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金箍咒生擒红孩儿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4179字
  • 2022-06-12 21:22:41

师徒们一路西行,这日刚踏上一条山路,忽见那前方山凹里有一朵红云,直冒到九霄空内,结聚了一团火气。行者大惊,走近前,把唐僧捞着脚,推下马来,叫:“兄弟们,不要走了,妖怪来矣。”慌得个张清急掣钉钯,沙僧忙抡宝杖,把唐僧围护在当中。

话说红光里真是个妖精,乃是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他数年前听人讲唐僧乃是金蝉长老转生,十世修行的好人。若吃他一块肉,延生长寿,与天地同休。因此专一在山间等候,不期今日等到了。

红孩儿在那半空里观看,只见三个徒弟,把唐僧围护在马上,各各准备。这精灵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沉吟半晌,散了红光,按落云头,去那山坡里,摇身一变,变作七岁顽童,赤条条的,身上无衣,将麻绳捆了手足,高吊在那松树梢头,口口声声,只叫“救命!救命!”

三藏吃惊道:“徒弟呀,这半山中,是哪里有甚么人叫?”行者上前道:“师父只管走路,莫管甚么人轿、骡轿,暖轿、睡轿。这所在,就有轿,也没个人抬你。”唐僧无奈道:“不是扛抬之轿,乃是叫唤之叫。”行者笑道:“我晓得,莫管闲事,且走路。”

三藏依言,策马又进,行不上一里之遥,又听得叫声“救命!”连忙道:“徒弟,想必是个有难之人,我们可去救他一救。”

行者吓唬他道:“师父,有一种蟒蛇,修得年远日深,成了精魅,善能知人小名儿。或在草丛里,或在山凹中,叫人名字,若答应一声,他就当夜潜入人家里,断然伤人性命。且走!且走!切不可听他。”

三藏只得依他,又加鞭催马而去,行者叫张清:“兄弟,你拢着马,慢慢走着,等老孙撒尿。”张清的耳朵多灵,早就听得清楚,便依言而行。

行者让唐僧先行几步,念个咒语,使个移山缩地之法,把金箍棒往后一指,他师徒即越过此峰头,往前走了。他再拽开步,赶上唐僧。却把那怪物撇下在后面。

那三藏又听得那山背后叫声“救人!”奇怪地问道:“徒弟呀,那有难的人,大没缘法,不曾遇着我们。我们走过他了,你听他在山后叫哩。”

张清笑道:“忽前忽后,定是妖怪无疑了。”三藏点头称是,催马前行。

却说那红孩儿在山坡里吊了半天,连叫救命,更无人到。他心中纳闷,飞上云头一看,却见唐僧师徒已经走到山那头去了,吃惊道:“这般脚快,才多大功夫就翻过一座山去?”却又按下云头,恰似前番变化,高吊在松树上头等候,这回却不到百米之远。

三藏只听又叫“师父救人啊!”一抬头就在眼前,原来是个小孩童,赤条条的,吊在那树上,兜住缰,问道:“你是哪家孩儿?因为甚事,吊在此间?说与我听,我好救你。”

红孩儿演技高超,眼中噙泪,叫道:“师父呀,西去有一条枯松涧,涧那边有一红家庄,我是那里人家。我祖父姓红,只因广积金银,家私巨万,混名唤做红百万。年老去世已久,家产遗与我父。近来家私渐废,改名唤做红十万。不料一群强盗明火执杖,白日杀上我门,将我财帛尽情劫掳,把我父亲杀了,见我母亲有些颜色,拐将去做甚么压寨夫人。却将绳子吊我在树上,只教冻饿而死。我在此已吊三日三夜,更没一个人来行走。幸遇老师父,若肯舍大慈悲,救我一命回家,情愿典卖些田产,重重酬谢也。”

张清笑道:“好故事!果然精彩!回头我找个戏班儿卖与他,也能换顿饭钱。”红孩儿连忙辩解所说为真。三藏心软,教行者背着红孩儿,送他回家。岂料行者趁无人处一把将红孩儿摔在石头上,连四肢都扯了下来,凶狠无比。

但是红孩儿早已脱身而去,刮一阵黑风,迷人眼目,却把唐僧捉了去。

孙悟空召唤山神、土地,问起红孩儿的根脚,得知他是牛魔王的儿子,心中不胜欢喜。便叫上张清上门认亲,满以为红孩儿听说结拜叔叔上门,必定会热情相迎,就便送出唐僧来。

谁知红孩儿根本不管上辈子的亲戚,举枪就刺,孙行者大怒,持棍相迎。二人斗了片刻,红孩儿眼看落败,就从嘴里喷出火来,逼退了孙行者。

孙行者闹得灰头土脸,十分没面子,责备张清不出手相助。张清道:“他只是一个小孩儿,若是我二人联手将其打败,谅他不会心服。他所依仗者不过三昧真火而已,我当年曾向玄都法师请教炼丹,也曾学过三昧真火,并不惧他。待我单独去会一会他。”

沙僧亦点头称是,行者遂转怒为喜,催促张清赶快出战。

张清拿起钉钯杀了过去,红孩儿依旧挺火尖枪来迎。谅那红孩儿哪里是张清对手,三两合被杀得大败。

红孩儿急命手下小妖推出五辆小车来,布成阵势。只见他站在那中间一辆小车儿上,一只手举着火尖枪,一只手捏着拳头,往自家鼻子上捶了两拳。念个咒语,口里喷出火来,鼻子里浓烟迸出,眨眨眼火焰齐生。那五辆车子上,火光涌出。红孩儿连喷了几口,只见那红焰焰、大火烧空,把一座火云洞弄成烟火迷漫之地。

张清不慌不忙,一张口,将那烈焰尽数吸入腹中。想那红孩儿在火焰山修炼三百年,才修得三昧真火。张清既得玄都亲传炼丹术,又偷取了三块八卦炉地砖,早已炼成三昧真火,更比那红孩儿熟练。

红孩儿见法术被破,惊恐不已,转身欲逃。张清早取出来金箍,将箍儿迎风一幌,叫声“变!”即变作五个箍儿,望红孩儿身上抛了去,喝声“着!”一个套在他头顶上,两个套在他左右手上,两个套在他左右脚上。

捻着诀,默默的念了几遍《金箍儿咒》,那红孩儿疼得搓耳揉腮、攒蹄打滚。

张清念了几遍,见他可怜,便住了口,那红孩儿就不疼了。起身看时,发现颈项里与手足上都是金箍,便用力想要除那箍儿,却莫想褪得动分毫,这宝贝已此是见肉生根,越抹越痛。

红孩儿心中又生烦恼,又绰起枪来,望张清乱刺。张清急闪身,叫声“合!”只见红孩儿丢了枪,一双手合掌当胸,再也不能开放。他开不得手,拿不得枪,方知张清法力深微,没奈何,才纳头下拜。

张清命其领路,去洞里救出唐僧,又命小妖请来孙行者和沙僧,在火云洞里大开宴席,好好地休整了几天。又命两个年长的妖怪去积雷山,叫红孩儿的家长来赎人。

到第三天头上,牛魔王和罗刹女夫妻两个果然联袂来到洞外求见。张清命小妖请了进来。牛魔王依旧端着妖王的架子,大步走了进来,忽看见孙行者,怒哼一声,目光阴沉,却不说话。罗刹女见红孩儿在一旁老老实实地站规矩,不由地哭将起来,赶上前一把搂住,上上下下地摩挲,看他是否受伤。

孙行者毕竟和牛魔王曾经是结拜兄弟,尴尬地走上前去,拱手叫道:“大哥!”牛魔王伸手一挡,沉声说道:“不敢当!还请齐天大圣高抬贵手,放过我家孩儿,足感盛情!”

孙行者笑道:“那是我的侄儿,我怎会伤他!你放心,他一根毫毛都没少!”

唐僧念了句佛号,道:“牛施主不必担心,虽然令郎想要吃了我,但那只是一个构想,并未成为事实。我们是不会难为他的!”

牛魔王闻言脸色缓和了一些,罗刹女拉着红孩儿,叫道:“既如此,我们就先走了。得罪之处,来日赔礼!”

张清站出来道:“且慢!虽然我们念在平天大圣和我大师兄曾经结拜的份上,可以揭过此事,但是做了错事必须受罚!好在红孩儿年纪小,没有吃过人,我可以从宽处理,让你们带他回去,好好管教。只是我师傅平白无故被他绑来,我大师兄又被他放火烧了一回。你们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罗刹女骂道:“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子,还好意思要我们赔钱!”

张清笑道:“小孩子?他有三百多岁了吧!我师父今年才三十岁,论起来还是他的重孙子辈哩!长得小就占理吗?既然不愿意赔偿,那就算了,你们走吧!”

闻此言,罗刹女拉着红孩儿就往外走。红孩儿止住脚步,叫道:“娘!那坏人在我身上套了五个金箍,念起咒语时疼痛难当!你叫他把金箍去了,不然我回去也是受罪!”

罗刹女用手去拉扯那金箍,却似长在了肉里,用力一扯,红孩儿就高声喊痛。罗刹女心疼得眼泪又下来了,望向张清道:“你使得什么妖法拘着我的孩儿?还不快把它去了!”

“这可是观世音菩萨送给我的宝贝。戴上它,添福添寿哩!你怎么倒埋怨起我来!”

牛魔王冷哼一声,看向孙行者,道:“真是好兄弟!竟拿侄儿来要挟钱财!”孙行者脸上讪讪地挂不住,回头向张清道:“兄弟,你就把金箍给孩子去了吧!”

“大师兄!观世音菩萨说过,咱们西行路上会遇到各种妖魔鬼怪、陷阱诡计,都是对我们的考验。这红孩儿算是一难,你大哥所在的火焰山也在西行路上,何尝不是一难?这都是注定要面对的困难。不趁今天一并解决了,日后你们争竞起来,更伤情份!”

孙行者听罢,顿时醒悟,遂不再言语。

牛魔王在旁冷笑道:“戏演完了?还是想趁机勒索我。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的孩儿?”

“简单!我要你家的芭蕉扇和辟水金睛兽!”

罗刹女横眉怒目,道:“做梦!想抢我家的宝贝!除非胜过我手中双剑!”说罢,擎出双剑向张清砍来。张清并不避让,站在那里让她砍了几剑。只听叮当声响,张清连油皮都没破。罗刹女大吃一惊,道:“这和尚好硬的脑袋!”

张清暗笑:我的本体石猴可是硅基生物,况且我还有自我分子操作技能,根本不惧物理伤害啊!

牛魔王在旁边看得真切,知道张清有心相让,遂伸手止住罗刹女,道:“罢了,他们人多,咱们不是对手。何况,孩儿还在他们手上。还是破财免灾吧!”命小妖去洞外牵辟水金睛兽进来。

罗刹女从嘴巴里拿出芭蕉扇,看向张清等人,一脸的不怀好意。

张清笑道:“牛夫人可是想把我们扇飞?没用的!”伸手拿过来锦澜袈裟,指着上面的宝珠,一一向她介绍:“这是辟风珠,这是辟火珠,这是辟尘珠,这是辟水珠……你这扇子正好被克!若不信时,尽管扇两个试试!”

那罗刹女自然不会轻信,抡起扇子狠狠地扇了十几下,果然被锦澜袈裟挡住,一丝动静也没有。她面上露出绝望之色,只得双手把芭蕉扇送了上来,口中说道:“上仙恕罪!我只是想见识一个上仙的宝贝。还请上仙不要怪罪,放了我的孩儿!”

张清洒然一笑,收下芭蕉扇,亦不食言,当即念动咒语,将金箍收了回来。他对牛魔王一家子说道:“你们不要以为自己吃亏了,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然失了宝物,但是换回一家团聚,你们其实还赚了呢!”他指的是红孩儿和牛魔王被佛门收做打手的事情。不管他们听懂了没有,反正张清自己是问心无愧。

牛魔王望了唐僧师徒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大踏步走了出去。孙行者知道,下次见面,再无兄弟之情了,但是为了西去修成正果,只得默默承受这个苦果。

翌日,唐僧师徒找路西行而去。张清悄悄让六耳留下,把红孩儿的部下六健将等连同火车儿等物品全部送到方寸山去了。作为能够操纵火焰的妖怪,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就令六健将:云里雾、雾里云、急如火、快如风、兴烘掀、掀烘兴为首,带着小妖们演练放火之法。

张清拿出玲珑内丹,吹一口仙气,将辟水金睛兽变成一匹枣红马,专门用来驮行李。

唐僧骑着白龙马赶路,孙行者持棒在前开道,张清走在唐僧身旁护卫,沙僧在后压阵,防止妖怪偷袭。一行人轻轻松松地向西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