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家族迷云

  • 崇尊
  • 蝶来
  • 2159字
  • 2022-04-25 11:29:07

待萝青归来,林丛幽已调整好情绪。今日看似伤得挺多的,但都是皮外伤,无甚要紧的。萝青替林丛幽褪下衣衫,这一次,林丛幽并未觉什么不妥。或许是身体上的疲累,无瑕想着其他吧。林丛幽又一次把整个身体都浸入浴桶,持续数十息才起身。

“萝青,替我加凝神花,秋露草,紫参花......再加一些玫瑰花瓣吧。”

“好的,姑娘。”

加入药材,一是可以让伤更快好转,二是强健体魄,至于玫瑰花瓣,林丛幽一向是这样的。

砰砰砰,门外又响起敲门声,不过这次的声音较为急切,“丛幽,丛幽,怎么晚膳都不来用了,萝青说你身体不适,可要叫大夫。萝青,快开门。”门外之人正是林丛幽母亲,龙氏芙蕖。

“母亲,无碍的,只是今日练习许久,有些疲乏,无甚要紧的,我正沐浴呢,母亲不必担心,早些回去歇息吧。”林丛幽听到门外声音,心里颇为触动。

“如此吗?那便好,娘便过去了,明日可记得要来用早膳。”

“母亲放心,丛幽知晓的。”龙氏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还是离去了。

“萝青,这些日你便都陪着我睡可好?”

“好啊,姑娘。”萝青看着林丛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处,轻轻擦拭,“疼吗,姑娘。”

“不疼的,既然踏上这条路,我便会走下去。”

“可萝青怕是无法跟随姑娘脚步了,我怕是受不了那样的苦。”萝青头轻轻贴着林丛幽,手轻轻搭在双肩。

“我也没有修习条件的。”当然,这是萝青默默想的。

“无碍的,萝青便在这院墙之内就好,若日后要离去......”

“姑娘,水快凉了,我们还是快些洗吧。”萝青轻轻揉了揉眼,打断了林丛幽。

“好。”

一夜无话。再睁眼时萝青早已起身。好在经过用药和和一夜修习,加上之前药浴药效还未完全完,林丛幽已好得七七八八,脸只是有些许红肿,除手伤外其余便是用衣裳遮住,不过也基本好了。刚刚洗漱好,龙氏侍女便来请林丛幽用早膳了,林丛幽便跟随着侍女到了膳厅。

“母亲安。”林丛幽微微躬身。

龙氏轻握着林丛幽的手,又是抚了抚面庞缓缓说道:“才一日罢了,怎么就搞得这样子,就算是修习,也不必如此着急,日后,可要爱惜自己身体。”所幸看着无大碍,龙氏方才安心。

“母亲,丛幽知晓了。”林丛幽又看下母亲问道,“母亲,大伯,三叔,四叔他们为何吵闹呢?前几日我听着似乎又吵架了,母亲可否说与我听。”

“你打听这做什么,大人的事情丛幽不必操心,自有大人解决。”说到这里,龙氏揉着额头,感觉颇为头疼。

“丛幽也不小了,再有几年便可嫁人了,母亲说与我听听可好,或许丛幽可出出主意,替父母亲分忧。”林丛幽自然是希望父亲继承家主的,这样婚嫁之事相对会主动一些。

“你也知道你还有几年便可嫁人了,还去习什么武。罢了,说与你听便是,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你也是林家人,知晓也无妨。”龙氏又是叹了一口气,“林家的有一批贵重商品运于临雾镇途中,遭遇妖兽袭击,死伤数个好手,更是丢了商品。组织人手回头寻找时,发现一件都没有了。”

龙氏摇了摇头又说道:“还有一批货物是与本镇吴家交易的,吴家说我们的货以次充好达不到要求,更是要求我们赔偿,这批货运之前都是细细查验的,没什么问题,可吴家退回的的确是我们家的货,但品质远不及之前送与的。”

“那是何人负责这两批货物?”林丛幽追问道。

“说来也奇怪。而且这两批货,一批是由你大伯和父亲负责,一批是由你父亲和三叔负责,皆有你父亲参与其中管理监制。族中已差人去请你父亲归来。你大伯,叔叔们更是争论不休,老太爷本就身体不好,又吐了几口血,现在还在昏迷中。”

“如此吗?这还需父亲处理,不知父亲何时能归来?”

“快则三天,慢则十日,定会归来的。”

“丛幽知晓了,母亲,丛幽吃好了,便先回房了。”林丛幽微微躬身,龙氏轻轻点头。

回到屋中,林丛幽便觉得这两件事均是针对父亲。到临雾镇的路虽然常有妖兽出没,但几乎都是低阶妖兽,凭族中人手完全足够应付。

至于交于吴家的货物,多半是被掉包了。只是不知,究竟是何人下手,是否留有后手。如果尚有后手,父亲的归途便危险了。

老太爷如今昏迷不醒,按例当由长老会和议事会决出代理家主。如果老太爷也是遭人迫害的话,林丛幽不敢想,此事大抵是族中内斗,想必会留手不会伤血亲性命吧。可万一有其他势力参与其中,或是族人足够心狠,对林家来说,恐有倾覆之灾。

时间啊,太紧了,若是晚上几年,我大有信心一力降十会,管他牛鬼蛇神全部镇压,可现在的自己,终究是太弱小了,只能智取。

大伯林铁意,虽为嫡长子,却游手好闲,几乎不过问族中事情,房中事情也几乎是大伯母操持;三叔林学松沉迷赌博,却惧内;四叔林丰玉好色,常流年花街柳巷,家族妻妾颇多;五叔林青锋习书从文,终日读诗书却无甚成就。

林丛幽细细想着平日里叔伯行径,从最终利益看,大伯得家主之位机会很大,嫌疑不小,其余叔叔,甚至其他族人,都有嫌疑。看来,得出去走一趟,或许有什么线索。

“萝青,萝青。”

“姑娘,怎么了。”

“我准备出去办一些事情,你帮我准备准备。”

“姑娘,是做何事,可要告知夫人?”

“不,此行需隐秘,我准备一个人出去,你留在族中,制造我尚在的假象,我自会留书一封,与母亲交代清楚,此行不会耽误太久,我很快便会归来。”

“姑娘一个女子,单独出行怕是不妥的,还是萝青陪着你吧。”

“无碍,萝青,我自会乔装,你需留在族中混淆视听并且替我看着叔伯们举动,此行非常重要,甚至可能关乎林家存亡,萝青,拜托了。”

“好,萝青听姑娘的便是。”

林丛幽心中轻叹:“时间紧迫,自己须得赶快寻找线索,究竟是何人谋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