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计潜宝库获神器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686字
  • 2022-06-06 12:44:31

张清伸手接过,欣喜不已,问道:“这支剑真是太酷了,可是对我来说太大了,我该把它放在哪里呢?”

奥丁笑道:“你可以请求你的母后赐给你魔法‘异次元空间’,也可以请求我赐给你神力‘吞噬’。”张清疑惑地问道:“好像都很厉害的样子。有什么区别呢?”奥丁说道:“‘异次元空间’可以存放任何物品,是属于你的私人空间;而‘吞噬’则可以分解并获得这把剑的本源力量和技能。但是,任何获得都要付出代价。孩子,你知道我的右眼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张清摇了摇头,“父王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能再生长出一只眼睛呢?”

“那是因为我用右眼和世界之树底部的巨人弥米尔交换了智慧泉水,从而获得了预言、王权、智慧、治愈、魔法、诗歌、战争和死亡等神力。如果你只想要魔法‘异次元空间’,你的母后会赐给你的。但是如果你想要神力‘吞噬’,你就需要付出代价。”

张清沉吟了一会,问道:“什么代价?一只眼睛吗?”

奥丁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是的。”

张清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他是很想要这个神力,但是要像奥丁那样变成独眼龙,心理上有点接受不了。但是奥丁说的对,任何获得都要付出代价。奥丁为了获得智慧之泉失去了一只眼睛,自己凭什么不劳而获呢?

“好吧。”张清下定了决心,“我接受。”

奥丁看着他哈哈大笑起来:“好孩子,我果然没看错你。但是,我不要你的眼睛,我要你保护索尔的眼睛。我预测到他将来会失去一只眼睛,只有你可以改变这个几乎注定的结局。但是,有可能你会付出其他的代价。”

张清平静地看着奥丁,再次重申:“我接受。”

奥丁点点头,那只金色的眼睛再次放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没入张清的额头。

张清抬手将暮光之剑放入口中,火焰之剑逐渐缩小,直到被吞没。

下一刻,他伸出双手,手心出现两只燃烧着火焰的长剑,向地上的一堆武器砍去。武器应声而断,紧接着被火焰融化为铁水。这可比火焰刀厉害多了!默运神力,长剑上的火焰又消失了,显露出锋芒迫人的剑身。

张清脸上露出了微笑,对奥丁说道:“多谢父王赐我神剑和神力。我长大后一定会做一个伟大的战士,保护仙宫,保护母亲,也保护索尔!”

奥丁和弗丽嘉对视一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转眼,张清已经七岁了,他每日的主要活动还是和索尔到处胡闹。索尔的飞鹰很大,足够坐下他们两个人。他们乘坐飞鹰巡视阿斯加德,发现好玩的地方就直扑下去。阿斯加德的居民每天都会习惯性地向天上看两眼,那两个熊孩子是不是又出来捣乱了。

不过,张清现在多了一个职责,当索尔电晕鸽子或山羊时,他负责开膛破肚作烧烤。虽然仙宫里厨师很多,做的食物也很好吃,但他们就是喜欢自己动手,主要是贪图新鲜好玩。

其实张清主要是想借机尝尝仙禽仙兽的味道,为此专门随身带着各种调料。而且他还懂得各种烹饪方法,尤其是他把在丐帮学的炭烤泥鳅和叫化鸡做出来之后,索尔馋得直流口水。

打那之后,索尔一有机会就拉着张清出去祸祸野生动物。他用雷电干掉禽兽,张清变出小剑收拾一下,然后使出火焰刀内力掌控火候,再加上各种调料,一番操作之后,香味大盛,经常把附近的居民给吸引过来。再就地取材来点仙果、仙菜什么的爽爽口,索尔还偷偷拿了红酒,让张清用冰蚕掌冰冻之后一齐享用,日子过得不要太美。

这一天,两人照例在外面疯玩一圈,玩累了回到仙宫。母后弗丽嘉正在招待从亚尔夫海姆来的客人:精灵女王凯兰崔姆。

弗丽嘉把他们介绍给凯兰崔姆,张清和索尔向罗兰行礼。凯兰崔姆也很大方,当场赐给索尔一幅小弓箭。

当她看向张清时,眼睛不禁睁大了,走到张清面前蹲下,搭着他的肩膀,说道:“我在你的体内感受到了浓厚的自然之力。你倒像是我们精灵一族的族人。”

凯兰崔姆从腰间取出一个小木盒,递给张清:“这是一棵梅隆树的种子,它能够自己成长为一片森林,可以做树屋,也可以做弓箭。如果它活的时间足够长,也许还会成长为牧树人。我现在送给你,希望你把它好好养大。”

张清接过来:“谢谢女王,您长得真漂亮。”

凯兰崔姆开心地笑了,又从腰间拿出一个水晶瓶,递给张清:“这是从永恒之井里取的魔法水,蕴含着无穷的魔力。它和你身上的自然之力非常契合,能帮助你达到更高的境界。”

弗丽嘉在旁边说道:“凯兰崔姆,这礼物太贵重了,还是请你收回去吧。”凯兰崔姆转过头去看向弗丽嘉,意味深长地说道:“不,我坚持。这或许也是送给我们自己的礼物。”

张清心中正在激动不已。这可是永恒之井的魔法水,每一滴都蕴含着庞大的魔力。传说中,暗精灵生活在永恒之井旁边,依靠永恒之井提供魔力。在永恒之井被敌人炸掉之前,伊利丹偷偷取了一瓶永恒之井的魔法水,后来用之创造出太阳之井,作为高等精灵的魔力来源。

一瓶魔法水就能创造一个魔力源泉,可见其中蕴含着多少魔力。张清感觉这瓶水和长春珠不相上下,绝对是非常珍贵的礼物。

张清看了一眼弗丽嘉,见她没有继续反对,便接了过来,再次道谢:“感谢您的慷慨,尊贵的女王。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去亚尔夫海姆做客。”

“非常欢迎!”凯兰崔姆拍拍张清的手背,“我有预感,你一定会去的。”

弗丽嘉让他们两个自己出去玩。索尔一边走一边对张清说:“我得了一张弓和一壶箭,你得了一颗种子和一瓶水,说明女王让我做战士,让你做农夫。哈哈哈!”

张清眼珠子一转,对索尔说道:“你既然得到了弓箭,理应再配上一个扳指。我们去宝库找找吧,听说里面有很多好东西。”

索尔开心地说道:“对啊,这样我就能骑在飞鹰上射斑鸠了。”

二人马上跑到宝库门口,却发现有两个守卫在那里把守,而且不定时有巡逻队伍在门外经过。

索尔泄气了:“这么多人,看来咱们是进不去了。”

张清微微一笑,附在索尔耳朵边,悄悄说了几句话,索尔高兴地跑掉了。

片刻之后,当一队巡逻兵刚刚走过去,宝库门口的守卫听到天上有人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我的飞鹰要掉下来了。”

守卫抬头一看,只见索尔骑着一只飞鹰歪歪斜斜地向地面冲来,快到地面时,飞鹰一个俯冲,将索尔扔了下来,自己则扑到一边去了。

仙宫的王子摔下来了,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两个守卫赶快跑过去查看,张清则偷偷地溜了进去。

张清有阿斯加德神族的神力,轻而易举地打开宝库大门。进门之后,并没有发现毁灭者铠甲在里面值守,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快速地搜捡了一番,各种宝物和兵器倒是不少,但是大都不认识,只认得几个有名的宝物,如:埃格摩托之球、生命之牌、苏尔特尔王冠,甚至还有宇宙魔方!

但是张清知道这些都不是自己可以染指的。

突然,他的眼光被一个蓝色宝盒给吸引住了,它犹如蓝色玉石一般,散发出丝丝寒力,和他体内的冰蚕寒力相呼应。这正是冰霜巨人的寒冰之匣!

张清伸出左手按在寒冰之匣上,感受到磅礴的寒力,大喜之下,运转北冥神功吸取寒力,满拟将冰蚕掌再升一个境界,却不料直接把寒冰之匣吸入体内。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和长春珠一样?

赶快展开内视,果然发现寒冰之匣出现在丹田里,向外散发出缕缕寒力,连忙运起冰蚕掌,引导寒力在经脉中运行。只是寒冰之匣的寒力岂是冰蚕可比?片刻功夫,张清通体变成蓝色,体表出现一层薄冰,快被冰僵了。若不是有火焰刀内力相抗衡,只怕立刻变成冰雕。

张清暗暗叫苦,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今天要把小命交待在这里了。

正在紧急关头,他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盆火,正是火巨人的永恒之火。他艰难地走过去,将右手伸到火焰之上,运转北冥神功吸取火力。

永恒之火如同一条火龙般钻进张清掌内,在经脉中运转一圈,又在丹田处安了家。

寒冰之匣和永恒之火围绕着长春珠慢慢旋转,一个发出熊熊热力,一个发出磅礴寒力,各自竭力向外扩张。身体一会冻成冰棍,一会又被火焰烤化,经脉俱都寸断,再折腾几次,恐怕小命不保。

幸而丹田处的长春珠发出丝丝灵力,勉强保住身体平衡,不至崩溃。但是在两个神器面前,长春珠的力量显得那么弱小,只怕撑不了多久。

张清忽然想起凯兰崔姆送给他的永恒之井的魔法水,又想起她说的话:“这是从永恒之井里取的魔法水,蕴含着无穷的魔力。它和你身上的自然之力非常契合,能帮助你达到更高的境界。”当下顾不得许多,他掏出水晶瓶,打开瓶盖,直接灌入腹内。

一股浩瀚的魔力发散出来,几乎将他的身体冲爆,然后如同江入大海,汇入了丹田的长春珠内。长春珠似乎长大了一圈,散发出的灵力更加稳定粗壮,牢牢地控制住两大神器。

张清欣慰地想道:看来所谓的魔力和灵力是一回事嘛,都是高级能量。

这时,膻中穴的时空之环又显现了出来,张清嗖地一声被吸了进去,消失不见。

感受到宝库里发出的庞大魔力,弗丽嘉和凯兰崔姆赶了过来,在门口抓住正在装作受伤的索尔,责问出真相后,连忙进入宝库,却发现永恒之火消失了,寒冰之匣不见了,二王子“洛基”也没影了。

弗丽嘉以为是外敌入侵,掳去了洛基,连忙发布警报,命令阿斯加德全体戒备,并通知了神王奥丁。

奥丁骑着八足神骏从战场前线赶回来,运用神力在阿斯加德探索,却毫无发现。又令海姆达尔使用彩虹桥搜索九大国度,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只得判断洛基已经离开九大国度,到了其他纬度。

奥丁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我的预感是对的,他带走了永恒之火和暮光之剑,解决了“诸神的黄昏”这个灾难。只是海拉的问题,恐怕指望不上他了。

洛基失踪一事成为阿斯加德之痛,也成了索尔多年解不开的心结。毕竟是他把弟弟送进了宝库。所以,他一直有个心愿,长大后一定要把弟弟洛基找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