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福陵山逍遥当妖王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4156字
  • 2022-04-25 20:35:50

来到福陵山,使用风月宝鉴四处一照,果然见有一个洞府,写着“云栈洞”,里面住着一只鸡妖。

张清知道她最多还有一年的寿命,便不去搭理她。再向远处寻找,果然找到了高老庄,知道高翠兰还要五百年才出生,也不放在心上。

寻了一个无主山洞,潜心修行如来佛祖传授的掌中佛国和如来神掌两大神通。倒不是其他功法不重要,只是得分个轻重缓急。西游剧情马上就要开始,修炼佛法肯定要排在前面。

而且,修炼出掌中佛国之后,再找一个法宝寄托,便可炼成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一般的宝物,好处极多。

修炼之时就看出“一气化三清”法术的优势了,这边猪刚鬣修习佛法,那边六耳修炼女娲的斡旋造化法术,两不耽误。以后要是再化出一个分身,修炼起来速度更快。

一百年后,张清的佛法已经小成,收了功法,走出洞去。

先到云栈洞一看,卵二姐果然已经去世。而且因为洞口只有一个葡萄大小,并没有被其他妖怪占据。张清拔下一把胸毛,变成猪头人,命其将洞府收拾干净。当然他是可以变出四翅小精灵、暗夜精灵来干活,但是既然是在西游世界,又扮演猪刚鬣的角色,还是“本色”出演的好。

他认清方向,径向五行山而去,要看望一下孙悟空,提前拉拢关系,这样西游时才好跟在他后面捡宝贝。

修炼了掌中佛国的张清轻轻松松避开六丁六甲和山神、土地,来到孙悟空面前。见孙悟空正闭着眼睛呼呼大睡,不禁佩服他的胸襟。上前摇了摇他,叫道:“大哥!醒醒!醒醒!”

孙悟空睡眼惺忪地问道:“又到吃铜丸、喝铁汁的时间了?”

张清掏出一个仙杏,在孙悟空的鼻子前晃了一晃。孙悟空的眼睛立刻就睁开了,惊讶地问道:“你是谁?为何不是山神、土地前来?”

“大哥!我是你二弟,天蓬元帅猪刚鬣啊!”张清摆出一幅哭丧脸,“只因我在安天大会上替你叫屈,得罪了如来和玉帝,所以给我安了一个调戏嫦娥的罪名,把我打了两千锤,又贬下凡间。谁知我错投猪胎,变成了这幅模样!”

“二弟!真是对不住,是大哥连累了你啊!”孙悟空在五行山下压着一直觉得心有不甘,忽然听到有人为他喊冤,不禁感动地热泪盈眶。

张清勉强展颜一笑:“嗨!不说那些陈年往事了。兄弟我吃这点苦算什么?哪有大哥吃的苦多啊!这不,我重新修炼有成,马上就跑来看你了!大哥快吃吧!”又将仙杏递了过去。

孙悟空一把抢过仙杏,塞进嘴里,满脸的幸福感:“一百年没有吃过水果了,连一个杏子都如此美味!二弟,再拿些来,让俺老孙吃个痛快!”

“大哥!你想什么呢?这可是太上老君门前的杏树结出的仙杏,功效堪比蟠桃!哪有那许多给你!”

“原来如此,倒是俺失言了!”孙悟空失望地叹了口气。

但是下一刻,各种仙酒、仙果、美味佳肴摆在了他的面前,孙悟空忍不住欣喜地低呼一声,单手抓过,大快朵颐起来。张清在一旁慢慢地饮酒,陪着他聊天。

孙悟空一边吃喝,一边心满意足地感叹:“一百年了,当初在花果山结义的七兄弟没有一个来看俺的。没想到天庭上认下的兄弟却来看顾俺老孙。二弟,俺老孙从此认定你了。”

等的就是这句话!

张清笑嘻嘻地掏出一个戒指,递给孙悟空:“大哥,这是我炼制的储物戒指。里面存放着各种酒食,大哥把它藏在另一只耳朵里,嘴馋时就拿出来吃点。”

“储物戒指!好宝贝!”孙悟空惊喜地接过戒指,仔细摩挲一番,忽然问道,“二弟,此山上有六丁六甲、五方揭谛还有山神、土地,你是怎么做到随意进出而不被他们发现的?”

张清心说我修炼了掌中佛国,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他呵呵一笑:“大哥,我也曾学过佛学功法,只需制造一个幻境,那些天兵天将根本看不到我。对了大哥,你的火眼金睛能否看穿我这幻境?”

孙悟空傲然道:“俺老孙天生双眼可放金光,射冲斗府,还惊动了玉帝老儿。后来在八卦炉里修炼出火眼金睛,瞳力更进一层。只要留心察看,洞穿此幻境并不是难事。”

张清笑道:“既如此,我就在你身旁制造一个幻境,天兵天将远远看来,只能看到你在睡觉。你随意吃喝,不需在意。”

孙悟空感动地说道:“二弟,你受俺连累,被打下凡间,又错投猪胎,不但不埋怨俺,还甘冒奇险来看俺,大哥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兄弟一场,谈何报答?”张清很大气地一挥手,“日后等大哥脱离苦难之日,咱们兄弟再痛饮一场,不醉不归!”

“好兄弟!若是俺老孙有脱难之日,必然有所回报。”张清心中暗喜,以后西游路上偷取宝物,估计孙悟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大哥,兄弟只能偷偷地来会你。为了避免被发现,这会也该走了。大哥多保重!”

孙悟空依依不舍地和张清告别。

张清离开五行山,又来到了流沙河。径直潜入河底,来找卷帘大将。话说卷帘大将虽然是配合玉帝演戏,但是每七日就被飞剑在胁下穿百余下,也是痛苦难当。而且五百年都在冰冷的水底下呆着,那种滋味也不好受。

因此,当看到张清携带仙酒、仙果和美味佳肴来看他时,卷帘大将也是非常感动,热情地迎接进洞府之中。二人推杯换盏,大吃大喝起来。

酒醉之后,卷帘大将忍不住开始吐槽。他原来玉帝的贴身大将,天庭神仙谁不高看他一眼?谁知骤然落到这步田地,竟无一人前来看他,让他心寒不已。而且他本来在天庭吃香的、喝辣的,现在竟然要吃人度日,这个心理落差,即使吃唐僧肉也难以弥补。

好人做到底,张清见他悲伤,直接拿出一葫芦丹药递了过去:“卷帘将军何必烦恼?我这有当初炼制的些许丹药,虽然比不上九转金丹,但是用来疗伤止痛是绰绰有余的。将军捱不过疼痛时便吃上一粒,管教伤势全消,还能增进功力!”

这下更是把卷帘大将感动地不行,当场和张清结拜为兄弟,认了张清当大哥。

张清暗自欢喜:又拿下一城!西行路上再无阻碍!

张清假装刚看到他脖子上的一颗颅骨,故作惊讶地问道:“贤弟,这是何物?似乎有佛家气息?”

“嗨!这是我饥饿难忍时吃掉的一个取经和尚,见他颅骨入水不沉,颇觉神异,便留下来把玩。大哥若是有用,尽管拿去!”

张清点头道:“想必这僧人有些道行,颅骨之上竟有些真元流转。我也曾学过炼丹,可用其炼制丹药,用来给兄弟疗伤。”

卷帘大将更无迟疑,直接递了过来。张清许诺炼好丹后,便给他送过来。又在他洞府之中设了一套法阵,不但可以隐匿气息,还可使洞府中温暖如春,使他可以安心修炼。

其实,张清只是觉得这九个取经人太可怜了,在西去取经的路上被吃掉,颅骨还被人当成玩具挂在脖子上,后来还要被用来造船。张清无力改变他们被吃的命运,也只能使他们避免死后被人羞辱。

卷帘大将又提出要和张清切磋一番。张清知道他想确定以后在西游团队里的地位,欣然同意。两人摆好阵势,卷帘大将还未出手,张清直接闪出到他身后,喷出一口寒气将其冻成冰雕。卷帘大将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手,从此态度毕恭毕敬。

离了流沙河,张清接着去找驱神大圣禺狨王。当年花果山聚义时,禺狨王位列老六,排名还在孙悟空之上,可见其实力。后来孙悟空被天庭招安,尤如宋江被宋徽宗招安,几位义兄义弟一怒之下全都离开了。

禺狨王自己找了一处隐秘处潜修,可惜在女娲娘娘面前没有秘密。张清按照女娲娘娘离开前的安排,来到了禺狨王隐藏的高山前,找了一个山洞,放下了古尔丹之颅和耐奥祖之盔。

这二人是当年兽人的先知,而且分别被魔神基尔加丹赐予了魔法和精神力量,后来身故后,意识和能量分别凝聚在颅骨和头盔之上。张清在艾泽拉斯世界费尽力气才夺得这两件宝物,本想造就一位强大的手下,但是现在只好便宜这位禺狨王了。

张清故意装得鬼鬼祟祟地,将宝贝藏好后,又百般掩饰,布下数层迷阵,作下标记,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他走后三天,附近的一座山头被掀开,一个面貌狰狞的巨猿站了起来,正是禺狨王。他本是混世四猴中的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他的主要神通都在一双臂膀上,不仅力大无穷,甚至能够拿起日月。因此,掀起一座山头,藏在下面修行,对他来说只是寻常小事。

禺狨王来到张清藏宝的山洞前,只是伸拳用力一捶,便打破几层迷阵,破开堵门的石块,露出洞口。他是艺高人胆大,扛着武器擎天柱,直接向洞里走去。洞里有一前一后两座石台。分别放着一个颅骨和一幅盔甲。

禺狨王先来到第一座石台前,伸手捏住那颅骨仔细观看,忽然颅骨里有一股意念向他袭来,禺狨王的钢铁般的意念瞬间反击回去,颅骨意念惨叫一声,缩了回去。禺狨王趁势反攻,将其吞噬,原来这正是古尔丹的意念,还包含着他生前的所有黑暗魔法。禺狨王如同吃了一颗金丹,顿时感到实力涨了一小半,不禁开心地哈哈大笑。

他又仔细搜索古尔丹的记忆碎片,吃惊地叫道:“天外世界!想不到竟有如此洞天福地,而且没有一个像样的强者!正是该我所有!”他眼中冒出狂热的光芒,捏碎颅骨,又向第二座石台走去。

第二座石台上放着一具巨大的冰块,里面有一具盔甲,隐隐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越是如此,禺狨王越是高兴,这表明盔甲更有价值。

他挥动擎天柱,用力击向冰块。巨大的碎裂声在洞穴中回响不息。寒冰应声而裂,巨大的碎块四处飞溅,但那些飞射的碎块对他毫发无伤。

那具被囚禁的盔甲上碎片簌簌跌落,痛苦的叹息声、迸裂的噼啪声交相和应,分不清是发自他本身还是这洞穴之上。声若惊雷,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分崩离析。突然间,盔甲就如同那寒冰一样解离开来,在禺狨王震惊的注视下散落一地。

那具空空如许的头盔一直滑到禺狨王脚边才停下。他久久地俯视着它,内心深处传来一阵战栗。这似乎是一个幽灵?但是这影响不了他坚定的决心。

他的手指握住那铸着尖刺的头盔,缓慢而坚定地捧了起来。然后,禺狨王闭上眼睛,把头盔戴上他那长满金毛的头颅。

他突然猛地一惊,整个身体都为之绷紧,感觉到巫妖王的精魄进入了他的身体。冰冷、强大,如浪潮一般势不可挡地扫过他的身躯,穿透他的心脏,令他难以呼吸,血脉震颤。他闭着眼睛,却看到了,看到了如此之多——禺狨王看到了那个兽人萨满耐奥祖的一切、看到了他的所知、所见以及所为。

一时间,禺狨王害怕起来,他担心自己会被这力量完全压倒。到头来,巫妖王蒙骗他来到这里,是为了给自己的灵魂寻找一个鲜活的肉体。禺狨王竭力振作起来,准备为争夺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拼命一战。

然而没有发生半点争斗,有的只是包纳与融合。在他四周,洞穴继续崩析坍塌,但禺狨王却半点未曾留意。他的双眼在眼皮下面急速转动着。

他动了动嘴唇,开口说道。

他们……开口说道。

”现在,你我合二为一。”

六耳远在百里之外的山洞里,侧耳倾听着这里发生的一切,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起身离开。

后面的四百年,张清安心在洞中修炼,时不时出去找孙悟空喝酒聊天。然后找卷帘大将交换取经人颅骨,等集齐了九颗颅骨的时候,他知道,西游剧情差不多应该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