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盗背心师徒落困境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882字
  • 2022-05-17 23:55:52

话说师徒四人来到一座深山里,唐僧说肚子饿了,行者身为大徒弟,便驾云出去化斋去了。行者临走前,取金箍棒,幌了一幌,将那平地下画了一道圈子,请唐僧坐在中间,命张清、沙僧侍立左右,把马与行李都放在近身,对唐僧合掌道:“老孙画的这圈,强似那铜墙铁壁,凭他甚么虎豹狼虫,妖魔鬼怪,俱莫敢近。但不许你们走出圈外,只在中间稳坐,保你无虞;但若出了圈儿,定遭毒手。”三藏等人果然依言呆在圈内。

张清仔细研究了一会,确定这是掌中佛国的简化版,只能保得圈内平安。但是这个圈为了能够看到外面动静,并没有屏蔽风雪功能。眼见一阵阵寒风透骨,唐僧和沙僧说冷得受不了,便走出了圈子,找地方避风。

张清深觉无奈,唐僧的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明明锦澜袈裟可以避风,为什么不拿出来挡风呢?就因为它是观世音菩萨所赐,所以就舍不得随便拿出来吗?

唐僧远远望见一座山谷中有楼台高耸,房舍清幽,欣喜叫道:“徒弟,那里有户人家,可去化斋、借宿。”

张清早看出那是一处幻境,只是不好说破。

沙僧吹了一阵冷风,已经冻透,赶快接话,道:“待俺老沙去探个究竟。”

走进去时,只见主人已经化作一团白骨,旁边有一张彩漆的桌子,桌子上乱搭着几件纳锦背心,颇为漂亮。沙僧拿下楼来,出厅房,径到门外道:“师父,这里全没人烟,是一所亡灵之宅。有三件纳锦的背心,被我拿来了,也是我们一程儿造化,此时天气寒冷,正当用处。师父,且脱了外衫,把它且穿在底下,挡挡风寒,免得受冷。”

三藏道:“不可不可!律云:公取窃取皆为盗。我们在此避风坐一坐,等悟空来时走路,出家人不要这等爱小。”

沙僧道:“四顾无人,虽鸡犬亦不知之,但只我们知道,谁人告我?有何证见?就如拾到的一般,那里论甚么公取窃取也!”

三藏道:“你胡说!虽是人不知之,天何欺焉!玄帝垂训云,暗室亏心,神目如电。趁早送去还他,莫爱非礼之物。”

沙僧根本不听,对唐僧笑道:“师父啊,我自为人,也穿了几件背心,不曾见这等纳锦的。你不穿,且待老沙穿一穿,试试大小,捂捂胸背。等师兄回来,脱下还他走路。”

于是脱了上身直裰,将背心套上,正要绑紧带子,不知怎么站立不稳,扑的一跌。原来这背心儿赛过绑缚绳,霎时间,把他背剪手贴心捆了。

话说那座楼房果是妖精点化的,终日在此拿人。他在洞里正坐,忽闻得怨恨之声,急出门来看,果见捆住一个人。妖魔即唤小妖,同到那厢,收了楼台房屋之形,把唐僧搀住,牵了白马,挑了行李,将沙僧捉到洞里。

张清耳聪目明,早知道妖魔来此,预先走脱了。

老妖魔登台高坐,众小妖把唐僧推近台边,跪伏于地。

妖魔问道:“你是哪方的和尚?怎么这般胆大,白日里偷盗我的衣服?”

三藏滴泪说道:“贫僧是东土大唐钦差往西天取经的,因腹中饥馁,命大徒弟去化斋未回,不曾依得他的言语,误撞仙庭避风。不期我这个徒弟爱小,拿出这衣物。贫僧决不敢坏心,当时命他送还本处。他不听吾言,要穿此捂捂胸背,不料中了大王陷阱,把贫僧拿来。刚才走脱的是我的二徒弟。万望慈悯,留我残生,求取真经,永注大王恩情,回东土千古传扬也!”

那妖魔笑道:“你倒是坦白,把家底透露个干净。我常听得人说:吃唐僧一块肉,发白还黑,齿落更生,幸而今日不请自来,还指望饶你哩!小的们,把唐僧捆了,将那个晦气脸和尚解下宝贝,换条绳子捆了。且抬在后边,待我拿住他大徒弟、二徒弟,一发刷洗,却好凑一屉笼,蒸着吃。”

众小妖答应一声,把两人一齐捆了,抬在后边,将白马拴在槽头,行李挑在屋里。众妖都磨兵器,准备擒拿行者、张清不题。

且说行者自南庄人家化了一钵盂斋饭,驾云回返旧路。径至山坡平处,按下云头,早已不见唐僧,不知何往,棍划的圈子还在,只是人马都不见了。

回首张望,惟见山根怪石。行者心惊道:“不消说了!他们定是遭妖怪毒手也!”忽然张清叫道:“大师兄!你可回来了。我在这里呢!”行者喜道:“师弟,你如何在此,师父和沙师弟呢?”

张清道:“他们落入妖怪陷阱,被拿去了。我跑得快,走脱了,专门在此等你。”行者急问:“是哪里的妖怪?有甚本领?”张清道:“那妖怪洞府离此五六里远,不知来历,有些幻化手段。他将捆仙绳变作棉背心放在那里,沙师弟穿上挡寒,就被拿住了。因他们人多,我只得先走。”

行者问道:“师弟啊!我记得你亦有幻化手段,为何看不破陷阱?”张清问:“大师兄,我曾经给你一个储物戒指,装满美酒美食,你为何还要四处化缘呢?”二人对视一眼,一齐说道:“罢了!我们且去救师父来。”

两人向西而赶,行有五六里,忽闻得北坡外有人言语。仔细看时,乃一个老翁,毡衣苫体,暖帽蒙头,足下踏一双半新半旧的油靴,手持着一根龙头拐棒,后边跟一个年幼的僮仆,折一枝腊梅花,自坡前念歌而走。

行者放下钵盂,迎面道个问讯,叫:“老人家,贫僧这厢有礼了。”那老翁即便回礼道:“长老那里来的?”行者道:“我们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拜佛求经。我师父和师弟被山中妖魔给拿去了。烦老人家指教指教,是个甚么妖魔?”

老翁道:“这座山叫做金兜山,山前有个金兜洞,那洞中有个独角兕大王。那大王神通广大,武艺高强。你若去寻,只怕连你也难保,还是不去为好。”

行者再拜称谢道:“多蒙老人家指教,我岂有不寻之理!”把这斋饭倒与他,将这空钵盂自家收拾。

那老翁放下拐棒,与僮仆现出本相,双双跪下叩头叫:“大圣,小神不敢隐瞒,我们两个就是此山的山神、土地,在此迎接大圣。这斋饭连钵盂,小神收下,让大圣身轻好施法力。待救唐僧脱难,将此斋还奉献唐僧,方显得大丝至恭至孝。”

行者喝道:“你这毛神讨打!竟敢在俺老孙面前藏头露尾!念你报信有功,暂且记打!好生与我收着钵盂!待我拿那妖精去来!”山神、土地领命退下。

行者与张清来到金兜洞,见门外有小妖站岗,行者厉声高叫道:“妖精,快送我师父和师弟出来,若是迟上一会,老孙打进门去,一个不留!”

小妖报信入洞,那老妖随即传令:“小的们,各要整齐,进前者赏,退后者诛!”拿一根丈二长的点钢枪率先出门,众妖随着老怪一窝蜂冲出门来,叫道:“是谁在此叫阵?”

行者命张清掠阵,自己上前,见那魔王乃是一头独角青牛精,遂答道:“你家孙爷爷在此!快早还我师父,两无毁伤!若道半个不字,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青牛精呵呵笑道:“我认得你,原来是大闹天宫的弼马温!你若果有手段,即与我比试比试,假若三合敌得我,饶了你师之命;如敌不过我,教你一路归阴!”挺钢枪劈面刺来,行者持棒相迎。

两人各使本领,纵横腾挪,厮杀起来。行者力大棍沉、招法娴熟,青牛精枪花翻飞,攻守有度。正是英雄相遇英雄汉,对手恰逢对手人。

他两个战经三十合,不分胜负。那魔王见孙悟空棍法齐整,一往一来,全无些破绽,喝令小妖齐来。

那些泼怪一个个拿刀弄杖、执剑轮枪,把个孙大圣围在中间。行者公然不惧,把金箍棒丢将起去,喝声“变!”即变作千百条铁棒,好似飞蛇走蟒,满空里乱打下来。

那伙妖精见了,一个个魄散魂飞、抱头鼠窜。老魔王唏唏冷笑道:“那猴不要无礼!看手段!”从袖中取出一个亮灼灼、白森森的圈子来,望空抛起,叫声“着!”唿喇一下,把金箍棒收做一条,套将去了。

孙大圣赤手空拳,骇然不已,连忙翻筋斗逃了性命。张清吹起三昧神风,霎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那妖魔连忙率众退回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