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通臂猿大战孙行者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226字
  • 2022-06-09 00:10:11

沙僧来到花果山,只听得一派喧哗之声,但见那山林中无数猴精滔滔乱嚷。他悄悄靠近仔细再看,原来是孙行者高坐石台之上,双手扯着一张纸,朗声念道:“东土大唐王皇帝李,驾前敕命御弟圣僧陈玄奘法师,上西方天竺国娑婆灵山大雷音寺专拜如来佛祖求经。……倘过西邦诸国,不灭善缘,照牒施行。大唐贞观一十三年秋吉日御前文牒。自别大国以来,经度诸邦,中途收得大徒弟孙悟空行者,二徒弟猪悟能八戒,三徒弟沙悟净和尚。”最后一句却是女儿国国王添注上的。

行者念了一遍,从头又念,沙僧忍不住近前厉声高叫:“师兄,师父的关文你念来做甚?”

那行者闻言急抬头,叫:“拿下!拿下!”众猴一齐围绕上来,把沙僧拖拖扯扯,拿近前来。沙僧见他变了脸,不肯相认,只得朝上行礼道:“上告师兄,前者实是师父性格暴躁,错怪了师兄。今我特来拜见师兄,千万把包袱赐予兄弟,不枉相处一场。”

行者闻言,呵呵冷笑道:“贤弟,此论甚不合我意。我要自己上西方拜佛求经,修成正果,得证金身。我也当一个佛陀,岂不是好?”沙僧笑道:“师兄言之欠当,菩萨曾言:取经人乃如来门生,号曰金蝉长老,师兄若不得唐僧去,谁肯传经与你!”

那行者怒道:“贤弟,这一路西行,但凡无背景的妖怪尽数被除,有背景的妖怪就有人出来保他。真正是岂有此理。我等没有好出身的修行人,难道就该受苦吗?”

沙僧听闻此言,想起自己曾在流沙河下面受苦多年,登时说不出话来。

那行者见他意动,便趁热打铁,道:“贤弟,不如你我二人合力西行,共成正果。我们另选个有道的真僧扶持,有何不可!”

回身叫道:“小的们,快请老师父出来。”小猴子们跑进去,请出一个唐三藏,跟着一个八戒,一个沙僧。行者道:“贤弟,你若同意,我们共谋大事,若不同意,我独力扶持,独占功果!”

这沙僧见了大怒道:“我老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那里又有一个沙和尚!不要无礼!吃我一杖!”好沙僧,双手举降妖杖,把一个假沙僧劈头一下打死,原来是一个猴精。

那行者恼了,轮金箍棒,帅众猴,把沙僧围了。沙僧东冲西撞,打出路口,纵云雾逃生,恨恨地道:“这泼猴如此惫懒,我告菩萨去来!”

沙僧驾云离了东海,行经一昼夜,到了南海。找到落伽山,按落云头,只见木叉行者当面相迎道:“沙悟净,你不保唐僧取经,却来此何干?”

沙僧连忙行礼,道:“有一事特来朝见菩萨,烦为引见引见。”木叉情知是寻行者,也不提起,即先进去对菩萨道:“外有唐僧的小徒弟沙悟净朝拜。”孙行者在台下听见,笑道:“这定是唐僧有难,沙僧来请菩萨的。”菩萨即命木叉门外叫进。

这沙僧进来后倒身下拜,抬头正欲说话,忽见孙行者站在旁边,不由怒气勃发,掣降妖杖望行者劈脸便打。这行者也不还手,闪身躲过。沙僧口里乱骂道:“我把你个作恶造反的泼猴!你又来欺瞒菩萨哩!”

菩萨喝道:“悟净不要动手,有甚事先与我说。”沙僧收了宝杖,再拜台下,气冲冲地向菩萨讲述了前事。菩萨道:“悟净,不要赖人,悟空到此处已有四日,我并不曾放他回去,他哪里有另请唐僧、自去取经之意?”沙僧道:“现如今水帘洞有一个孙行者,他怎么解释?”

菩萨道:“既如此,你也不要着急,教悟空与你同去花果山看看。是真难灭,是假易除,到那里自见分晓。”这大圣闻言,即与沙僧辞了菩萨。

二人同驾云而去。有孙悟空的法力加持,速度极快,不多时就到了花果山。

按下云头,二人潜在洞外细看,果见一个假行者高坐石台之上,与群猴饮酒作乐。他的模样与大圣无异,也是黄发金箍、金睛火眼,手中拿着一根金箍棒。

这大圣发怒,一撒手,撇了沙和尚,掣铁棒上前骂道:“你是何等妖邪,敢变我的相貌,敢占我的儿孙,擅居吾仙洞,擅作这威福!”假行者见了,公然不答,也使铁棒来迎。

二行者战在一处,果是不分真假,都有神通多变化,无真无假两相平。

打了半晌,不分高下。沙僧问:“哪一个是大师兄?”二行者都抢着承认,沙僧挠了挠头,说道:“若是有照妖镜就好了,必能照得真假!”这个行者精神一振,道:“妖怪,你敢与我上天庭去吗?”那个大圣呵呵冷笑:“就怕你不敢!”

二人扯扯拉拉,口里不住的嚷斗,径至南天门外,慌得那广目天王率领马赵温关四大天将,以及守门大小众神,各使兵器挡住道:“哪里走!此间可是争斗之处?”二行者如此这般说了一遍,众天神看够多时,也不能分辨真假。

他两个吆喝道:“你们既不能辨认,且让开路,等我们去见玉帝!”众神搪抵不住,放开天门,二人直至灵霄宝殿,唬得那玉帝立即走下宝殿,亲自问道:“你两个因甚事擅闹天宫?”

二大圣如此如彼,把前情备陈了一遍。玉帝即传旨宣托塔李天王,教:“把照妖镜来照这厮谁真谁假,教他假灭真存。”天王即取镜照住,请玉帝同众神观看。镜中乃是两个孙悟空的影子,金箍衣服,毫发不差。玉帝亦辨不出,索性赶出殿外。

这大圣呵呵冷笑,那行者哈哈欢喜,揪头抹颈,复打出天门,又来到阴曹地府。

那两个行者又打嚷到阴山背后,唬得那满山鬼战战兢兢,藏藏躲躲。有先跑的,撞入阴司门里,报上森罗宝殿道:“大王,背阴山上,有两个齐天大圣打来也!”

慌得那十殿阎王齐聚森罗殿,点聚阴兵,等擒真假。只听得那强风滚滚,惨雾漫漫,二行者一翻一滚的,打至森罗殿下。阎王近前挡住道:“大圣有何事,闹我幽冥?”二人又将前事述说,

阎王命判官查看文簿,原来那孙大圣幼年得道之时,大闹阴司,将那猴子一百三十条一笔勾之,自后来凡是猴属,尽无名号。

查勘毕,当殿回报,阎王执笏对行者说:“大圣,幽冥处既无名号可查,你还到阳间去折辨。”正说处,只听得地藏王菩萨道:“且住!且住!等我着谛听与你听个真假。”

原来那谛听是地藏菩萨经案下伏的一个神兽,可监听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间,顾鉴善恶、察听贤愚。那神兽奉地藏钧旨,就于森罗庭院之中,俯伏在地,须臾抬起头来,对地藏道:“怪名虽有,但不可当面说破,又不能助力擒他。”地藏道:“为何?”谛听道:“妖精神通,与孙大圣无二。幽冥之神,能有多少法力?故此不能说,亦不能擒拿。”

地藏道:“似这般怎生祛除?”谛听言:“佛法无边。”地藏皱眉道:“佛祖们早已离开此界,到天外天开辟新世界去了,如何是好?”忽然想起:如来佛祖将取经事交办给观世音菩萨,必定留有后手。

于是对行者道:“你两个形容如一,神通无二,若要辨明,须到南海观世音菩萨那里,方得明白。”两个一齐嚷道:“说的是!说的是!我和你南海菩萨之前折辨去!”那十殿阴君送出,谢了地藏,回上翠云宫,着鬼使闭了幽冥关隘。

那两个行者,飞云奔雾,打上南海。观世音菩萨早已等候多时,见二人到来,便叫齐属下众神,当众辩明:“周天之内有四猴混世,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假悟空乃通臂猿猴也。”

那猿猴闻得菩萨说出他的本相,胆战心惊,摇身一变,变作个蜜蜂儿,往上便飞。观世音菩萨拿起如来佛祖所赐金钵盂,往空撇起去,正盖着那蜂儿,落了下来。

大众不知,以为走脱了,咋咋呼呼。菩萨笑云:“大众休言,妖精未走,现在这钵盂之下。”大众一发上前,把钵盂揭起,那妖精已然现了本相,是一个通臂猿猴。孙大圣忍不住,轮起铁棒,劈头一下打死,又将他的兵器擎天柱收了起来。

菩萨道:“你快去保护唐僧求经罢。”大圣叩头谢道:“上告菩萨得知,那师父定是不要我,我此去,若不收留,又受一番羞辱!望菩萨方便,把松箍儿咒念一念,褪下这个金箍,放我还俗去罢。”菩萨道:“你休乱想,切莫放刁。我亲自送你去,不怕他不收。好生保护他,到时功成归极乐,汝亦坐莲台。”

观世音菩萨领了悟空驾云而去,不多时,到了唐僧借宿的人家,唐僧急忙拜门迎接。菩萨道:“唐僧,前日打你的,乃假行者通臂猿猴也,幸被识破,已被悟空打死。你今日须收留悟空,只因一路上魔障未消,有他保护你,才得到灵山,求取真经,再休嗔怪。”

三藏叩头道:“谨遵教旨。”菩萨回转南海去了。师徒四人洗冤解怒,照旧合意同心。又谢了那村舍人家,整束行囊马匹,找大路而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