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失宝物玄都无奈何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988字
  • 2022-05-05 12:07:23

银角使神通压倒行者,却疾驾长风,去赶唐三藏,就于云端里伸下手来,在马上抓人。慌得个沙僧丢了行李,掣出降妖棒,当头打去。那妖魔十分凶猛,使口宝剑,流星般的解数滚滚而来,把个沙僧战得软弱难挡,回头要走,早被他轮开大手,挟在左胁下,将右手去马上拿了三藏,脚尖儿钩着行李,张开口,咬着马鬃,使起摄法,把他们一阵风都拿到莲花洞里,厉声高叫道:“哥哥!这和尚们都拿来了!”

金角闻言大喜道:“拿来我看。”银角道:“这不是?”金角道:“贤弟呀,错拿来了也。”银角道:“你说拿唐僧的。”金角道:“是便就是唐僧,只是还不曾拿住那有手段的孙行者。须是拿住他,才好吃唐僧哩。若不曾拿得他,切莫动他的人。那猴王神通广大,变化多般,我们若吃了他师父,他肯甘心?来那门前吵闹,莫想能得安生。”

银角笑道:“哥啊,你也忒会抬举人。若依你夸奖他,天上少有,地下全无。只是他已被我遣三座大山压在山下,动弹不得。”金角大喜:“如此甚好!快来人,给你家二大王奉一杯得胜酒儿!”二魔遂吃喝起来,又命精细鬼、伶俐虫二人带着紫金红葫芦去山上将孙行者收回来。

酒至半酣,金角忽惊叫道:“呀!忘了猪八戒了!他在哪里?”银角道:“我并未见他,想是化缘去了?”金角跌脚道:“坏了!那猪八戒当年乃是天河水军的天蓬元帅,着实难对付!若捉不得他时,唐僧也须吃不得!”

银角大笑道:“怕他怎地!那孙行者是大师兄尚且被我拿下,猪八戒还能比孙行者更厉害?”

“若论本事,他不一定胜过孙行者。只是他当初从太上老君和玄都法师那里换得八景灯和羊脂玉净瓶。若是拿来对付我们,实难抵挡!”

“既如此,待精细鬼、伶俐虫回来后,我带着紫金红葫芦再出去一趟。见了猪八戒,先下手为强,就用这红葫芦拿了他,夺了他的宝贝,岂不是好?”

“贤弟高见!有贤弟相佐,我无忧矣!”

且说,张清一直在洞中藏匿,听得二魔对话,心中一阵冷笑。

忽听外面有人在叫阵,二魔连忙点起兵丁出去迎敌。

原来是孙行者,得到五方揭谛和山神土地相助,脱身出来,又从精细鬼、伶俐虫手里骗得紫金红葫芦。前来叫阵:“快快的送师父出来还我,多多贴些盘费,欢欢喜喜打发老孙起身,还饶了你这个老妖的狗命!”

金角那容分说,举宝剑劈头就砍,这大圣使铁棒举手相迎。这一场在洞门外好杀!这金角与大圣战经二十回合,不分胜负,银角上前助战,孙大圣浑然不惧,舞棒接住。

再战几十回合,眼看二魔将要落败,把那剑尖一指,叫声“小妖齐来!”那三百余妖精,一齐拥上,把行者围在核心。

大圣使个身外身法,将左胁下毫毛,拔了一把,嚼碎喷去,喝声“变!”一根根都变做行者。你看他长的使棒,短的轮拳,再小的没处下手,抱着孤拐啃筋,把那小妖都打得星落云散,齐声喊道:“大王啊,事不谐矣!”

金角将左手擎着宝剑,右手伸于项后,取出芭蕉扇子,望东南丙丁火,正对离宫,唿喇的一扇子,搧将下来,只见那就地上,火光焰焰。原来这般宝贝,平白地搧出火来。那怪物着实无情:一连搧了七八扇子,烧天炽地,烈火飞腾。

那火不是天上火,不是炉中火,也不是山头火,也不是灶底火,乃是五行中自然取出的一点灵光火。

这扇也不是凡间常有之物,也不是人工造就之物,乃是自开辟混沌以来产成的珍宝之物。用此扇,搧此火,煌煌烨烨,就如电掣红绡;灼灼辉辉,却似霞飞绛绮。更无一缕青烟,尽是满山赤焰。这场神火飘空燎,只烧得石烂溪干遍地红!

大圣见此恶火,却也心惊胆颤,将身一抖,遂将毫毛收上身来,捻着避火诀,纵筋斗,跳将起去,脱离了大火之中。

二魔得胜,欢笑回洞,摆下庆功宴,犒赏众小妖。张清变作小虫儿,在每坛酒里都加了点料,众妖人吃醉酒后,一个个昏睡过去,踢打不醒。

张清尤不放心,又从腰间摸出两个瞌睡虫,弹到二魔鼻孔里,教他们睡个昏死,再其分别收入两个水晶里,并贴上符纸,再收入储物戒指中。

然后收了七星剑和芭蕉扇,放到永恒之井宝珠里。再到后洞救得唐僧和沙僧,离洞而去。

来至一个山崖下休息,听得有人大呼小叫,原来是孙行者自天空忽看见唐僧三人在山崖下坐着,急忙压落祥云,吃惊道:“师父!你们如何逃得魔掌?”

张清迎了上去,道:“两个妖魔吃醉了酒,手脚无力,被我一顿钉钯打跑,不知逃往何处去了。”

猛见路旁闪出一个瞽者,走上前扯住三藏衣袖,道:“和尚那里去?还我宝贝来!”

行者仔细观看,原来是玄都法师,慌得近前施礼道:“老倌儿,哪里去?”那法师急升玉局宝座,九霄空里佇立,叫:“孙行者,还我宝贝。”大圣起到空中道:“甚么宝贝?”

玄都道:“葫芦是我盛丹的,宝剑是我炼魔的,扇子是我搧火的,绳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带。那两个怪:一个是我看金炉的童子,一个是我看银炉的童子。”

大圣道:“你这老倌儿,着实无礼,纵放家属为邪,该问个钤束不严的罪名。”

玄都道:“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此乃观世音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们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大圣闻言,怒道:“这菩萨心眼也太多了!活该一辈子找不到男人!”

张清耳尖,早已听到,亦升到空中,叫道:“观世音菩萨太过分了,上次变化成美女,以色相试探于我,还把我吊在林中一夜,受尽苦楚。不过,念在她的点化之恩,我就不计较了。此番派这两个童子前来作妖,差点把我师父吃了!”

玄都说道:“绝不可能!这两童子吃金丹、喝玉液长大的,焉能去吃人肉?只是做戏罢了,何必当真!”张清用手一指山洞:“你这两个童儿已经不知去向,你自己去找吧!”

玄都掐指推算,算得两人性命无忧,却不知身在何方,皱起眉头,道:“不但他二人不知去向,连七星剑和芭蕉扇也失去感应了。莫非他二人见太上老君离了此方世界,因此心生叛意,拐带了宝贝跑了?”

张清心里暗笑:废话!作案工具当然要没收。经历了许多世界,他的空间法术已经臻至大成,永恒之井宝珠乃是单独一个小世界。收入其中的物件,别人怎么可能感应得到?

他表面上却笑道:“法师!虽然你管束不严,但也事出有因。我不会让你吃亏。这是两对暗影龙和虚空龙的蛋。你拿回去好生孵化,以后开拓新世界,须是好帮手!”

玄都接过去仔细查看一番,点点头道:“竟有这种神兽,确实奇妙!此事就此作罢。”又回头看向行者,“须把葫芦还我!”

行者道:“若不是你这老倌儿亲来,我决不与你。既是你这等说,拿去罢。”玄都又一伸手,远远地从空中飞过来一条幌金绳,玄都收入袖中,转身回兜率宫去了。

虽说芭蕉扇和七星剑是宝贝,但是对于兜率宫的主人来说却并不珍贵。芭蕉扇是给八封炉扇风的,怎么可能只有一只?至于七星剑,八卦炉里炼出的武器多了去了。因此,玄都并不是特别在意,得到补偿也就作罢了。

为了找到对金银二童子的恰当处理措施,张清认真对比了艾泽拉斯世界的恶魔和西游世界的妖魔,虽然俱是凶恶无比,但是艾泽拉斯世界的恶魔们没有一个吃人的。从这点来看,比西游世界的妖怪要强一些。

张清下定决心,吃人是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但凡越过这条底线的妖怪,必须铲除,不管他有没有背景。这二童子没有吃过人,可以饶过性命,但是却不能就这么放了。不管你是谁派来的,既然干了坏事就得接受惩罚。一句“我们也是执行命令”就想推脱责任,哪有这样好事?道歉有用,还要法律干什么?且先关押一段时间再说。

师徒四人收拾好行李,再次上路。张清暗地派六耳把平顶山莲花洞的小妖们连同压龙山压龙洞的狐狸精们都送到方寸山去了。这些妖怪跟随金银两童子,并未有吃过人的劣迹,属于可恕之列。就令九尾狐为首,狐阿七、精细鬼、伶俐虫、巴山虎、倚海龙为骨干,先编成一只妖军,且待日后使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