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教训薛蟠放香菱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643字
  • 2021-10-17 15:03:13

张清换了衣服,到前院带上来顺,又吩咐张秦几句,遂乘马去东兴楼赴宴。

薛蟠带着贾瑞、贾蔷、贾芸、邢大舅、王仁等几个贾府亲戚子侄已在门口等候,热情迎上,道:“琦兄弟,你可来了,哥哥好等啊。你小小年纪,为何不乘轿?骑这高头大马,万一摔着怎生是好?哥哥那里还有几乘闲着的轿子,明儿送你一顶,出门代步。”他这一见面,就开始变相炫耀家底殷实。

张清笑道:“这匹马是皇上赏的名驹,叫‘照夜玉狮子’,是有名的八骏之一,原是皇上自乘的,前儿赏给我了。更可喜的是它性情温顺,颇通人性,骑着放心。纵拿一万两银子来,也没地买去。因此,弟颇为爱惜,每每出门骑乘,时时感受皇上恩情,提醒自己忠心侍君。”

这话一出,咽得薛蟠等人说不出话来。这可是当今皇帝赏赐的骏马,你敢挑个毛病试试?明天就把你抓到大牢里去。

薛蟠吃了一瘪,只得带着众人进楼。上台阶时又向张清介绍道:“这东兴楼掌柜乃是原皇宫管理图书的邹舍人,掌勺大厨乃是原御膳房的师傅庞九公,平时轻易不下厨,只有达官贵人来时方才露一手。哥哥我可是托了不少关系,才请得他准备三道菜,包你满意。”

张清回头向张秦道:“你去请邹舍人和庞九来见我。”张秦答应一声去了。薛蟠吃了一惊,道:“琦兄弟,是否有点托大了?这庞九公也就罢了,邹舍人岂是谁想见就见的?”张清道:“不妨事,见个面又不耽误做生意。”薛蟠和几人对视一眼,都等着看笑话。

这时,有人叫道:“小王爷!稍留玉步!”众人回头,见一掌柜的快步走来,手里捧着一个方形木盒,恭恭敬敬地呈向张清,道:“幸不辱命,按时给您刻出来了!”

张清嗯了一声,示意来顺接过来。薛蟠道:“琦兄弟,这是什么宝贝,可否让我开开眼啊?”

“不过是一枚私人印章罢了。来顺,打开。”

来顺将木盒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枚血红色的狮钮方形印章,只有拇指大小,上面还连着一根细细的红色锁链。

薛蟠上前一把抓在手里,哈哈笑道:“只有这么大点?琦兄弟也小家子气了。”手一翻,印章掉在地上,摔成两半,“哎哟,不小心掉了,明儿我还你一个大的!”来顺生气地上前一步,正待说话,张清一摆手制止住他。

那掌柜的惊呼一声,叫道:“哎哟,这可是我们‘文心轩’最好的师傅花费一个月的功夫,加班加点赶工做出来的。只手工费就五百两银子!”

薛蟠愣了一下,叫道:“你这老头儿是要讹人吗?做一个印章,手工费要五百两银子?”

那掌柜说道:“这位爷,您好好看清楚,这可是微雕!连那条锁链也是一扣一扣雕出来的。五百两银子不多啊!”

薛蟠吃了一惊,但是随即作色道:“不就是五百两银子吗?我买个丫环也得花一千两,算得了什么?”

随即掏出一张银票扔过去,那掌柜摇头道:“造孽啊!”叹息着去了。来顺把印章碎块收拾起来,还放在木盒里。

薛蟠心想,虽然花费了五百两银子,但是落了“贾琦”的面子,也值了。于是斗志昂扬地请众人进楼。

落座毕,下人们先送上茶来。邹舍人和庞九已经赶来了,进门先向张清躬身问好:“小王爷,劳您玉趾亲自到此,是查账还是会客?”张清道:“我今天和几个朋友吃饭,你们把全部的手艺都使出来,有什么好菜都呈上来。我有重赏。”说罢,扔了两颗金豆子过去。两人谢赏后去了。

薛蟠等人面面相觑,小心问道:“琦兄弟,你如何识得这邹舍人?”张清道:“这东兴楼原是皇宫的买卖,否则怎么敢请御膳房掌勺师傅?前儿皇上把东兴楼赏给我了。今天我请客,大家随便吃。”

这时,下人们川流不息地送上点心和小菜,侍女为几人把盏。

听了这话,薛蟠锐气顿消,但还是强撑面子,道:“说好了是哥哥请客,怎能让琦兄弟掏钱?今日无论如何,不能与我客气,否则哥哥就生气了!”张清见他态度如此坚决,便说道:“也好,今日薛大哥会钞,下次兄弟再请客。”

薛蟠见扳回一局,遂又得意洋洋起来,道:“好说,好说。为助酒兴,哥哥请了‘秦淮馆’的八大清倌来给各位献舞。”

拍一拍手,从屏风后鱼贯走出八个漂亮的女子,在众人面前站成一排,穿着艳丽、风姿妖娆,环肥燕瘦、各擅胜场。几个乐师在屏风内奏起管弦,八艳翩翩起舞,舞姿妙曼、衣袂飘飘、身段优美。

贾府几个帮闲已经看直了眼,薛蟠笑道:“琦兄弟,你的丫环里有这等美色吗?看上哪一个跟哥哥说,哥哥给她赎身,送到你屋里去。”

张清看着他那夸耀的表情,故意问道:“薛大哥不是有香菱了吗?为何还要找其他女子呢?”薛蟠撇嘴道:“世间每个女子各不相同,风情万种。大男人岂能折在一个女人手里?”

这时,邢大舅挑拨道:“琦哥莫非看上香菱了?听说你是小财神,若是能把这八艳买下来送给你薛大哥,说不定他就同意用香菱交换,如何?”

张清转头问薛蟠道:“薛大哥,你说呢?”薛蟠见有人相帮,顿时来了精神,大笑道:“可以啊。一个换八个,我不吃亏。再说,香菱才花了我一千两银子。这秦淮八艳可值老鼻子钱了。”

张清向来顺使个眼色,来顺会意,招来老鸨,问道:“我家王爷看上这八个姑娘。你开个价吧?”那老鸨为难道:“这可是我们秦淮馆的清倌人,尚未梳拢,还指着她们挣钱呢!”来顺瞪眼道:“少废话,我们王爷看上她们,是秦淮馆的福气。再敢多说,拆了你们的楼。”

老鸨和龟公商量了一下,伸出三个指头,来顺问道:“三千两银子?”老鸨道:“一个姑娘三千两,八个人是两万四千两。”

来顺吓了一跳,回头看向张清,张清挥挥手,道:“给银票!”来顺作为张清的大管家,随身带着银票,这会子只得拿出来,一张一张点了,递给老鸨。

老鸨喜滋滋地接了,数点清楚,向几位爷福了一福,道:“我这就回去,把八位姑娘的衣裳收拾一下,送到王爷府上去。”来顺没好气地说:“送到梨香院去就行。”老鸨答应着,自去了。

贾瑞等帮闲见张清随手花出去两万多两银子,被震撼地说不出话来。

秦淮八艳见转眼间自己已经换了主人,停下舞蹈,不知所措。薛蟠虽惊讶于张清的手笔,但是现在有八艳到手,又是喜不自胜,叫道:“你们停下干什么?接着奏乐,接着舞!”

张清摆摆手,道:“薛大哥,她们已经是你的人了,香菱的卖身契是不是该给我了?”薛蟠乐呵呵地说道:“这算什么事,回家就把人给你送去。”张清道:“我这人性子急,薛大哥现在就写一个转让文书吧。”来顺很有眼色地捧上笔墨纸砚。薛蟠无奈道:“行,我现在就写。”随手写了一张条子,交给来顺。

这时,各色菜品依次上来了。贾瑞等人道:“薛少爷,这八艳都是你的人了,可否让她们陪我们吃个酒啊?”薛蟠哈哈笑道:“那不行,这八艳现在是我的姬妾了,怎么能陪你们吃酒?改日我再请你们去‘翠芳馆’,随便你们挑。”众人都有些泄气,纷纷出口埋怨。薛蟠才不管那些,派小厮送八艳回去。

张清命来顺派人去梨香院接香菱,并且吩咐将卖身契还给她,待晚间再和她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