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年底收租无余粮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376字
  • 2021-10-19 14:31:08

一年的时间倏忽而过,太上皇和皇上没有找到“血兰果”,张清也没有再进皇宫,每日只是闲逛、玩耍。体内的长春珠、永恒之火和寒冰之匣似乎达成了平衡,不再破坏经脉,伤势缓慢好转,但要想痊愈还得几年。好在不老长春功已经大成,他也不着急,慢慢养着就是。

张清几次找机会想再接触一下通灵宝玉,可是贾宝玉似乎有了警觉,见到他就用防贼的眼光紧盯着他,睡觉时也紧紧握住通灵宝玉,让他徒呼奈何。

皇帝赏赐的约顿海姆王府已经建成了,张清去看过,建得相当气派。只是贾母舍不得让他走。而且他来红楼世界也不是为了享受,于是就安心陪在贾母身边。倒是将侍卫、宫女和原林家的下人们放进王府住着,每日打扫维护,自己闲了就带着贾府的人去逛一逛,吃酒看戏,当是度假村了。

香菱的母亲也接来了,母女二人抱头痛哭,想不到今生还有重逢之日。张清也安排在王府住下。

转眼又临近春节,贾府张灯结彩,放鞭炮、贴春联,人人换上了新衣裳,一幅喜气洋洋的景象。

尽管已经在这里过了一个春节,但张清还是对这种传统的春节味非常着迷。再次化身为散财童子,在府里到处闲逛。遇到下人们过来行礼的,就给一块碎银子当新年赏钱,结果又掀起了一阵追着他行礼的小浪潮。

不觉来到了宁国府,心想有阵子没来了,好歹自己在族谱上也是宁国公一脉,也该来看看,于是信步走了进去。

一路走,一路发赏钱,身边又聚集了一帮下人。忽然看见墙角歪着一个老汉,大冷的天气里衣襟半敞,手边一个葫芦,似乎是喝醉了,嘴里兀自在嘟嘟囔囔。

张清好奇地问道:“那是何人?”一个小厮不屑地回答道:“那是有名的醉鬼焦大,不论白日夜里,只顾饮酒,喝醉了就骂人。谁都不愿意搭理他。”张清问:“你们主子也不管管,就任由着他?”旁边有个年纪大点的老仆道:“只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尿。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老太爷在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去。”

张清明白了,这便是宁国府那个可怜可悲的老奴仆。他走过去,挥袖往焦大脸上一拂。焦大脸上一冰,登时清醒了过来,睁眼看向眼前人,问道:“这是哪位小哥儿?来和老奴开玩笑?”

旁边有小厮说道:“这是老太爷传下的另一枝,一向在海外过活,如今发达了,当上国王了。去年便回来认祖归宗,人称小王爷,还请大伙儿吃酒呢。你竟忘了?”

焦大道:“我跟着老太爷出过三四回兵,未曾听说过......”

一边说一边坐正了,看向张清,却被张清淡淡的眼神震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忽然说道,“像!真像!当初老太爷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就是你这种眼神!果然是宁国公的种。老天爷开眼了,给贾府生了这么一个俊秀出来,贾府有救了。”

张清道:“焦老爷子,你跟着老太爷为宁国府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却这幅潦倒模样,实是不公。我既是宁国公后裔,理应有所照顾。这样吧,我在外面有两所宅院,一所是两个侍卫和宫女们住着。另一所因偏远一直没有人住。你如不嫌弃,就住在那边去吧。我给你买两个丫环小厮伺候你,让你安度晚年。也不枉你当年跟着老太爷卖命一场。”

焦大当场哭了出来,仰天道:“老太爷,你看到了吧,你后继有人了,宁国府有救了。”又向张清跪下道,“老奴谢过琦哥。如今我年纪大了,也没什么好回报你的了。只能每天给老太爷上香,祈祷老太爷保佑你公候万代。”

张清将他扶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把金豆子塞进他的手里。命人安排马车送他过去。

一时来到了议事厅,见里面聚集了一堆人,问身边下人,回说田庄来交租子。这可是个稀罕事,张清举步进去看热闹。

原来是宁国府名下的黑山村的庄头乌进孝来交租,礼单当场念出来:

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狍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鲟鳇鱼二个,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鹅各二百只,风鸡、鸭、鹅二百只,野鸡兔子各二百对,熊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蛏干二十斤,榛、松、桃、杏瓤各二口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上等选用一千斤,中等二千斤,柴炭三万斤,御田胭脂米二担,碧糯五十斛,百糯五十斛,粉粳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下用常米一千担,各色干菜一车。

另外,卖粱谷、牲口各项折银二千五百两。

另外,门下孝敬哥儿、姐儿的玩意:活鹿两对,活白兔四对,黑兔四对,活锦鸡两对,西洋鸭两对。

张清听罢暗暗心想,其他吃的用的也就罢了,银子才二千五百两,怎么如此之少?

果然听到贾珍皱眉道:“我算定了你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这够作什么的!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今年倒有两处报了旱涝,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

乌进孝道:“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荣国府的田庄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谁知竟大差了。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今年也只这些东西,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也是有饥荒打呢。”

贾珍正待要再和他争论,忽然看到张清站在一侧,连忙站起身来道:“琦兄弟来了,快来上座。正好让这些田庄的庄头认识认识你。”

张清拱手道:“闲来无事,到处转转,打扰珍大哥了。”走上前去,和贾珍一块坐在椅子上。

贾蓉连忙上前来见礼,张清笑道:“大侄子有礼了。过年了,做叔父的给你发个红包。”向来顺招一招手,来顺连忙小步上前,递上一个大红包,张清拿过来放到贾蓉手里,“我们海外的规矩,收到礼物是要当面打开看的。你也看看,是否满意?”

贾蓉见说,便当场打开红包,抽出一张银票,写着“壹仟俩”,喜道:“满意,满意,谢叔父赏。”连忙吩咐下人送茶水果点。

贾珍拈须笑道:“琦兄弟太宠小辈了,压岁钱略给两个就好,哪需如此破费。”张清笑道:“过年了,让大伙儿都高兴高兴吧。我刚才听你们收租,怎么如此之少?这一年下来,开支可挺紧张啊。”贾珍叹道:“谁说不是呢。这租子是一年不如一年,府里的各项费用都难顾全,只得受些委屈省掉几项花费。再者过年时送人请人,我把脸皮厚些,少送些也就完了。”

张清奇怪地问道:“难道珍大哥这爵位没有俸禄和赏赐吗?”

贾珍道:“这个也是有限的,一会哥哥慢慢告诉你,就不在庄头面前哭穷了。”

乌进孝连忙上前跪下磕头,道:“小人庄头乌进孝叩见小王爷。”张清奇道:“今儿是第一次见面,你竟认得我?”乌进孝笑道:“虽是第一次见面,小人却早已听说小王爷的大名。听说您救了太上皇,见皇帝都不用磕头,是宫里的红人哪!”

张清哈哈笑道:“我这常年不进宫的人,哪算得上是红人。你很会说话,过年了,赏你点银子买年货吧。”说罢,从怀里拿出一小锭银子扔过去。

乌进孝大喜,连连磕头谢赏,又回头招呼他的几个子侄上前磕头。张清每人赏了一块碎银子。

贾珍命人带了乌进孝他们出去,好生招待,不在话下。然后向张清诉苦道:“我这三品爵威烈将军,年俸不过一百三十两银子。宫里赏赐,按时到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玩艺儿。纵赏银子,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了一千两银子,够一年的什么?这两年那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再这样下去,只怕就精穷了。”

说罢,让贾蓉拿来一个小黄布口袋给张清看,只见上面印着“皇恩永锡”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张清点头道:“看样子,珍大哥这几年确实很清苦啊。”贾珍道:“谁说不是呢?我这是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

正说着,秦可卿带着两个丫环从门口进来了,向张清行礼。

张清急忙虚扶一下,道:“侄媳妇怎么抛头露面到外宅来了?”秦可卿低头道:“听说叔父来了,春节将到,特来给叔父见礼。”

古人称呼父亲的弟弟为“叔父”,是长辈,称呼丈夫的弟弟为“叔叔”,是平辈。比如,潘金莲就称呼武松为“叔叔”。

张清扫了一眼贾珍和贾蓉,心里明白了,这是专门把秦可卿拉来要赏钱呢。于是笑道:“侄媳妇有心了。过年了,叔父给你发个红包。”向来顺招了招手,来顺低着头躬腰上前来,递上红包,也没敢抬头,又退出去了。

张清将红包递给秦可卿,又从怀里掏出一把金豆子放到秦可卿手里,道:“上次你命人送给老祖宗的鲍鱼汤,都让我喝了。我很喜欢,你有空再送几碗。”又给两个丫环一人一块碎银子。秦可卿福了一福,道:“谢叔父赏。”低头去了。

贾珍和贾蓉笑得老开心了,这么一来,府里的收入算是翻番了,总算可以过个肥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