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宝林寺鬼王夜访僧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857字
  • 2022-05-11 18:47:46

西行四人组辛苦奔波,又来到一座高山下。

三藏在马上遥观,只见那山凹里有楼台迭迭、殿阁重重,不由喜道:“徒弟们,此时天色已晚,幸得那壁厢有楼阁不远,想必是庵观寺院,我们都到那里借宿一宵,明日再行罢。”

因怕徒弟们生得丑,吓着庙里住持,唐僧自己亲自登门去借宿,谁知却被狗眼看人低的住持给赶了出来,落得个面红脸儿臊,眼泪含眼圈。行者见师父受辱,心中大怒,拿出凶狠嘴脸,上前将住持教训了一顿,吓得全寺和尚一齐出迎,恭恭敬敬地把唐僧等人请入上等禅房安歇。

晚饭后,徒弟们早早都睡下了,只有唐僧还在念经。张清在这点上很佩服他。在这么疲累的情况下还坚持读书,需要极强的意志力和自律性。唐僧果然不是徒有虚名,他是通过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才达到今天的成就。

三藏坐于宝林寺禅堂中,灯下念一会《梁皇水忏》,看一会《孔雀真经》,直坐到三更时候,却才把经本包在囊里,正欲起身去睡,只听得门外扑剌剌一声响喨,淅零零刮阵狂风。

张清猛然惊醒,感觉到一股阴气袭来。他是得了半神艾文娜传承的人,艾文娜管理飞禽类的灵魂,因此张清对阴气非常敏感,瞬间判断出附近来了一只鬼魂。

三藏恐风吹灭了灯,慌忙将褊衫袖子遮住,又见那灯或明或暗,便觉有些心惊胆战。此时又困倦上来,伏在经案上盹睡。他虽是合眼朦胧,却还心中明白,耳内嘤嘤听着那窗外阴风飒飒。

张清先是得了风月宝鉴,后来又根据翡翠梦境创造出了太虚梦境,对幻术颇有心得。他看得出来有鬼魂进入了唐僧的梦境,并不阻止,先冷眼旁观。

原来是乌鸡国王的鬼魂前来拜访,哭诉妖怪将其推入井中淹死,又变化作他的模样占了江山,苦苦哀求唐僧替他报仇。唐僧听闻有妖怪害人,义愤填膺,当即答应下来。国王鬼魂送了一只金厢玉圭送为凭证。

翌日唐僧师徒找机会见了乌鸡国太子,对他把事情原委说明白。那太子得知真相,泪如雨下,发誓要替父王报仇。孙行者命他先回朝准备,到时候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妖怪。

孙行者为了在乌鸡国百官面前拿出铁证,特意叫沙僧去井里,把乌鸡国王的尸体捞上来。沙僧便老大不愿意,认为自己原是天庭卷帘大将,怎能干这种脏活?

在他看来,张清长得猪头人身,性格软弱,才应该干这种脏活、累活。却不知行者早已多次受张清的恩情,岂肯得罪他?

于是行者一顿老拳成功说服了沙僧,他只得乖乖下井把尸体背了上来。

回到禅房,一进门,沙僧就叫道:“师父!孙行者的外公被我背回来了!”行者怒道:“谁的外公?”沙僧嚷道:“不是你的外公,你为何逼着我把他背回来?”

唐僧见那皇帝容颜未改,似活的一般,忽然心中惨凄,落下泪来。沙僧见状,借机挑拨道:“师父不必悲伤,大师兄本领高强,定能救得他活。”

三藏心软,果然便问行者道:“徒弟,你若能救得他活,也是功德一场。”行者道:“师父莫听沙僧胡说。这人死了三年了,如何能救活?”沙僧道:“既是救不活时,为何要我背将上来?”

二人正在吵架,张清上前说道:“莫吵!莫吵!我当年曾学一个偏方,可救得人活。只是他嘴里的定颜珠却归我了。”唐僧喜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八戒,快快救来!”行者和沙僧要看他手段,也都承应道:“若能救得活时,合该宝贝归你!”

张清使出生命法术,轻轻将乌鸡国王还阳,取走了定颜珠。

那国王气聚神归,当即起身坐起,定睛向四周看了一圈,叫了一声“师父!”双膝跪在尘埃,“尚记得昨夜鬼魂拜谒,怎知道今朝真身返阳!”

三藏慌忙搀起他道:“陛下,不干我事,你且谢我徒弟。”行者笑道:“师父说那里话?常言道,家无二主,你受他一拜儿不亏。”三藏甚不过意,搀着那国王同入禅堂。

国王不敢失礼,又拜见了行者、张清、沙僧,方才敢就座。只见那本寺的僧人,整顿了早斋,正来奉献,忽见一个水淋淋的皇帝,个个惊慌,人人疑虑。

孙行者跳出来道:“那和尚,不要这等惊疑,这本是乌鸡国王,乃是你们的主子。三年前被妖怪害了性命,是我们今夜救活,如今和他进城去,要辨明邪正。若有了斋饭,摆将来,等我们吃了走路。”

众僧立即送上热水,给国王洗了脸,换了衣服。把那赭黄袍脱了,本寺僧官送两领布直裰与他穿了,解下蓝田带,将一条黄丝绦子与他系了,褪下无忧履,与他一双旧僧鞋穿了。

大家这才开始吃早斋。那国王死去三年,如今乍然还阳,又吃上热饭热汤,禁不住泪水涟涟。张清劝他道:“既知死之苦,当惜生之福。以后坐殿称王,判决人命官司时,须得小心谨慎,不可冤杀人命。如此便是积阴德了,必有福报。”国王低头受教,郑重谢过。

饭后几人收拾行李,张清问:“沙师弟,你行李有多重?”沙僧道:“哥哥,这行李每日挑着,倒也不知有多重。”张清道:“你把那一担儿分为两担,将一担儿你挑着,将一担儿与这国王挑,我们赶早进城干事。”

沙僧欢喜道:“造化!造化!昨夜驮他出来,不知费了多少力,如今医活了,原来是个替身。”他故弄玄虚,将行李分开,轻些的自己挑了,重些的教那国王挑着。

张清笑道:“陛下,如今你这般粗使打扮,又替我们挑担子,可觉得生气吗?”那国王慌忙跪下道:“师父,你是我重生父母一般,莫说挑担,情愿执鞭坠镫,伏侍老爷,同行上西天去。”

张清道:“不要你去西天,我内中有个缘故。当初周文王替姜子牙拉车,走了八百步,姜子牙保了周朝八百年江山。如今你挑担四十里进城,待捉了妖精,你还做你的皇帝,尚有数十年清福好享。希望你记得今日之事,知道江山来之不易,日后善待百姓。”

国王当即发誓,若能重登大宝,必定轻瑶薄赋、与民休息,重审积案、执法公正,做一个好国王。

沙僧却在旁不满道:“这等说,他只挑四十里路,我老沙还是长工!”

行者道:“兄弟,不要胡说,趁早外边引路。”于是沙僧领那皇帝前行,张清伏侍师父上马,行者随后。不消半日,早望见城池相近。

几人径来到金銮殿下,见那两班文武、四百朝官,一个个威严端肃、相貌轩昂。这行者引唐僧站立在白玉阶前,挺身不动,那阶下众官,无不悚惧,道:“这和尚十分愚浊!怎么见我王既不下拜,亦不开言?喏也不唱一个,好大胆无礼!”

话音未落,只听得那魔王开口问道:“那和尚是哪方来的?”行者昂然答道:“我们是南赡部洲东土大唐国奉钦差前往西域天竺国大雷音寺拜活佛求真经者,今到此方,不敢空度,特来倒换通关文牒。”这一通贯口下来,口齿伶俐,把众文武听得咋舌:“这猴子口条不错。”

那魔王闻说,心中作怒道:“你东土便怎的?我不在你朝进贡,不与你国相通,你怎么见本王抗礼,不行参拜!”

行者故意取笑他道:“我东土古立天朝,久称上国,你等乃下土边邦。自古道,上邦皇帝,为父为君;下邦皇帝,为臣为子。你倒未曾接我,还敢争我不拜?”

那魔王大怒,教文武官:“拿下这野和尚去!”那文武百官一齐踊跃上前。

这行者不慌不忙,使出地煞七十二变中第二十三变“定身”法术,用手一指,喝了一声:“定!”那众官俱莫能行动,校尉阶前如木偶,将军殿上似泥人。

那魔王跳下龙椅,便要上前亲自动手。行者心中暗喜道:“来得好!正合老孙之意,这一来就是个生铁铸的头,遇着我的棍子,也打个窟窿!”早从耳朵里抽出铁棒。

谁知那怪见了如意金箍棒,却认出孙行者来,吓得急抽身就要走路,奈何手内无一兵器,扭头看见一个镇殿将军,腰挎一口宝刀,被行者使了定身法,直挺挺立在那里,他近前,夺了这宝刀,就驾云头跃空而去。

行者念个咒语,解了定身法:“教那百官苏醒回来拜见真国王,告诉前情,才见分晓,我再去寻怪。”只听说声去,就不见形影。

他原来跳在九霄云里,睁眼四望,看那魔王逃了性命,径往东北上走。行者赶上去照头一棒,那魔王侧身躲过,掣宝刀劈面相还。战了数合,那妖魔抵不住猴王,急回头复从旧路跳入城里,闯在白玉阶前,摇身一变,即变得与唐三藏一般模样,并肩立在阶前。

行者心中不快,又见那沙僧在旁冷笑,行者大怒道:“你这夯货笑怎的?如今有两个师父,你有得叫,有得应,有得伏侍哩,你这般欢喜得紧!”沙僧笑道:“哥啊,你往日聪明,今日怎么却呆了?师父既不认得,何劳费力?你且忍些头疼,叫我师父念念那咒儿。若不会念的,必是妖怪,有何难也?”

行者转怒为喜道:“兄弟,多亏你想得周到。不错,那妖怪定然不知那咒儿。也罢,师父,你且念念。”他心里想着反正有松箍咒儿,师父便念念也无妨。

张清却怕露了馅,赶忙在旁边笑道:“何需如此麻烦,我自有办法。”催动玲珑内丹,吹一口气,喝道:“变!”那魔王立身不住,滚倒在地,变为一只青毛狮子。

行者上前,抡起铁棒就打。忽听得东北方向一朵彩云里面厉声叫道:“孙悟空,且休下手!”行者回头看处,原来文殊菩萨。行者问道:“菩萨作甚不让我下手?”

菩萨道:“你不知道;当初这乌鸡国王,好善斋僧,佛差我来度他归西,早证金身罗汉。因是不可原身相见,变做一个凡僧,问他化些斋供。被吾几句言语相难,他不识我是个好人,把我一条绳捆了,送在那御水河中,浸了我三日三夜。多亏六甲金身救我归西,奏与如来、如来将此怪送到此处推他下井,浸他三年,以报吾三日水灾之恨。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今得汝等来此,成了功绩。”

张清问道:“菩萨,我听说佛祖割肉喂鹰、舍身饲虎,是何等的舍己为人?你只被浸了三日,若要报复他,就该浸他三日便是。如何害了他的性命?佛说众生平等,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原来都是假的,菩萨的命,原比国王的命要贵重些。”

文殊菩萨吃他这一激,顿时有些脸红,推脱道:“都是佛祖旨意,叫天下人不敢轻视僧人之意。既是他损了三年阳寿,我便送他一颗丹药,至少延寿十年,当作补偿吧!如今此间事了,我便先回去了。”说罢带着狮子驾祥云回转。

张清将丹药转交国王,说清楚前因后果,国王千恩万谢地收下丹药,下令立佛教为国教,自此尊崇有加。

师徒四人谢绝国王的盛情挽留,倒换了关文,继续向西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