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酒友无情弃大傻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211字
  • 2021-10-18 12:43:06

这时,热菜陆续也送上来了,庞九亲自站在一旁解说。

第一道菜,佛跳墙。别名叫香满坛,因食材和做法讲究而闻名,海产类和山珍类各占一半。海产类有鲍鱼,海参、鱼唇、瑶柱等,山珍类有象鼻、鹿筋、驼峰、猩唇、鹿尾等,再加入鹌鹑蛋、鸽蛋、香菇、冬笋等食材,六个时辰慢炖成菜。使用专门的小罐来制作,而且要用绍兴的花雕酒或加饭酒制作,是一道含有酒香的菜肴。

每人一罐,每罐二百两银子。薛蟠听了,有些肉疼地呲呲牙。

第二道菜,兰花熊掌。这道菜的重要食材就是熊掌,使用的是关外白山黑水间的黑熊的熊掌。先将熊掌用凉水下锅,武火煮沸,文火炖一个时辰,取出拔净毛,去掉指甲和脚垫,再用温水入锅,武火煮沸,文火炖一个半时辰,取出用凉水泡洗四次,直至去尽腥膻味为止。将鸡、鸭、葱、姜用小火煮取两斤多的汤。将加工好的熊掌、冬菇、冬笋,火腿块及干贝,同时放入砂锅里,倒入鸡鸭汤,再放糖、盐、葱、姜和料酒等,武火烧开后,以文火炖一个半时辰。

每人一罐,每罐二百五十两银子。薛蟠听了,已经觉得胸口有点疼了。

第三道菜,冰糖血燕窝。燕窝本就稀少,血燕窝那更是燕窝中的极品,并且是滋补佳品,有食品中的黄金之称。将燕窝用净水泡发两个时辰,取出用小摄子夹出比较明显的绒毛,用手顺着纹路撕成细条,再接着泡发两个时辰,中途要换两三次水,并漂洗和挑出浮毛,将泡发好的燕窝倒入炖盅中,加入适量净水,刚浸过燕窝即可,再加入冰糖,盖上炖盅盖子,放入锅中,锅里面的水到炖盅三分之一就可以,盖上锅盖,先大火煮沸,然后用小火慢煨,炖一刻钟左右。

每人一盅,每盅三百两银子。薛蟠听罢,顿觉有点头晕。

第四道菜,枸杞鱼翅汤。鱼翅分为:排翅、散翅、脊翅、勾翅、翅片等五种,这里选用最好的排翅。将鱼翅放入肉汤内略煮,除去海咸味。把鸡去头去脚,洗净,一开两片。火腿洗净滤干。用瓷质一品锅,将鱼翅放入锅底,用半只鸡盖在鱼翅上,再将火腿放在鸡面,加葱、姜、酒、盐和适当的水,隔水蒸约三个时辰,至鱼翅酥烂时,除去葱、姜、火腿、鸡,只留鱼翅和汤汁。将剩下的老母鸡放入砂锅,用小火炖汁,除去鸡肉不要,把汤撇清,倒入装鱼翅的一品锅内。另外炒一小碟绿豆牙莱,与鱼翅同时食用。

每人一盅,每盅三百两银子。薛蟠只得扶住桌子才能勉强坐得住。

这几道菜色香味俱全,馋得众人直流哈喇子,迫不及待地大吃特吃。服侍的姑娘也很麻利,吃完一道紧接再换下一道。只有薛蟠冷汗直流,食之无味。

他是吃过见过的人,知道这几道菜确实价值不菲,但是没想到东兴楼居然把这些名贵菜端上桌。见几人吃得欢快,恨不得把他们面前的盅都打翻了。但是他只能强忍着,还得笑着劝大家多吃点。

后面又上了十几道菜,如金蟾玉鲍、熊猫蟹肉虾、腰果鹿丁、羊羔跪母、海龟献裙等,他根本没有心思吃,只顾着一口接一口地喝酒。

接着又开始上汤了,第一道汤便是金箔虎鞭汤。仍然是每人一小盅,每一盅里面放着一根虎鞭,而且上面漂着金箔。虎鞭也是选用关外长白山的成年猛虎的鞭,自然是珍稀无比。而金箔也不是一般酒楼能做得出来的。

他终于忍不住了,说道:“琦兄弟,各位哥哥,我觉得喝得差不多了,今天就这样吧,一会还得去听曲呢。”

贾瑞等几个帮闲已经大饱口福,纷纷道:“可以了,可以了。听曲儿去吧。”

张清灿然一笑道:“我才六岁,听曲儿我就不去了。时候不早了,老祖宗得念叨我了。各位哥哥,回见。”起身走了。

薛蟠擦擦头上的汗,问站在一旁的庞九:“庞九公,您给算算,大概多少银子?”一边喝杯酒压惊,做好了被宰的心理准备。

庞九躬身道:“薛大爷叫我庞九就好。早就算好了,承惠两万零七百五十两银子,您给两万两就可以了。”薛蟠顿时一口酒喷出来,大声道:“多少?”几个帮闲也吓得赶快住嘴。

庞九道:“您喝的这酒,是暹罗国进贡的海蛇胆酒。一坛一千两银子,您这一口就喷出去十两银子。”

薛蟠赶快把嘴角擦擦,问道:“就算这三坛酒值三千两银子,这菜能值一万七千两银子?”

庞九道:“这金箔虎鞭汤,一盅就是二百两银子,您七位就是一千四百两银子。先开始上的四个罐菜差不多都这个价钱,中间上的十二道菜每道都是五百两以上。您自己算算吧。另外,八道凉菜还有茶水、糕点都算本店孝敬您的。”

薛蟠和几位帮闲都石化当场。邢大舅忽然一拍脑门,叫道:“哎哟,荣国府大老爷还让我去买石板呢,我差点忘了,再不去石材店就关门了。”起身就走了。王仁也道:“荣国府琏二爷还让我买几棵树苗呢。”抬腿也溜了。贾瑞、贾蔷和贾芸也纷纷找借口离开了。只剩下薛蟠一人直愣愣地坐在那里。

庞九问道:“薛大爷,您是给银票呢?还是赏现银啊?这可是皇家的买卖,您不会想吃霸王餐吧?”

薛家是皇商,专门给皇宫供应物品的,平日都是先垫钱买货,到了年底再一总结账。这次薛蟠进BJ的借口,也是为了结算今年的账目。但是,现在钱还没有结算出来,正是流动资金紧张的时候,哪里拿得出来两万两银子?没办法,只得把两间铺子抵押出去,才凑够了东兴楼的饭钱。

他这还算经济条件不错的。王夫人一心想和薛家结亲,不就是看上了他家的钱吗?贾赦为了五千两银子把亲生女儿迎春都给卖了,可知贾家的条件更差。正如冷子兴说的,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且说张清回到贾府之后,命人带香菱来见。香菱起先有些忐忑不安,不明白张清为何花两万四千两银子将她换过来。张清将她的身世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然后说道:“明儿我派人去给你母亲送信,然后安排妥当人手送你回去和母亲团聚。”

香菱先跪拜谢过,然后说道:“谢小王爷告知我的身世,并将我搭救出来。原以为小王爷是和薛大爷斗气,抑或是看我有几分姿色,才花这冤枉钱,没想到小王爷竟是个仁义之主。您的大恩大德,香菱没齿难忘。只是我家中老父既已不在,母亲一人苦苦度日,又有我那外公贪婪逼迫。我若是回去,只怕被随便配个乡下小子,或者再被卖到大户人家为奴为婢,再想遇到这么好的主子,却是不可能了。我情愿留下伺候小王爷,请小王爷收留。”

张清想了想,道:“也是。把你送回去,只怕刚出狼窝,又进虎穴。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个自由人了,在我这里干活,我给你开月钱。什么时候不想干了,随时可以离开。改日,我安排人去把你母亲接过来,就住在我外面的宅院里,给我打扫庭院、收拾屋子。这样你们母女可以经常相见,岂不两全其美?”

香菱跪下连连磕头谢恩。张清将她扶起来,道:“我这里还有一个物件,你帮我送到梨香院去。”拿出一个木盒,如此这般说了几句,命她去了。

薛蟠失魂落魄地往家走,越想越悔恨。自己怎么就猪油蒙了心,跑去和一个王爷斗富。人家手指缝里漏的钱,都够自己花一辈子的。这下好了,不但丢人现眼,还赔了一大笔钱。

头昏脑胀地回到梨香院时,天色已昏。刚进门,迎面飞来一只茶碗,正砸在他脑门上。他不由得怒从心头起,骂道:“是谁瞎了眼,敢打爷爷……”话音未落,便看见薛姨妈和王夫人怒气冲冲地站在院子中间,薛宝钗立在后面,旁边是一套小桌椅,秦淮八艳远远地跪在墙角里。

薛蟠的酒立刻吓醒了一大半,知道事情败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嘴唇嚅动,却半天没说出话来。

薛姨妈走上前来,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畜生!才进BJ,你就败掉了两间铺子!你祖父、父亲费了多少心血,求了多少人情,才打开今天的局面。你倒好,每日不思进取,只顾着吃喝玩乐。一顿饭就花了两万两银子,你当自己是石崇吗?还用香菱换了八个青楼女子,你还要不要脸!我薛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薛姨妈指着薛蟠的脸直骂了有半个时辰,吓得薛蟠不敢吭声,只顾磕头认错。薛姨妈年纪大了,站立不住,叫丫环把小凳子搬过来,坐下接着骂。

还是王夫人上前劝道:“妹妹,事已到此,再骂也没有用,仔细别气坏了身子。依我看,还是想法凑钱把两间铺子赎回来,安排正常往皇宫里供货,不然皇商的牌子可就保不住了。”

薛姨妈哭道:“以前家里还有些闲钱,自从他父亲去世之后,就一天不如一天。现在要一下子凑出两万两银子,谈何容易?就算把我和宝钗的头面首饰都卖了,也不过一万两,还差一半呢。宝钗还没嫁人,总要给她留点嫁妆啊!”宝钗低头不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