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香菱义举结干亲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729字
  • 2021-10-19 13:27:47

贾母和王夫人一听有缓,惊喜地对视一眼,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王夫人心想果然还是老太太面子大,五万两银子他说撒手就撒手。

贾母心想平日里果然没有白疼他,关键时候还是听话,又听他后面一席话,赶忙说道:“琦哥放心,有我这老婆子在,一定给你主持公道。”

转头向王夫人道:“二儿媳,你那侄儿王仁以后没事不必到府里来了,还有大儿媳的哥哥邢大舅,以后也不许来。还有贾瑞、贾蔷和贾芸,以后也不许派府里的活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养活自己。若是不服气时,先把二万两银子的酒席钱出了,一人五千两银子,拿出钱来才许进府。琦哥,你看这样行吗?”

“老祖宗处置得十分公道,孙儿自然信服。只是还有一条,若是府里其他人看上我的银子,打量着从我身上榨油,该怎么办?”

贾母望着张清那亮晶晶的眼睛,似乎察觉到有点不妙,但一时想不出来问题在哪儿。

王夫人的气色已经好多了,赶快插话道:“有老太太在这儿,谁敢欺负你?你两个叔父收了你的礼物,爱得不得了,天天夸你。其他人更不敢找你的事儿。若是有那不开眼的下人,敢打你的主意,我先把他们开革出去。”

张清拱手道:“那就谢过婶娘了。”

转身出了屋子,来到耳房,张清从怀里掏出几张单子递给香菱,道:“你再去一趟梨香院,告诉他们,若要我饶了薛蟠也可以,须得依我几件事。第一,薛蟠从此不得再和贾府这几个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第二,结完账后,打发薛蟠去南方进货去,好好历练一番再回来。第三,让薛蟠写一个欠条,若是做不到前两条,或者再有冒犯我的地方,连本带息一起追讨。拿到欠条,你再如此这般……”细细嘱咐了一番。

香菱打开手里的单子一看,赫然是薛家抵押给东兴楼的房契、地契,还有一万两银票,不禁喜笑颜开,忙给张清跪下谢恩。张清摆摆手回屋去了。

王夫人到梨香院来见薛姨妈,正遇见一位太医坐在榻前给薛姨妈把脉。片刻之后,太医道:“太太这身子没什么大毛病,刚才只是怒气攻心,导致晕厥。小人给您老开一付养神的药,吃两天就好了。”薛姨妈谢过太医,命薛蟠带他出去开药方。

王夫人起身到榻前,看着妹妹那期待的眼神,笑道:“幸不辱命,琦哥已经说了,这事啊,有缓。”

薛姨妈惊喜地握住王夫人的手,道:“谢谢姐姐,那琦哥是怎么说的?”王夫人叹道:“他倒是很大气,说今日花掉的五万两银子就当给宝钗添嫁妆了。”薛姨妈惊讶道:“难道他真的看上了宝钗?”

宝钗从内室走出来嗔道:“娘,您说什么呢?琦哥才七岁,哪就想到那上头?”薛姨妈点头道:“也是。不管怎样,明日还是要好好谢琦哥。要不是他松口,咱们家这一关真过不去。”

这时,薛蟠走了进来,听说贾琦免了他的账,不禁喜上眉梢,叫道:“我就知道琦哥是在和我开玩笑,他这么有钱,怎会坑我的银子?”薛姨妈骂道:“快住嘴吧。要不是你姨妈拉下脸来去求老太太,你这会子已经把妹妹卖掉了。”说得薛蟠低头不敢吭声。

薛姨妈又叹道:“不愧是小王爷,五万多两银子扔出去,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也不知哪家的姑娘有福气,以后能嫁给他,过门就是王妃。”

王夫人在旁边有些犯酸,她把薛姨妈一家接过来,就是看中了他们家皇商的丰厚身家,想把宝玉和宝钗凑成一对。这可好,人家现在打算另攀高枝了,那自己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连忙挑拨道:“琦哥虽然有钱,可是孤身漂泊在此,家人一个也不见。说是小王爷,竟是一个下人也没带过来。这以后有什么事,也没人能搭把手,势单力孤的,在朝中也站不住脚。”

薛蟠没听出来王夫人话里的意思,大大咧咧地说道:“孤身一人好啊,上边没有公公婆婆管束,偌大的家业还不是他媳妇说了算?要我说,妹妹嫁给他也不亏。”薛姨妈人老成精,急忙打断薛蟠道:“你这憨货,又在胡咧咧什么?你就这一个亲妹妹,可不得给他找个好归宿?家里穷富不要紧,重要的是得有人扶持。家大业大,才能长久安稳。”王夫人的脸色这才多云转晴。

丫环报香菱又来了,薛姨妈忙叫有请。

香菱进屋后,给几人行礼毕,将张清提的要求说了。薛蟠急道:“不是把我的账给免了吗?怎地又要写欠条?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当人子。我去找老太太去。”薛姨妈气得直拍床铺,叫道:“你快别惹事了。再恼了老太太,咱们在这里可就住不得了。”

半晌,王夫人面无表情地说道:“琦哥如此做,也在情理之中。毕竟银子扔出去了,咱们是得给他一个交待。这对蟠儿也是好事,若能远离那几个不成器的东西,去外面学着做生意,将来或可大有发展。”

薛姨妈点点头,道:“罢了,都是咱们理亏。蟠儿,写欠条!”薛蟠不情愿地去外面,片刻之后拿了一张欠条进来,扔给香菱,骂道:“刚刚换了新主子,转过头来就作践旧主子。不要脸的贱婢。”香菱受不了这羞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见此情景,王夫人忍不住了,站起身来怒喝道:“薛蟠,你自己在外面欠下债务,把香菱卖了,倒有脸骂她!有这劲头,好好想着怎么挣钱还债的好。快回你的屋去吧,别在这里生事。”薛蟠素来怕他姨妈、姨父,只得躬身低头去了。

宝钗素日和香菱最好,赶快上前拉住香菱在椅子上坐下,劝慰半天。香菱抽抽搭搭地止住泪水,从怀里拿出几张单子,递给宝钗道:“这是我从小王爷那里求来的。小王爷说,薛大爷在梨香院无人管束,只和那起子混账玩艺厮混,迟早被毁了。借着这个机会,让他出去历练一下,说不定将来还能成器。连这欠条也都交给薛太太,只求薛太太不要告诉薛大爷,让他牢牢记住这次教训,以后做事也收敛些。”

宝钗忙捧着单子和欠条送给薛姨妈,王夫人也仔细打量,见是两间铺子的房契和地契。薛姨妈长出一口气,捂着胸口道:“没想到琦哥小小年纪,竟有这种心机手段,难怪才七岁就被封为王爷。咱们这回可是欠了老大的人情了。”

又忙起身搂住香菱道:“好孩子,我平日没有白疼你,关键时候还是你最出力。你若不嫌弃,今天我就认你作干女儿。”

香菱慌忙道:“我只是一个买来的丫环,我不配。”宝钗上前道:“好妹妹,今日若不是你把这几张单子求了来,只怕我的下场不比你好到哪里去。你可是救了我们一家子呢!”

连王夫人也上前相劝,香菱推辞不得,于是当场跪下磕头,认了薛姨妈为义母,又和薛宝钗认了义姐义妹。薛姨妈送了一对手镯给香菱作改口费,香菱千恩万谢地回去了。

王夫人道:“这丫头长得确实水灵,难怪琦哥为了她一扔就是两万四千两银子。以后在琦哥身边必定是个受宠的。宝钗和她认了干姐妹,也能时不时地递个话。”

薛姨妈也说道:“听说皇上给琦哥改建了一座王府,明年就完工了。香菱必定跟着琦哥搬进去。有了这层关系,宝钗以后进出王府也方便些。”

几人再聊几句,王夫人告辞回去,薛姨妈从秦淮八艳里挑了两个送给王夫人作丫环。王夫人本不想收,薛姨妈却说道,如今赵姨娘颇受宠,不若在身边放两个漂亮丫环,还能吸引贾政经常过去两趟。王夫人觉得很有道理,遂带着两个清倌人走了。

薛姨妈又给薛宝钗两个,把另外四个留在身边伺候,准备等薛蟠再成熟些,便给他两个,也好拴住他的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