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朱紫国行者巧诊脉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007字
  • 2022-06-26 16:10:09

朱紫国王看毕关文,十分欢喜道:“法师,你那大唐,哪一朝君王英明?哪一些臣子贤良?还有唐王,如何起死回生,又命你远涉山川求取真经?”这长老见问,欠身合掌回答,把中土吹了一回,只说三皇五帝、尧舜禹汤,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诸子百家、列代先贤,把朱紫国那些臣子们听得是目瞪口呆、羡慕不已,恨不得立刻移民到中土去。

又说起魏征梦里斩泾河龙王,李世民死后到阴间找崔判官走后门顺利复活等等事迹,唬得那国王差点顶礼膜拜。

他赞叹道:“大唐果然不愧是天朝大国,君正臣贤!似我寡人,久病多时,并无一臣拯救。”

长老听说,偷睛观看,见那皇帝面黄肌瘦、形脱神衰,再看文武百官,个个面露羞惭、目光不善。长老心中一紧,暗道:坏了,吹过头了,把这儿的百官得罪了!

正欲再弥补两句,有光禄寺官员上奏:素斋已经备好,请唐僧奉斋。

国王传旨:“在披香殿,连朕之膳食一并摆下,我与法师同享。”三藏谢了恩,遂与国王共同进膳去了。这就是本事,驾前吹嘘一番,轻轻松松挣了一桌好席面吃。

却说行者在会同馆中,命沙僧安排茶饭,并整治素菜。沙僧道:“茶饭易煮,蔬菜不好安排。”行者问道:“为何?”沙僧道:“油盐酱醋俱无也。”行者道:“我这里有几文衬钱,教八戒上街买去。”

张清正欲上街走走,遂道:“不必了,我手头颇宽松,待我上街,买些调料,再买些好吃易带的干粮,留着路上吃。”行者一听,马上来了兴趣,道:“师弟,我与你一道出去,也帮你拿一些。”

二人来到街上,先到杂货店买了一些调料,又到大酒楼,将各样好酒、好菜全都要了两份,装到储物戒指里,留着路上吃。又给沙僧带了一些小吃。

走到了鼓楼边,只见那楼下无数人喧嚷,挤挤挨挨,填街塞路。原来是那皇榜张挂楼下,故多人争看。

行者是个好热闹的人,便要挤上前去看。张清说道:“哥啊,我要到木材厂买几块好木头,留着路上雕刻解闷。咱们各自行事,回馆里会齐吧!”

行者答应一声,挤进人群,来到近处,闪开火眼金睛仔细看,见那榜上写着:“朕西牛贺洲朱紫国王,自立业以来,四方平服,百姓靖安。近因国事不祥,沉疴伏枕,淹延日久难痊。本国太医院,屡选良方,未能调治。今出此榜文,普招天下贤士。不拘北往东来,本地外国,若有精医药者,请登宝殿,疗理朕躬。稍得病愈,愿将社稷平分,决不虚示。为此出给张挂,遍告众民。”

览毕,满心欢喜道:“往日里,都是八戒炼丹,让众人围捧。今日却有机会,让老孙做个医生耍耍。且把取经事再拖一日。”好大圣,拈一撮土,往上洒去,又朝着巽地上吸口仙气吹来,那阵旋风起处,人群尽皆迷眼。

他念声咒语,使个隐身法,轻轻地上前揭了榜,拽转步回到会同馆,却把榜文挂在馆门上。

且说张清来到木材厂,将各样好木料都买了一些,命他们送往会同馆。又遇到一个雕刻大师,两人相谈甚欢,遂多留了些时辰。

却说那楼下看守榜文的官员,在风起时各各蒙头闭眼,等到风过后,忽然发现没了皇榜,皆是悚惧不已。那榜由十二个太监、十二个校尉早朝领出,才挂上三个时辰,就被风吹去,战兢兢左右追寻。

众人一路找寻,路过会同馆,忽见馆门上挂着榜文,遂一拥而入,要找那揭榜人。只听得行者与沙僧在客房里正说那揭榜之事耍笑哩。

太监、校尉大礼参拜,行者并不放在眼里,教他们国王亲自来请。几个太监飞奔进宫,向国王启奏。国王为了保命,教文武百官来请行者,以君臣之礼相见。

那众臣领旨,与看榜的太监径至会同馆,排班参拜。唬得那沙僧闪于壁下,不敢受礼。那大圣,看他坐在当中端然不动,沙僧暗地里埋怨道:“这猴子不知礼仪!怎么这许多官员礼拜,更不还礼,也不站将起来!”

不多时,参拜毕,行者的虚荣心得到满足,道:“既然你们如此心诚,且前面带路,我当随至。”众臣各依品从,作队而走。行者整衣而起,沙僧道:“哥哥,往日不曾见你施展医生手段,莫非是戏耍那国王的?切莫攀出我来。”行者道:“我不攀你,只要你与我收药。”沙僧道:“收甚么药?”行者道:“凡有人送药来与我,照数收下,待我回来取用。”沙僧领诺不题。

这行者到了宫里,显露了一手悬丝诊脉的技术,诊断出国王的病症,命大臣把每样药物准备三斤,送至会同馆。

医官吃惊,道:“医经上记载的药有八百零八味,岂有全用之理!如何见药就要?”

行者道:“古人云,药不执方,合宜而用,故此全征药品,而随便加减也。”那医官不敢再问,走出朝门之外,宣国王旨意,命当值之人,遍谕满城生熟药铺,立即将所有药品,每味各办三斤,送到会同馆。

半天功夫,八百零八味药每味三斤及药碾、药磨、药罗、药乳并乳钵、乳槌之类都送至馆中,一一交付沙僧收讫。这是行者的一个小心思。他见张清随身带着人参果用来炼丹,自己也想置办些药物,放到储物戒指里,缓急时可以用上。

当夜,行者拉着张清、沙僧给他制药,从白龙马那里接了几滴龙尿,混到药物里,制出三枚药丸,送入宫中。又请来龙王,打了几个喷嚏,下了一场小雨,给国王下药。国王服药后,当即痊愈,心情大好,设宴款待。

话说这孙猴子真是调皮,先是让国王喝白龙马尿,又让国王喝龙王口水,真是够恶心的。

宴席上,国王又向孙行者请求,说自己的病都是因为王后被妖怪赛太岁抢走而引发的,请孙行者好人做到底,帮忙把妖怪剪除,将王后迎回。

行者听说有妖怪,立时来了兴趣,忙详细询问。忽听那正南方向呼呼风响,播土扬尘,那多官齐声道:“讲妖精,妖精就来了!”慌得那国王丢了行者,立即钻入地穴躲避,唐僧也就跟入,众官亦躲个干净。

只见那半空里闪出一个妖精。九尺身高,面貌凶恶,一双环眼闪金灯,颧骨高耸,面色发青,赤脚蓬头若鬼形。

行者见了,急纵祥光,跳将上去。喝道:“你是哪里来的邪魔,待往何方猖獗!”那怪物厉声高叫道:“吾不是别人,乃麒麟山獬豸洞赛太岁大王爷爷部下先锋,今奉大王令,到此取宫女二名,伏侍金圣娘娘。你是何人,敢来问我!”行者道:“吾乃齐天大圣孙悟空,因保东土唐僧西天拜佛,路过此国,知你这伙邪魔欺主,特展雄才,治国祛邪。正没处寻你,却来此送命!”

那怪闻言,不知好歹,展长枪就刺行者。行者举铁棒劈面相迎,只一棒便将那怪的长枪打做两截。那怪慌忙拨转风头,径往西方败走。只见一道流星从地面射来,那怪翻身掉落在地,就此气绝。行者看时,那怪喉咙处插着一柄小刀,正是张清出手。

行者按下云头,来至地穴之外叫道:“师父,请同陛下出来,怪物已死矣。”那唐僧才扶着君王,同出穴外,见满天清朗,更无妖邪之气。那皇帝即至酒席前,自己拿壶把盏,满斟金杯奉与行者道:“神僧,权谢!权谢!”

行者道:“那怪物虽是我打败,却是我二师弟杀死。陛下何不谢他?”国王果然又斟了一杯酒敬张清,并请求二人帮助降妖。行者性急,拉着张清腾空而去。那一国君臣,皆惊讶叹服。

且说师兄弟二人驾云而去,转眼便到妖怪洞府前。行者便与张清商量:“兄弟,你替我掠阵,待我前去叫门,若顺利时,打杀老妖,救回娘娘。若事不顺时,可接应我一二。”张清笑道:“师兄放心。我往日在路上雕刻了许多妖兽像,可用喷化之术将之点化,做你的喽啰,可好?”

行者亦笑道:“兄弟,我也曾见你雕刻,只是傀儡而已,最多能扛旗打锣、拿刀执枪,装装样子,要来何用?”张清道:“就是多条狗,上阵还能咬敌人一口,如何无用?况且我这妖兽与众不同,个个凶狠,可以一当十。”行者半信半疑。

张清遂从怀里一掏,向地上洒去,跟着口喷仙气,喝道:“变!”瞬间地上多了上百只各类妖兽,有夜刃豹、地狱兽、地狱火,又有艾瑞达巫师,空中亦有长翅膀的恐惧魔王、末日守卫等妖魔,威风凛凛。

行者见状大喜,道一声谢,遂率队上前骂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