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训无方和尚渡强梁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838字
  • 2022-06-08 23:00:08

却说那伙贼寇内果然有老杨的儿子,白天在山前被行者打死两个贼首,他们都四散逃生,约摸到四更时候,又聚到一起,来到杨家门前,用力敲门。

老者刚开门,那伙贼寇一窝蜂似地闯将进来,嚷道:“饿了!饿了!”这老杨的儿子进入里屋,叫起妻子来,淘米煮饭。恰好厨下无柴,他往后园里拿柴,看见三匹马一头牛,回来问妻子道:“后园里的牛马是哪里来的?”其妻道:“是东土取经的和尚,昨晚至此借宿,公公婆婆管待他一顿晚斋,让他们在草舍内睡哩。”

那厮闻言大喜,走出草堂,拍手笑道:“兄弟们,造化!造化!冤家在我家里也!”众贼道:“那个冤家?”那厮道:“就是打死我们头儿的和尚,来我家借宿,现睡在草舍里。”

众贼道:“都去!都去!拿住这伙秃驴,一个个剁成肉酱,一则得那行囊牛马,二来与我们头儿报仇!”那厮道:“且莫忙,你们先去磨刀。等我浑家把饭煮熟了,大家饱吃一顿,然后一齐下手。”那些贼磨刀的磨刀,磨枪的磨枪。

那老儿听得此言,悄悄地走到后园,叫起唐僧四位,道:“那厮领众贼来了,知道你等在此,意欲加害,我念你等远道而来,不忍伤害,快早收拾行李,我送你们往后门出去罢!”

三藏听说,谢了老者,叫徒儿们快走。老者开后门,放他们出去。张清摸出三粒金丹,递与杨老儿,道:“多谢老丈义举,这是几粒丹药,能强身健体,权当谢礼!”杨老儿接过,依旧悄悄地来前屋里睡下。

却说那贼们磨快了刀枪,吃饱了饭食,已经过了五更,一齐来到园中,却不见了唐僧师徒。但见后门开着,都道:“从后门走了!走了!”发一声喊,“赶将上拿来。”一个个如飞似箭,直赶到东方日出,却才望见唐僧。

那长老忽听得喊声,回头观看,见后面有二三十人,枪刀簇簇而来,便叫:“徒弟啊,贼兵追至,怎生奈何!”行者道:“师父放心!待老孙拦住他们,你们先走!”

三藏勒马道:“悟空,切莫伤人,只吓退他便罢。”行者那肯听信,急掣棒回首,把那伙贼打得星落云散,荡着的就死,挨着的就亡;搕着的骨折,擦着的皮伤,聪明的跑脱几个,愚笨的都见阎王!

行者问那受伤的贼人道:“那个是杨老儿的儿子?”那贼哼哼地说道:“爷爷,那穿黄衣的便是!”行者上前,夺过刀来,把穿黄衣的割下头来,血淋淋提在手中,赶到唐僧马前,举起头道:“师父,这是杨老儿的逆子,被老孙取将首级来也。”

三藏见了大惊失色,慌得跌下马来,骂道:“你这泼猴,凶恶太甚,不是个取经之人。昨日在山坡下,打死那两个贼头,我已怪你不仁。昨晚到杨老儿之家,蒙他赐斋借宿,又蒙他开后门放我等逃了性命。虽然他的儿子不肖,也不该就枭他首,况又杀死多人,坏了多少生命,伤了天地多少和气。屡次劝你,更无一毫善念,要你何为!快走!快走!免得又念紧箍咒儿!”

行者已然知道紧箍儿咒,因此不怕他念咒,听到此话也是怒极,叫道:“似你这等婆婆妈妈、是非不分!老孙懒得伺候了!我去也!”说声去,一路筋斗云,无影无踪,遂不见了。

却说孙大圣恼恼闷闷,飞到空中,欲待回花果山水帘洞,恐本洞小妖见笑,笑我出尔反尔,不是个大丈夫之器;欲待要投奔天宫,又恐天宫内不容久住;欲待要投海岛,却又羞见那三岛诸仙;欲待要奔龙宫,又不服气求告龙王。想了想,解铃还需系铃人,既是观世音菩萨命我保唐僧西行,如今还是去找菩萨解决吧!

遂拨回筋斗云,来至南洋大海,按下祥光,直至落伽山上,撞入紫竹林中,忽见木叉行者迎面作礼道:“大圣何往?”行者道:“要见菩萨。”木叉即引行者至潮音洞口,只见白鹦哥飞来飞去,知是菩萨呼唤,遂向前引导至宝莲台下。

行者望见菩萨,行过礼,即将那打杀草寇前后始终,细陈了一遍。又说唐僧因他打死多人,心生怨恨,不分青红皂白,赶他离开,特来告诉菩萨。

菩萨道:“唐三藏奉旨投西,一心要秉善为僧,决不轻伤性命。似你有无量神通,何苦打死许多草寇!依我公论,还是你的不善。”行者道:“纵是弟子不善,也当将功折罪,不该这般逐我。万望菩萨舍大慈悲,将《松箍儿咒》念念,褪下金箍,交还与你,放我仍往水帘洞逃生去罢!”

菩萨笑道:“《紧箍儿咒》本是如来传我的。当年差我上东土寻取经人,赐我三件宝贝,乃是锦襕袈裟、九环锡杖、金紧禁三个箍儿,秘授咒语三篇,却无甚么《松箍儿咒》。”

行者闻言,知道菩萨必然不放他走,心里有数,却故意道:“既如此,我告辞菩萨。回花果山去也。”菩萨道:“且住,你那师父顷刻之际,就有伤身之难,不久便来寻你。你只在此处,待我与唐僧说,教他还同你去取经,共成正果。”孙大圣不敢造次,侍立于宝莲台下不题。

且说张清正保唐僧在路上走,忽然耳朵动了一动,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便对唐僧说道:“我见山那面有炊烟升起,必有人家,待我前去化斋,充作午饭。”遂驾云而去。唐僧、沙僧等了半天,不见他回来,沙僧亦驾云去找。

唐长老正等候时,忽见孙行者跪在路旁,双手捧着一个磁杯道:“师父,没有老孙,你连水也喝不上哩。这一杯凉开水,你且吃了解渴,待我再去化斋。”长老道:“我不吃你的水!就算立地渴死,我也认命!你去罢!”

那行者变了脸,发怒生嗔,喝骂长老道:“你这个狠心的泼秃,十分作贱我!”举铁棒,向长老脊背上砑了一下,那长老昏晕在地,不能言语。行者把两个青毡包袱抢走,驾筋斗云,不知去向。

且说沙僧迎面正遇到张清,问道:“师兄到哪里去了?师父等不及,特让我来寻你。”张清拿出一袋素包子和一钵盂蘑菇汤,道:“今日遇到一个乐善好施的人家正在斋僧,我化了些吃食,且回去供奉师父。”

二人欢欢喜喜,回至路上,只见三藏面磕地,倒在尘埃,牛马都在路边吃草,行李担不见踪影。慌得沙僧跌脚捶胸,大呼小叫道:“不消讲!不消讲!这定是那群劫匪的余党,来此打杀师父,抢了行李去了!”

张清道:“未必!若是劫匪来时,须把牛马都一并抢去了。”沙僧只叫:“怎么好!怎么好!这诚所谓半途而废,中道而止也!”叫一声:“师父!”满眼抛珠,伤心痛哭。

张清道:“兄弟且休哭,先看师父如何。”将唐僧扳转身体,掐他人中,悄悄输入一丝生命力。只见那长老口鼻中吐出热气,胸前温暖,苏醒过来,呻吟一会,骂道:“泼猢狲,打杀我也!”

沙僧赶忙问道:“是那个猢狲?”长老无力言语,只是喘息,张清赶紧给他喂了几口水,他才说:“徒弟,你们走后,那悟空就来缠我。是我坚执不收,他遂将我打了一棒,把青毡包袱都抢去了。”

沙僧听说,发起心头火,咬碎口中牙,道:“这泼猴子,怎敢这般无礼!等我到他家讨包袱去!”张清道:“你且休发怒,我们扶师父到山那边人家化些热汤,先调理师父身体,再去寻他不迟。”

二人扶唐僧上马,沿路找到一户人家,好言求告一番,借得一间屋子暂住。唐僧吃了两口饭,喝了两口汤,休养多时,才吩咐沙僧:“八戒在路上显露手段,那猢狲时有嫉妒之意。还是沙僧去讨行李吧!你到了花果山,注意观察形势。他若肯与你包袱,你就假谢一声拿来;若不肯,切莫与他争竞,径至南海菩萨处,将此情告诉,请菩萨去问他要。”

沙僧一一听从,向张清道:“我去寻那猴子,师兄要好生供养师父。”张清点头道:“我理会得。他若起了歹意,你就提观世音菩萨的名字,可保安全。”沙僧遂捻了诀,驾起云光,直奔东胜神洲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