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酬知己雪中按剑行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598字
  • 2022-03-14 20:15:23

下一刻,三人坐在马车里,小桌上放着三只斟满了酒的碗。车厢里堆着好几坛酒——是阿飞买的。他一碗又一碗地喝着,而且喝得很快。

李寻欢瞧着他,目中充满了愉快的神色,他很少遇见能令他觉得有趣的人,这少年却实在很有趣。

道上的积雪已化为坚冰,车行冰上,纵是良驹也难驾驭。虬髯大汉“铁甲金刚”铁传甲已在车轮捆起几条铁链子,使车轮不致太滑。铁链拖在冰雪上,“格朗格朗”地直响。

阿飞忽然放下酒碗,看向李寻欢道:“你为什么定要我到你马车上来喝酒?”

李寻欢笑了笑,道:“无论谁杀了人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麻烦的,我虽不怕杀人,但平生最怕的就是麻烦。”

张清在旁解说道:“客栈出了人命案,官差很快就会到来,不查个十天半个月,敲诈到足够多的银子,是不会放客人走的。陪着他们查案子岂非无趣得很?”他以李寻欢的半个弟子自居,李寻欢并不介意,阿飞也因此对他较为客气。

阿飞默然半晌,这才又从坛子里舀了一碗酒,仰着脖子喝了下去。

李寻欢含笑望着,似乎很欣赏他喝酒的样子。

张清上次看别人这么喝酒,还是在天龙世界遇到乔峰。这也就是低度酒,让他展现一下豪迈之情,若是换上高度数的蒸馏酒,他最多喝两碗就得趴下。

想到这里,张清摇摇头,劝道:“阿飞兄弟,喝冷酒对胃不好,以后年纪大了手会打哆嗦的。还是喝点温酒吧。”

阿飞冷冷说道:“我没打算活到老死。”

李寻欢皱了皱眉,问道:“小兄弟,你自称阿飞,难道没有姓氏?”

少年咬着牙道:“我没有姓氏!但是在我完成想做的事之后,也许我会告诉你原因。”他目光中竟似忽然有火焰燃烧起来,李寻欢知道这种火焰连眼泪都无法熄灭,他实在不忍再问下去。

李寻欢道:“阿飞,我敬你一杯。”他端起了张清递过来的温酒,刚喝完了半碗酒,又不停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又泛起那种病态的嫣红色,但他还是将剩下的半碗酒一口倒进肚子里。

阿飞吃惊地瞧着他,似乎想不到这位江湖名侠身体竟是如此虚弱,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很快地喝完了他自己的一碗酒。

李寻欢忽然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这朋友?”

阿飞沉默着摇摇头,李寻欢笑道:“只因为你是我朋友中,看到我咳嗽,却没有劝我戒酒的第一个人。”说着用眼睛横了张清一眼。

张清知道他是警告和责备的意思,连忙解释道:“李大哥。我真的出身医学世家,祖传华佗的《青囊书》,对治疗咳嗽非常有经验,一剂见效,药到病除……”

李寻欢无奈地打断他,说道:“好,我相信你。到了下一个镇上,你就去配药吧。但说好了,我只吃你一剂药……”

张清毫不在意地笑道:“放心吧,一剂药就够了。”

李寻欢对阿飞说道:“没事的时候,找把刀来刻刻木头,手就不会发抖。雕刻可以使手稳定,这是我的秘诀。”

几人边喝边聊,忽然察觉到马车停下了。李寻欢探首窗外,问道:“什么事?”

铁传甲道:“有人挡路。”

李寻欢皱眉道:“什么人?”

虬髯大汉似乎笑了笑,停了一会才说道:“雪人。”

道路的中央,不知被哪家顽童堆起个雪人,大大的肚子,圆圆的脸,脸上还嵌着两粒煤球算作眼睛。

他们都下了车,李寻欢在长长地呼吸着,阿飞却在出神地瞧着那雪人,像是从来也没有见过雪人似的。他凭着本能发现了不对劲。

张清一招亢龙有悔拍了过去,卷起一阵旋风,将雪人身上的雪都吹跑了,露出裹在里面的一具尸体。

是“碧血双蛇”中的黑蛇!

李寻欢吃惊地看看黑蛇,再看看张清,叹道:“想不到阁下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失敬!失敬!”

阿飞的手已经搭在了剑柄上,铁传甲也把手放在了车辕下——那里藏着一把刀。

张清双手一摊:“我不是有意隐瞒,只是还没有机会说而已。但我绝对没有恶意,事实上,我久仰李探花的大名,真心实意想和你交个朋友。”

李寻欢静静地看了他一会,说道:“不错。以你的武功造诣,要想杀掉我们,从昨晚到现在有很多机会。所以,你确实是真心实意拿我们当朋友。”

张清连忙举手发誓:“绝对真!比真金还真!”

李寻欢转过头去看向黑蛇,不知何时已将那小刀拿在手上,轻轻地抚摸着,喃喃道:“黑蛇应该是因为那包袱死的,包袱里究竟是什么呢?”

阿飞一直在静静地听着,忽然道:“杀他的人,既是为了那包袱,那么将包袱夺走之后,为什么要将黑蛇堆成雪人,挡住路呢?”

李寻欢神情看来很惊讶。

他发觉这少年虽然对人情世故很不了解,有时甚至天真得像个孩子,但智慧之高,思虑之密,反应之快,他这种老江湖也赶不上。

张清道:“昨晚黑蛇逃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拿包袱。我看得清清楚楚,是一个镖师偷偷拿走了包袱。凶手杀了黑蛇,却没有拿到包袱,一定会继续追查在客栈的每一个人。我猜,一定是那个镖师故意散布谣言,嫁祸给我们。所以凶手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阿飞道:“凶手已算准李大哥的马车必定会经过这里,所以要在这里将你拦住。”

李寻欢没有回答这句话,却沉声道:“各位既已到了,为何不过来喝杯酒呢?”

道旁林木枯枝上的积雪,忽然簌簌地落了下来。一人大笑着道:“十年不见,想不到探花郎的宝刀依然未老,可喜可贺。”

还没有等他现身,张清已然施展出“狮子吼”,一声响如霹雳的吼声有如实质般扑了过去,只见一个人影直直地倒在了地上。片刻之后,那人发出惨叫:“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听不见了!”

张清运气收功,然后朗声道:“那包袱不在我们这里。你们赶快走吧,否则来一个死一个。”声音平淡,却传出很远。

他转身看向李寻欢道:“李大哥!你刚才说最怕麻烦。正好,我替你把麻烦解决了。咱们走吧。”

李寻欢叹了口气,点头道:“昨晚我见你为人谦虚大方,本来想传你两手的。但现在看来,我能教你的,只有雕刻了。”

张清赶快摆手,道:“别啊!李大哥!我对你的‘小李飞刀’仰慕已久。我宁愿用刚才的两门功夫来换。”

李寻欢的思绪却飞得更远:“像你这样的高手,一定不屑于说谎。我对你治疗咳嗽的药更有信心了。再加上这两门神功……好吧!似乎我并不吃亏。”

“多谢李大哥!”

阿飞在旁边忽然说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李大哥,张先生。阿飞就此告辞。”

“阿飞!”张清叫住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江湖上人心险恶,我送你一瓶解毒圣水。如果你不小心中了毒,饮上一口,可以缓解。只不过此药只可增加你的体力,助你拖延时辰,要想彻底根除,还需对症下药。此去西北五十里,有一个梅家庄。庄主梅大先生擅长下毒、解毒,你只需将此圣水送给他,他必然欢喜,替你解毒。”

阿飞略一思索,接过瓷瓶:“谢张先生。”拱手之后,转身离去,干净利落,果断决绝。

望着阿飞在风雪中远去的背影,张清惋惜地说道:“他这是替你收拾残局、根除后患去了。正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这一番劫难他逃不过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