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灭灵感铁锅炖大鱼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105字
  • 2022-05-17 23:41:20

顷刻间,庙门外来了一个妖邪,身穿金盔金甲,腰缠红色宝带,眼睛瞪大如灯笼,牙齿尖尖似排锯。

那怪物拦住庙门问道:“今年祭祀的是哪家?”行者笑吟吟地答道:“承蒙下问,今年是陈澄、陈清家祭祀。”那怪听到回答,心中怀疑:“这童男胆大,言谈伶俐,往年送来祭祀的,问一声不言语,再问声唬了魂,用手去捉已是死人。怎么今日这童男善能应对?”

怪物一时不敢来拿,又问:“童男童女叫甚名字?”行者笑道:“童男陈关保,童女一秤金。”怪物吓唬道:“这祭赛乃往年旧规,如今供献我,要先吃你。”行者道:“不敢抗拒,请自在受用。”

怪物听说,更不敢动手,拦住门喝道:“你莫顶嘴!我往年先吃童男,今年倒要先吃童女!”张清故作慌张,道:“大王还照旧罢,不要坏了先例。”

那怪不容分说,放开手,就捉张清。张清从怀里掏出如来佛祖送的十八颗金丹砂,迎面扔去,只见金丹砂似雾似烟散漫而去,白茫茫刹时迷人双眼;细细轻飘如麦面,粗粗翻复似芝麻。

那妖魔见飞砂迷目,把头低了一低,足下就有三尺余深,慌得他将身一纵,跳在浮上一层,未曾立得稳,须臾又有二尺余深。

行者掏出金箍棒恰待要打,张清运起飞砂之术,一层细小砂粒飞去把妖魔的头颅割下。只见一颗硕大的鱼头掉落在供桌下。

张清收起金丹砂,提起鱼头对行者笑道:“猴哥,做个剁椒鱼头吃吧!”行者喜道:“好,好,好。自跟了师父,每日吃斋,嘴里淡出个鸟来,今日正好开荤。”

张清用千里传音把沙僧叫出来,沙僧扛着个大铁锅就来了。西行路上,行者和张清降妖,沙僧为了表现自己,主动做饭浆洗,手艺大有长进。

当下操作起来,不多时,一大盘剁椒鱼头和一大盘酸菜鱼就出锅了。又把供桌上的猪羊收拾了两盘菜,就着供酒吃喝起来。

那庙后有偷窥的村民,闻得酒香肉香,忍不住跑回村去告知众人。众村民闻听灵感大王被炖了,委实吃了一惊,蜂拥而至,正见着三兄弟在吃喝。张清叫道:“大家都来吃一口吧。这灵感大王原是个鲤鱼精,往年吃了你们不少童男童女,今日你们吃他一块肉,也算为亲人报仇了。”

这灵感大王吃人无数,罪孽沉重,众村民受其毒害已久,闻言哪里还忍得住?一拥而上,你一口,我一口,顷刻把鱼肉吃个精光。

待陈澄、陈清兄弟陪着唐僧来时,只见两堆鱼骨头。

空中传来一声冷哼,行者心中暗惊,悄声对张清说道:“好像是观世音菩萨的声音。”

张清早已听到空中有动静,假装不知,说道:“莫非菩萨是来帮我们降妖的吗?这妖怪吃人无数,应该不是从南海来的吧?”话音未落,已感应到空中祥云迅速远去,不由暗笑。

这灵感大王原是观世音菩萨池塘里养的金鱼,如今下界吃人,如果观世音敢当众露面承认此事,保管佛门形象全毁。况且灵感大王的元神已经被张清给吞噬了,观世音菩萨无论如何都救不了这孽畜,这趟是白来了。

唐僧本待责问徒弟吃酒吃肉,见众村民皆欢呼雀跃,围着徒弟们纷纷夸赞,倒也不好当众责骂,只得说:“徒弟们!既除了妖怪,须防着他家人来报仇,不可托大。”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众村民皆央求行者、张清斩草除根,莫要给村庄遗祸。

行者好面子,正被众村民顶礼膜拜,心情大好,遂留沙僧照看唐僧,带着张清杀向通天河底,找到一个洞府,乃是水鼋之第。掏出铁棒,打破门扇,杀将进去,将小妖尽皆打死。张清心细,找到一个铜锤,乃是灵感大王使用观世音菩萨池塘里的花骨朵所炼,算是一件宝贝,于是收了起来。

行者和张清各带着几条妖鱼、妖虾回到陈家庄,分给众村民,又掀起一阵宴会高潮。

翌日清晨,吃过早饭,行者道:“陈老儿,麻烦你寻一只船儿,送我们过河去也。”那陈清道:“虽然没有现成的,但是木材齐备,立时可办!”就命人在河边打船,众村民闻得此言,都来奉承。

那个道我买桅篷,这个道我办篙桨,有的说我出绳索,有的说我雇水手。正都在河边上吵闹,忽听得河中间高叫:“孙大圣不要打船,花费人家财物,我送你师徒们过去。”

须臾那水里钻出一个怪来,乃是一只粉盖癞头鼋。那老鼋又叫:“大圣,不要打船,我送你师徒过去。”行者轮着铁棒道:“我把你这个孽畜!若到跟前,这一棒就打死你!”

老鼋道:“大圣,你不知这底下水鼋之第本是我的住宅。那妖邪乃九年前来于此处,占了我的巢穴。今蒙大圣至此扫净妖氛,将第宅还归于我。此恩重若丘山,深如大海。敢不报答?”

行者闻言,心中暗喜,收了铁棒道:“既如此,你上来,你上来。”老鼋却才游近岸边,将身一纵,爬上河崖。众人近前观看,有四丈围圆的一个大白盖。

行者道:“师父,我们上他身,渡过去也。”

张清道:“且慢!师兄,岂不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送上门来做苦力,难道就无所求?”行者便问道:“老鼋,你把话说清楚,主动来献殷勤,可有所求?”

老鼋有点尴尬地说道:“我闻得西天佛祖无灭无生,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我在此间,整修行了一千三百余年,虽然延寿身轻,会说人语,只是难脱本壳。万望老师父到西天与我问佛祖一声,看我几时得脱本壳,可得一个人身。”

行者怒道:“我等一路上经历多少陷阱诡计,斗过多少妖魔鬼怪、美女画皮,可谓朝不知夕,哪有空记得你的事。若是忘记替你问佛祖,回来又要被你责备。我替你赶走仇人,夺回洞府,你不说感恩,还要得寸进尺!快去!快去!莫等我打你!”

那老鼋闻言害怕,跳入水中消失了。这边张清早取出天河水军的小船,渡过唐僧等人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