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相思苦对面无话言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364字
  • 2022-03-17 09:10:27

李寻欢惊奇地问道:“张贤弟似乎知道些什么?”

张清叹道:“阿飞兄弟初出江湖,虽然剑术高超,但是对于阴谋诡计却未必防得住。”

李寻欢点头道:“不错。我岂可让阿飞兄弟为了我冒此风险。我当前去助他一助。”

“且慢。”张清拦住他,“吃一堑,长一智。阿飞兄弟不经历些磨难,焉能成长?况且,以他的剑术,世上能杀他的人没几个。”

李寻欢缓慢地点了点头,展颜一笑道:“不错。倒是我多虑了。”

马车来到一个小镇暂歇,张清声称配药,找到一个药房,随便拿了点养生的药材,回来使用长春泉水外加永恒之火煎了一盏汤剂。

李寻欢服下后只觉浑身炽热如火,跳进冷水中泡了半个时辰,竟把水给煮沸了。再换了三遍冷水,体温才渐渐恢复正常。

李寻欢运功内视,不但肺疾痊愈,而且身体好得不得了,像是回到了十八岁,精力旺盛。

李寻欢来到张清的客房,进门深揖不起:“多谢张先生馈赠神药,不但使我伤势痊愈,而且功力大增。此前寻欢竟然质疑先生医术,得罪之处,尚请见谅。”

张清连忙扶起他来:“李大哥这是做什么,你我兄弟,岂能见外?再说,你还要教我雕刻呢。”

李寻欢感慨道:“张贤弟深藏不露,善作而不居功,实有侠客之风。”

张清趁热打铁:“若蒙不弃,我愿与李大哥结为兄弟,未知钧意如何?”

李寻欢自然愿意:“求之不得。”

张清二话不说,马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香烛供品,李寻欢愕然之下欣然从之。二人就在客房中对天盟誓,结为八拜之交,二人俱是欢喜不已。

李寻欢将小李飞刀和雕刻手艺倾心传授给张清,张清则将降龙十八掌和狮吼功相赠。李寻欢固然是天赋异禀,而张清更是早已成为武学宗师,二人互相交流武功,均觉受益匪浅,更加对对方钦佩不已。

过了两日,张清见李寻欢有点魂不守舍,知道他思念林诗音,便主动提议前去李园。李寻欢欣然同意,立刻催着铁传甲准备马车。

昔日的“李园”,如今虽已变成了“兴云庄”,但大门前那两幅御笔亲书的门联却仍在: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李寻欢见到这副对联,就像是有人在他的胸口上重重踢了一脚,使得他再也无法举步。

张清感叹道:“李园果然名符其实的山西第一园,大哥何不将它送给我呢!”

李寻欢苦笑着说:“二弟又在说笑,我已然送给我的结拜大哥龙啸云了。”

“那更好了。都是自家兄弟,想必他不介意我住在这里。”

李寻欢尚未答话,门里已有人高呼道:“寻欢,寻欢,真是你来了吗?”

一个相貌堂堂、锦衣华服、颌下留着微须的中年人已随声冲了出来,满面俱是兴奋激动之色,一见到李寻欢,就用力捏着他的膀子,嘎声道:“不错,真是你来了……真是你来了……”话未说完,已是热泪盈眶。

李寻欢又何尝不是满眶热泪,道:“大哥……”只唤了这一声“大哥”,他已是声音哽咽,说不出话来。

龙啸云目光投向张清,询问李寻欢道:“未知这位兄弟是?”

李寻欢连忙介绍:“这是我的结拜兄弟张清,不但武功绝顶,更兼是杏林高手,我多年的肺疾就是他给医治好的,只用一剂药!”

龙啸云一听心里顿时明了,李寻欢是重情重义的人,自己当年救了他的性命,他不但将家产全部赠送,顺便还赠送了未婚妻表妹。这张清医治好了他的肺疾,想必他因此感恩,从而结拜为兄弟。

想到这里,龙啸云深鞠一躬:“张兄弟医治好寻欢的病,就等同医治好我的病。啸云在此谢过!”张清心想这龙啸云果然会做人,表面礼数一点都不差。一边作揖还礼,答道:“龙大侠客气了。在下也是仰慕李大哥久矣。能有机会效劳,求之不得。”

龙啸云心想果然如此,这张清就是冲着李寻欢的名声来的,就和当初的自己一样。他向院内一伸手:“里面请!”竟没有理会铁传甲,在他看来,那不过是个车夫罢了。

他拥着李寻欢走入了大厅,大笑着呼道:“来来来,快摆酒上来,你们无论谁若能将我这兄弟灌醉,我马上就送他五百两银子。”

大厅中的人都是老江湖,光棍的眼睛哪有不亮的,早已全都围了过来,向李寻欢陪笑问好,对张清却不大搭理。

突听内堂一人道:“快掀帘子,夫人出来了。”站在门口的童子将门帘掀起,林诗音走了出来。

李寻欢终于又见到林诗音了。

林诗音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完美无暇的女人,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她的脸色太苍白,身子太单薄,她的眼睛虽明亮,也嫌太冷漠了些,可是她的神韵、她的气质,却是无可比拟的。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能使人感觉到她那独特的魅力,无论谁只要瞧过她一眼,就永远无法忘记。

这张脸在李寻欢梦中已不知出现过几千、几万次了,每一次她都距离得那么遥远,不可企及的遥远。

每一次李寻欢想去拥抱她时,都会忽然自这心碎的噩梦中惊醒,他只有躺在他自己的冷汗里,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色颤抖,痛苦地等待着天亮,可是天亮的时候,他还是同样痛苦、同样寂寞。

现在,梦中人终于真实的在他眼前出现了,他甚至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触及她,他知道这不再是梦。

可是,他又怎能伸手呢?他只希望这又是个梦,但真实永远比梦残酷得多,他连逃避都无法逃避,只有以微笑来掩饰住心里的痛苦,勉强笑道:“大嫂,你好!”

魂牵梦萦的情人,竟已是大嫂,铁传甲扭转了头,不忍再看,因为只有他知道李寻欢这一声“大嫂”唤得是多么痛苦,多么辛酸。

张清在旁边看了,只觉得龙啸云不是个玩艺。明明李寻欢和林诗音是有情人天生一对,你仗着救过李寻欢的性命,道德绑架李寻欢把情人让给你,真TM不是东西!李寻欢估计是当年太年轻了,被所谓江湖义气蒙了心,居然干得出来把家产、情人拱手相送的事情,现在还得向昔日情人叫“大嫂”,这份冤情向哪里去倾诉?

忽然,外面有喧哗之声,一个下人连滚带爬地冲进厅来,悲声叫道:“老爷!不好了!云少爷被人给杀了!还有秦孝仪和巴英也都被杀了!”

龙啸云手中的酒杯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他猛地冲到下人面前,抓住他的脖领子,大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下人哆哆嗦嗦地道:“今早,秦老爷带着巴英去梅家庄请梅二先生来府上给秦重公子疗伤,云少爷也想跟着去看看。到了梅家庄,梅二先生说他正在给一个病人疗伤,不能前来。云少爷就……”

“就什么?你说啊?”龙啸云大吼道。

“云少爷就说:倘若那个病人死了,梅二先生就不需要给他疗伤,就可以来治秦公子了。他拔剑上前要杀那个病人,谁知那病人眼看奄奄一息,却闪电般刺出一剑,废了云少爷一只手。云少爷说‘我七岁就杀人,斩过不少英雄好汉。不想今日败在一个快死的人手里。待我回去禀报父亲,必然取你性命!’那病人听云少爷这么一说,叫道‘小小年纪如此歹毒,长大后还了得!我决不能留你!’又一剑杀了云少爷。秦老爷和巴英上前相救,也被那人所杀……”

话音未落,只见林诗音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已经昏倒过去。龙啸云大叫一声:“夫人!”将下人扔到一边,把林诗音抱起来,向后堂跑去,一边高声喊道:“快去请大夫!”

张清自告奋勇道:“我就是大夫!让我来看看!”众人让出一条路来,张清跟入后堂,李寻欢也不放心地跟了进来。

龙啸云将林诗音放在榻上,张清上前给她把脉。他是认真跟随华佗学过医术的,细诊之下,知道林诗音是激动过度,胸气郁结,导致昏厥。当即使出一阳指力,输入林诗音体内,将紊乱的气息平复下来。

片刻过后,林诗音长吐一口气,醒了过来。她挣扎着坐起来,叫道:“我要去救云儿!我要去救云儿!”

龙啸云吼道:“来人!跟我去梅家庄!我要把他们杀得鸡犬不留!”说罢,大踏步走了出去。

林诗音叫道:“老爷!你要把云儿接回来!”龙啸云也不答话,召集众人去了。

张清命丫环婆子扶住林诗音,向李寻欢使了一个眼色,两人离开后堂,来到前厅,见空荡荡的,一人也没有,想来都跟着龙啸云去了梅家庄。

李寻欢面色忧郁地说道:“想不到,我刚回来,竟然发生这种事情。刚才龙大哥去报仇也不叫上我,想必是对我有了芥蒂。二弟,咱们也去梅家庄看一看吧,我有点不放心,万一龙大哥再出点事,诗音该怎么办呢?”

张清摇头道:“大哥,那梅家庄的人都是大夫,武艺一般,对龙啸云并没有威胁。听下人说,那云公子方才十来岁,武功能高到哪里去?那病人已经奄奄一息,虽能杀了云公子,又怎么会是龙啸云的对手?再说,龙啸云此去,必然要大开杀戒。如果现在你去到梅家庄,是拦还是不拦?”

“这……”李寻欢顿时陷入两难。

是啊?拦还是不拦?如果拦了,他和龙啸云必然要翻脸,兄弟之情就此终结。如果不拦,又岂能看着他杀害无辜?

他顿时明了:原来龙大哥知道我必定为难,所以才不叫我一起去。我和龙大哥相识数十年,居然还没有二弟看得通透。

他叹了口气,颓然坐在椅子上,心中顿时觉得无力又无助。武功再高,此刻却是一点也用不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