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化凡

  • 崇尊
  • 蝶来
  • 2062字
  • 2022-05-20 18:20:36

这次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林丛幽想着......

星域穿梭中遇到时空乱流的的几率还是极小的,先前也不过是其他人的干预罢了。

但事与愿违,可谓是怕什么来什么,刚在虚无中穿梭不久,空间就开始坍塌了,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剧烈,相比上次不知道恐怖了多少倍。

坍塌的空间似乎要把林丛幽给挤碎,如今离开蓝星后,林丛幽也恢复了圣境修为,撑开圣相,顿时虚无空间中发生了恐怖的爆破声。

......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处村落,一个面色苍白,身材娇小的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剧烈的头疼让她青筋暴起,双手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头部,冷汗一滴一滴的往床榻上掉。

“我是谁,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越是想着,她越是头疼,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姑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听到声音,屋外走进来一个老妇人,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

“我是谁,这又是哪里,你又是谁?”好在能听明白,床榻上的女子便先不想了,头疼缓解了许多,对着老妇人问道。

“你不记得了吗?”

床榻上的女子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村里的人都不认得你,你是我们在河里打捞到的,你可有印象为何会坠河?”

床榻上的女子又摇了摇头。

“也罢,你先养着吧,或许是受到了惊吓,过一阵子就好了,你且安心住下,一切待养好身子再说。”

“多谢大娘。”床榻上的女子说道。

在床上养了几日后,她便起来了,可她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要去何处。村民们都很热心,又给他起了一个新名字,叫黎竹韵。

这几日,黎竹韵也逐渐熟悉了这个村楼,这个村楼大多都是黎姓,故叫黎家村,村子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依山傍水景色宜人,男子们打猎耕作,女子便织些桑麻做些细活,也算是其乐融融。

黎竹韵看着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黎大婶便收其作为养女,救下她之日便是她的生辰。

黎大婶是村中的寡妇,本不是姓黎,不过时间太久,她自己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丈夫死去了,便一个人生活在这黎家村已有数十年,黎大婶本无子嗣,如今晚年得女,心底便觉着是老天开眼了,赏赐自己一个女儿,而且是如此的乖巧可爱。

一转眼,黎竹韵在黎家村已经待了一年多了,黎大婶看着眼前的养女,也是越来越满意,这个养女不仅手巧,而且力气比寻常男子还大几分,无论粗活细活都能干,而且也特别听话。不过就是经常一个人发呆。

今日黎竹韵又望着夕阳发呆了,已经过了一年多了,自己脑中还是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自己在黎家村以前的记忆,看着夕阳如血,流水淙淙,黎竹韵总感觉心底缺少了什么。

黎竹韵的生活很简单,日出便起,日落便休息,有时候会跟着村中壮年男子去打猎,有时候会下水抓鱼,不过如今虽然过了一年多,黎竹韵的个子还是和之前一样,和寻常女子差不多高。

“黎家村的外面,是什么呢,我从何而来呢,如今唯一的线索便是自己是在河中被发现的。”黎竹韵想着。

黎竹韵双手抚摸着夕阳,突然好想去村外面看看,这村子的生活纵然安逸舒适,可自己总感觉忘记了非常重要的记忆,总是有种莫名的心悸。

正好最近农忙也过了,不如明日向阿娘请辞,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吧。

就这样,带着烦乱的思绪,黎竹韵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她看见有人影在等着自己,却怎么也触碰不到,醒来后,又想不起到底做了什么梦。

这一年中,黎竹韵也偶尔会头疼,不过只要自己不思绪太多,很快就能缓解,这样黎竹韵对自己的过去更加好奇了。

黎家村前的河只是一条小河,村里人都叫称之为黑岩河,黑岩河不算很长,源头在织云村,那是一个距离黎家村数十里的小村落。

翌日,朝阳如往常一样划破黎竹韵的梦境,黎竹韵很快就起身了,黎竹韵想着自己在河中被寻到,想必也是附近之人,沿着河流往上,或许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阿娘,我想出去走一走。”吃早膳时候,黎竹韵终于鼓足勇气说道。

“你想去哪里?”听着这话,黎大婶放下了碗筷。

“我想去织云村看一看,寻一寻我的过往。”黎竹韵小声说道。

“其实,在半年前我就去打听过了,织云村没有丢失过什么小姑娘,来到这里,便是缘分,又何必强求太多。”黎大婶劝说道,她自然不想黎竹韵离开自己。

“阿娘放心,我只是去看一看罢了,会回来的。”黎竹韵轻握着阿娘的手。

“可你一个女子,出门总归是不便的。”黎大婶依旧是忧心忡忡。

“阿娘你忘了,成年的野猪我都可以打死,又怕什么呢,无碍的,这世道好,已经很多年没出过大案子了,阿娘不必担心。”黎竹韵继续劝解道。

“如此便罢了,记得天黑之前要回家。”

“放心吧阿娘,织云村离这里不算远,我脚程快,很快就会回来的。而且回来可以走水路,很快就能到。”

......

就这样,黎竹韵踏上的她的旅程,这也是这一年多来黎竹韵第一次走出黎家村。

黎竹韵穿着粗布衣裳,戴着简单的首饰,只带了少许干粮和水,便上路了。

数十里的距离也不算远,而且大多都是官道,治安很好,黎竹韵脚程很快,但一路总是走走停停,游山玩水,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方才临近织云村。

织云村比黎家村大上了许多,以绸缎出名,村民织好锦缎便拿去镇上交易,日子过得也算富足。黑岩河几乎贯穿整个小村,给小村带来很多便利,再往上走,便是黑岩河的源头了,在一处高高的雪山上,那里终年严寒,无人居住。

这里,真能找到关于我的记忆吗,黎竹韵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