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除金犼行者得金铃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962字
  • 2022-07-03 23:20:00

那赛太岁闻报,亦率小妖们倾巢而出,在门前列阵相对,大骂道:“是哪个不怕死的,敢来我门前叫阵?”

行者上前厉声道:“是你孙爷爷在此,懂事的快快投降,饶你一命,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那赛太岁定睛一看,不由地笑了:“我当是谁啊!原来是给玉帝养马的弼马温哪!”行者大怒,挥棒上前就打,那赛太岁举宣花斧相迎。

斗了数十回合,那赛太岁渐渐招法散乱,难以招架,遂大喝一声:“小妖们都来!”众小妖一拥而上。行者亦叫道:“小的们,给我杀!”后面魔兽军团立刻发动。

夜刃豹、地狱兽一齐涌上,张开血盆大口凶猛撕咬;地狱火所到之处一片火海,而且又会爆炸,瞬间清空一片;艾瑞达巫师在后面施放魔法,远程攻击;恐惧魔王、末日守卫在空中连放箭带放魔法,打得小妖们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一场地面、远程、空中的立体化战争,根本就不是赛太岁的小妖们所能抵挡的,不多时就被杀戮一空。赛太岁看了心慌,赶快从腰间摸出一个项圈,上面有三个紫金铃,摇一摇,一个铃喷出冲天大火,将地上夜刃豹、地狱兽烧个磬尽;一个铃喷出浓烟,空中恐惧魔王、末日守卫被烟雾包裹,顿时找不到方向,来回乱飞,吸入浓烟之后,如同下饺子一般掉了下来;又一个铃喷出飞沙,直搅得漫天都是,钻入艾瑞达巫师的鼻子,将其脑袋、内脏尽皆搅碎,又全部掩埋到沙丘之下。

行者见势不妙,一个筋斗云飞走了。张清看见紫金铃如此威猛,心中欢喜。他得到许多种神火,又学会控沙之术,早想做几个得手的法宝,这紫金铃正合心意,而且又是送上门来的宝贝,岂能不取?

他张开嘴猛地一吸,将那大火、浓烟都吸入肚中,再用手轻轻一挥,漫天飞沙皆化为灰尘被风吹去。

张清使出先天一气大擒拿手,将赛太岁一把捞起,猛地向地上一掼,直掼得他晕头转向,宣花斧和紫金铃都掉落在地。

赛太岁勉强挣扎起来,正要再战,却被行者赶回,一棒打死,现出原形,是一只金毛犼。行者以棒杵地,仰天大笑,叫道:“痛快!痛快!”

张清夸道:“师兄好手段!这紫金铃是个宝贝,正合师兄使用,这斧子就给了我吧!”行者拱手道:“奉承!奉承!却是俺老孙沾了兄弟的光!”张清真诚地说道:“你我兄弟,何分彼此?”走上前将紫金铃捡起递给行者,将宣花斧收起。

两人来到洞中寻找娘娘,路过剥皮亭,只见里面悬着数十张人皮,不由地怒发冲冠。行者骂道:“这畜生如此狠毒,竟敢残害生灵!岂能饶你!”立时出洞,将金毛犼的皮剥了下来,道:“却做个铺盖使用!”

却说观世音菩萨正在南海打坐,龙女提醒道:“菩萨,你曾说今日金毛犼有难,需要去收它回来,为何却不见动静,莫非忘了吗?”观世音菩萨道:“非也!我行将前往天外世界,与诸位菩萨同行。若是带了这畜生前去,本性发作时残害生灵,却不坏了我等的名声?诸因皆有果,它今日之难,乃是自招,须怨不得我。”

龙女有些不解地问:“可是玄都法师上次为了一头青牛,还跑去和唐僧师徒为难呢!”观世音菩萨笑道:“他只是以之为借口,想要换一艘宇宙飞船罢了!现在飞船到手,他绝不会再纠缠琐事,而是忙着联络同道,去开拓新世界。连我们四大菩萨也已经商量好,共同进退,不再管西游路上的事了。”

“可是,就算不管那几只妖精,法宝总得收回来呀!”龙女不甘心地说道。

“傻丫头。只要能够开辟新世界,有多少先天灵宝等着我们收取!何必在乎这点利益!想当年,鸿钧老祖在分宝岩给诸位圣人分宝贝,是何等的气派!你好好跟着我干,到时候少不了一个菩萨果位!”

龙女大喜,连忙拜了下去:“多谢菩萨!啊不,多谢佛祖!”观世音菩萨的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行者、张清来到金圣娘娘的后洞,尚有一些狐鹿女妖在此伺候。遂将其赶走,带着金圣娘娘走出洞来。

张清便问道:“师兄,如今我的傀儡都被妖怪毁了,金圣娘娘又走不得远路,该如何是好?”

行者笑道:“这个容易,且看老孙手段!”寻些软草,扎了一条草龙,教:“娘娘跨上,合着眼莫怕,我带你回朝见国王。”那娘娘谨遵吩咐,只听得耳内风响。半个时辰,带进城中。行者按落云头叫:“娘娘开眼。”那皇后睁开眼看,认得是凤阁龙楼,心中欢喜,撇了草龙,急登宝殿。

那国王见了,急下龙床,就来扯娘娘玉手,欲诉离情,猛然跌倒在地,只叫:“手疼!手疼!”沙僧哈哈大笑道:“嘴脸!没福消受!一见面就蛰杀了也!”忽听得那半空中,有人叫道:“大圣,我来也。”行者抬头观看,原来是紫阳真人。

行者问道:“张真人从何处来?”紫阳真人道:“小仙三年前打这里经过,恐那妖将皇后玷辱,将一件旧棕衣变作一领新霞裳,那皇后穿上身,即生一身毒刺,妖怪不得近身。毒刺者,乃棕毛也。今知大圣成功,特来解魇。”

行者道:“既如此,累你远来,且快解脱。”紫阳真人走向前,对娘娘用手一指,即脱下那件棕衣,那娘娘遍体如旧。

紫阳真人将衣抖一抖,披在身上,对行者道:“大圣勿罪,小仙告辞。”张清忙道:“张真人且慢!”紫阳真人转身问道:“天蓬元帅有何见教?”张清从怀里掏出一枚六转金丹,道:“我见这件棕衣不错,可以遮风挡雨,欲用此丹药交换,不知真人可肯宠爱?”真人笑道:“一件棕衣换一颗丹药,说起来还是我赚了!如何不肯?”便将棕衣脱下交换,然后腾空而去,慌得那皇帝、皇后及大小众臣,一个个望空礼拜。

拜毕,即命大开东阁,酬谢四僧。宴毕,唐僧道:“一则是贤王之福,二来是小徒之功。今蒙盛宴,足矣!就此拜别,不要误贫僧向西去也。”那国王恳切挽留不得,遂换了关文,大排銮驾,请唐僧稳坐龙车,那君王妃后亲自推轮,相送而别。

三藏等人别了朱紫国王,整顿鞍马西进。

张清稳坐在辟水金睛兽上,继续雕刻各种魔兽。此次征剿金毛犼,虽然得了宣花斧,却把所有的魔兽雕像消耗一空,需要再刻一些。

他的手越来越稳,手艺越来越娴熟,雕出的各种兽类惟妙惟肖、活灵活现。他不由地感激起李寻欢来,让自己多了一门手艺,以后如果安定下来了,开一家雕刻店也不错。

而且,他也在琢磨先天一气大擒拿,这门功夫是挺好用,可惜需要借用先天一气太清神符。他一向不喜欢借助外物,但是神符又无法吞噬。该如何是好?

他忽然想起了精神力,自从他融合了X教授的精神力枷锁后,对精神力的领悟和操控大幅提升。何况他作为大罗金仙,精神力比起X教授强得多。X教授还需要使用“脑波强化机”来扫描全球,张清就可以直接用神识覆盖千万里。

X教授创建的特种人学校里,有不少学生可以使用意念来移动物体,其实就是对精神力的应用。那么,张清可以将精神力化为一只擒拿大手,攻击敌人,起到出其不意的袭击效果。甚至,可以化为多只精神力触手,更能发挥多种妙用。

说干就干,张清开始尝试将精神力化为一只无形的触手,操控天罡刀雕刻魔兽,正好打发漫漫旅途中的空闲时间。

行过多少山原,历尽无穷水道,不觉秋去冬残。唐僧有鹿皮大氅,行者有金毛犼皮大氅,看得沙僧羡慕不已,向张清道:“二师兄,何时也给我弄一件大氅?晚上盖着暖和。”张清笑道:“沙师弟不必着急,这西行路上不缺妖怪,待到了前面我捉只妖怪,给你做一件就是。”

唐僧道:“徒弟呀,我听了妖怪就心惊胆战,你还当是送货的哩!”众人都笑起来。

这日,师徒们正在路上观景,忽见一座庵林,三藏滚鞍下马,站立大道之旁。

行者问道:“师父,莫非在马上坐得困了,下来观一观风景?”三藏道:“非也,我看那里有个人家,意欲自己去化些斋饭来吃。”行者笑道:“你看师父说的是那里话。俗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岂有为弟子者坐等,却教师父去化斋之理?”

三藏道:“不是这等说。平日间山高路远,劳累你们去化斋。今日人家近前,也让我去化一个来。”

张清道:“师父!古书云,有事弟子服其劳。还是我去吧。”

三藏道:“徒弟啊,今日天气晴明,与那风雨之时不同。那时节,必定辛苦你等前去。这个人家,且让我去,有斋无斋,问一声就回来走路。”

沙僧懂得师父心思,在旁笑道:“二位师兄,不必多讲,师父的心性如此,不必违拗。若惹恼了他,就化来斋饭,他也不吃。”

张清依言,取出钵盂,交与唐僧。唐僧迈开步,直至那庄前,见桥那边有数椽茅屋,清雅若仙庵,窗前有四位佳人,在那里刺凤描鸾做针线。

长老见那人家没有男儿,只有四个女子,有些犹豫,待要回转,又怕徒弟们取笑。大着胆子,趋步上桥,又走了几步,只见那茅屋里面有一座木香亭子,亭子下又有三个女子在那里踢绣球。

上前高叫道:“女菩萨,贫僧有礼了。若有残羹剩饭,随缘布施些儿斋吃。”那些女子听见,一个个欢欢喜喜地抛了针线、撇了绣球,都笑吟吟地接出门来道:“长老,失迎了,今到荒庄,决不敢拦路斋僧,请里面坐。”

三藏闻言,心中暗喜:“善哉,善哉!西方正是佛地!女流尚且注意斋僧,男子岂不虔心向佛?”长老向前问讯了,相随众女入茅屋。

众女子问道:“长老是何宝山?化甚么缘?还是修桥补路,建寺礼塔,还是造佛印经?请缘簿出来看看。”长老道:“我不化缘,乃是化斋。若有剩饭,施舍些许,贫僧就走了。”

众女听罢,遂请三藏稍等。三个女子陪着谈话,那四个到厨中撩衣敛袖、炊火刷锅,不多时捧出两盘儿菜送到石桌上,对长老道:“长老请了,仓卒间不曾备得好斋,且将就吃些充腹,后面还有添换来也。”

你猜她们安排的是些甚么东西?原来是人油炒炼,人肉煎熬,熬得黑糊充作面筋样子,剜的人脑煎作豆腐块片。那长老闻了一闻,顿觉腥膻不已,不敢入口,欠身合掌道:“女菩萨,贫僧是胎里素。”

众女子笑道:“长老,此是素的。”长老道:“阿弥陀佛!若像这等素的啊,我和尚吃了,莫想见得世尊,取得经卷。”众女子埋怨道:“长老,你出家人,切莫拣人布施。”

长老道:“怎敢,怎敢!我和尚奉大唐旨意,一路西来,微生不损,见苦就救,遇谷粒手拈入口,逢丝缕联缀遮身,怎敢拣主布施!”众女子笑道:“长老虽不拣人布施,却只有些上门怪人。莫嫌粗淡,吃些儿罢。”

长老已看出情形不妙,遂道:“实是不敢吃,恐破了戒,希望众菩萨‘养生不若放生’,放我和尚出去罢。”那长老挣着要走,那女子怎么肯放,拦住门笑道:“送上门的买卖,岂能不做!你往哪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