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濯垢泉偶遇金乌骸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04字
  • 2022-07-04 00:20:00

众女子一个个都会些武艺,手脚又灵活,一齐上手,把长老摁倒在地,使绳子捆了,悬梁高吊。女子们心细,捆绑出一个花样来,叫做“仙人指路”。原来是一只手向前,牵绳吊起;一只手拦腰捆住,将绳吊起;两只脚向后,用一条绳吊起。三条绳把长老吊在梁上,却是脊背朝上,肚皮朝下。

那长老忍着疼,噙着泪,心中暗恨道:“我和尚这等命苦!只说是好人家化顿斋吃,岂知道落了火坑!徒弟啊!速来救我,下次我再也不自己化斋了!”那长老虽然苦恼,却还留心看着那些女子。

那些女子把他吊得停当,便去脱剥衣服。长老心惊,暗自忖道:“坏了,不但没吃到东西,还要吐些出去,这七个一齐上,如何招架得住?”

原来那女子们只解了上身罗衫,露出肚腹,一个个腰眼中冒出丝绳,有鸭蛋粗细,骨都都的,迸玉飞银,立时把庄门掩盖住了。

却说那行者、张清、沙僧,都在大道之旁。沙僧看着马儿吃草,张清忙中偷闲玩雕刻。行者是个顽皮货,跳树攀枝,摘叶寻果,忽回头,只见一片光亮,慌得跳下树来,吆喝道:“不好,不好!师父造化低了!”

张清、沙僧共目视之,那一片如雪又亮、似银又光。张清道:“罢了罢了!师父遇着妖精了!我们快去救他也!”行者道:“贤弟莫嚷,上次在朱紫国降妖是你出力,这次等老孙去来。”沙僧道:“哥哥仔细。”行者道:“我自有分寸。”

好大圣,束一束虎皮裙,掣出金箍棒,拽开脚,两三步跑到前边,看见那丝绳缠了有千百层厚,用手按了一按,有些粘软沾人。行者不知是甚么东西,即捻一个诀,念一个咒,拘来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战兢兢地跪在路旁叩头。

行者道:“你先起来,我且不打你,寄下在那里。我问你,此间是甚地方?”

土地道:“那岭叫做盘丝岭,岭下有洞叫做盘丝洞,洞里有七个妖精。那正南上,离此有三里之遥,有一座濯垢泉,乃天生的热水,原是天庭七仙姑的浴池。自妖精到此居住,占了濯垢泉,仙姑更不曾与她们争竞,平白地就让与她们了。我见天仙尚且不惹妖怪,必定有大能耐。”

行者道:“占了此泉何用?”土地道:“这怪占了浴池,一日三遭,出来洗澡。如今午时已到,估计又要来了。”行者听言道:“土地,你且回去,等我自家拿她们罢。”那土地老儿磕了一个头,战兢兢地回本庙去了。

这大圣显露神通,摇身一变,变作个麻苍蝇儿,钉在路旁草梢上等待。须臾间,只听里边笑语喧哗,走出七个女子。行者在暗中细看,见她们一个个携手相搀,挨肩执袂,有说有笑的,走过桥来,

行者笑道:“怪不得我师父要来化斋,原来是这一般好处。且等我去听一听,看她们怎的算计。”好大圣,嘤的一声,飞在那前面走的女子云髻上钉住。才过桥来,后边的走向前来呼道:“姐姐,我们洗了澡,来蒸那胖和尚吃去。”

行者暗笑道:“这怪物好没算计!煮还省些柴,怎么转要蒸了吃!”那些女子采花斗草向南来,不多时,到了浴池。但见一座门墙,十分壮丽,后面一个女子,走上前,唿哨的一声,把两扇门儿推开,那中间果有一塘热水。

自开天辟地以来,太阳星原有十个,被羿开弓搭箭,射落九乌坠地,止存一个金乌,乃太阳之真火也。

天地有九处汤泉,俱是众乌所化。那九阳泉,乃香冷泉、伴山泉、温泉、东合泉、满山泉、孝安泉、广汾泉、汤泉,此泉乃濯垢泉。

那浴池约有五丈余阔,十丈多长,内有四尺深浅,但见水清彻底。底下水好似滚珠泛玉,骨都都冒将上来,四面有六七个孔窍通流。

那些女子见水又清又热,便要洗浴,即一齐脱了衣服,搭在衣架上。一齐下去,跃浪翻波,负水顽耍。

行者道:“我若打她们啊,只消把这棍子往池中一搅,就叫做滚汤泼老鼠,一窝儿都是死。只是坏了老孙的名头。常言道,好男不与女斗,我这般一个汉子,打杀这几个丫头,着实不济。等我送她们一个绝后计。”

大圣摇身一变,变作一个饿老鹰,张开利爪,把那衣架上搭的七套衣服,尽情抓去,径转岭头,现出本相来见张清、沙僧道:“你们看,此是妖精穿的衣服。”

张清问道:“怎么就有这许多?”行者道:“七套。”

沙僧问道:“如何这般剥得容易,又剥得干净?”行者道:“不用剥,她们自己脱下来的。那七个女怪去濯垢泉去洗浴,脱了衣服下水。我变做一个饿老鹰,抓了她们的衣服。她们都忍辱含羞,不敢出头,蹲在水中哩。我等快去解下师父走路罢。”

张清笑道:“师兄,这事后患无穷。那妖精纵然白天藏羞不出,到晚间必定出来。她们家里还有旧衣服,穿上一套,来赶我们。却不是麻烦也?”行者道:“凭你如何主张?”张清道:“依着我,先打杀了妖精,再去解放师父,此乃斩草除根之计。”

行者道:“我是不打。你要打,自去打她们。”此话正中张清下怀,他抖擞精神,欢天喜地举着钉钯,拽开步,径直跑到那里。尚未走近时,心头已经感觉到一阵悸动,从灵魂深处有一种亲切和渴望。他曾经得到三足金乌的传承,这濯垢泉正是一只金乌的葬身之地,感受到同族气息,自然有所波动。

张清推开门看时,只见那七个女子,蹲在水里,口中乱骂那鹰。张清道:“本想饶你们一命,带你们去会一会蜘蛛侠彼得·帕克,只是你们既伤过人命,却是留不得了。”抖手发出七只飞刀,正中七个妖怪咽喉,登时将其杀死,现出原形,乃是七只蜘蛛精。将其尸身收入水晶之中。

他纵身跳下濯垢泉,集中精神向深处探索。不料这泉水竟然深不见底,他向下潜游半个时辰,果然看见有一个耀眼金色光球,在岩浆中游荡。在张清的召唤下,那金色光球缓缓飞来,被他一口吞下。

张清顿时感到一股庞大的热量向全身迸发,一时抑制不住,向外散溢而去。濯垢泉登时沸腾起来,转而水蒸汽弥漫天空,不多时竟然被煮干了。

调整了半个时辰,张清感觉自己对体内能量掌控自如了,这才向上飞出。心想:“当初获得永恒之火,掌握火系神通。在陆压道人处得到金乌传承,现在又获得一个金乌残躯,能量磅礴无比。但是比起那些动不动就要毁灭宇宙、重炼地火水风的大能来,还是差得远。尚需低调做人。”

又去找行者和沙僧,他们已经把唐僧救了出来,并杀死了蜘蛛精的七个干儿子。分别是:蜜、蚂、蜍、班、蜢、蜡、蜻,蜜是蜜蜂,蚂是蚂蜂,蜍是蜍蜂,班是班毛,蜢是牛蜢,蜡是抹蜡,蜻是蜻蜓。

沙僧正在空地上做饭哩,忽然看见张清回来,忙问:“二师兄,如何去了那么久?妖怪打死了吗?”张清点头道:“自然是手到擒来,只是费了点功夫。”行者在旁边挤眉弄眼地问道:“八戒,那几只女妖精姿色如何?”张清一挥袖子:“哪有正眼看她?不过红粉骷髅而已。”行者和沙僧俱都大笑不已。

唐僧心有余悸地说道:“徒弟啊,以后化斋前,你们可仔细看一看,若是有妖气时,我就不去了。免得遭此无妄之灾也!”众皆点头称是。

吃罢饭,孙大圣扶着唐僧上马,与张清、沙僧奔上大路,一直西来。半晌,忽见一处楼阁重重,宫殿巍巍。唐僧勒马道:“徒弟,你看那是个甚么去处?”行者举头观看,报道:“师父,那所在是一个庵观,到那里方知端的。”三藏闻言,加鞭促马。师徒们来至门前观看,门上嵌着一块石板,上有黄花观三字。

三藏下马,道:“黄花观乃道士之家,我们进去会他一会也好,他与我们衣冠虽别,修行一般。”沙僧道:“说得是,一则进去看看景致,二来看方便时,安排些斋饭与师父吃。”

长老依言,四众共入,但见二门上有一对春联:“黄芽白雪神仙府,瑶草琪花羽士家。”行者笑道:“这个是烧茅炼药的道士。”

三藏此时谨慎多了,捻他一把道:“谨言!谨言!我们不与他相识,又不来认亲,只是暂时借助,管他怎的?”说着话进了二门,只见那正殿关闭,东廊下坐着一个道士在那里炼制丸药。

三藏见了,高叫道:“老神仙,贫僧问讯了。”那道士猛抬头,连忙起身,降阶迎接道:“老师父失迎了,请里面坐。”

长老欢喜上殿,推开门,见有三清圣像,供桌有炉有香,即拈香注炉,礼拜三匝,方与道士行礼。遂至客位中,同徒弟们坐下。

道士急唤仙童看茶,当即有两个小童应声而来,寻茶盘,洗茶盏,擦茶匙,办茶果。忙忙地乱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