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五庄观偷吃人参果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385字
  • 2022-04-30 21:18:10

且说黎山老母、观世音菩萨、普贤菩萨和文殊菩萨为了试探唐僧师徒的禅心,特意变化了珍珍、莲莲、爱爱三个美丽姑娘前来相亲。这本是猪八戒的主场,他只得拿出一幅好色嘴脸来配合演出。

只是明知莲莲和爱爱是普贤和文殊两个男菩萨所化,哪里亲近得起来,见他们在那里卖弄风情,身上直起鸡皮疙瘩。没奈何,只得缠着黎山老母和观世音菩萨,多番骚扰,做势要母女兼收,最终被珍珠衫捆住,在树上被吊了一夜。

天亮后,被师徒找到后嘲笑一番,张清也不解释,只是道歉一番了事。

几人重新上路,少不得餐风宿水,行罢多时,忽见有高山挡路,险峻峥嵘。三藏在马背上夸赞道:“徒弟,我一向西来,经历许多山水,都是那嵯峨荒蛮之处,更不似此山好景,果然幽趣非常。观此景致,必有个好人居住。”行者道:“此言正是。这里决无邪祟,一定是个圣僧、神仙之乡。我们慢慢走,且游玩一番。”

唐僧四众在山上游玩,忽抬头见楼阁数层,又见那山门左边有一石碑,碑上有十个大字,乃是“万寿山福地,五庄观洞天”。

张清心中欢喜:五庄庄可不是那人参果树所在地吗?好歹要弄两颗尝一尝。

行者先上前叫门,只见那里面急急忙忙走出两个小童儿来,控背躬身道:“老师父,失迎,请入内品茶。”三藏欢喜,遂与二童子走向正殿。只见有那向南的五间大殿,都是上明下暗的雕花格子。

那仙童推开格子,请唐僧入殿。那壁中间挂着五彩妆成的“天地”二大字,设一张朱红雕漆的香几,几上有一副黄金炉瓶,炉边有一束高香。

唐僧上前,以左手拈香注炉,三匝礼拜。拜毕,回头道:“仙童,你五庄观真是西方仙界,与我东方不同。何不供养三清、四帝、罗天诸宰,只将‘天地’二字侍奉香火?”童子笑道:“不瞒老师说。三清是家师的朋友,四帝是家师的故人,九曜是家师的晚辈,元辰是家师的下宾。其实侍奉一个‘天’字就够了。”

众人皆不信,但是入得人家门,岂能当面嘲弄?只是肚中暗笑罢了。唐僧命行者去山门前放马,沙僧看守行李,张清做饭吃。

为什么让张清做饭呢?一来是张清在阿斯加德时为了结交雷神索尔专门学过厨艺,二来是张清有储物戒指,就算做不好也能偷换一份,管教众人吃得满意。

张清暗暗打定主意,今日就算了,以后要把这任务扔给沙僧。

二仙童趁三个徒弟都不在,于是按照镇元大仙临出门之前的吩咐,去后园打两个人参果,单独送给唐僧吃。

哪知唐僧不曾见过人参果,还以为是胎儿,以袖掩脸,让他们赶快拿走。清风、明月见他不识货,乐得自己享用,一人分一个吃了。一边吃一边嘲笑唐僧老土,说到乐处,哈哈大笑。

他们的道房正在厨房隔壁,张清正在厨房做饭,听到二仙童这么大声说笑,心里明白这是故意引他上钩呢。如同玉帝安排孙猴子看守蟠桃园一样,都是套路。

其实师徒四人都是吃过天庭蟠桃的,吃不吃人参果意义并不大。但既然人家送上门了,哪好意思不收呢?要是连累镇元大仙无法完成八十一难的任务,岂不是罪过?

张清立刻找来行者和沙僧,将上面事项说了。行者本就是挑事的头儿,闻言马上跑去道童房里偷了金击子,再到后园摘了四颗人参果,却不小心将一颗掉入土里遁去了。只带了三颗回来,师兄弟们都尝了个鲜。

果然,清风、明月见三人入局,马上开启骂战模式,将他们连同唐僧一顿好骂,说他们天生是做贼的,敬酒不吃吃罚酒,送果子不吃,专吃偷来的果子。

行者见他们辱及师父,只得承认自己师兄弟偷了三颗果子吃,却不关唐僧事。清风、明月和他吵了起来,骂得难听,气得行者元神出窍,悄悄到后园将人参果树推倒了。

其实这也是二仙童的套路。行者到后园摘果子时曾唤出土地来询问,难道二仙童就唤不出土地?只需一问,什么都清楚了。他们偏偏不问,故意激行者发怒,制造事端。

见行者罪过又加一条,二仙童心中得意,借机又骂众人一番,还把屋子锁了,不让他们离开,相当于软禁了。

唐僧见状又把行者一顿埋怨。行者哪能吃这个亏,变成小虫来到二仙童睡的房门外,他腰里有带的瞌睡虫儿,是当初在东天门与增长天王猜枚耍子赢的。他摸出两个来,从窗眼儿弹将进去,径奔到那童子脸上,鼾鼾沉睡,再莫想得醒。

他却开了锁,带着唐僧等人逃跑了。唐僧也是心虚,不停催促宝马加速,一晚上狂飚了一百多里,也算高速了。

翌日镇元大仙归来后,听闻唐僧师徒果然入彀,不但偷吃果子,还推倒果树。并不责备仙童,只是呵呵一笑,便使纵地金光术来追。

他这纵地金光术顷刻间就有千里之遥,站在云端里向西观看,不见唐僧,又往回倒找了九百里地。见唐僧师徒正在路边休息,那大仙按落云头,摇身一变,变作个行脚全真。穿一领百衲袍,系一条吕公绦。手摇塵尾,渔鼓轻敲,三耳草鞋登脚下,九阳巾子把头包。

径直来到树下,对唐僧高叫道:“长老,贫道稽首了。”三藏慌忙还礼,行者有火眼金睛,立时认出是镇元大仙。二人话不投机,打在一起。

那行者没高没低的,棍子乱打。大仙把玉塵左遮右挡,毫不在意。做过两三回合,大仙使一个袖里乾坤的手段,在云端里把袍袖迎风轻轻的一展,唰地一声,把四僧连人带马一袖子笼住。

张清道:“这便是袖里乾坤的法术吗?等我一顿钉钯,筑他个窟窿。”使钯乱筑,那里筑得动?手捻着虽然是个软的,筑起来就比铁还硬,果然是好手段,天罡三十六变里却没有。张清虽修习掌中佛国,尚未精熟,脱不得身。

镇元大仙转祥云,径落五庄观坐下,从袖子里像捏傀儡一般把唐僧四人拿出,缚在正殿檐柱上。吩咐徒弟们拿出龙皮做的七星鞭,着水浸在那里,令一个有力量的小仙来拷打四人。

行者讲义气,把罪过都承担在自己身上,替众人挨了打。唐僧见他受苦,不由落泪。

张清对行者敢作敢当的品性确实非常佩服。但是也知道鞭打对行者来说根本不是事。地煞七十二变的第三十三变“寄杖”法术能将所受杖击、鞭挞等转寄于它物之上,转移伤害。况且当初天庭刀砍斧剁、雷打火烧都奈何他不得,如何就用皮鞭打坏了?

到了晚间,等镇元大仙等人都去睡了,行者吹一口气,将绳索脱落,救众人脱得身来。又教张清:“你去把那崖边柳树伐四棵来,做成傀儡,哄过他们。”

张清道:“这个容易!”他原是做过德鲁伊的,使个法术,就有四棵柳树自己从土里挣出来,一路走到院中。

行者不由称奇:“兄弟,你这手本事却是实用。得空时教我一教。”张清笑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师兄送我两个瞌睡虫儿,权作报酬。”

行者亦笑道:“值什么?让兄弟亲自开口?”从腰带里取出一公一母两只瞌睡虫递过去。张清也拿出玉筒递给他。

行者不及细看,先收起来。走到柳树前,念动咒语,咬破舌尖,将血喷在树上,叫“变!”一根变作三藏,一根变作自身,那两根变作沙僧、张清,不仅容貌一般,而且问他也能说话,叫名也能答应。他将傀儡绑在柱上,却带着众人逃走。

张清认出这是地煞七十二变中的第四十四变“喷化”:用口喷物而使其变化。但是看行者施法觉得舌头疼,遂决定以后尽量不用这个法术。

翌日,镇元大仙带着徒弟们又来打人,却发现都是柳树,倒把大仙气笑了:“孙行者,真是一个好猴王!曾闻他大闹天宫,布下地网天罗,也拿他不住,果然好本事。只是此番却难脱我手!”

见镇元大仙纵云赶来,行者、张清、沙僧一齐上阵,围住镇元大仙打了有半个时辰。大仙瞅个空,将袍袖一展,依然将四僧一马并行李,一袖笼去。

这回镇元大仙想出个新法子,要将四人下油锅。

张清想到:若是按照剧情,孙悟空要回方寸山找菩提祖师求助。只是那里早已被我占作大本营了,如何能让他去?说不得只好抢孙悟空的戏份了。

他抢先道:“我多日不曾洗澡了,且先让我洗洗。”镇元大仙惊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竟敢主动担责,于是命徒弟:“先炸这个肥头大耳的,把他的猪油给炼出来。”

张清笑道:“猪油确实不少,屎尿也有些,一发给了你。”镇元大仙只是冷笑,并不与他斗嘴。

那徒弟们将张清扛起来,就要扔向油锅。张清大开长嘴,用力一吸,却像龙吸水一般,将锅里的油吸尽了,咂咂嘴,说道:“味道不错。两天没吃饭了,先喝点汤也好。”

镇元大仙脸一沉,道:“再把猪八戒扔到其他锅里去,看他能吃多少油!”张清其实暗自把油转到储物戒指里去了,留着日后行到荒山野岭处炒菜用。当下依样又吸尽了三锅油。

徒弟们慌地对大仙道:“师父,这是个大肚汉,我们观里的油还不够他一人吃哩!”

大仙哼了一声,道:“那就生起火堆来,烤猪肉吃!他肚子里灌满了油,烤他个外焦里脆,正好下酒!”张清冷笑一声:“玄都法师传我八卦紫金炉,教我炼丹之术。我还未曾开张哩!岂怕你这人间凡火!”

“哦?”镇元大仙这下子来了兴趣,“你竟然学会了太上老君一脉的炼丹术?若是你能赔我一百枚九转大还丹,我便饶了你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