是长久之计。”

张清斜视他一眼,道:“我原本不就是秘藏起来的吗?还不是被你求着拿出来了?这事瞒得住吗?我院子里的侍卫和宫女都没长眼睛吗?你猜太上皇和皇上会怎么想?你的下人里面就没有细作吗?只怕明日整个BJ城的达官贵族们都要登门求酒了,你给是不给?”

“这......”贾蓉被张清一连串的问题给问懵了,他也是聪明人,很快就想明白了。如此宝贝的神酒,只献给太上皇和皇上一杯,自己却私藏一坛子,岂不是罪过?若是满BJ城的送人,更容易惹来两个皇帝的不满。但是达官贵族们来求神酒,你不给的话也得罪人。所以,出路只有一条,就是主动献给两个皇帝。

而且贾府其他人谁也不能喝这坛酒,否则一旦让皇帝知道他喝的是你的剩酒,岂能不怒?至于治病救人则情有可原,况且秦可卿本就是皇室血脉。

贾蓉原本有些不舍,转念一想,只要张清在这里住着,要多少神药、神酒没有?时间长着呢,慢慢再想法制作就是了。

贾蓉将剩余的酒分倒在四个小坛子里,放在车上,命人小心看着,与张清一起来见贾母和贾政,将事情禀明。贾母是个果断的人,马上命人帮忙换上朝服,和贾政、贾蓉一起进宫。

贾母耍了一个小心眼,她倒出一小杯酒,拿出两个干枣剖开后泡在里面。干枣吸尽了酒液,变得圆鼓起来。贾母将酒枣小心地揣到袖子里。

三人到宫门口递上牌子,说明是约顿海姆国王贾琦委托他们来献“寒冰酒”。片刻之后,宫内传来旨意,宣她们立即觐见。

贾政去见了太上皇,贾蓉去见了皇帝,贾母先去见了皇太后,再去见皇后。献上“寒冰酒”时专门说明,一杯管一年。意思是提醒他们,这是送了几十年寿命,该赏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吧。

太上皇和皇帝很清楚为什么张清让这三个人来,就是来要好处的。太上皇恩赏贾政为工部判书,正二品,连升六级,升王夫人为二品诰命夫人。皇帝恩赏贾蓉为龙禁尉都尉,正四品,升秦可卿为三品淑人。

贾母自称年纪大了,不需要封赏,只求照顾元春。于是皇太后和皇后商议之后,经皇帝同意,加封元春为贵妃,入主凤藻宫。贾母又请求会见元春,送她两个枣子,看着她吃下,才放心地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