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大梦万古(一)

  • 崇尊
  • 蝶来
  • 2274字
  • 2022-05-28 15:24:44

“如今我在大圣圆满境界,可始终无法窥探准帝境界,这是为何呢?”林丛幽对果果问道。

“因为你这一世的沉淀还不够,毕竟你的修为是我强行灌注的,肯定会有一些隐患。”

“可有解决之法。”如今,一朝一夕都不能浪费。

“它可以帮助你,但是,你若心智不坚定,可能会变成一个疯子或者傻子。”果果拿出一幅画。

“这是什么。”林丛幽隐隐觉得这幅画很不简单,甚至比当初的轮回湖还可怕。

“无上禁器,乾坤无量图,传闻他的主人,是无尽岁月前的一位道仙,此图坚韧无比,看不出是何等级,他的主要作用就是镇压。”

“果果你的意思是,让我进去,感受一下这个秘宝的恐怖,可这有何意义呢。”

“镇压是它的主要作用,它还有一个作用便是助人修行,里面装载了一个虚幻的大界,可以让你体会人世百态,甚至梦回上古,从而让你修为大进。当然还有一个可能,你再也回不来,或者回来之后疯了傻了。到时候,恐怕连我也救不了你,除非琉璃大帝真身降临才能救下,但琉璃大帝如今与天道对峙,根本无法抽身。”

“若我自行修炼,大概多少年能入准帝。”

“以你的天赋,至少也还需要上千年。”

“千年......太久了,我等不起,我还是要进去一试。”林丛幽坚定的说道,又拿出了杀生剑,“对了,杀生剑几乎被毁了,可有办法重新炼制?”

“和帝兵对决还没有被折断,也算是幸事,杀生剑本身便有部分材料是由帝兵级锻造,若能再寻得一些材料,再找人重新炼制,兴许能更进一步,将来你若成帝,再经过雷劫滋养淬炼,成为帝兵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这件事情,我便交给雨潇吧,如今魔域也算稳定,加上有你在此,但不用太过担心。”

“既然如此,那好吧。”

......

安顿好一切之后,林丛幽毫不犹豫的让果果将自己收入乾坤无量图中。

又是很奇妙的感觉,就像之前遇到轮回湖一样。渐渐的,林丛幽意识开始模糊,不由得闭上了双眼。

......

一条鱼在河水里面欢快的游着,寻找着吃食,它已经有几年的年龄了,个头不小了。它看到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去咬一个东西,自从被一个东西勾上去后就再也不曾见到了。那是什么东西,太诱人了,它也忍不住去咬,先是试探的咬了几口,没什么动静,又一口吞掉,紧接着一阵破空声,它竟然被拉出了河面,它强烈的挣扎,可于事无补。

就这样,它被放到了一个网中,里面有陌生的鱼,也有它认识的,它们都想冲破这牢笼,可无论怎样都是徒劳。

后来,它们一部分被放了,或许是因为太小了吧。而它正是被留下的部分,它又被放进了一个箱子里面,里面水很温热,让它很不舒服,同时空气也不够,让它几乎窒息。不知道是凭借了什么,它竟然还是坚强的活了下去,它不知道等待它的是什么。

它又被放进了一个池子里面,池子里面水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而且里面也有一些水草和植物,唯一的遗憾就是空间太小了,不像以前一样自在,它以为余生就是这样渡过了。

直到又有一天,它被一双手抓了起来,狠狠的摔在了一个木板上,紧接着又被一个铁片砸,它感觉整个身体都碎了,脱离水也让它更加的难受,就这样,没了声息。

......

风吹落了种子,其中一颗便落在了土壤上。这里的土壤很是肥沃,但生长的植物太多,经过了很久的时间,一颗嫩绿的新芽方才长起来。

就这样过了数十年,小嫩芽长成了参天大树,树上缠绕着一些树藤,但也会有虫蚁让它十分苦恼,好在有小鸟帮忙,这才不是那么痛苦。大树不知道自己为何生长,只知道一直向着阳光,就这样,又过了数十年,终于老死而去,可它也洒落了无数颗种子。

......

一只苍鹰划破长空,它在寻找自己的食物,它总感觉到奇奇怪怪的浑浑噩噩,也感觉到很多自己没有见过无法理解的事情。

就这样,它在天上飞了十几年,突然有一天它很好奇天的尽头是什么,同伴们都嘲笑它不知道天高地厚,它却坚持己见,不管不顾的朝天边飞去。

最终,它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波澜壮阔,却也越来越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应,天天冷了,可它还是不想回头。最后,被活活冻死在了路边。

......

顾云平是青云小镇的一个穷酸书生,他的目标就是考取功名娶个媳妇光宗耀祖。顾云平三岁识得千字,五岁就可背诵诗书,七岁便泼墨作画。如今他二十岁加冠了,还是碌碌无为。

也参加了几次科举,但最终都落榜了,为了讨生活办了一个私塾教书,经常郁郁寡欢。

顾云平也曾羡慕诗经里面的爱情,也幻想过科举高中迎娶公主,富家千金委屈,加官进爵人生逆袭,可那终究是自己的幻想。

又过了二十年,顾云平还是没中,靠着家里的积蓄他还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娶妻,次年就生了一个儿子,如今他将希望放在儿子身上。

顾云平时常会觉得恍惚,总觉得这不该是自己的命运,时常喝酒买醉,最后在六十余岁的时候,死在了自己的床榻上,终究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

......

管浩宁睁开眼,他是一个拿钱卖命的杀手,无论目标是谁,只要有足够赏金,就没有他不敢下手的,因为他在世界上没有一个亲人了。

这一次,又如往常一样完成了任务,可这次伤得出奇的重,好在天公作美下起了雨,否则浓烈的血腥味会引来野兽和追杀自己的人。

管浩宁躲进了一个草庙里面,这让他头疼欲裂,像是要想起什么,可最终揉了揉头睡下了。

管浩宁只感觉过了片刻便有声响,杀手的本能让他迅速紧握兵刃躲藏好,只见进来的至少一个避雨的女子,管浩宁才藏好了兵刃走了出来。

管浩宁只觉得自己从未见过如此佳人,哪怕他心硬如铁,如今都快被融化了,见到她的第一眼,管浩宁便觉得金盆洗手。

他开始和女子寒暄,那女子也对她表达着善意,管浩宁越发觉得自己做的选择没有错。雨停之后,他便和女子一起离开了。

没过多久,他们成亲了,虽然只有没人见证,但管浩宁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可就在新婚燕尔当夜,他被自己的短剑刺入了心脏,原来那女子是他所杀之人的女儿,接近他只是为了复仇。

管浩宁闭上了双眼,嘴角挂着笑,眼角挂着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