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祭赛国擒贼收老龙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4504字
  • 2022-06-17 00:10:00

三藏闻言大喜,道:“既是天神托梦,我自当尽力。请问你这里是何地方?你等有何冤屈?”

众僧跪告:“爷爷,此城名唤祭赛国,只因我这金光寺,宝塔上祥云笼罩,瑞霭高升,夜放霞光。故此四夷以为天府神京,遣使朝贡。南有月陀国,北有高昌国,东有西梁国,西有本钵国,年年进贡美玉明珠、娇妃骏马。只是三年之前,城中下了一场血雨,塔上宝贝被人偷走了。那些赃官,将我僧众拿了去,千般拷打。当时我寺里有三辈和尚,前两辈已被拷打不过死了,如今又捉我辈枷锁问罪。万望爷爷怜念,舍大慈大悲,广施法力,拯救我等性命!”

三藏闻言,点头叹道:“我当时离了长安,在法门寺里立愿:上西方逢庙烧香,遇寺拜佛,见塔扫塔。今日至此宝塔,须得上去扫扫,即看这污秽之事何如,查找出原因,明日倒换关文之时,方好面君奏言,解救你们这苦难也。”

这些枷锁的和尚听说,连忙说道:“爷爷,请把我等肩上枷锁打开,让我等去安排斋饭、香汤,伏侍老爷进斋、沐浴,再上街化把新笤帚来与老爷扫塔。”

张清即用天罡刀劈断枷锁,放其自由。

那和尚们跑到厨中,刷净锅灶,安排茶饭。三藏师徒们吃了斋,天已渐昏。三藏沐浴毕,手里拿一把新笤帚,对众僧道:“你等安寝,待我扫塔去来。”行者便与他同去。

张清暗暗好笑:唐僧二人此番上塔,必然碰到两条鱼精,然后顺手摸瓜、找到乱石山碧波潭去。话说那宝贝丢了几年,满城官员、和尚都不知道上塔察看情况?那小偷已经得到宝贝,还派人在失主家里吃酒,坐等着失主来抓?这番安排也太假了吧!

他摇摇头,遂和沙僧一起喂马去了。

话说那塔总共十三层,唐僧扫至第十层,已经二更时分,渐觉困倦,腰酸腿痛,坐倒在台阶上,道:“悟空,你替我把那三层扫净吧!”

行者抖擞精神,挥舞笤帚,一直扫到第十二层。只听得塔顶有人言语,行者轻轻地挟着笤帚,撒起衣服,跳出窗外,踏着云头观看,只见第十三层塔心里坐着两个妖精,面前放一盘菜,两只碗,一把壶,在那里猜拳吃酒哩。

行者复从窗户跳入塔中,使个擒拿法术,一只手抓了两只妖精,径下第十层塔中。报道:“师父,拿住偷宝贝之贼了!”三藏正自盹睡,忽闻此言,又惊又喜道:“是从哪里拿来的?”

那怪物战战兢兢,从实招供道:“我两个是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差来巡塔的。他叫做奔波儿灞,我叫做灞波儿奔。他是鲇鱼怪,我是黑鱼精。因我万圣老龙生了一个女儿,唤做万圣公主,招得一个驸马,唤做九头驸马。前年与龙王来此,偷了塔中的舍利子佛宝。公主又去大罗天上灵霄殿前,偷了王母娘娘的九叶灵芝草,养在那潭底下,金光霞彩,昼夜光明。近日闻得有个孙悟空往西天取经,所以时常差我等来此巡查,好准备也。”

行者闻言呵呵冷笑道:“那孽畜这等无礼,听闻老孙到此且不远遁,居然还敢前来探听!”

只见张清与两三个小和尚,自塔下提着两个灯笼,走上来道:“师父,扫了塔不去睡觉,在这里讲甚么哩?”行者道:“师弟,你来正好。塔上的宝贝,乃是万圣老龙偷了去。又命这两个小妖巡塔,探听我等消息,却才被我拿住也。”

张清晒笑道:“既如此,且叫沙僧护着师父,我与师哥直去将老龙拿过来便是,还审什么?”行者笑道:“师弟如何这般性急,也不等天亮?”张清嘿然道:“我们先去拿贼,待天亮时,师父去倒换关文,我们顺便将贼头押上殿去,岂不大涨脸面?”

唐僧听了甚喜,道:“如此就辛苦徒弟们了。”行者见唐僧发话,无可奈何,只得应允。遂命小和尚送唐僧下塔,自己和张清一人捉了一只妖怪,直向碧波潭飞去。

却说孙大圣与张清驾着狂风,把两个小妖摄到乱石山碧波潭,定住云头,将金箍棒吹了一口仙气,叫“变!”变作一把戒刀,将一个黑鱼怪割了耳朵,鲇鱼精割了下唇,撇在水里,喝道:“快早去对那万圣龙王报知,说我齐天大圣孙爷爷在此,命他立即送祭赛国金光寺塔上的宝贝出来,免他一家性命!若牙迸半个不字,我将这潭水搅净,教他一门儿老幼遭诛!”

那两个小妖得了命,负痛逃生,一个掩着耳,摇头摆尾,一个捂着嘴,跌脚捶胸,径上龙王宫殿报:“大王,祸事了!”

那万圣龙王正与九头驸马饮酒,忽见他两个来,即停杯问何祸事。那两个哭道:“昨夜巡塔,被孙行者扫塔捉获,一个割了耳朵,一个割了嘴唇,抛在水中,命我来报,要索那塔顶宝贝。”

那老龙听说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到了,唬得魂不附体,魄散九霄,战兢兢对驸马道:“贤婿啊,别个来还好计较,若果是他,却不善也!”驸马笑道:“太岳放心,愚婿自幼学了些武艺,四海之内,也曾会过几个豪杰,怕他作甚!等我出去与他交战三合,管取那厮缩首归降,不敢仰视。”

好妖怪,急忙披挂了,手持月牙铲,纵身出宫,在水面上叫道:“哪个是齐天大圣?”行者将铁棒舞个棍花,道:“老孙便是!”那怪道:“你也须是有名的人物!为何到祭赛国,与那国王守塔?却不叫天下英雄耻笑?”

行者道:“这贼怪甚不达理!我不曾受国王的恩惠,不食他的水米,不该与他出力。但是你偷了金光寺的宝贝,让僧人们多年屈苦。他与我一门同气,我怎么不与他出力,辨明冤枉?”驸马道:“原来如此,你是要替金光寺的和尚们出头。但只怕动手时不得留情,若是伤了你的性命,岂不耽误你去取经!”

行者大怒,骂道:“这泼贼怪,有甚能耐,敢开大口?上前来,吃老爷一棒!”纵身挥棒打去。那驸马更不心慌,把月牙铲架住铁棒,就在那乱石山头,展开一场厮杀。

那怪物,九个头颅十八眼,前前后后放毫光;这行者,一双铁臂千斤力,棒如万里撒飞霜。他两个往往来来,斗了三十余合,不分胜负。

张清站立在山前,见他们战到酣美之处,一招小李飞刀,插在九头虫的臂膀上。

虽然九头虫长着九个头,转圈都是眼睛,看得明明白白,但是飞刀快如闪电,怪物来不及闪躲,登时受伤。

他倒在地上打个滚,现了本相,乃是一只九头虫,观其形象十分凶恶:毛羽铺锦,团身结絮。两只脚尖利如钩,九个头攒环一处。方圆有丈二规模,展双翅尘土飞扬。

那九头虫大显身手,展翅斜飞,飕地打个转身,掠到山前,半腰里又伸出两个头,张开口如血盆相似,分别来咬行者与张清。

行者一个筋斗云逃走了,张清被九头虫一口咬住,瞬间化作一滩烂泥,黑乎乎地流满一地。

九头虫不禁一愣,心想我这毒牙这般厉害?直接将他化成黑水了?遂落了下来,查看情况。

却不料脚刚一踩上黑泥,整个身子向下陷去,如踏沼泽一般。九头虫猛扇双翅,欲要飞上天空,可以泥潭有着无穷吸力,直直地将其吸了下去,直没过顶。

观战的小妖们连忙回龙宫报告:“不好了!九头驸马陷入烂泥潭里淹死了!”唬得那龙王一家失魂散魄。

却见地上烂泥如同有活力一般收缩起来,聚集成一个人形,正是张清,手里提着九头虫的人身,捆绑结实。

原来张清曾在艾泽拉斯世界得到某些半神的传承,其中一个半神就是一滩烂泥。张清一直觉得这个传承无用,面且非常恶心,不想今日竟用之建功,擒获大敌。他将九头虫封入水晶之中关押起来,直向龙宫杀去。

万圣龙王一家正在惊慌地商量对策,张清挥舞钉钯已经杀到,打散拦路小妖,闯入龙宫殿上。万圣龙王提剑正待反抗,张清抖手射出一只飞刀,穿透他的肩胛骨,老龙王吃痛不过,登时倒地。

吓得龙婆身如筛糠,万圣公主急唤:“驸马何在?”张清笑道:“被我射了一刀,已然逃走矣!”

众人见失了依靠,只得跪地求饶。张清命取来金光寺的宝贝,万圣公主磨磨蹭蹭地走入后殿里,取出一个浑金匣子来,不甘心地呈了上来,道:“这是佛宝。”又取出一个白玉匣子,也递与张清道:“这是九叶灵芝。”

张清打开两个宝盒,见舍利子霞光艳艳、灵芝草瑞气腾腾。遂将九叶灵芝收入永恒之井宝珠中,却把舍利子放入怀中。说道:“既然你们识趣,我也不好绝情。留龙婆率龙子、龙孙在此看守家业,老龙王和公主随我走一趟。”

随即押着万圣龙王和万圣公主出了龙宫之门,忽见旁边一只螃蟹叫道:“师弟,你如何得成此功也?”随即显露本相,原来是孙行者,他以为张清被捉,特意变化了前来相救。

张清说明前情,两人遂一同回转金光寺。

此时天亮,唐僧已经上朝面君,倒换关文去了。张清先去马厩里问了白龙马,如何处置万圣龙王和公主?西海三太子感激不尽,说不愿再与公主见面,但那老龙王前后反复,甚是可恶,让他也变成坐骑,一路驮行李西去。

张清点头应下,又与行者押着老龙王和公主追至王宫中。那国王与唐僧正在殿上讲论,这里有侍卫入朝门奏道:“万岁,孙猪二老爷擒贼获宝而来也。”那国王听说,连忙下殿,迎着称谢神功不尽,随命排筵谢恩。

张清冷笑不已,道:“如今贼首在此,可知金光寺和尚确实冤枉。那些害死金光寺两辈和尚的赃官又该如何处置?”国王不意他竟敢当面追责,一时呐呐无言。

旁边亦有官员、将军想要跳出来维护国王,但是看到两条巨龙尚且匍匐在地,遂不敢言语。国王见无人相护,心惊胆寒,只得道:“那些赃官,居然干出如此恶行,岂能轻恕?”即刻下旨,将办案官员并差役等一干人尽行处斩,以抵金光寺和尚之命。

待行刑罢,张清又道:“这还不够!昔日,文殊菩萨被乌鸡国王绑在河水里泡了三日,便派狮子精将国王淹死,扔在井里泡了三年。你纵容手下害死这许多和尚,仅仅惩罚凶手就够了吗?”祭赛国王吓得后退两步,惊慌道:“你待怎样?”张清冷声道:“我也不杀你。你退位让贤吧!我已访得宰相平日对你多有劝谏,却被你严词呵斥。就由他继位好了!你和太子等人即刻离开祭赛国,找个地方当富家翁去吧!”

此话一出,不但祭赛国王面如土色,连在场文武百官也都吓得目瞪口呆!唐僧、沙僧也是惊骇不已。古往今来,哪有国王因为杀了几个小民而受惩罚的?

唯有行者哈哈一笑,道:“好!痛快!当年俺老孙打上天庭,想夺了玉帝的宝座。今日兄弟命令这狗国王退位,真是大快人心!”张清已遣分身与宰相私下沟通过,那宰相早已忍受不了国王的贪婪和无能,当即发动所有属下控制了城卫兵,顺顺利利地改朝换代。将原国王、原太子等王族中人尽皆赶到西梁女国去了,也算是促进了人种交流。

张清道:“为防旧王卷土重来,须得重新刻制新王印玺。旧王印玺便交由我等带走,断了他的根基,也打消他的党羽盗印复辟的心思。”新国王自然同意,便将旧王印玺送给张清,又命人连夜刻制新王印玺。

待新印玺刻好,办完了登基大典,张清又叫:“请新国王来看我们安塔去。”新国王急忙排驾,同三藏携手出朝,并文武百官,随至金光寺上塔。将舍利子安在第十三层塔顶宝瓶中间。又命将塔门封死,不许放人进来。念动真言,唤出本国土地、城隍与本寺伽蓝,定期巡查。

张清使出喷化之术,向万圣龙王吹一口气,将其变作一匹黄色的蛟龙马,驮着沙僧和行李。

可叹那万圣龙王,虽为一条蛟龙,但是占据碧波潭多年,也享尽了荣华富贵。只因心不知足,盗取佛宝,阻止西游,落得如此下场。遇到张清是他的幸运,否则按照西游“没背景的妖怪都得打死”的设定,一家子都得死绝。

不过那老龙王看到张清放走了万圣公主,倒是松了一口气。

再说那九头虫,乃是异种蛟龙,曾是花果山七大圣中的老二覆海大圣蛟魔王,如今被张清所擒,留作后用。

老大平天大圣牛魔王已经携家人隐退,老五通风大圣猕猴王跟随西游,老六驱神大圣禺狨王,只剩下老三混天大圣鹏魔王和老四移山大圣狮驼王尚在外面逍遥。

祭赛国王谢了唐三藏师徒获宝擒怪之恩,见所赠金玉,分毫不受,便命人依照四位常穿的衣服各做两套,鞋袜各做两双,腰带各做两条,外备干粮烘炒,倒换了通关文牒,大排銮驾,并文武多官,满城百姓,伏龙寺僧人,大吹大打,送四众出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