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惩治赖家追赃款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777字
  • 2021-10-20 16:40:39

且说,张清正在御书房等着见皇帝。他耳力惊人,听见皇帝在后面房间喝“寒冰酒”。

片刻之后,皇帝精神健旺地走出来,一见面就说道:“贾琦,你献上的新年贺礼,朕非常满意。你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

张清拱手道:“陛下,这‘寒冰酒’可替代不了‘血兰果’。这酒只能起到缓解新陈代谢的作用,就像玄武神龟一样,降低身体消耗,达到延寿的目的。但是要想彻底改善身体状况,还得用‘血兰果’啊。”

皇帝偏头思索道:“你说的这个‘新陈代谢’朕听不懂。不过能够延寿,也是好事啊。朕还是要赏赐你。”

张清道:“如果陛下真要赏赐我,就请帮我一个忙。把贾赦和贾珍给弄到边关去锻炼几年。这两个败家子,天天在家里吃喝玩乐,不务正业,我看着就烦。贾家早晚败在他们手里。”

皇帝看了张清一会,道:“这倒是好办。朕正想练兵,把勋贵之后拉出去锻炼一番也是应有之义。只是这两府里并没有可以支撑家业之人,你一心为贾府考虑,须得有个长久打算才好。”

张清摆摆手,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的事我管不了。只要在我眼前贾府倒不了就行。”

皇帝缓缓点头,道:“好,朕答应你了。但在群臣面前,朕还是要有所表示。这样吧,听说你一天就花掉了五万多两银子,可见平日的花费也不小。朕就赐你两个皇家当铺,算是给你开一个财源吧。”张清拱手谢恩,转身去太和殿参加朝贺仪式。

在太和殿上,皇帝率群臣拜见太上皇,群臣皆跪下磕头,只有皇帝和张清两人站着躬身而已。惹得群臣纷纷侧目,意思是说:虽然赐你“见皇帝不拜”的待遇,但是你不能给个面子吗?

但是张清才不理那一套,我行我素。太上皇和皇帝也装作看不见。

礼毕,众臣归座,宴乐开始。酒过三巡,太上皇走下御座亲自给群臣敬酒。被敬者无不受宠若惊,恭恭敬敬地一饮而尽。

移时,太上皇来到外国使臣这一片,先给张清敬酒,说道:“贾亲王献给朕的神酒果然奇妙,朕喝了以后全身舒泰,精神大振。朕要重重地赏你!你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

张清想了想,道:“我最近花钱比较多,有点捉襟见肘。上次太上皇赐我的两座皇庄不错,今年收了一万多两银子。要是能再赏我两座皇庄就好了。”

听闻此言,太上皇皱了皱眉头,但他毕竟心机深沉,随即展眉笑道:“好。那就赐贾琦皇庄两座,白银十万两!让你能在东兴楼多请几次客!哈哈哈!”张清躬身谢过。

太上皇笑着走开了,然后向身后的太监使了一个眼色,那太监秒懂,躬身退出殿去,一溜烟直奔内务府。

其实历代皇帝的花费才是最高的,单是吃饭,每天都要花一万多两银子。当然,里面大多数的钱都被层层链条上的官员们给揩了油水,一级吃一级,雁过拔毛。但是也可以想见皇帝的奢侈。而皇帝的小金库里面,皇庄的收入便是一项重要财源。因此,太上皇怎么可能不知道皇庄的收入?但是他处理问题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

贾府众人听说张清又被赏赐了两座皇庄、两个皇家当铺和十万两银子,都很羡慕。进宫时只送了两盅酒,却被赏了如此多的财物,真不愧是小财神,生财有道。

张清也很豪爽,当晚摆了宴席,请了戏班,与大家高乐。给三春、宝黛、宝玉、贾琮、贾环、贾兰、贾琏的闺女等人都发了大红包,只这一项,便支出一万两银子。又单独拿出五万两银票,托贾母以府里的名义送给元春在宫里赏人用。

给身边伺候的下人们也赏了喜钱,即便是不认识的下人,只要来行礼,也赏一份喜钱。当然更没忘了自己府里的宫女、侍卫和下人们,每人多发两个月的月钱,首领加倍,皆大欢喜。

平日贾府人过生日,张清也会送上厚礼,算下来一年共支出二万多两银子。因此,张清在两府中是真正的横行无忌,无人敢管。

林黛玉有张清支援的三大箱碎银子,平时出手也很大方,府里的下人们见她都上赶着伺候。

最高兴的是赖大、赖二这哥俩,他们今年在两个皇庄可没少捞,虽然送了一部分给贾赦和贾珍,但大头还是落在他俩手里。这会子他们也在宴会上,正端着酒杯看戏,一边商量着,明儿再把另两座皇庄也要过来,最好再把当铺、酒楼等产业一并拿到手,到那时候就发大财了。

忽然,顺天府尹张如圭亲自带着衙役上门了,指名道姓要找赖大、赖二。见到二人后,二话不说直接锁拿。贾珍和张如圭相熟,急忙上前求情,道:“这大过年的,为何要锁拿我两府的管家?他们犯了什么事,就不能过了年再说吗?”

张如圭板着脸道:“赖大、赖二胆大包天,竟然贪墨太上皇赐给约顿海姆国国王的皇庄产出。视同欺君!谁敢说情,与之同罪!”

一听涉及到太上皇,吓得众人谁都不敢吭声了。有几个脑袋敢去冒犯老皇帝?

张如圭问道:“约顿海姆国国王何在?”张清坐在一张高背椅子上,双腿悬空晃荡着,笑吟吟地招手道:“我在这儿哪!”张如圭赶紧躬身趋步上前,拱手道:“下官奉太上皇旨意,锁拿赖大、赖二,任由您处置。请您示下,是满门抄斩还是充军发配,下官立即当场签押。”

这时,贾母在旁边软声说道:“琦哥,那两个黑心的恶奴,是应该狠狠地处置。但这欺君之罪,我贾府可担不起啊。再说这大过年的,见血也不吉利。你就让老身安心过个年,好吗?”

张清扬起脸笑道:“老祖宗,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扭头对张如圭说道:“老祖宗的话你也听到了。这样吧,这两个恶奴这些年来没少贪墨银子。去把他们的家抄了,财物、店铺、田产都拿回来。听说他们家修的园子很大,有几处楼台比贾府还好,那都是用贪墨我贾府的钱修的,按说该收回来。但是他们家还有个老太太,就留给他们住吧。赖大、赖二每人打二十棍,赶出贾府。”

又问贾母:“老祖宗,您看这样行吗?”贾母点头道:“如此甚好。”

张如圭拱手道:“下官遵命。”起身向众衙役道:“先将这两个恶奴打二十棍,再押去抄家!”

至次日五鼓,贾母等人又按着品级穿上朝服,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张清没有入宫,只推说身体不适,向理藩院请假,自然无人敢管他。

贾母等人领宴回来,又至宁国府祭过列祖,方回来受众人行礼,然后换衣歇息。所有来庆贺的亲友一概不见,只和薛姨妈等人聊天,或者和孙子、孙女们抹骨牌玩耍。

张清毫无疑问又是最受欢迎的人,因为他最有钱,而且总是输。半天的功夫就输出去一把金瓜子、五六百两银子。

正玩闹着,下人报顺天府尹张如圭在外宅求见。张清带着洪霞来到会客厅,张如圭奉上几张清单,乃是查抄赖家的资产。

张清问:“这么快就查抄完了?”张如圭笑道:“太上皇的旨意,怎敢不快。若是让太上皇心中不快,认为我等故意怠慢,就连皇上也不饶的。”

张清点点头,看向清单,吃了一惊,道:“赖家很有钱嘛!”单据上赫然写着纹银五十万余两,田产二十余顷、店铺十余间,还有其他古董、字画、首饰等浮财若干。

张如圭道:“据赖大、赖二交待,今年在两座皇庄贪墨了白银三十万两,还有其他财物若干,真是胆大包天。这田产,大部分是荣、宁二府贱价发卖时,他们上下其手,从中昧下的。还有部分古董、字画、首饰也是府中偷去的。”

张清谢过张如圭,送他两锭金子。张如圭推脱道:“下官是为太上皇办事,岂能私收小王爷馈赠?若是小王爷觉得我还算尽心尽力,在太上皇和皇上面前美言两句就是了。”张清笑道:“小事一桩。这两锭金子是送给孩子的压岁钱,我就不上门了。”张如圭这才收下,谢恩后去了。

张清来到内宅,把清单交给贾母。贾母看了也是吓一跳,忙命人请贾赦、贾政和贾珍前来商议。三人来后,看到清单,大骂赖大、赖二黑了心,竟然贪墨如此多的财物。

贾赦怒气冲冲地骂道:“这两人胆子也太大了,上次还骗我说皇庄只收入两万两银子,没想到竟是如此之多。”这时,旁边的贾珍在偷偷踹他一脚,他这才意识到说漏了嘴,赶快停住。

张清心想这真是一群草包。宁国府的田租预估是五千两银子,庄头只给他一半,贾珍竟毫无办法。荣国府田庄是宁国府的几倍,也只收了五六千银子。每个皇庄的产业又是荣国府的十倍,赖家只给一万两银子。如此算来,贾赦、贾珍最多每人分了二千两银子,还沾沾自喜。

但是当着贾母的面,张清也不戳破他们,只当没听懂。

贾母瞪了贾赦和贾珍两眼,冷声说道:“托太上皇洪福,把赖家贪墨的钱都追回来了。琦哥交到老身手里。你们说罢,这笔钱现在怎么处置?”

有了赖家的前车之鉴,贾家人岂敢造次?异口同声地说既是太上皇命张清处置赖家,自然查抄来的资产都归他所有。

但是张清说道:“我只拿皇庄的三十万两银子。另外,宁国府的焦大跟随老太爷出生入死。我做主,在这里面给他一顷地、一间铺子,以为后人奋勇护主的典范。”贾珍皱眉,却没有说话。张清接着说道,“其余的二十万两银子和田产、店铺,还有各项浮财,都交给老太太,算是给她的养老钱。”

贾母不由地大喜,搂着张清直叫“我的好孙儿”。有了这些财物,她再无后顾之忧,可以安心养老了。只是她看着贾赦、贾政和贾珍那期待的眼神,只得叹口气,自留了十万两银子,将古董、字画、首饰等浮财分与内宅的太太小姐们,将十万两银子和田庄、店铺等财物分与外宅的爷们。

三贾连忙跪下磕头,谢过贾母。有了这笔财产,两府又可以多苟延残喘几年了。

贾母毕竟心善,想起赖嬷嬷服侍她半辈子,到老如此下场,不免凄凉,命人送去一千两银子,供她周转。

待众人议定,张清又说道:“趁着这个机会,我还要宣布一件事。我这三十万两银子,是给黛玉妹妹的嫁妆。以后不管谁娶了黛玉妹妹,我另外陪送两个皇庄、一间皇家当铺、一个皇家酒楼。”

众人大惊失色,连贾母也道:“好孙儿,你这给的也太丰厚了。只怕整个BJ城的少爷们都要来提亲了。”

“好女百家求嘛。”张清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可是海外的国王,迟早回去继承王位,这里的钱财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三贾听得眼睛亮闪闪,估计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