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平顶山银角困大圣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964字
  • 2022-05-05 12:07:00

话说唐僧复得了孙行者,从此师徒们同心同德,共赴西方。

这一日,又来到一座山前。三藏勒马观山,正感难行之时,只见那绿莎坡上,站立着一个樵夫。头戴一顶老蓝毡笠,身穿一领毛皂衲衣,手持钢斧快磨明,刀伐干柴收束紧。

那樵夫正在坡前伐朽柴,忽逢长老自东来,停柯住斧出林外,趋步将身上石崖,对三藏厉声高叫道:“那西进的长老!暂停片时。我有一言奉告:此山有一伙毒魔狠怪,专吃你等东来西去的人哩!”

三藏闻言魂飞魄散,战战兢兢坐不稳雕鞍,急回头呼徒弟道:“你听那樵夫报道此山有毒魔狠怪,谁敢去细问他一问?”行者现在行事沉稳,倒是张清事事争先,连忙说道:“师父放心,等我去问他一个端地。”

张清迈开步径上山来,对樵夫叫声“大哥”,行个礼。樵夫见张清礼数周全,心中暗喜,答礼道:“长老因何缘故来此?”

张清道:“不瞒大哥说,我们是东土大唐皇帝差来,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那马上的是我师父,他有些胆小。适才蒙你见教,说有甚么毒魔狠怪,故此我来奉问一声:那魔是几年之魔,怪是几年之怪?还是个行家,还是个雏儿?烦大哥如实相告,我好命山神、土地速速押解他报官。”

樵夫闻言,仰天大笑道:“你原来是个疯和尚:怎敢说把妖怪押解报官?”张清不悦道:“我说实话,你却不信。你这等长妖怪威风,胡言乱语的拦路报信,莫不是与他有亲?不亲必邻,不邻必友!”

樵夫笑道:“你这个疯和尚,好没道理。我倒是好意,特来报与你们,教你们走路时,早晚间防备,你倒转赖在我身上。你想必在世间云游,学了些写符念咒的法术,只可驱邪缚鬼,还不曾撞见这等狠毒的怪哩。”

张清听他话里有话,便问道:“怎见他狠毒?”樵夫道:“此山过去六百里,有一高山,名唤平顶山。山中有一洞,名唤莲花洞。洞里有两个魔头,他画影图形,要捉和尚;抄名访姓,要吃唐僧。你若别处来的还好,但犯了一个唐字儿,莫想去得!”

张清见唐僧几人支楞着耳朵细听,便有意逗乐子,道:“要吃和尚啊?是先吃头还是先吃脚?若是先吃头,还好耍子;若是先吃脚,就难为了。”樵夫道:“先吃头怎么说?先吃脚怎么说?”

张清笑道:“若是先吃头,一口将头咬下,我已死了,凭他怎么煎炒熬煮,我也不知疼痛。若是先吃脚,他啃了脚踝,嚼了腿骨,吃到腰椎骨,我还死不了,却不是零零碎碎受苦?此所以难为也。”

樵夫这才听出来张清在开玩笑,道:“和尚不要耍贫嘴。那妖怪随身有四件宝贝,神通极大极广。就是擎天的玉柱,架海的金梁,也保不得唐僧过去。”

他想吓唬张清,哪知张清最听不得“宝贝”二字,马上就来了精神,问道:“究竟有什么宝贝?劳烦大哥给细说说,我好去抢过来自家用。”

那樵夫吃了一惊,道:“你这和尚果然疯了,妖怪的宝贝也敢抢。我且告诉你,免得你吃亏。第一件,紫金红葫芦;第二件,幌金绳;第三件,七星剑;第四件,芭蕉扇。”

张清听了喜不自胜,暗道:“造化!造化!这不是金角银角两个童子给我送宝贝来了吗?天赐不取,必得其咎。”告别了樵夫,拽步而转,径至山坡旁白龙马前,道:“师父,没甚大事,不过有个把妖精儿。只是这里人胆小,才放他在心上。有我哩,怕他怎的?走路!走路!”

三藏见说,只得放怀随行。正行处,早不见了那樵夫。

三藏道:“那报信的樵子如何就不见了?”沙僧道:“我们运气差,撞见日里鬼了。”行者道:“想是他钻进林子里寻柴去了。等我看看来。”好大圣,睁开火眼金睛,漫山越岭地瞭望,却无踪迹。

忽抬头往云端里一看,看见日值功曹,他就纵云赶上,骂了几声毛鬼,道:“你怎么有话不来直说,却那般变化了,戏弄我们?”慌得那功曹施礼道:“大圣,报信来迟,勿罪,勿罪。那怪果然神通广大,变化多端。只盼你腾挪乖巧、运动神机,仔细保你师父;假若怠慢了些儿,西天路莫想去得。”

行者闻言,把功曹叱退,切切在心,按云头回到山上。只见三藏与张清、沙僧簇拥前进,他却暗想:“八戒刚才居然敢戏弄我等,谎说没有妖怪。幸亏我问了一问,否则蒙着头走,师父被妖魔捞去,却不又要老孙费心?且等我也戏弄他一次,先着他出头与那怪打一仗看。若是打得过,就算他一功;若是没手段,被怪拿去,等老孙再去救他不迟,却好显我本事,宣扬名声。”

他弄个虚头,把眼揉了一揉,揉出些泪来,迎着师父,往前径走。

三藏问道:“悟空,有甚话当面说清,你怎么自家烦恼?弄这样一个哭包脸,是吓唬我也!”

行者擦了泪道:“师父啊,我欲去巡山打妖怪,只怕妖怪来袭,捉了师父去。我欲在此保护师父,又恐不知前路是什么妖怪,倘若掉入埋伏,岂不是一伙都亏了也?我纵然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子?须是猪八戒领一项任务,或保护师父,或前去巡山,我才好施展手脚。”

行者就是不说,张清也准备找机会前去会一会那妖怪,当即说道:“这个容易,我去巡山罢。”他就撒起衣襟,扛着钉钯,雄纠纠,径入深山;气昂昂,奔上大路。

张清驾起云雾,向前搜索而去,不多时果然看见山里有一座洞府,上写莲花洞。他化作一只小虫,飞进去看时,正见两个妖怪在谈话。

头上长一支金角的妖怪说道:“兄弟,近闻得东土唐朝差个御弟唐僧往西方拜佛,一行四众,还有孙行者、猪八戒、沙和尚,连马五口。你给我把他们拿来。”头上长银角的妖怪道:“大哥!如果我们要吃人,那里不捞几个?这和尚大老远走到这里也不容易,让他去罢。”张清暗自道:这银角倒是心软。

金角道:“你不晓得。我当年出天界,曾听闻一个传说:唐僧乃金蝉长老临凡,十世修行的好人,一点元阳未泄,有人吃他肉,延寿长生哩。”银角道:“若是吃了他肉就可以延寿长生,我们打甚么坐,练甚么功,只该吃他去了。等我去拿他来。”拿起七星剑,点起妖兵出去了。

金角在那里吩咐小妖:“烧些热水,待你家二大王捉得唐僧时,洗剥干净下锅!”

张清飞到洞内看时,见一张桌子上放着两件宝贝:紫金红葫芦、芭蕉扇。不由喜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且等一等,找个机会,才好下手。”先隐在一边不提。

话说银角大王点起五十名小妖,上山巡逻。正走处,只见祥云缥缈,瑞气盘旋,银角道:“唐僧来了。”众妖问:“唐僧在那里?”银角道:“好人头上祥云照顶,恶人头上黑气冲天。那唐僧原是金蝉长老临凡,十世修行的好人,所以有这样云缥缈。吃他一块肉,便可长生不老!”

众怪都说没看见,银角用手指道:“那不是?”那三藏就在马上打了一个寒噤,又一指,又打个寒噤。一连指了三指,他就一连打了三个寒噤,心神不宁道:“徒弟啊,我怎么打寒噤了?”

沙僧道:“打寒噤想是伤寒病发了?”行者道:“胡说,师父吃过人参果,百病不侵!想是走着这深山峻岭,必然小心虚惊。莫怕!莫怕!等老孙把棒打一路与你压压惊。”好行者,甩开棒,在马前丢几个解数,上三下四,左五右六,尽按那六韬三略,使起神通。那三藏在马上观之,真个是寰中少有,世上全无,胆气陡增,放马前行。

行者剖开路一直前行,险些儿唬倒那怪物。银角在山顶上看见,魂飞魄丧,忽失声道:“早年间闻说孙行者厉害,今日才知话不虚传果是真。”众妖道:“这般说,吃不得唐僧了么?”

银角道:“也不一定。我看见那唐僧,只可善图,不可恶取。若要倚势拿他,闻也不得一闻,只可以善去感他,赚得他心与我心相合,却就善中取计,可以图之。”遂命令道:“你们都各回本寨,我自有个神通变化,可以拿唐僧。”

众妖散去,他独跳下山来,在那道路之旁,摇身一变,变做个年老的道者,星冠晃亮,鹤发蓬松,羽衣围绣带,云履缀黄棕。他在那大路旁装作一个跌折腿的道士,脚上血淋淋的,口里哼哼地叫道:“救命!救命!”

却说这三藏仗着孙大圣与沙僧,欢喜前来,正行时听得有人叫救命。

三藏闻得道:“善哉!善哉!这旷野山中,四下里更无村舍,是甚么人叫?想必是虎豹狼虫唬倒的。”兜回俊马,叫道:“是何人在叫?快出来吧。”

银角从草丛里爬出,来到长老马前,乒乒乓乓地一个劲磕头。

三藏在马上看见他是个道士,年纪又大,甚不过意,连忙下马搀道:“请起,请起。”银角道:“疼!疼!疼!”只见他脚上流血不止。

三藏问道:“先生,你从那里来?如何伤了腿脚?”

行者道:“师父,这荒山野岭,哪有人家?必是妖怪变的。待我一棍打杀了他!”

银角吓了一跳,连忙扯住唐僧的衣角,花言巧语道:“师父啊,我不是妖怪。此山西去,有一座道观,我是那观里的道士。昨日遇到猛虎,跌下山来,伤了腿脚,万望救我一救!”

三藏肉眼凡胎,不识妖怪,叱退行者,道:“我将马让与你骑一程,到你观里,再还我马。”银角道:“师父,感蒙厚情,只是腰胯跌伤,不能骑马。”三藏又叫沙和尚:“你把行李捎在我马上,你驮他一程罢。”

沙僧道:“好,我驮他。”银角急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师父啊,我被那猛虎唬怕了,见这晦气色脸的师父,愈加惊怕,不敢要他驮。”

三藏叫道:“悟空,你驮罢。”行者连声答应道:“我驮我驮!”那妖就认定了行者,顺从地要他驮,再不言语。

沙僧笑道:“这个没眼色的老道!我驮着不好,颠倒要他驮。他若看不见师父时,三尖石上,把筋都掼断了你的哩!”行者驮了,口中笑道:“你这个泼魔,怎么敢来惹我?你也不问问老孙是什么人儿!你这般鬼话儿,只好瞒唐僧,又好来瞒我?我认得你是这山中的怪物,想是要吃我师父哩。我师父又非是等闲之辈,是你能吃的?你要吃他,也须是分多一半与我老孙。”

银角心中胆颤,却强撑着,说道:“师父,我是好人家儿孙,做了道士。今日不幸,遇着虎狼之厄,我不是妖怪。”

行者道:“你既怕虎狼,怎么不念《北斗经》?”三藏正然上马,闻得此言,骂道:“这个泼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驮他便罢了,且讲甚么北斗经南斗经!”

行者遂不言语,心下准备找个僻静无人处将这妖魔摔死。不料那银角却用天罡三十六变中第二十二变推山填海之术,搬来须弥山、峨嵋山、泰山三座大山将其压住,动弹不得。那银角原是太上老君身边的银童,自然学过天罡三十六变。

那行者学的地煞七十二变中有担山之术,可扛得一座山,却难扛三座山。若是学了天罡三十六变中的第三十四变挟山超海之术,便可扛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