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火焰山赠宝释白牛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26字
  • 2022-06-17 16:42:51

且说三藏遵观世音菩萨教旨,收了行者,与张清、沙僧同心戮力,赶奔西天。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历过了夏月炎天,却又值三秋霜景。

师徒四众在前行路上渐觉热气蒸人,又见那路旁有座庄院,乃是红瓦盖的房舍,红砖砌的垣墙,红油门扇,红漆板榻,一片都是红的。

三藏下马道:“悟空,你去那人家问个消息,看那炎热之故何也。”恰好院门口出来一个老者,闻言答道:“敝地唤做火焰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三藏道:“火焰山却在那边?可阻西去之路?”

老者拐着拐杖,喘息一会,方才回答道:“西方却去不得。那山离此有六十里远,正是西方必由之路,却有八百里火焰,四周围寸草不生。若过得山,就是铜脑盖,铁身躯,也要化成汁哩。”三藏闻言,大惊失色,不敢再问。

这时走过一个男子,推一辆红车儿,停在门旁,叫声:“卖糕!”张清随手扔出几个铜板――他现在是出家人,不好随便扔金银――向那人买糕。就便问卖糕人:“常言道,不冷不热,五谷不结。这里热得很,你这糕粉,自何而来?”

卖糕人道:“若要糕粉米,敬求铁扇仙。”行者奇道:“铁扇仙是何人?有甚本事?”卖糕人道:“铁扇仙有柄芭蕉扇。需花费重金相求,一扇熄火,二扇生风,三扇下雨,我们就布种,及时收割,收得五谷,方能生活。不然,寸草不能生也。”

张清笑对唐僧说道:“师父不必多虑。前日我从牛魔王夫妻处换来一柄芭蕉扇,正是这火焰山的克星。待我去将火焰山的火扇灭了,好赶路也!”

那老者和卖糕汉子都跪下谢道:“这位老爷若果能灭了火焰山的烈火,诚是万家生佛也!”

唐僧心软,见不得这场景,便道:“八戒,你既有此本事,可速去灭了这火焰山,也好造福一方百姓。”张清答应道:“是!徒弟这就前去。”立时腾空而去。

老者慌张道:“爷爷呀!原来是腾云驾雾的神人也!”立时禀报里正,聚拢乡老,着意服侍唐僧师徒。

来到火焰山上空,也不拿芭蕉扇,直接伸手向下方虚握,喝声:“着!”立时将八百里火焰山收拢成一块火砖,收入储物戒指。

张清当年在孙悟空大闹天宫时,便趁机跑到兜率宫取了三块火砖,这些年来时常把玩淬炼,就是为了今日之用。俗话说: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为了收取火焰山,已经准备了数百年了,今日方能一举成功。

火焰山消失,附近百姓皆感到天气刹时凉爽起来,不禁欢呼雀跃。圣僧灭火的消息传开,方圆数百里的百姓自发前来拜谢唐僧师徒,又要搭盖寺庙,又要塑造金身。唐僧坚辞不受,只收了些干粮,带着徒弟们继续西行。

走到半路,却见牛魔王夫妻带着红孩儿立在路旁。唐僧停住马匹,问道:“牛施主,别来无恙?为何拦住贫僧去路?”

牛魔王拱手道:“唐长老。吾弟冒犯贵师徒,被罚作脚力,驮运行李。吾特来求情,请长老高抬贵手,放过吾弟,感恩不尽。”说着向队伍后面的白牛望去。那白牛见亲哥哥来救他,眼中露出希翼的光芒,哞哞乱叫,就要往前闯去。

沙僧正骑着白牛哩,赶快用力勒住缰绳,厉声喝道:“你这话好没道理。前日我师徒误饮子母河的水,身怀肉胎,正等着落胎泉水救命。这白牛精却一意阻拦我师兄取水。若非是我师兄奋力降伏,我师徒如今哪有命在?如今罚作脚力,稍恕其罪,你轻飘飘地一句话就想放了他,哪有这等好事?以后又要我来担行李,你岂知其中辛苦?”

他这一番话噼里啪啦说下来,牛魔王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身为花果山七大圣之首,西牛贺洲有名的妖王,竟然救不得亲弟弟,任其沦为坐骑,这传出去哪还有脸面在?日后和人相争,对方只要来一句:“你弟弟不过是一匹坐骑。”不但部下没有战心,他自己也羞于争论。

罗刹女在旁求情道:“我们知道贵师徒行程万里,走路辛苦,特意准备良马数匹,供长老们使用。”说着一挥手,下人们赶上几匹高头大马来。

沙僧又道:“凡马去不得西天。否则我们经过那许多国家,哪里要不来几匹好马?”罗刹女脸色一暗,闭嘴不言。

牛魔王看向孙行者,道:“七弟,当年你我在花果山结义,逍遥自在。如今虽然各奔前程,又岂能不念故旧之情?且帮帮我劝解两句,兄长感激不尽!”

行者是个念旧之人,遂跳下黑龙马来,走向张清,牵住枣红马的缰绳,说道:“兄弟啊,这个是我昔日结义大哥,须得有几分情义在。这白牛是你擒得,我本不该多嘴,奈何面子上过不去。兄弟放了他如何?日后你的事情我决不过问。”张清知道孙行者已经看出来自己在西行路上做的小动作了,这是许诺自己日后可以随便抢夺宝贝。

唐僧也下马拢缰,说道:“八戒,他们一家人既然在此相遇,又何忍将他们分开呢?”

张清跳下马来,笑道:“既然师父和大师兄都这么说,我没什么意见。这白牛劳役这许久,也受够教训了,就放他去吧!”

行者大喜,谢过张清,又对沙僧道:“沙师弟,这匹黑龙马你先骑着,待日后我再给你换一匹更好的坐骑。”沙僧连说:“大师兄说甚么话,岂能要你的坐骑?”便跳下白牛,卸下行李。

张清指着枣红马,道:“既然白牛已经放了,这辟水金睛兽原是牛魔王的坐骑,你也一并牵走吧!”牛魔王连忙说道:“岂敢!岂敢!既蒙大恩释放舍弟,已是感激不尽,焉敢得寸进尺?再说,这畜生有幸跟随诸位圣僧去往西天,正是它的福份,求都求不来。”

张清闻言,便教沙僧将行李放在枣红马上。

牛魔王见白牛激动得上蹦下跳,怕他一时控制不住,出言不逊得罪唐僧师徒,并没有当场让白牛化作人形,而是安抚他几句,便开口向众人告辞。

罗刹女带着红孩儿也上前告辞。张清观红孩儿眼神、表情并无怨恨,心中称奇,不知牛魔王夫妇是如何开解他的。遂从怀里掏出一个八卦紫金炉递给红孩儿:“这是玄都法师送给我的炼丹炉。你既然会用三昧真火,要学炼丹也不难。这个宝贝就送给你了。”这是张清使用“吞噬”神技复制出来的,也是一件宝贝。

红孩儿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赶快伸手接了过去,兴奋地叫道:“多谢猪长老!”

牛魔王和罗刹女的脸上也露出惊喜的笑容。玄都法师的炼丹炉岂是凡物?日后好好利用,还怕炼不出九转金丹?二人心中的那些不快顿时消散,赶快向张清道谢。

张清摆手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日后你们自知。”遂不再多说,转身请师父上马。

唐僧双手合十,向牛魔王一家子告别,认蹬上马,缓缓前行,张清和沙僧步行跟着。行者与牛魔王说了几句,也骑上黑龙马跟了上来。

四众行了多日,前方又遇城池。唐僧勒住马叫道:“悟空,你看那厢楼阁峥嵘,是个甚么去处?”

行者抬头观看,乃是一座城池。四面有十几座门,周围有百十余里,楼台高耸,云雾缤纷。道:“师父,那座城池乃是一国帝王之所。”

唐长老道:“若是都城,需得倒换关文。亦有迎宾馆可以投宿,今晚庶几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众人闻言都是欣喜,忙加快脚步,须臾进了城门。

只见六街三市,货殖通财,又见衣冠隆盛,人物豪华。正行时,忽见有十数个和尚,一个个披枷戴锁,沿门乞化,身上褴褛不堪。

三藏叹曰:“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叫道:“悟空,你上前去问他一声,为何这等遭罪?”行者依言,即叫:“那和尚,你是哪座寺里的?为甚事披枷戴锁?”

众僧跪倒,告诉道:“爷爷,我等是金光寺负屈的和尚。”行者道:“怎生负屈,你说与我听。”众僧道:“爷爷,此问不敢在此奉告,请到荒山,具说苦楚。”

唐长老道:“也是,我们且到他那寺中去,仔细询问缘由。”于是一行人同至山门,见门上横写七个金字:“敕建护国金光寺”。

众僧们顶着枷锁,将正殿推开,请唐长老上殿拜佛。长老进殿,奉上心香,叩齿三咂。转到后面,见那檐柱上又锁着六七个小和尚,三藏面露不忍之色。张清察言观色,即上前去,拔天罡刀将锁链斩断,释放了小和尚们。

众僧感激,俱来叩头问道:“列位老爷可是东土大唐来的吗?”行者笑道:“你这和尚有甚未卜先知之法?我们正是。你怎么认得?”

众僧道:“爷爷,我等有甚未卜先知之法,只是痛负了屈苦,无处分说,每日只是哭天喊地。想必是惊动了天神,昨日夜间,各人都得一梦,说有个东土大唐来的圣僧,救得我等性命,伸此冤苦。今日果见老爷这般异象。故认得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