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毒敌山炼制蝎尾刺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851字
  • 2022-06-01 22:29:33

老婆婆对唐僧道:“老师父,把这水赐了我罢。”张清问:“沙师弟,你还需吃水吗?”沙僧道:“我的肚腹也不疼了,胎气想是已然散了,洒然无事,又吃水何为?”张清道:“既是他两个都好了,将水送你家罢。”

那婆婆谢了张清,将剩余之水,装于瓦罐之中,埋在后边地下,对众老小道:“这两罐水,够我们的棺材本也!”众老小无不欢喜。

将养了一宿,次日天明,师徒们谢了婆婆家,出离村舍。

唐三藏问起白牛,张清说明情况,道:“这牛虽然走得慢,但胜在力气大,可以驮行李,又可以驮人,正用得上。”三藏遂不言语,骑上白龙马。行者骑着黑龙马,张清骑着红马(辟水金睛兽),沙和尚将行李放在白牛身上,自己也骑上去。一行人慢慢向都城赶去。

来到城中,果然满城都是女儿,簇拥上来叫道:“人种来了!人种来了!”张清不禁纳闷:在陈家庄时,陈清、陈澄兄弟也曾说过,到西梁女国贩卖货物有十倍的利,因此众人都争先往来做生意,为何这些女人都是一幅没见过男人的样子?

若是来此有生命危险,则这些年来传扬出去,早就没有人敢来此国了。

来到迎阳驿,驿丞热情接待。张清趁机提出疑问,驿丞笑答:“你们国中是男人做主,遇到美貌女子都收入府中,三妻四妾尚不知足。我女儿国是女人做主,遇到相中的男人自然也藏之内宅,不使抛头露面。是以你们很难看到其他男人。”

行者亦好奇地问:“正所谓财帛动人心,既有重利,当源源不断有商人来此,你们国中有多少女儿,难道把天下男人都占了?”

驿丞摇头道:“我女儿国有八百里通天河相阻,一年中只有寒冬腊月、河水冻结之时才能通行,又有金兜山妖魔拦路,十人中能有一人到此就不错了,哪有许多男人?”

张清不禁猜想:通天河是观世音菩萨的鲤鱼把守,金兜山是太上老君的青牛把守,这里面水很深啊!听说女儿国是神仙们的禁脔,看来很有可能啊!

作为取经团队里的好色担当,张清不出妖蛾子,基本上就没有意外发生。唐僧到底使用了美男计,假意和女国王成亲,哄骗那女王倒换关文。

那女王细看通关牒文,上有大唐皇帝宝印九颗,下有宝象国印、乌鸡国印、车迟国印。女王看罢,娇滴滴笑语道:“关文上如何没有高徒之名?”三藏道:“三个顽徒,不是我唐朝人物,皆是途中收得,故此未注法名在牒。”

女王道:“从此御弟哥哥留在我国为王,却令三个徒弟去西天取经。牒文上若无他们姓名,途经关卡多有不便。我来添注上他们法名,好么?”三藏道:“但凭陛下尊意。”女王即令取笔砚来,在牒文之后写上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三人名讳,却才取出御印,端端正正印了,又画个手字花押,传将下去,交予沙僧收入包袱。

传旨在东阁摆设筵席,犒劳三位徒弟,也算是提前吃顿喜酒。宴罢,唐僧推说送徒弟们一程,女王命摆驾出城。

到西关之处,行者、张清、沙僧,同心合意,结束整齐,迎着銮舆,厉声高叫道:“那女王不必远送,我等就此拜别。”唐长老借口道:“待贫僧嘱咐他们几句。”慢慢下了龙车,转身对女王拱手道:“陛下请回,让贫僧取经去也。”

女王闻言,大惊失色,扯住唐僧道:“御弟哥哥,我愿将一国之富,招你为夫,明日高登宝位,即位称君,我愿为君之后,喜筵都已经吃了,如何却又变卦?”

沙僧听说,发起个疯来,闯至驾前,嚷道:“我们和尚家和你这红粉骷髅做甚夫妻!放我师父走路!”那女王见他那等撒泼弄丑,唬得魂飞魄散,跌入辇驾之中。

张清却把三藏抢出人丛,伏侍上马。只见那路旁闪出一个女子,喝道:“唐御弟,那里走!我和你耍风月儿去来!”

行者骂道:“贼辈无知!”举金箍棒劈头就打。那女子弄阵旋风,呜的一声,把唐僧摄将去了,无影无踪,不知下落何处。

行者打一个唿哨,跳在云端里,用手搭凉篷,四下里观看,只见一阵灰尘,风滚滚,往西北上去了,急回头叫道:“兄弟们,快驾云同我赶师父去来!”

张清与沙僧,连同三匹马、一头牛,响一声,都跳在半空里去了。慌得那西梁国君臣女辈,跪在尘埃,都道:“是白日飞升的罗汉,我主不必惊疑。唐御弟也是个有道的禅僧,我们都有眼无珠,错认了中华男子,枉费了这场神思。请主公上辇回朝也。”女王自觉惭愧,百官都一齐回国不题。

却说孙大圣兄弟三人腾空踏雾,望着那阵旋风,一直赶来,前至一座高山,只见灰尘息静,风头散了,更不知怪奔向何方。

兄弟们按落云雾,找路寻访,忽见一壁厢,青石光明,却似个屏风模样。三人转过石屏,石屏后有两扇石门,门上有六个大字,乃是“毒敌山琵琶洞”。

行者回头说道:“兄弟莫忙,我们随旋风追赶到这里,寻了多时,方遇此门,不知深浅如何。倘不是这个门儿,却不惹主人见怪?你两个还转石屏前立等片时,待老孙进去打听打听,察个有无虚实,却好行事。”

张清听说,喜道:“好!好!好!每逢大事有静气,大哥好心性。”沙僧也道:“正是粗中有细,果然急处从宽。”他二人转身去了。

孙大圣显个神通,捻着诀,念个咒语,摇身一变,变作蜜蜂儿,自门隙处钻将进去,果然找到了唐僧,却不小心被妖精发觉,打了起来。那妖精打不过孙行者,将身一纵,使出个倒马毒桩,在大圣头皮上扎了一下。

行者疼痛难忍,败下阵来。正遇观世音菩萨来援,说出那妖精底细:“这妖精本身是个蝎子精。他那兵器两股叉是生成的两只钳脚。扎人痛者,是尾上一个钩子,唤做倒马毒,十分利害。她以前在雷音寺听佛谈经,如来见了,用手推她一把,她就转过钩子,把如来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如来也疼痛难忍,即命金刚拿她,她却逃到这里。若要救得唐僧,除是另找一位方好,我也是近她不得。”

张清惊讶道:“如来佛祖也被她扎了,观世音菩萨也近她不得?毒性竟如此厉害?另找哪位方好?”

观世音菩萨道:“你去东天门里光明宫告求昴日星官(二十八宿之一),方能降伏。”言罢,遂化作一道金光,径回南海。行者苦恼道:“菩萨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哩!前番我们在宝象国打死了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如今有何脸面再去相求?”张清笑道:“何须烦恼?昴日星官不过是一只大鸡修炼成仙,每日尚须啼鸣,迎太阳东升。待我变个三足金乌,不比他强?”

沙僧问道:“二哥,鸡能吃蝎子,金乌能吃蝎子么?”行者道:“兄弟,你没听说,人们用‘金鸡’代指太阳。金乌是妖族天庭太子,身份何等尊贵,岂能降不住一只小蝎子?”

行者当即跳上山坡,又至石屏之后,用力一棒,打碎门扇,闯将进去,至一层门,又一棒,将二门击得粉碎。慌得那门里小妖飞报:“奶奶!那个丑男人又来了,把大门和二层门都打破了!”

那怪正在调教唐僧,喂茶饭与他吃哩,听见打破二门,即便跳出花亭子,轮叉来刺。行者使铁棒招架,引得那怪出了洞府。

那怪赶过石屏之后,只见一只三足金乌立于山坡上,昂起头来,约有六七尺高,对着妖精叫一声,那怪即时就现了本相,是个琵琶大小的蝎子精。

张清恢复人身,取一只水晶将其封存进去。行者问:“兄弟要拿来泡酒吗?”张清道:“非也!这蝎子毒性如此厉害,如来佛祖尚且呼痛,观世音菩萨不敢近身。我欲将其毒刺炼制成法宝,命名为‘蝎尾刺’!日后若是遇到难缠的对手,给他一刺,可不就轻松取其性命?”行者和沙僧皆打了一个寒颤。

张清见地上有两支双股叉,知道是蝎子精两只钳脚所化,也收了起来。

几人合力杀入洞府,除去众多小妖,救出唐僧,整顿行囊,再次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