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先天混沌体

  • 崇尊
  • 蝶来
  • 2176字
  • 2022-05-22 19:52:34

张老爷和张老夫人原本是不同意这桩婚事的,奈何儿子执拗,只好由着他。

到了中堂,黎竹韵便开始问安奉茶。

“爹,请用茶。”按礼,理当先给张老爷敬茶。

“不错。”张老爷面带微笑接过热茶便喝下了几口。

“娘,请用茶。”黎竹韵又给张老夫人递上一杯茶。

“姿势不对,重敬。”张老夫人板着脸色说道。

黎竹韵只好调整好姿势重敬。

“手臂太高。”

“端太低了。”

“要面带微笑,轻声细语。”

......

“茶都凉了,还敬什么,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张老夫人第一日便给了黎竹韵一个下马威。

泪珠隐隐的在黎竹韵眼中打转,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见状张老爷方才让张老夫人别太苛责,张承诰也为黎竹韵说了好话,张老夫人目的也达到了,便不再说话,示意夫妻二人退下了。

请安用膳之后,张承诰便带着黎竹韵回娘家去了,虽然去的时候走水路会比较方便,但考虑到黎竹韵的身体状况,张承诰还是叫了马车,回来也方便。

黎竹韵身体自然没有寻常女子脆弱,但这种事情她也不好意思说出,便由着张承诰了。

黎大娘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大夫都说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了,黎大娘还有几亩田地,也将这些交给了黎竹韵,不过黎竹韵对这些本就是很感兴趣,做得暂且收下,心里想着待阿娘死后,便将这些田地还给黎家村,自己不过一个过客罢了,对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留恋的。

......

黎大娘最终还是没有熬过那个冬天,张承诰和黎竹韵也赶回来参加了黎大娘的殡葬仪式,不知怎么,黎竹韵根本没有多少悲伤,也没掉几滴眼泪,仿佛死的只是一个陌生人。其实对黎竹韵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

时光匆匆,林丛幽嫁入张府已经一年多了,肚子也越来越大起来,前来问诊的大夫都说一定可以生个儿子,张老爷和张老夫人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就连对黎竹韵一向苛责的张老夫人,看黎竹韵也顺眼了许多,整日烧香拜佛求子。

最后一段日子,黎竹韵就在床榻上躺着,丫鬟整日整夜的伺候着,而且府上请了稳婆暂住于此。

又是一个晴日,黎竹韵突然感觉腹痛难忍,便大声呼叫丫鬟去请稳婆,黎竹韵也知道,自己当目前的日子也快到了,对于这个小生命,其实自己并没有做好准备,可生活,又怎么会让人有所准备呢?

黎竹韵只感觉到身体撕心裂肺的疼痛,似乎快被撕裂开了,几乎喘不过气,稳婆不断安抚着黎竹韵,一边又用特定手法推拿着。

忽然,天空雷霆大作,但却十分奇怪的霞光漫天。

好在黎竹韵身体向来很好,随着几阵婴啼,顺利的生下了一子。

看着稳婆抱着孩子出来,张承诰和张老爷,张老夫人都高兴坏了,而且还是一个儿子,张家也算后继有人了,张家为这个儿子取名为张子坤。

张府子嗣绵延,是天大的喜事,大摆宴席三日,宴请四方,众人都忙着恭喜张承诰和张老爷夫人,却没有在意过黎竹韵的感受,也没人看见黎竹韵偷偷落下了不只一次的眼泪。

为何会落泪,黎竹韵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莫名的空虚和彷徨。

又过三年,张子坤也三岁了,这几年,黎竹韵也察觉到了自己这个儿子的天赋异禀,无论学什么东西,都是一点就通,也十分体贴人。

若不是这个儿子还算懂事,黎竹韵也不知道有什么勇气活下去了。

生完儿子之后,张家之人对自己的态度大不如前,包括张承诰也是。从前的誓言,从前的蜜语甜言,不过是过往云烟。

以前张承诰还是需要读一些诗书的,立志要考取功名,婚后读书却越来越少,经常流连于花街柳巷,张家就这一个独子,张老爷和夫人都十分放纵。黎竹韵无父无母无后家,孤身一人在这冰冷的府邸,也时常思考这种日子到底有何意义。

随着张子坤越来越大了,黎竹韵也越来越老了,脸上手上都多了些许褶皱,远不比年轻时候的貌美。

张承诰也越来越不顾黎竹韵了,而且在这十几年里,又纳了几名年轻貌美的妾,常年未曾踏入黎竹韵房门,而且其中两个妾室也为其生下了一子一女,张子坤不再是张家独子了。

黎竹韵只觉得,这些年,自己都生活在囚笼中,黎家村是,张府也是。囚禁她的是谁?是黎大娘吗,还是张承诰和张子坤,还是说,囚禁自己的人是自己?

这一日,天出奇的黑,雷电大作,雨噼里啪啦的下,黎竹韵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

黎竹韵又在院子里面赏花观鱼,张子坤则在自己的房间学习琴棋书画。

天黑压压的一片,而且越来越近,直到只有数百丈的时候,黎竹韵才看清来的是一群人。

原来人,也是可以飞行的?黎竹韵看着自由自在天空中飞行的人,只觉得好生羡慕,不过,这也是她噩梦的开始。

云上的人,身着黑袍,脸上带着特殊符号面具,黎竹韵觉得好生奇怪。

黑袍人站在张家屋顶上,冰冷的杀气四溢,黎竹韵只觉得他们是来自地狱的死神,感觉他们似乎来者不善。

“灭相大人,这个小村似乎是有某种恐怖的体质现世,在十五年前就有组织成员禀告过,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详细地方,如此看来,就是这里。”

“不错,我有感觉到了,的确是了不得的体质,就在这里。”被称为米灭相的人说道。他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看样子是整个队伍的领袖。

灭相右手一挥,黑袍呼呼作响,张府的屋檐都被掀翻了,灭相右手弯曲成爪,张子坤便到了他的手中,同时一记手刀,张子坤便昏迷了过去。

“先天混沌体,竟然是这种传说的体质!若成长起来,必定能成帝!”不过灭相也十分奇怪,这种凡人村落,怎么会产生如此逆天的体质?

“恭喜大人,寻找到传闻中的体质。我们灭生组织,信仰天道,若将此子加入灭生组织,天道必能允许其成帝,这对于故大人必定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看着张子坤被黑袍人抓走,黎竹韵只觉得最重要的东西被抓走了,顾不上什么,便起身向黑袍人冲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