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皇宫赴宴寒冰酒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097字
  • 2021-10-20 16:05:12

要说贾珍还是有些眼力价,他看出张清是来瞧热闹的,于是邀请张清一起给族人发年货,也让大家伙念着他的好。张清自然答应。

于是贾珍命人在厅柱下石矶上铺了一个大狼皮褥子,请张清坐在那里晒太阳,顺便盯着下人们干活。

贾珍吩咐将方才收租的物品,留出供祖的来,再将各样取了些,命贾蓉送过荣府里。然后自己留了家中所用的,余者派出等例来,一份一份的堆在月台下,命人将族中的子侄唤来领年货。接着荣府也送了许多供祖之物及送贾珍之物。

很快,族中各房的子弟们都涌来领取年货,贾珍叫每人领年货前先给张清行礼。按照他的说法,张清虽然年纪小,但是爵位高,行个礼是应当的。其实他心里打的小九九张清也明白,无非是今年租子收成不好,怕族人有意见,所以把张清这个财神给供起来。

张清早命来顺取来一箱子银子,谁来行礼,就发一锭银子。族中人俱都轰动了,抢着来给他行礼,被贾珍训斥一番才守好秩序。其中有几个年纪大、辈份高的,张清不敢托大,还要抢先行礼,双手将银子送上。

有一个叫贾芹的亦来给张清行礼,领了一锭银子。贾珍把他叫到一边,训斥道:“你如今在荣国府里管事,家庙里管和尚道士们,每月除了你的分例外,这些和尚的分例银子都从你手里过,你还来取年货,太也贪了!你自己瞧瞧,你穿的像个手里缺钱的?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你还敢领东西来?领不成东西,领一顿驮水棍去才罢。等过了年,我必和你琏二叔说,换回你来。”贾芹红了脸,不敢吭声。

张清见此情景,忽然想起贾瑞、贾蔷和贾芸这三个人来。

那贾瑞是家学中的教师贾代儒的孙子,一向宠溺,只图玩乐,后被王熙凤设计害死,是个倒霉蛋。只剩下祖父祖母老无所依,也算可怜人。

贾芸乃是贾府的旁支,自幼丧父,母亲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二人靠着一亩地两间房子勉强过活。因此贾芸很早便知了人情冷暖,依托府中找些活干养活家庭。后来娶了荣国府的丫环小红。

贾蔷是宁国府的正派玄孙。他父母早亡,从小跟贾珍过活,比贾蓉生得还风流俊俏。虽然每日应名去上学,亦只不过虚掩眼目而已,仍旧是斗鸡走狗,赏花阅柳。他在贾珍的溺爱和贾蓉的匡助下,越发自大起来。后成了贾府梨香院戏班总管,与小旦龄官相好。

现在想想,这三人比起“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的贾芹,还算是好的。于是招了招手,叫来顺通知这三人来一趟。

不多时,这三人都匆匆赶到,垂手站在张清面前。自从上次薛蟠被张清设计收拾了一顿,贾府也不再派活给他们,没有了揩油水的机会,日子过得比较艰难。今天忽闻张清相召,心中忐忑,不知祸福,但又不敢不来。

张清道:“你们三个也是贾府族人,按说我该照应的。只是你们平时太不上进,所以才有上次的教训。听说你们家境也都一般,我也不想断了你们的活路。这样吧,皇上还赏了我一间‘松鹤斋’的铺子,是经营文房四宝的,贾瑞你去帮我看着点。另一间‘丰安盛’粮店,贾蔷去帮我看着点。还有一间‘百草阁’药店,贾芸去看着点。这三间铺子原来都有掌柜的,做事也都老练,并不需要你们三人去帮忙。只是我既然收了这几间铺子,也该派个人过去盯着。你们只管多看、多学,却不可擅作威福,更不许贪墨。明白吗?”

三人原以为要被骂一顿,结果却得了三个好差使,不由地大喜,连忙跪下谢恩,又发誓一定尽全力看好店铺。

张清道:“因为上次的事,今年的年货没有你们的份。恐怕你们过不好年,赏你们几个钱吧。”命来顺给每人发了两锭银子。

三人欢天喜地地去了,从此对张清的怨恨之心全消,一心想着为他出力。

下人汇报:“北府水王爷送了字联、荷包来了。”贾珍听说,忙命贾蓉出去款待,“只说我不在家。”贾蓉匆忙去了。

这里贾珍和张清看着领完东西,贾珍便邀请张清一起吃晚饭,饭后派人送他回去贾母屋里。

翌日,张清向贾母说起在宁国府的见闻,便问道:“我那两个皇庄按说也有收益,为何不见赖大、赖二送来?”贾母便命人去问。一时回话道:“因小王爷在府中居住,那些猪、羊、米、柴等物品均用不着,一并折成银子送来。两个皇庄各是五千两。因两个管家忙着府里的年节杂事,先未得空,午时便送来。”

张清奇道:“昨儿珍大哥那里单只银子便收二千五百两,乌庄头说荣国府这边有五千两。我这皇庄比荣国府大上十倍,岂能是一样的收益?”

贾母也皱眉不悦,命人把贾赦、贾珍叫来批评一顿,令二人好生勘查。

两府派人和来顺一起去皇庄查账时,只见乱七八糟一堆纸,都是无头公账,无奈只得回报张清。

过了二日,赖大、赖二又送来两千两银子,只说今年遭灾,收成竟大不如前,若非有他们带人每日辛苦维持,只怕这些收入都没有。如今为了小王爷的体面,咬着牙再挤出点银子供他年节花费,再多却没有了。

张清听了也不言语,诸人都以为事情过去了,暗自笑他毕竟年少,容易糊弄。

当初来顺到内务府交割皇庄时问过,这两处皇庄都是收成不错的田庄,每个皇庄年收入约十五六万两银子。如今两个皇庄才总共一万二千两,真是寥寥无几。

已到了腊月二十九日,各种年货准备齐全,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

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

次日,贾母等有诰封者,皆按品级穿上朝服,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行礼后,参加宴席。

诸子弟有未随入朝者,皆在宁府门前排班伺候,等贾母等回来后进入宗祠,举行祭祖仪式。

理藩院今年单独给张清下了一份请帖,作为海外国王参加宴会。张清心里明白,两个皇帝着急了,“血兰果”没找到,处罚了几十个官员。长生的事最后还是要着落在他身上。

张清正在考虑如何应对,旁边的贾母已命人替张清准备送给太上皇和皇帝的礼物,张清连忙阻止道:“不必劳烦。太上皇和皇上都知道我孤身在此,且又是八岁孩童,哪好意思收我的礼物?我送一盅酒,他们还得回赠我呢。”

伺候的下人们都暗自发笑,唯独贾母想到了那一杯灵茶,暗暗点头,便不再坚持。

张清给两代皇帝各准备一小盅清酒,里面渗了一点寒力,命名为“寒冰酒”。他连礼单都不带,只在怀里揣了两盅酒进宫去了。

内务府登记礼物的官员直皱眉头,别的官员都给太上皇和皇帝送各种贵重礼物,唯独你送两盅酒?有心当场扔出去,但是鉴于张清是海外国王,又不敢发作,只得捏着鼻子收下,心想皇帝肯定会在宴席上给他一个难堪。

谁知张清只进去一会,宫里就急匆匆地跑来两个太监,大老远就问道:“海外约顿海姆国国王献上的礼物在哪里?”内务府官员吃了一惊,道:“这两盅酒便是。太上皇一盅,皇上一盅。”

他料想来人必定大怒,谁知那两个太监竟然大喜,一人一盅,当宝贝似地用黄缎子包着,小心翼翼地去了。

太上皇拿到酒盅后,迫不及待地要用手去拿,太监赶快喊道:“陛下且慢。这个盅太凉了,仔细冰着手。”太上皇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小心地用手摸了一下酒盅,果然冰冷刺手。

他反而大喜,道:“这才是真宝贝。”命太监小心打开酒盖,一股凌冽寒香溢了出来,闻之精神大振。他顾不得冰冷,端起来一饮而尽。顿时全身如入冰窟,冻得直打哆嗦,眉毛、胡须上都出现一层白霜。

太监惊讶地喊道:“不好了,太上皇给冻住了,快拿火盆,快传太医!”话音未落,太上皇浑身转暖,白霜化成水滴。

见此奇景,太监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小声问道:“太上皇,您觉得身上如何?”太上皇却不理他。

又过了片刻,太上皇这才吐出一口长气,只觉全身肌肉紧绷、筋骨结实,似乎有着用不完的劲。

太上皇满面红光,说道:“神酒,神酒啊!贾琦在哪里?朕要重重地赏他!”

太监道:“奴才刚才打听了,贾亲王一入宫,就被皇上请到御书房单独见驾。”

太上皇皱眉道:“坏了,被皇帝抢先了。朝贺什么时辰开始?”

太监回道:“太上皇,时辰差不多了,您也该起驾,去见见您的老臣子了。”

太上皇点头道:“不错。我要当众宣布给贾琦的赏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