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一人一剑屠一宗

  • 崇尊
  • 蝶来
  • 2991字
  • 2022-05-10 12:09:51

若是能成为内门弟子甚至核心弟子,将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对自己修炼进度也将大有裨益,林丛幽也能明显感觉到如今洞府灵气不足以支撑自己修行了。

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都是一个宗门的中坚力量,不仅考察天赋和修为,同时也考察心性和对宗门的忠诚度。

林丛幽见到了李德树长老,告诉自己的想法。

林丛幽天赋心性都是一绝,但入宗门时间尚短,不过宗门在她身上看到了希望,若是全力培养林丛幽,或许青衍宗便有机会重回巅峰。

这是一场豪赌,李德树长老一个人也拿不定主意,只是告知林丛幽需要与长老会商议一番。

最终,林丛幽被秘密册封为青衍宗圣女,只是少数高层和核心弟子知晓此事。青衍宗最终决定,举全宗之力,造圣!

何为圣女,顾名思义便是圣地天之骄子,圣女若无意外必定成圣,甚至有机会冲击传闻中的帝境,以青衍宗目前的实力,完全没有资格册封圣女的,因为宗门并无圣者修士坐镇,所以值得悄悄册封,若是林丛幽实力足够后,便可昭告天下。

时光匆匆,一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在青衍宗举宗之力的培养下,林丛幽境界已然到了自在境界圆满,只差一步便是逍遥境界了,便是如同临雾镇张绍林的境界。

可今日林丛幽闭关结束之后便听到了一个噩耗,萝青不见了,已经失踪两日。

第一日众人并未觉得不妥,第二日才开始寻找,寻找了整整一日,还是没有找到。

林丛幽心急如焚,便御剑而行下山,开始在青阳城内寻找起来,随着寻找一处处熟悉的地方,林丛幽心里越来越凉,不由得往不好处想。

林丛幽闭眼细细盘算起来,若是自己得罪的势力,想来只有玄冥魔宗了,只是先前自己动手和处理都极为干净利落,为何还是被盯上了。

林丛幽便急速回到青衍宗内,寻找到李德树长老。

“先前宗门还欠我一个条件,如今我想使用。”

“丛幽想要宗门为你做什么?”

“寻找到玄冥魔宗山门位置,确定萝青位置所在,若是寻到萝青最好不过。”

“玄冥魔宗?丛幽与玄冥魔宗有过过节?”

“谈不上过节,只是直觉怀疑到魔宗。”林丛幽平淡回答道。

“玄冥魔宗只是一个小宗门,不过他背后的势力却是极为可怕的。此事还需商议......”李德树长老也很为难,如今青衍宗正是上升势头,正是需要韬光养晦的时候,的确需要权衡一下利弊。

“长老不必为难,我只需要宗门帮我查到魔宗山门位置即可,弟子单独行动,绝不牵连宗门。”

“这般,便好,今日天色已晚,丛幽还是先回洞府等消息吧,我即刻安排弟子行动。”

“多谢李长老。”林丛幽微微躬身说道,说完便迅速离去了。

回到洞府,林丛幽便开始做准备了,或许,将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等待的日子总是难熬,到了次日晌午,李德树长老终于回来了,而且带回了萝青。

令林丛幽气愤的是,萝青身上满是伤痕,手脚经已断,好在经过林丛幽观察,萝青身体还是完璧,想来是还没来得及采补便被李德树长老悄悄救出的。

林丛幽再次向李德树长老躬身作揖,便带着萝青回去了。林丛幽心里记着这份情,若是单凭自己一个人,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萝青,找到恐怕黄花菜都凉了,而李德树更是帮自己找到了萝青,让自己没了后顾之忧。

待安置好了萝青之后,林丛幽心里的怒意杀意翻江倒海。

前世自己以杀证道,这一世终于要大开杀戒了吗?

如今天色尚早,不是最佳出手时机。

林丛幽便焚香,沐浴,穿上了一身红衣,涂了最为鲜艳的红唇。

好久没穿过红衣了......

林丛幽抽出寒雨剑,拿出精致的绸布,开始擦拭。

从晌午,一直到傍晚太阳快下山,林丛幽不知道擦拭了多少次寒雨剑,每擦拭一次,杀意就浓一分。

该出发了,林丛幽起身。

此时林江和如烟也进来了,请求同去。

林丛幽瞪了一眼,两人都不再说话。

林江和如烟只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冷到了极点,凝聚在林丛幽身边的杀气近乎实质化,让人不寒而栗,林江和如烟便打消了再说话的念头,深怕多说一句惹得林丛幽不快。

待林丛幽走后,如烟和林江才决定如释重负,先前的林丛幽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从未见过林丛幽如此可怕的一面。

抵达玄冥魔宗山门,夜幕正好降临,月黑风高杀人夜。

御着青霜剑,握着寒雨剑,林丛幽便运转起《杀生剑诀》第一式,生而为杀,这一次不再是残招,而是完完全全的圣术,以林丛幽目前的灵气足够发动几次完整的杀生剑诀。

阴阳灵气围绕这林丛幽,游走于经脉和四肢百骸,一剑,出!

近乎实质化的杀气,伴随着惊天剑气向玄冥魔宗山门劈去。

轰隆一声,宛如霹雳,魔宗山门轰然倒塌,剑气势力不减,将整座山都劈开了,不知死伤多少弟子。

“如何胆敢闯我玄冥宗,报上名来。”

“死人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林丛幽又挥一剑,恐怖的剑气直接击杀了自在境界的执事。

一个小小的宗门,就在青阳城外,竟然能长久经营,干着腌臜事,林丛幽知道定然是背后有实力诚心包庇,如今自己实力尚不足以掌控全局,暂且隐忍才是明智之举。

但这不是林丛幽的作风,如今以自己的实力,足以横扫玄冥宗,何必再等?若要等自己成王成圣再报仇,那便不算报仇了。

“跪迎者生,反抗者死!”林丛幽淡淡开口,红衣飘飘。

“所有弟子听令,结阵!”

“吞服禁药,立即传信请求支援!”

玄冥宗众人着实是被先前两剑惊住了,就算是寻常逍遥境界的修士,也不可能做到,况且来者不善,玄冥宗众人不由得生出一丝胆怯。

鲜血的味道,恐惧的味道,这曾经让我无比怀念......

林丛幽双眼已开始泛红,黑发飘散,宛如一尊来自地狱的魔王。

可林丛幽终究只是一个人,终究也是有力竭的时候,众人这才稍微定了定心神。

不过事实出乎了众人的意料,林丛幽越战越勇,尽管身上多处受伤,每一击几乎都可以带走几位玄冥宗弟子。

只是过了小半个时辰,玄冥宗内的尸体越来越多,最终,终于有几位老者出现了。

“师祖终于来了,这娘们十分邪门,还请师祖镇压!”

“请师祖(师父,师叔)镇压!”现在只有十几个声音还在山间回荡,其余的,几乎都杀绝了。

五个逍遥境界修士,但林丛幽无惧,杀到如今,虽然灵气和体力都不足了,但林丛幽战意却始终在巅峰。

吞服下几颗禁药,不仅调动周身灵气,同时这片天地的灵气也被强行调动,神魂灵气都运用到了极致,林丛幽便率先出手了。

“能逼我到这份上,尔等就算下地狱,也足以自豪了。”林丛幽淡然说道。

“置之死地而后生!”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玄冥宗终于安静了,林丛幽如今满脸满身满手都是鲜血,拄着寒雨剑,半跪在地上。

无论是精气神,都几乎消耗到了极点。

不过只是安静了一会,四周又开始嘈杂起来,还有帮手吗?

林丛幽起身,开始观测起来。

都是林丛幽知晓的宗门,为首的便是青阳宗。一行人不算多,大约四五十人。

“这位姑娘,灭了魔宗?”青阳宗领头之人问道

“是又如何?”看来,玄冥宗背后的便是青阳宗了,林丛幽想着。

“阁下做事如此丧心病狂,屠灭宗门鸡犬不留,跟魔道有何区别?”

“你待如何?!”林丛幽继续说道,手中的剑又紧握了几分,四周空气也都冰冷了几分。

青衍宗领头人细细的观察着林丛幽,想要寻到一丝破绽。

可在林丛幽眼中,有疲惫,有愤怒,有无尽杀意,却没有一丝破绽,没有一丝恐惧退缩和不确定。若是从林丛幽眼中能看出一丝破绽,自己则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击杀掉这个威胁。

可林丛幽立在哪里,仿佛还有信心把自己一行人全都击杀,青阳宗终究是不敢赌。

“无事,无事,姑娘忠肝义胆,嫉恶如仇,实属我辈之楷模,姑娘想必累了吧,不如我送姑娘回去,善后之后便由我青阳宗处理了。”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回去,至于善后事情,还劳烦阁下了,宗门内还有一些可怜男子女子被关押,而且还有一些玄冥宗余孽侥幸活着。”

林丛幽握着剑,一步一步的便下山了,心里更是冷笑连连,可惜了,玄冥宗的宝物财物自己没法收刮了,不过这笔账先记在青阳宗头上,来日必讨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