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发配二贾肃家学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862字
  • 2021-10-21 19:35:01

宁荣二府将从赖家抄来的财物分了,顿时又阔了起来。贾赦和贾珍整日价招朋唤友、摆酒唱戏,足足放纵了一个月。

他们还在酒后放言,以后再若是遇到钱财短缺时,便再抄两个管家或者庄头。这话一传出去,下人们顿时人人自危、离心离德。

到了二月头上,皇帝有旨意,要在边关训练新兵,命令勋贵们为国出力,点了几个人去带兵,其中就有贾赦和贾珍,唬得二贾亡魂大冒。

他二人生来便在富贵乡里,向来只会嘴上空谈,哪里吃得了边关的苦?忙托人四处活动求情。却被告知,皇帝发了严令,敢来说情者,一概贬出京去。

二贾无奈,只得从家生子里面找几个上过阵的、身强力壮的,以求去了边关可以自保。谁知只有一个焦大是正经上过战场的,其余都是树荫下乘凉长大的,浑没一个管用。

王夫人少不得去求兄长王子腾,派了几个老卒来,给二贾指点行伍规矩。过了两天,调兵令下来,贾赦去西南边关,贾珍去西北边关,俱是艰苦的地方。二人不敢拖延,只得配齐盔甲,骑上张清送的御马,带着老卒出发了。

赶走了两个瘟神,张清心情大好,找借口请大家吃酒听戏,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没有了这两个不务正业的东西,府里人也都觉得轻松许多。

轻松的日子过得快。这日,张清带着洪霞在院子里溜达。可巧遇到王夫人的陪房周大娘,正带着一个老太太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往王熙凤屋里去。

仔细看那老太太穿着虽然干净,却有几个补丁;身板虽然硬朗,面容却显沧桑,应是长年干农活的辛苦人。那男孩长得挺淘气,扎一个冲天辫,穿着臃肿的棉袄,不时吸溜一下鼻涕,然后被老太太打一巴掌,又赶快给他擦干净。

张清因为在淮扬认识周大娘的女婿冷子兴,还给过他一些钱,所以和周大娘关系处得也不错。当下笑问道:“周大娘,这是往哪里去啊?”周大娘忙回话:“琦哥好。这是二太太的娘家亲戚刘姥姥,带着孙子来探亲。可巧二太太不得闲,让琏二奶奶招待。这会子正往她屋里去呢。”

一听是刘姥姥,张清笑了,走过去问声“刘姥姥好。”喜得刘姥姥连连夸张清长得俊。周大娘介绍道:“这是东府的琦哥,和琏二奶奶是平辈的。”

刘姥姥唬得赶快要磕头,张清忙扶住她,道:“刘姥姥可折煞我了。您老这么大年纪,怎么能给我行礼呢。您且去凤姐屋里,一会出来时到我那里一趟,我有几件衣服穿不着了,正好给这个弟弟拿去穿。”

刘姥姥忙谢了,又让板儿磕头,板儿胆小,百般不肯。张清摆摆手,自去了。

转到了梨香院,正看到薛宝钗身边的秦淮八艳之一叫银红的,端着一个药罐过来。银红见到张清连忙行礼,张清虚扶一下,道:“姐姐拿着东西不方便,就不必多礼了。手上拿的是什么?”银红回道:“这是宝钗姑娘的药,黄柏煎汤。因姑娘旧病犯了,时常咳嗽,需要服用‘冷香丸’,却必须用这味汤送下。才去内院李大夫处煎了来。”

原来荣国府因贾母时常需要煎药,因此请了一个知名的女大夫名李东者住在内院,帮着给老太太和各位夫人、小姐看病、煎药。银红便是自她那里过来。

张清点点头,带着洪霞往回走。正赶上周大娘来找他。原来刘姥姥已经从王熙凤那里求了二十两银子,正乐滋滋地准备回去。周大娘想起张清要送板儿几件衣服,便让刘姥姥在一处回廊里坐等,她自己来寻张清。

张清命洪霞回去,把他素日穿不着的衣服,单的棉的都拿几套来。自己却径直来和刘姥姥说话。

刘姥姥很健谈,虽说见了府里的公子哥有点紧张,但是在张清的温和相待下渐渐放开了,把庄里的一些新鲜事说得颇为精彩。

一时洪霞带着一个小丫环抱着两大包衣服来了。张清便站起身来,赏给刘姥姥两锭银子,赏给板儿两个银锞子,又命洪霞将刘姥姥送到门口,再给周大娘一块碎银子,命她到门口雇一辆车送刘姥姥回去。

刘姥姥千恩万谢,张清道:“刘姥姥不必谢我,改日你再来时,送些庄里的新鲜瓜果蔬菜,让我尝尝。还把板儿带来,我挺喜欢他。”刘姥姥连忙答应下,乐滋滋地去了。

这刘姥姥是个善良的人,只因受过王熙凤的几次恩惠,便一直想着回报。王熙凤也很信任她,请她给女儿起了个名字叫“巧姐”。后来王熙凤死后,巧姐被人拐卖,刘姥姥卖房子卖农田把巧姐赎了出来。张清想起“仗义每是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话,有些感慨,有意照顾一下她家里。

某日,贾蓉带着秦可卿的弟弟秦钟来见贾母,说要往家学里来读书。贾母因说起张清和贾宝玉都九岁了,也该去一并读书,命人收拾了文房四宝和外出衣服等。

秦钟的父亲秦业现任营缮郎,年近七十,夫人早亡。早年无子,抱养了秦可卿,后来嫁给了贾蓉。这秦可卿传闻是先废太子的私生女,养在秦业家中而已。否则区区一个营缮郎,如何能与宁国府结亲?

太上皇逼死了先废太子,传位给了当今皇帝,但是慢慢有些后悔逼死了亲儿子,于是把先废太子的儿子带在身边养大,后来封为忠顺亲王,掌管朝政大权,炙手可热。

太上皇非常信赖四王八公等老牌贵族,但是皇帝和忠顺亲王却对四王八公不太友善。原因无他,政治斗争而已。蛋糕就这么大,你多吃一口,我就少吃一口。因此,忠顺亲王成了皇帝的急先锋,经常对四王八公发难。

原先,因为秦可卿嫁到了宁国府,忠顺亲王顾及妹子,倒还收敛些。后来贾珍这老畜生垂涎秦可卿的美色,将其逼死之后,忠顺亲王大怒,全力对付贾府,导致贾府最后被抄家。

张清把贾赦和贾珍赶到边关去,就是为了提前消除隐患。贾赦也不是什么好玩艺,为了几把扇子,逼死人命,又为了五千两银子卖了自己的亲生闺女迎春。张清现在对他们还算客气的。他们若是继续作死,张清也不会手软。

且说张清去上学,不过是贪图新鲜,看看私塾是什么样,顺便学学繁体字,并不是很上心。进了私塾,拜见启蒙老师贾代儒,送上了束脩。

这贾代儒是贾代善、贾代化、贾代佑的庶弟,也就是妾生的儿子,不能继承家业,只得走科举道路,可是一辈子也没中举,只得教教私塾、混碗饭吃。论起来,他还是“贾琦”的叔公。张清直接送上五百两银子的束脩,贾代儒非常开心,对他的学业格外照顾,平时也不管束他。

张清上了几天私塾,发现里面竟乱得很,正经学习的没几个,奔着免费茶饭来的却不少。而且还有香怜、玉爱、金荣三人,因为长得俊俏,竟被人勾搭到手,每日不好好学习,只顾绻缱缠绵。如今见新来的秦钟长得俊秀,又来贴近乎,后来闹将起来,竟是大打出手,把秦钟的脑袋打破。

那贾代儒年纪大了,精力有限,照看不到,贾瑞又被张清弄到铺子里去了,学堂变成战场。书册与砚台齐飞,木棍共门栓乱舞。

张清知道贾宝玉和秦钟关系不一般,说不定就是这里学坏的。因此趁这机会狠刹歪风邪气,命张秦带两人将香怜、玉爱、金荣三人分别押送回家去,告诉他们家人,一年之内不要来上学了,彻底改过了再说,不许挂念学堂的免费茶饭。

又去见了贾蓉,命他把秦钟送回家去,再找其他好学堂进学,送了一千两银子算是赔偿。

贾珍已经被扔到边关去了,现在宁国府里张清辈份最大。贾蓉不敢不听,只得把秦钟送回去了。秦可卿听说后又羞又恼,只是不敢来理论,只在夜里默默流泪,身体越发不好了。

张清从此又开始了上学的生活,每天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上课,生活颇有规律。下课后就带着侍卫满京城去转悠,立志作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但是他又做不出欺行霸市、当街强抢民女的恶行,最终只混成了一个街溜子。

两个皇帝还是没有找到“血兰果”,气得又罢免了十几个官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