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女儿国唐僧怀圣胎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815字
  • 2022-05-26 23:50:32

师徒四人正行走间,只听得路旁有人叫:“唐圣僧,吃了斋饭去。”

原来是金兜山的山神、土地,捧着紫金钵盂说道:“这钵盂饭是孙大圣向好人家化来的。因你等不听良言,误入妖魔之手,致令大圣劳苦万端,今日方救得出。且来吃了饭,再去走路,莫辜负孙大圣一片恭孝之心也。”

张清暗挑大挴指,山神、土地真是会做人,把孙行者好一顿夸,不着痕迹地拍了马屁,果然是优秀的基层工作者。

三藏道:“徒弟,万分亏你!言谢不尽!早知如此就不出那圈子,哪有此杀身之祸。这次吃一堑,下次定然听你吩咐。”

行者经过几件事,锻炼得情商也高了,知道唐僧耳朵软、翻脸快,今天夸你好,明天不高兴了就念紧箍咒,遂不敢自矜,反而谦逊几句。又问:“这饭多时了,却怎么还热?”土地道:“是小神知大圣成功,特意热了饭前来伺候。”行者夸了他几句,乐得他胡子都笑了。

须臾饭毕,收拾了钵盂,告辞了土地山神,唐僧攀鞍上马,与徒儿们继续赶路。

正所谓:涤虑洗心皈正觉,餐风宿水向西行。行了多时,又值早春天气,几处园林花放蕊,阳回大地柳芽新,紫燕呢喃,黄鹂双飞,好一派春日融融新气象。

忽遇一道小河,澄澄清水,湛湛寒波。唐长老勒过马观看,远远望见河那边有柳荫垂碧,微露着几椽茅屋。

行者眼尖,遥指那厢道:“那里有人家,一定是摆渡的。”三藏道:“我看着也像,可是为何不见船只?”

沙僧道:“问问便知道了。”遂快步上前,厉声高叫道,“摆渡的!撑船过来!”

连叫几遍,只见那柳荫里面,咿咿哑哑撑出一只船儿。不多时,靠近此岸。

有梢子叫道:“过河的,到这里来。”三藏纵马近前,看那梢子却是个妇人,遂皱眉闭口不言。

行者走上前去问道:“你是摆渡的?”那妇人道:“是。”行者道:“梢公如何不在,却让梢婆撑船?”

妇人微笑不答,只顾安放跳板。沙和尚将行李挑上去,行者扶着师父上船,那妇人撑开船,摇动桨,顷刻间过了河。

这边张清骑着辟水金睛兽,牵着白龙马、黑龙马过了河。

身登西岸,长老教沙僧解开包袱,取几文钱钞与她。妇人也不讲价,将缆绳拴在傍水的木桩上,笑嘻嘻径入屋里去了。

三藏见那水清,一时口渴,便吩咐沙僧:“取钵盂,舀些水来我吃。”沙僧道:“我也正要吃些儿哩。”即取钵盂,舀了一钵,递与师父。

师父吃了有一少半,还剩了多半,沙僧接来,一气饮干,然后扶三藏上马。

张清在旁边看了,只是暗笑,却不吭声。行者看了张清一眼,亦是一声不吭,嘴角却是抿起一丝笑纹。

师徒们找路西行,不到半个时辰,那长老在马上呻吟道:“腹痛得厉害!”沙僧随后道:“我也有些腹痛。”他两个疼痛难禁,渐渐肚子大了。用手摸时,似有血团肉块,不住的骨冗骨冗乱动。

三藏正不稳便,忽然见那路旁有一村舍,树梢头挑着两个草把。行者道:“师父,那厢是个卖酒的人家。我们且去化些热汤与你吃,顺便问问可有卖药的,讨一贴药,与你治治腹痛。”三藏闻言甚喜,忙催白马。

不一时,到了村舍门口下马。但只见那门儿外有一个老婆婆,端坐在草墩上绩麻。行者上前,打个问讯道:“婆婆,贫僧是东土大唐来的,我师父乃唐朝御弟。因为过河吃了河水,感觉肚腹疼痛。讨一贴药治一治。”

那婆婆闻言,笑哈哈地道:“你们在那边河里吃水来?”行者道:“是在此东边清水河吃的。”那婆婆嘻嘻地笑道:“好耍子!好耍子!你们都进来,我与你说。”

行者搀着唐僧,张清搀着沙僧进了屋子。那两人声声唤唤,腆着肚子,只疼得面黄眉皱,入草舍坐下。

行者叫道:“婆婆,请烧些热汤与我师父、师弟,我们谢你。”那婆婆并不烧汤,笑嘻嘻跑到后边叫道:“你们来看!你们来看!稀罕事儿来了!”

那里面蹼蹼踏踏又走出两三个半老不老的妇人,都来望着唐僧洒笑。行者大怒,喝了一声,把牙一嗟,唬得那一家子跌跌撞撞,往后就走。

行者上前,扯住那老婆子道:“快早烧汤,我饶了你!”那婆子战兢兢地道:“爷爷呀,我烧汤也不济事,也治不得他两个肚疼。你放了我,等我说。”

行者放了她,她说:“我这里乃是西梁女国。我们这一国尽是女人,更无男子,故此见了你们欢喜。你师父吃的那水不好。那条河唤做子母河,我那国王城外,还有一座迎阳馆驿,驿门外有一个照胎泉。我这里人,但得年龄二十岁以上,方敢去吃那河里水。吃水之后,便觉腹痛有胎。至三日之后,到那迎阳馆照胎泉边去照。若照得有了双影,便就降生孩儿。你师吃了子母河水,以此成了胎气,不日要生孩子,热汤怎么治得?”

三藏闻言,大惊失色道:“徒弟啊!似此怎生是好?”沙僧扭腰撒胯地哼道:“爷爷呀!要生孩子,我们却是男身!那里开得产门?如何脱得出来?”

行者笑道:“古人云,瓜熟蒂落,若到那个时节,一定从胁下裂个窟窿,钻出来也。”

沙僧越发慌了,眼中噙泪,扯着行者道:“哥哥!你问这婆婆,看那里有手轻的稳婆,预先寻下几个,这半会一阵阵地动荡得紧,想是快要生了!”

张清又笑道:“师弟不要惊慌。我在得道前,也曾做过医生。待我用刀在你肚子上开个口子,把婴儿取出来便罢。再用羊肠线把你肚皮缝上,过一二年痕迹自消,保管别人看不出来。”

沙僧见说,战兢兢地道:“罢了罢了!死了死了!便是看不来痕迹,带着个孩子如何取得真经?”张清笑道:“沙师弟,莫扭莫扭!只怕错了孩儿肠,弄做个胎前病,又恐挤破浆泡,更为不妙。”

三藏哼着道:“婆婆啊,你这里可有医家?教我徒弟去买一帖堕胎药吃了,打下胎来罢。”

那婆子道:“就有药也不济事。正南方向有一座解阳山,山中有一个破儿洞,洞里有一眼落胎泉。须得吃一口那井水,方才解了胎气。但是如今取不得水了,去年来了一个道人,称为如意真仙,把那破儿洞改作聚仙庵,护住落胎泉水,不肯与人。但欲求水者,须要花红表礼,羊酒果盘,才能求得他给一碗儿水哩。你们这行脚僧,怎么得许多钱财买办?但只可挨命,待时而生产罢了。”

张清闻得此言,抢先道:“既然如此,待我去一趟,取些水来就是。”

那婆子喜道:“若是高僧果然能取水时,就多取一些,留给老身作棺材本。”说着,取出一个木桶来。

张清走到唐僧面前,用手轻轻抚摸一下他的肚子,问:“师父,现在感觉如何?”唐僧道:“你这一摸,这孩子似乎安静些了。”张清笑道:“既如此,且耐心等候,我去去就回。”

沙僧叫道:“二哥,也给我摸摸!”他作为玉帝的心腹,自然是聪明的,早就看了来张清本领非凡。张清也替他摸了一摸,沙僧惊喜地道:“肚子确实不闹腾了,二哥好手段。”

张清听得好笑又好气,于是拿出两把天罡刀,递给行者,道:“若是我赶不及回来,他二人就要生产,就用此刀剖开肚腹,把孩子取出来吧!”见行者吃惊地看着他,张清又掏出两枚六转丹药,递给行者,道:“剖腹之后,可服此丹药,保管顷刻恢复如初。”

唐僧和沙僧苦着脸求告道:“八戒(二哥),你可要快去快回,救我一救!”

张清道:“师父、师弟放心,保你们无事。”拎木桶,出草舍,纵云而去。

他刚才抚摸唐僧、沙僧肚皮时,已经运用女娲娘娘赐予的生命法术,使胎儿恢复正常发育,不至于很快就降生。

那婆子望空礼拜道:“爷爷呀!这和尚会驾云!”进去叫出那几个妇人来,对唐僧磕头礼拜,都称为罗汉菩萨,一边烧汤办饭,供奉唐僧不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