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轮回湖

  • 崇尊
  • 蝶来
  • 2081字
  • 2022-04-28 20:28:08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长老,我还有一个侍女在山脚下,我要接她上来。”林丛幽继续说道。

“小事,小事,稍后我便可以安排。”李长老耐心回答道。

“既如此,还劳烦长老送我过去。”林丛幽微微躬身作了一揖。

过了片刻,林丛幽便到了炼心塔底下,林丛幽毫不犹豫的进去了。

很快林丛幽便到了第九层,这一层对应的便是圣者之上,大帝之下的境界准帝境,就连林丛幽前世都未曾达到过这个境界。面对这一层,林丛幽也无底,这炼心塔毕竟是一宗门传承圣物。

第九层,很宽敞,很明亮,除了一幅画,其余什么都没有。

画纸张洁白,上面画了一个湖,林丛幽隐隐感觉到画上面庞大的灵力波动。

难道这是传闻中的轮回湖?传闻轮回湖能看穿一个人的前世今生未来,林丛幽原本是嗤之以鼻的,不过这次重生也让自己对轮回之说有了新的看法。

林丛幽只看了一眼,便沉沦进去了。

林丛幽感觉进入到了一个奇怪的状态,仿如神魂离体进入了画卷中。

......

咳咳咳,木辰又吐了几口血终于睁开了眼。这是?在我自己布置的洞府中......

木辰用力抓着头,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死了,已经到了一万年后重生为林丛幽了吗?这难道只是一个梦?

这个洞府布置极为隐秘,加上阵法和禁器隔绝气息。对,肯定是自己受伤太重气息紊乱方才胡思乱想导致走火入魔了,晴儿怎么会背叛自己呢?

木辰又掏出几颗圣丹入口,感觉到自己的气息逐渐增强,心慌的感觉终于逐渐消失了。

这一次,木辰伤得很重,就算有圣丹圣药也花了半年时间方才恢复得七七八八。

也不知道魔域怎么样了,在我离开的半年是否会出什么乱子,雨潇和曦晴又如何了,木辰更是心急如焚归心似箭。

如今实力已经恢复七八成了,只要不遇到先前那种级别的埋伏,以自己的实力足以横行上行大陆。木辰实在等不及完全恢复,便出发前往魔域了。

以木辰绝巅圣者的修为,就算横跨整个大陆都不需要太多时间,很快便到了魔域,木辰贪婪得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只是这气味让自己熟悉确有一丝陌生,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凭借身上的令牌魔域和魔君府的禁制对自己无效,木辰很快便到了魔君府。

木辰看到了府上挂满了白灯笼和白绸缎,木辰的心更是剧烈跳动,不安的预感更强烈了。

快速赶到大厅,只见中堂摆了一口棺材,木雨潇穿着披麻戴孝,守在灵堂前,默不作声,眼泪却不停的涌出。

木辰正要去抱住木雨潇,可木辰发现自己完全触碰不到,木雨潇也听不见他说话,仿佛他只是这个世界上的过客。

木辰头痛欲裂,颤动的手推开了棺材。

那里面,竟然是......自己?

噗~木辰吐了一大口血,便倒地不起。

......

林丛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角有泪光流出。

刚才,那是幻境吗?还是已经发生的事实?这感受也太真实了,哪怕林丛幽心志坚定也没有分清轮回湖中的一切。

林丛幽又望了第二眼。

......

林丛幽身着红衣,矗立在星域虚空中,身躯在不断的碎裂和新生。

这?似乎是准帝的力量,准帝境界的尽头,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帝境。这一次林丛幽有了准备,如今便是自己的未来?

看着眼前的敌人,身穿黑袍,戴着十分诡异图案的面具,眼前的黑袍人足有十几位,每个人的黑袍和面具大体相同却又有细微区别,想必是用于区分身份的。

这,就是自己未来的敌人吗?

十一个准帝,五个准帝巅峰,就差一个大帝了。

林丛幽心里暗骂一声操蛋。

不料十六个黑袍人身后又出来一个,衣袍和面具都极为特殊,像是这一群人的首领。

这该不会是大帝吧?

难道说,末法时代将结束,天道允许众生成帝了?

林丛幽感受到了滔天的威压,更是落实了自己的猜测,这最后一人便是真正的帝境,一个帝境,十六个准帝,自己一个人又怎么去杀?

林丛幽回头看去,看到了无数自己熟悉的尸首。

蓝熙晴,木雨潇,阿德,林江,萝青,如烟......还有一个女子,林丛幽感觉说不出的亲切。

跟着我,这便是你们的宿命吗?

可我偏偏不信这狗屁宿命!

林丛幽紧握杀生剑,一步踏出星河皆在后退,欺身上前,不仅调动自身修为,也调动了这片天地的力量,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便是杀生剑诀的第九式,一剑挥出。

恐怖的剑气急速扩散,连虚空都被切割开了,产生了空间缝隙乱流。

这是这一剑,便击杀了七个境界较低的准帝,除了最后的黑袍人,其余人都受了不轻的伤,身躯在不断的碎裂重组。达到圣境之后便可断肢重生,就算是到了准帝境界,如此频繁的消耗生命精元本质重组身躯也难免留下道伤,若道伤严重终身难以寸进,甚至枯死。

林丛幽挥了一剑之后又迅速向前杀去,不过身后的黑袍人并没有出手,他看着很近,却又似乎不在同一个时空,无法插足自己的大战。

林丛幽躯体不知道碎裂了多少次,又挥了多少剑,这片星域行星都被打爆了不少,虚空都坍塌了,林丛幽终是彻底杀死了十六名准帝。

还没来得及喘息,头上便出现了一个恐怖黑影,是一只大手向自己拍下来。

滔天的威压让林丛幽不能动弹,眼看就要落下之际林丛幽终于冲天而起直刺苍穹。

在绝对的力量差距前,林丛幽只是顷刻间便被打得支离破碎......

......

噗~不知怎的,在画卷前的林丛幽也吐了一大口血,眼角的泪更多了。

那便是我的未来吗?那便是我的追随者的未来吗?

轮回,宿命,这一切都是注定吗?那我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林丛幽仰天长啸了一声,花了片刻整理思绪。炼心塔轻微颤动,林丛幽看到了一道光柱出现,想必这便是到塔顶的通道吧。

塔顶,到底存放了什么东西?

林丛幽刚踏上去就惊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