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宝黛相会涌暗流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49字
  • 2021-10-17 14:27:19

过了几日,张清禀告贾母,说内务府已经把两座皇庄正式移交过来了。现在已近年底,今年的收成自然是被拿走了,幸而诸般农具齐全,只要好好经营一年,明年年底收益还是很可观的。但是自己手下只有来顺和彩娟等十数人,还是林如海府里带来的,并不经用,请贾府派人帮助操持。

贾母便叫贾赦、贾政和贾珍来商量。贾政还罢了,贾赦和贾珍一听大喜过望,这可不是从天下掉下钱来吗?贾赦忙推荐荣国府管家赖大,贾珍则推荐宁国府管家赖二。

贾母知道不管是赖大还是赖二,去了之后必定是要捞钱。但是在她的观念里,当奴才的不就是为了捞点钱吗?这个好处该给谁倒是不好决定。最终决定赖大和赖二每人管理一座皇庄,明年年底把收益给张清交上来。赖大和赖二写了文书,与来顺交接了,带着一帮奴才兴冲冲地去了。

赖大把张清用金豆子“羞辱”他的事告诉了赖二,咬牙切齿地说道:“这黄口小儿仗着有海外药材,先是巴结了太上皇和皇上,现又把史老太君给糊弄了,直把自己当成府里的正经主子。其实不过是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罢了,还编造说在海外当王爷,胆子忒大了。侥幸得了些钱财,不说关起门来过日子,却跑到这里招摇撞骗。合该落到你我二人手里,咱们必定把皇庄的收成全都拿走,才算出了一口气。等以后他败落了,设个局,把他那两所宅子也弄到手,叫他知道我赖家的厉害。”二人打定主意,要侵占张清的财物。

张清心知肚明,却并不意:爷的银子是那么容易拿的?如果是我赏你的,不论多少都无所谓,如果是你偷我的,早晚让你知道厉害。

前面张清入府时送出了巨额财富,连带下人们都多发了一个月的月钱,都很感谢他。祭祖时又请所有族人和下人吃酒,更是人人夸好。再经此皇庄一事,荣宁二府都知道张清是个小财神爷,个个都来奉承。

且说林黛玉那日收了张清送的十个宫女,果然在贾府引起震动。贾母也担心自己家只是败落的贵族,使用宫女是否有点僭越?倒是张清说道,这十个宫女既然已经赐给他,自然就是他的下人,伺候他的妹妹也是理所应当。

那宫女们也都自陈是普通百姓家的闺女,因容貌姣好被送入宫中,这些年一直做洒扫等活计,并不受宠。若正常情况下,她们这一辈子也就老死宫中了。现在能有机会到宫外来,倒是求之不得。况且原来的家庭条件也都一般,因此也不想回去,情意留下来伺候公子、小姐们。

贾母见此,便命人安排房间给她们住下。四人充当黛玉的教引嬷嬷,两人贴身掌管钗钏褕沐,四人负责洒扫房屋来往使役。黛玉的身价一下子高了起来,不但两府里的小姐不敢和她相比,就连四王八公圈子里的小姐们也没有几个敢说比她更有排面的。

林黛玉给十个宫女连带雪雁每人赏了一片金叶子,收买人心。又想到需要给下人们些赏钱,因而记起了张清送给她的三个箱子。问雪雁时,说是进府后把行李都存在单独一间库房里。于是林黛玉带着雪雁和王嬷嬷来到库房,命王嬷嬷揭去封条,打开箱盖。顿时一箱雪白的银两照花了她们的眼,满满一箱子都是碎银块,根本数不过来。

林黛玉赶快让王嬷嬷扣上箱盖,捂着胸口缓缓神。王嬷嬷道:“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从没见过这许多银子。小王爷真是财神爷转世呀!”

雪雁接口道:“可是的呢!两府的下人们都说小王爷就是小财神呢!”王嬷嬷道:“小姐,你有小王爷照顾,下半辈子是不用愁了。老身也能跟着沾沾光,安心养老了。”雪雁笑道:“我也要跟着小姐沾光。”

林黛玉想了想,道:“王嬷嬷,你拿个钱袋,满满地装一袋子。再抓两把碎银子,分别放在桌子上。然后把封条还贴上吧。”王嬷嬷照做了,林黛玉又说道:“王嬷嬷,桌上的两把碎银子,你和雪雁分了吧,就当是赏钱。那袋子碎银子,你抽空去换成铜钱,老太太屋里屋外伺候的人,每人赏一吊钱。”

王嬷嬷和雪雁谢过赏,三人赶快离开了。林黛玉径直去找贾母,把三大箱银子的事细说了,道:“孙女原不知道里面装的全是银子,故而和其他行李混堆在一块儿。如今知道了,再放在那里,觉得心里不踏实。还是请老祖宗收好吧。”

贾母叹气道:“琦哥已经送给老婆子一万两银子和许多财物,那箱子是他一片心意送给你的,我岂能拿走?这样吧,碧纱橱内有一个小隔间,原是盛放厚衣服的。我让鸳鸯收拾出来,你将三个箱子放在里面,需用钱的时候,就开箱去拿。”林黛玉谢过不提。

王嬷嬷换了铜钱回来之后,给内外的下人们都送了礼,果然人人欢喜,而她们的待遇也提升了很多。林黛玉暗自叹气,觉得没意思,有些向往张清的王府,盼着早点建造起来。

那时王夫人已知薛蟠官司一事,亏贾雨村维持了结,才放了心。又见哥哥升了边缺,发愁又少了娘家的亲戚来往,略加寂寞。

过了几日,忽家人传报:“姨太太带了哥儿姐儿,合家进京,正在门外下车。”喜的王夫人忙带了女儿、媳妇等人,赶到大厅外迎接,将薛姨妈一行接了进去。

姊妹们暮年相会,自不必说悲喜交集,泣笑叙阔一番。薛姨妈拜见了贾母,将人情土物各种礼物酬献了,与府里人都逐个见了面。王夫人又忙吩咐整治酒席给他们接风。

薛蟠已拜见过贾政,贾琏又引着他拜见了贾赦、贾珍等人。贾政派人来对王夫人说:“薛姨妈已有了春秋,外甥年轻不知世路,在外住着恐有人生事。咱们东北角上梨香院一所十来间房,白空闲着,打扫了,请姨太太和姐儿哥儿住了甚好。”王夫人还未及说话,贾母也派人来说:“请姨妈就在这里住下,大家亲密些。”

薛姨妈正要同居一处,方可拘紧些儿子,若另住在外,又恐他纵性惹祸,连忙道谢应允。又私下与王夫人说明:“一应日费供给一概免却,方是处常之法。”王夫人知他家不难于此,遂亦从其愿。从此后薛家母子就在梨香院住了。

这梨香院小小巧巧,约有十余间房屋,前厅后舍俱全。另有一门通街,薛蟠家人就走此门出入。西南有一角门,通一夹道,出夹道便是王夫人正房的东边了。每日或饭后,或晚间,薛姨妈便过来,或与贾母闲谈,或与王夫人相叙。宝钗日与黛玉迎春姊妹等一处,或看书下棋,或作针线,倒也十分快乐。

只是薛蟠起初之心,原不欲在贾宅居住,只恐姨父管约拘禁,料想必不自在的,无奈母亲执意在此,且府中又十分殷勤苦留,只得暂且住下,一面使人打扫出自己的房屋,准备移居过去。谁知在此住了几天,贾府族中的子侄,已经认熟了一半,凡是那些纨绔气习者,如贾瑞、贾蔷、贾芸、邢大舅、王仁之流,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无所不至,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

薛蟠听说张清是个小财神,颇为不服,自以为家里三代皇商,不比他一个孤身来投的小孩强吗?贾府子侄都得到过张清的好处,大都相劝薛蟠不要惹事,同是亲戚还是和睦相处的好。

却也有几个不知足的,怨恨张清为何只给自己五百两,偏给贾宝玉等人那许多财物?还有的并非贾氏族人,连五百两也没得着,于是便挑唆着薛蟠来找张清斗富。薛蟠经不住架秧子起哄,便设下宴席,派香菱来请张清赴宴。

张清正陪着贾母喝茶聊天,忽报薛姨妈家香菱求见。一时进来后,向贾母、张清行礼毕,只说薛蟠想和张清亲近亲近,特意设宴相请。张清笑道:“你就是香菱姐姐吗?听宝钗姐姐说起过你,未曾相见。这一点心意,姐姐拿去买胭脂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金豆子递给她。

香菱见是贵重之物,哪里敢收?连连推辞。旁边的嬷嬷和丫环都笑着劝她:“且收下吧。府里都知道他是个小财神,钱多着呢!这里哪一个媳妇丫头没拿过他的钱?你不收,他倒要生气了。”香菱见如此说,只好收下。

张清问道:“薛大哥请我,所为何事?”香菱心想,这么好一个少爷,若是被薛蟠他们欺负了,于心不忍,遂将实情说出来。贾母生气道:“都是府里这些不成器的东西,撺掇着亲戚学坏,须使贾珍好好管教他们。琦哥不许去,香菱回去就说他正陪老身喝茶,今日不得闲。况且年纪太小,不能饮酒,劝蟠哥也适可而止。”

香菱答应一声,正准备回去,张清说道:“且慢。薛大哥一片诚心,岂能辜负?我好歹去见一面,也算顾全亲戚之情。老祖宗且安心,我此去必有佳音,回来再禀。”贾母见他执意要去,只得命一个小厮跟着,见有不对,立刻回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