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故无

  • 崇尊
  • 蝶来
  • 2111字
  • 2022-06-11 21:33:29

就算身为道仙,林丛幽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掌控全局,所以还是没有将蓝星一起带回太皇黄曾天,而是又加强了封印,有自己和琉璃大帝的封印,蓝星的安全倒是不需要怎么担心。

上一次在宇宙壁垒之外漫游,自己不过初入帝境,这一次百万年归来成就道仙,感悟也完全不一样了,宇宙与宇宙之间的空间很奇妙,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却又有一种特殊道韵,不过林丛幽如今不想在这方面耽误时间了,若是留下感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如今去太皇黄曾天才是要事。

几次闪烁之后,林丛幽便来到了太皇黄曾天的宇宙壁垒处,如今林丛幽一念之间几乎可笼罩整片宇宙,能感受到事态的紧迫,而且她终于感受到了琉璃大帝的气息。

破开宇宙壁垒之后,便感到了鸿蒙宇宙中心,这里正是邪天道故无的所在。

鸿蒙宇宙中心,是一个庞大的血色祭坛,足足有一片万古不灭的大界般大,容纳亿万人不在话下。

这里的祭坛和林丛幽先前所见过的祭坛不同,十分邪恶暴虐,充满了血腥味。是圣人血,不知道多少圣人的血,在祭坛中心处环绕了一条血色河流,凶势滔滔。

祭坛上,有一个黑衣女子,身材瘦小,长发披散,赤足而立,闭着眼,威严却弥漫天地。

“故无?!”林丛幽试探着的开口。

“你终于出现了!”故无似乎并不吃惊。

“我来了,你的死期也就到了!”林丛幽心念一动,杀生剑便出现了自己手中,如今的杀生剑,鸿蒙道韵萦绕,几乎成就仙器。

“先别急着拔剑,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故无不紧不慢,一个闪烁就出现在林丛幽不远处。

“我们之间,有何好谈的?”双方本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林丛幽随意一剑挥出。

恐怖的剑气洞穿了故无的身体,但故无像是虚幻一样,似乎并没有受伤。

“你只知道我一心要灭世,可又知道我为何要灭世?”

“我的确有一些猜测,不过你如今就在眼前,何不亲自说清楚。”若能兵不血刃,自然是最好的。

“你可感受到了这片宇宙的寿命?以你如今的境界,能推演出来。”故无望向四周。

“大约还有二十七亿年的寿命,距离宇宙之初大致一百四十亿年。”

“不错,那你可知道宇宙出现之前,宇宙又是什么?”

“一片虚无?”

“对,也不对。是一个奇点,一个质量无限大,体积无限小的奇点,奇点大爆炸,经过数十亿年方才形成宇宙雏形。那你可知奇点又是如何形成的,奇点之前又是如何的状态?”

“这,我不知......”

“其实我也不知,但我先天地而生,在宇宙雏形出现之前已经有了意识,做了细致的推测,可以肯定的是这片宇宙在很久很久之前还有生命文明出现。”

“也就是说,宇宙也在轮回?”

“正是,宇宙也是有寿命的,寿命将尽星域之间便会互相碰撞,发生难以阻止的大爆炸。”

“所以,毁灭是所有生灵的归宿?”

“不错,只是我将这归宿提前了数十亿年罢了。”

“可,这并不是你要灭世的理由。”林丛幽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以为我想吗?我别无选择。”故无似乎有些癫狂的笑道。

“难道,是跟其他宇宙有关?”

“若只是三十三天其他宇宙来袭,倒不是什么大事,道仙之下根本无法打破宇宙壁垒,真正的道仙,就算整个三十三天都没有几尊,威胁是来自域外,也就是其他原宇宙。”

“其他原宇宙?”林丛幽有些疑惑了,难道三十三天并不是唯一的宇宙?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能感觉到,若无法真正的超脱,这片宇宙根本保不住,就算全部毁灭也无法保住。”

“超脱,难道道仙之上,还有境界,道仙,不就已经是永生了吗?”今日的谈话,林丛幽再一次的被震撼了。

“起初我自然是无法确定的,但是我诞生一百多亿年,早已经达到了道仙的顶点,我能感觉到有一层屏障压制着我,突破屏障,便是超脱的关键,你进入道仙的时间短,没什么感应也是正常的。”

“所以,你这是打算,血祭诸天万界,助你超脱?”

“你很聪明。”

“你虽然是天道,又有何权利决定众生生死?”林丛幽只觉得故无是一个疯子,只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契机,就要做如此疯狂的决定。

“放肆!我为天道,我为众生之母,怎么没有资格决定众生生死?最终所有生灵的归宿便是毁灭。”

“就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契机,真的值得吗?”

“百亿年,你知道百亿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吗?你可曾见过人世间的恶,我日复一日的被恶所折磨,可我没有办法,这让我几乎崩溃,人类贪婪又自私,同族相残,就算毁灭也没什么可惜的。”

“是,你的确是先天地而生,衍化万物,可为万物之母。可是,孩子大了,总要走自己的路!”林丛幽将杀生剑对准了故无。

“孩子长大了,总要走自己的路?可若是孩子是十恶不赦呢,是万恶至极呢?”

“可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十恶不赦,在人世间,大多数人都是寻常人,这难道不是一种道法自然吗?”

“好一个道法自然,可你又怎么理解一个被束缚百亿年的苦楚,我就是想要超脱,哪怕血祭众生,我也无悔,待我超脱,我那好妹妹自然会成为新的天道,足以再衍化万灵,只是费些时间罢了。”

“琉璃大帝呢,我之前明明能感受到他的气息,他如何了?”

“叶璃啊,说起来那家伙和我已经斗了近两百万年,真有魄力,现在正在祭坛最深处呢。怎么,自身难保还要去救人?”

“孩子大了,总要走自己的路!纵然你是母亲,也没有权力处置孩子的一切,众生不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哪怕人类有很多败类,有劣根,我层横跨时间长河,见过上古先贤,为了人族,不知道多少前辈流血牺牲,我绝不允许人类就此断绝。”

“那,便战吧!”故无的眼神瞬间凌厉,似乎可以将林丛幽神魂瞪散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