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宁府庆寿暗求药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605字
  • 2021-11-02 19:09:19

转眼又过一年,秦可卿慢慢病重,终于支撑不住躺倒了,请了几位太医来都不见效。神武将军的公子冯紫英推荐了一位张大夫,医术极高明,过来府上诊断一番,将病情说得一点不差。

贾蓉见他有真本事,请他开了一付药,又问:“还要请教先生,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

张大夫笑道:“大爷是最高明的人。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痊愈了。”意思是可能活不过明年春天。

贾蓉是个聪明人,也不往下细问了,命下人送张大夫回去。他不敢告诉秦可卿实情,只自己在背地里唉声叹气。

这日是贾蓉爷爷贾敬的寿辰,贾敬将爵位让给贾珍,自己到城外道观出家去了,过寿辰也不愿意回来。贾珍现在还在边关,听说三五年也回不来,宁府只有贾蓉一个勉强支撑着。

贾蓉先将上等可吃的东西、稀奇些的果品,装了十六大捧盒,带领家人给贾敬送去。然后在院子里摆下酒席,招待来宾。又找了一班小戏儿并一档子打十番的,都在园子里戏台上预备着。

贾政带着府里的爷们在外吃酒,贾蓉陪着。邢夫人,王夫人,凤姐等人带着张清、宝玉也来了,在后院吃酒,尤氏陪着。尤氏的母亲已先在这里,大家见过了,彼此让了坐。贾母本是个爱热闹的,但因昨夜吃坏了肚子,便没有参加。

贾蓉抽空进来向尤氏说道:“方才南安郡王、东平郡王、西宁郡王、北静郡王四家王爷,并镇国公牛府等六家,忠靖侯史府等八家,都差人持了名帖送寿礼来,先收在账房里了,礼单都存到档子了。领谢的名帖都交给各来人了,各来人也都照旧例赏了,众来人都安排吃饭去了。”尤氏点头说知道了。

贾蓉又向张清笑道:“来的这许多客人,都想见琦叔一面,不知琦叔可肯赏脸么?”

张清笑道:“他们哪里是想见我,是想要我的药酒。上次我只给太上皇和皇上各献了一盅,如今若有多余的给了他们,岂不是欺君之罪吗?还是不见了吧。”贾蓉答应了一声,然后和尤氏对视一眼,眼神忧郁地出门去了。

饭后大伙儿要去会芳园散步说话,凤姐说:“回太太,我先瞧瞧蓉哥儿媳妇,然后再过去。”王夫人道:“很是,我们都要去瞧瞧她,就怕她嫌闹的慌,替我们向她问好罢。”

尤氏道:“好妹妹,媳妇听你的话,你去开导开导她,我也放心。你快些过园子里来。”凤姐又说:“琦哥和宝兄弟也一起去瞧瞧吧。”王夫人道:“你们看看就回来罢,那是侄儿媳妇。”

于是尤氏请了邢夫人、王夫人并她母亲都过会芳园去了。

凤姐带着张清和宝玉跟着贾蓉来到秦可卿屋子。进了房门,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贾宝玉上次在这里做了一个春梦,和秦可卿结为夫妻,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眼饧骨软,含笑连说:“这里好!”凤姐嗤笑道:“你侄媳妇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几人悄悄的走到里间门口,秦可卿见了,就要站起来,凤姐说:“快别起来,起猛了头晕。”于是凤姐就紧走了两步,拉住秦可卿的手,说道:“我的奶奶!怎么几日不见,就瘦的这么着了!”坐在秦可卿坐的褥子上。床上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放置着红娘抱过的鸳枕。

张清和宝玉也问了好,坐在对面椅子上。贾蓉叫丫环:“快倒茶来。”

秦可卿拉着凤姐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这样好的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儿似的对待。蓉哥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倒不用说了,别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和我好的。这如今得了这个病,把我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公婆跟前未得孝顺一天,就是婶娘这样疼我,我就有十分孝顺的心,如今也不能够了。我自想着,未必熬的过年去呢。”

贾宝玉自从在梦中和秦可卿有过一夕之缘,看待她与别个都不相同,今日听得秦可卿说了这些话,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

凤姐心中虽十分难过,但恐怕病人见了宝玉这个样儿反添心酸,倒不是来开导劝解的意思了。因说道:“宝兄弟,你忒婆婆妈妈的了。她病人不过是这么说,那里就到得这个田地了?你别在这里只管这么着,倒招的侄媳妇也心里不好。”

因向贾蓉说道:“你先同你琦叔、宝叔过去罢,我还略坐一坐儿。”贾蓉听说,即同张清、贾宝玉过会芳园来了。

凤姐才向秦可卿说道:“合该你这病要好,所以前日就有人荐了这个好大夫来,再也是不怕的了。”秦可卿笑道:“任凭神仙也罢,治得病治不得命。婶子,我知道我这病不过是挨日子。”凤姐说道:“听得大夫说,若是不治,怕的是春天不好呢。如今才九月半,还有四五个月的工夫,什么病治不好呢?别说一日二钱人参,就是二斤也能够吃的起。”

秦可卿又道:“婶子,我和你说句不知羞的话。上次我给琦叔拜年,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清香,闻之神清气爽,我想着必是海外的奇香。刚才你们一进屋里来,顺风飘进来一股清香,我闻到后精神好了很多。我原想着是你身上带的香味,你在我跟前坐了半天,竟然没有。仔细一想,应该是琦叔身上的香味。求你问问琦叔,这是什么香,可否给我一些,我病里闻着也好受些。”

凤姐回想道:“琦哥身上是有一股清香,就因为这,老太太爱他爱的跟什么似的,天天拢在身边。也有人问过他,他说海外不论男人女人都用香水。上次他认祖归宗时,不也给咱们每人送了五瓶香水?”

秦可卿摇了摇头,道:“琦叔送的香水我也用了,确实馨香馥郁,蓉哥也爱得不行。只是病了之后就闻不得了,觉得闹心。今日这一股清香却让我感觉病似乎轻了些。想必是珍贵的香水,琦哥自己留着用的。”

凤姐思索了一会道:“应该不是。他在老太太屋里住着,若是用香水时,我们必然知道。给你说件事,黛玉妹妹身上也有香味呢。虽然她不说,但是我们从她带来的下人那里打听到了,琦哥在淮扬林姑父府上时,给林姑父和黛玉妹妹都服了神药。听说,当时他们俩出了一身的臭汗,排出了一层污垢。从那以后,林姑父和黛玉妹妹身上就有香味飘散。以前只当是香水的味道,照你这么一说,必定是神药的奇效了。蓉哥儿媳妇,你要想治这个病,还得去求琦哥。”

秦可卿为难道:“琦哥只献给太上皇一份神药,连皇帝要还没有呢。怎么就能给我用?”凤姐道:“权势虽重要,生命最可贵。难说琦哥不给自己留一份保命的药。就看你怎么让他拿出来了。”

恰在这时,尤氏命贾蓉来催凤姐去会芳园,凤姐遂和贾蓉、秦可卿一起商量计策,如何才能哄得张清出手替秦可卿医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