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搬救兵出售人参果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340字
  • 2022-05-22 21:00:12

师兄弟二人相会,商量对策。行者沉思道:“方才打斗时,那怪说什么闹天宫的话。既知俺老孙的底细,想必是从天上来的。待我上天查找一番。”说罢也不待张清答话,心急火燎地向南天门飞去了。张清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眼见天色将晚,张清变作一只蚊虫,飞入金兜洞,迎着里面灯光,仔细观看。只见那大小群妖,一个个狼吞虎咽,正都在吃东西哩。不多时,收了家伙,又都去安排窝铺,准备休息。张清暗笑:这帮妖怪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真是可怜,还不如人间帝王哩!

只听那老魔传令,道:“小的们!今晚各门守卫值夜时要警醒一些!孙悟空善变甚么苍蝇、蚊子进来偷盗。”众妖答应,安排值班守夜,涤涤托托,梆铃齐响。张清心想这魔怪倒是对孙行者很了解,知道他善于变化,可惜没料到今晚是我来打探。

老魔转身走入一个小洞,张清跟着飞过去,见有一个石床,几个抹粉搽胭的山精树怪,收拾铺盖,服侍老魔睡觉。

只见那魔王脱了衣服,左胳膊上白森森地套着那个圈子。张清想等他睡觉前取下圈子,好趁机偷走。谁知他不但不取下,还往上抹了两抹,紧紧的勒在胳膊上,方才睡下,也不觉得难受。

张清又想一钯结果了他的性命,转念一想,这青牛精一来本领高强,能和孙行者打个平手,算是条好汉,就这么打死着实可惜;二来他也未曾吃过人,有可恕之处;三来与他背后的主人有些情分,便打消了念头。

在洞里飞了一圈,寻到孙行者的金箍棒,心中暗喜,带着出洞去了。

翌日,孙行者请得托塔李天王、哪吒三太子率领天兵天将来降妖。张清迎上,将金箍棒还给孙行者。行者喜不自胜,连连道谢。

哪吒率先上前叫阵,那青牛精率小妖出战。只见那太子使出法相,将身一变,变作三头六臂,手持六般兵器,分别是砍妖剑、斩妖刀、缚妖索、降魔杵、绣球、火轮儿,向妖魔砍来。

那魔王也变作三头六臂,三柄长枪抵住。

张清在旁见了,撇了撇嘴:这三头六臂法术实在是太泛滥了,孙行者大闹天宫时也使过,感觉是个人都会。还是自己从观世音菩萨那里学来的千手千眼神通更香。

这太子又弄出降妖法力,将六般兵器抛将起去,大叫一声“变!”一变十,十变百,百变千,千变万,都是一般兵器,如骤雨冰雹,纷纷密密,向妖魔打将去。

那魔王公然不惧,一只手取出那白森森的圈子来,望空抛起,叫声“着!”唿喇一下,把六般兵器套将下来,慌得那哪吒太子赤手逃生。

邓化、张蕃二雷公在空中看到,侥幸道:“还好我们先观察形势,不曾施展雷神锤,假若被他套将去,却怎么回见天尊?”二公按落云头,与太子来见李天王道:“妖魔果然神通广大!”

李天王又命火德星君率兵出战,火部众神遂一齐放火。各部神祇所用兵器有火枪、火刀、火弓、火箭,又有灵宠火鸦、火马、赤鼠、火龙。还有法宝火车儿、火葫芦、火旗、火棒,漫天大火烧将起来,直把个金兜山烧得烘烘焃焃、一片通红,胜似周郎赤壁。

邓化、张蕃两个雷公对视一眼,商量道:“兵器能收,大火不可收。这番却是籯定了!我们趁机出手,也赚些功劳!”于是趁火势挥起雷公锤,不断放出神雷,直劈向那老妖的顶门,想要一举建功。

那妖魔见雷火齐来,全无恐惧,将圈子望空抛起,唿喇一声,把这火龙火马,火鸦火鼠,火枪火刀,火弓火箭,连同雷神锤,一圈子又套将下去,转回本洞,得胜收兵。

张清见了,不由心喜:传说中的落宝金钱善能落法宝,这圈子却连兵器、法宝都能套,真个是好宝贝!

众人空手,在天上面面相觑。托塔李天王想了想,道:“凡利于火者,必不利于水。”让孙行者去请水德星君。孙行者不辞辛劳,又上天庭去。

水德星君听闻众神皆败,多了一个心眼,担心自己万一和火德星君一样无法取胜,岂不丢人?于是命令黄河水伯:“你随大圣去助攻。”

水伯不慌不忙,自衣袖中取出一个白玉盂儿道:“待我用此物盛水,然后再去。”行者道:“看这盂儿这般小,能盛几何?”水伯道:“不瞒大圣说。我这一盂,乃是黄河之水。半盂就是半河,一盂就是一河。”行者喜道:“只消半盂足矣。”遂辞别水德星君,与黄河水伯急离天阙。

行者前去叫阵,那魔刚把石门打开。这水伯将白玉盂向里一倾,那妖见是水来,撒了长枪,即忙取出圈子,撑住二门,只见那股水骨都都的都往外泛将出来。张清暗自咋舌:这圈子水火不惧,果然厉害!

孙大圣与水伯站在高峰,连同那天王和众神都定睛观看。只见那水波涛泛涨、着实狂澜。只听得那潺潺声振谷,又见那滔滔势漫天。行者见了心慌道:“不好啊!水漫四野,淹了民田、民居,未曾灌在他的洞里,如之奈何?”唤水伯急忙收水。

水伯道:“小神只会放水,却不会收水,常言道泼水难收。”行者跌足道:“若是淹死了百姓,师父又要怪我。”

这时,张清站出来说道:“大师兄和水伯勿忧,我有办法。”说着掏出了羊脂玉净瓶,向下抛去。只见漫地洪水如被龙卷风吸入般,都倒灌进瓶子去了。

行者喜道:“师弟!多亏了你,竟有如此手段。”张清笑道:“这原是玄都法师送给我的宝物,不意今日建功!”一招手将玉净瓶收了回来,托在手中。

据说观世音菩萨把玉净瓶扔到海里,由海龟驮着转遍四海,借了一海之水。张清这瓶子才盛了半条黄河,实在是小意思。

黄河水伯的眼睛却直勾勾地看向玉净瓶中插着的人参果树枝。那树枝因为甘露水中泡着,生长极快,已然长出一棵小树,上面挂着一枚人参果。他惊喜地叫道:“人参果!草还丹!吃一颗能活四万七千岁!你从哪弄来的?”

张清笑道:“这是我救活了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他送给我的。”他故意向众神炫耀了一圈,让大家都看清楚。李天王、哪吒、雷公、火部众神都围了过来,一个个眼睛灼灼地看向人参果,激动的泪水不争气地从口角流下来。

张清连忙用手护住,道:“你们奉玉帝之命,前来助我降妖。如今妖还没擒住,倒想抢我的宝贝。是何道理?”

李天王不好意思地说道:“天蓬元帅,往年时,我等有官职在身,每年参加蟠桃大会,分吃些蟠桃延长寿命、增长功力。若有多的,也拿回家给眷属吃一口。若是份量少,只得托人情,淘换些丹药、符水给家眷服用。如今,蟠桃园的桃树少了三百棵,我等的份额均减少了……”

众神一齐扭头瞪向孙行者,那猴头转身四顾,只作不知。玉皇大帝安排一只猴子去看守桃树,本来就非常可笑。你们不敢责备玉帝的荒唐命令,却来责怪一只猴子吃桃子,真是岂有此理。

哪吒接着说道:“太上老君又去了天外,丹药产出也减少了,众将士已经难以为继。他们努力作战,也是为了求些赏赐以济家眷。若是再这么下去,就连我母亲和妹妹,恐怕也要担心断顿了……”

众神一齐点头,大吐苦水。

张清不禁愕然,问道:“有这么严重吗?”

李天王叹道:“确实如此。当年封神之战后,阐教大获全胜,截教基本瓦解,按理说该是阐教一家独大的时候。可是副教主燃灯道人却投入佛门,成为燃灯古佛;十二金仙中的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也投入佛门成为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和观世音菩萨;惧留孙由道入佛之后成为佛教过去七佛之一:惧留孙佛。还不是因为阐教的神杏产量下降,无法供应他们修炼,所以他们才不得已选择佛门的金身修炼法术?毕竟佛门独占西方,资源较为丰富。”

张清环顾众神,打量他们的神情,忽然展颜笑道:“好说,好说。我原也是天上神将,对旧日同僚岂能不照顾?只是人参果只有一颗,你们也分不过来啊!”

众神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犹豫。只有孙行者在一旁偷笑,知道张清又要使坏了。

“我看这样吧。我从玄都法师那里也学了炼丹术,待我把这人参果炼制成丹药,保证人手一颗。虽然不能延寿四万七千岁,但是也能延寿数百年。如何?”

李靖、哪吒两父子,邓化、张蕃两个雷公,火德星君,黄河水伯,总共六个人,另外天兵天将和火部众神的中层将领也有几十个,真要这么分下来可不就如此吗?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没有份。

众神都哄然答应,喜笑颜开。只有李天王最谨慎,道:“怎能白拿元帅的好处?”

“不要紧。我这甘露水既然能催生出第一颗人参果,想必就能催生出第二颗、第三颗。以后咱们长长远远的打交道。请哪吒三太子为我护法,我要去炼丹了,如果顺利,明早就能出丹,到时候咱们再谈。”

张清说罢转身离去。他这话的意思,众神都听明白了,就是说你们需要给点好处,大家互惠互利,否则就没有下次了。李天王一个眼色,哪吒连忙相随而去。

行者不管他们,打了个呵欠说道:“俺老孙先去休息一会,待晚上去那妖怪洞府探查,把大伙的兵器、法宝给偷回来。”李天王忙令一军将带着孙行者找了一个军帐,安排他睡觉去了。

然后众神来到李天王的大帐,围在一起,小声讨论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