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拨云见日(一)

  • 崇尊
  • 蝶来
  • 2189字
  • 2022-04-25 11:31:53

林丛幽小跑着抱住萝青,轻轻抚着萝青的背说道:“萝青,你受委屈了,你先去歇着罢,我自己去与母亲交代。”林丛幽暗自下定决心,绝不可让此情景再现了。但林丛幽却未曾想到,已经留信交代清楚,萝青还是受到了责罚,母亲以前可从未这样严厉过,看来这次想必是真的动怒了。

进屋换了身衣裳,林丛幽便去了母亲房中,母亲屋里并未关门,此时龙氏正闭着眼睛,一手轻捻着手串,嘴里碎碎叨叨说些什么听不清楚。听到脚步声,龙氏睁开了眼。

“跪下!”龙氏起身,声音有些颤动,“丛幽,你可知错。”

林丛幽有些许迟疑,但最终还是跪下,谁让她是自己的母亲呢,授自己血肉,跪便跪了。只是林丛幽还是声音平静回答道:“丛幽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倒是母亲,拿萝青撒气有失风度,大可不必。”

“萝青是下人,便是打死打残了又何如,她的命都是林家的,何况她看护不力,理当受罚,我只是小惩大诫罢了,也未打出个大碍,无甚紧要。”龙氏尚有些微怒,“害她受罚的罪魁祸首是你,族中的事情,大有我们大人操持,还轮不到你一个女娃操心,你只管管好自己罢了,今日后我便会下令严守族中各处出口,自你父亲回来之前,你就别出门了。”

“母亲说什么便是什么吧,丛幽有些许疲乏,就先回去沐浴了。”林丛幽神色平静,心里却很难受,不等龙氏说什么,说罢便离去了。林丛幽叹了一口气,果然,门第之见在何处都是存在的,与母亲争辩是无意义的,她的思想早已深入骨髓,若不亲身经历体会,恐怕永远不会明白的穷苦下人的日子,而自己身为子女,与父母争辩本就是是错的,这也是规矩。尤其是林丛幽尚且是一个女子,更是错上加错。

林丛幽叫其他侍女准备沐浴,又是叫厨房准备一些吃食送去屋里,自己则去取了一些药物去了萝青住处。林丛幽轻轻敲门,“萝青,我可以进来吗。”

“姑娘,你进来吧,门没有锁的。”

林丛幽进屋,只见萝青正躺在床上,正用毛巾敷着脸,林丛幽从萝青手里拿过毛巾,取出药膏,轻轻为其擦拭:“萝青,很疼吧。”

“姑娘,不碍事的,萝青不疼。”

“撒谎,你脸都红肿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疼。”,林丛幽又将一瓶药给了萝青,“这一瓶是内服,我正用着的是外敷,早中晚各几次,不出三日便好了。”

“姑娘,萝青是下人,不值得用这么好的药的,更不值得姑娘为我擦药,这些伤也无甚要紧,过几日便无碍的。”

“萝青,人没有上人下人的,今天这事是我思虑不周,害你受苦了。今后,我定不会让这种情况再发生的。”林丛幽让萝青头靠在自己肩上,轻声说道。

“姑娘是我见过最好的人。”萝青有些哽咽,像林丛幽这样对待下人的,萝青还从未见过。只是,人真的无贵贱之别吗,可为什么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是显贵,而有的人的日子,一眼就看到了尽头?

“萝青,你知道吗,我日后一定是要离开林家的,我本想着,至少母亲待你是不错的,就算没有我,你也在这墙院内也能安稳渡过,到了待嫁之龄再为你寻一处好人家。只是,我未曾想到在母亲眼中,你没有那么重要的位置。”林丛幽看着萝青眼睛,继续说道,“萝青,你可愿日后先跟着我,我定然会全力护你周全,待我势力足够时,去留再随你。”

“萝青早就说过,要一世跟着姑娘的。”

“跟着我,并不一定会比这里舒坦。林家虽然有门第之见,但想来你留在此处性命还是无虞的,若是跟着我,说不定哪一天便客死他乡,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你可要想好了,我要走的路,太艰难,太漫长,甚至看不到光。”

“萝青定然是要跟着姑娘的,虽死不悔。”

“这次行动一是为了林家,更是为了自己。萝青你本是为林家出了一份力,但却反受惩罚,若照我之前的脾气,定然不会再留在这里的吃力不讨好。但离开林家,现在却还不是时机,需得从长计议。”

“萝青晓得的,一切但凭姑娘打算。

林丛幽明白自己现在羽翼未丰,若是离开林家自己虽有信心,但麻烦事恐怕会很多,而且自己现在是女子之身,还会带着萝青,若是在外面被人修为高强之人捉去当炉鼎......林丛幽不敢想象。所以,自己定要赶快修行到觉醒境界,好修炼素琉经,这样才能更快到观想境界,只要到观想境界,修炼神魂,自己就可使用一些前世手段,在凡世便有足够的自保手段了。

“家族待我无情,现在我却无法还之不义,族中的事情想必萝青你也有诸多了解,此行我也算有所收获。至少现在,林家不能散,我们须得想办法解决族中事情。现在当有三件事要去办,第一调查吴家,若是货物被掉包,想来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第二须得去看望老太爷,我担心老太爷也是被人迫害,若是如此,想要见老太爷恐怕很困难;第三,需要找人监视各叔伯,或许能得到有用的信息。可惜我现在被禁足,出入不便,且只有你我二人,人手不够。”

“姑娘虽是被禁足,萝青却是可以出去的,明日再寻个借口看望老太爷,至于其他老爷,便只能随机应变了,我倒是与几个侍女颇为熟识,或许可帮上忙,只是打探些消息罢,她们平日里都喜欢打听各房老爷趣事,再给些银钱,想必很乐意做此事的。”

“如此甚好,这些年由于老太爷身子不好,加上各房纷争,家里本就是勉强维持营生,若是再经波折,恐怕要变卖祖产了,倘若只是内斗也还好,若是有族人为了家主位置牵扯其他势力进入其中,林家恐有倾覆之灾。”林丛幽无奈感叹,家里若是无一个人镇得住场面,各自为政,人心难齐,自己前世也是修为有成之后,才将支离破碎的家族聚合在一起。只是不知道,过了这么些年,族人如何了。

“姑娘,这次真的这么严重吗,姑娘懂得真多,我脑子笨,看不明白,但我知道,姑娘肯定是对的。”

“如此,你便先休息吧,我也离去了,明日便开始行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