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药浴

  • 崇尊
  • 蝶来
  • 2198字
  • 2022-04-25 11:21:03

拿着有些沉甸的钱袋,林丛幽心里流过一股暖流,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父亲给的,加上自己平日里未花的月钱,想来足以支撑半月的修炼。

林丛幽回到屋里,现在自己需要了解这个大陆,更需要了解这段空挡时间的历史,是否有改良的药方或基础功法等。林丛幽便去了藏书阁,以自己的权限,只能阅读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书籍,不过对于目前的自己来说完全足够了。

“空老,我想去寻些书籍看。”林丛幽向藏书阁处的老者打招呼。

“去吧,去吧,大姑娘又来阅书了。”此时空老坐在椅子上,一把蒲扇盖着脸庞悠悠说道。

林丛幽由于头疼之事没少去藏书阁翻阅典籍,却是一无所获。

林丛幽细细寻找自己需要的书籍,很快便找到近年趣事,林丛幽又想起自己曾向母亲询问过自己生辰,是开元历一万两千五百二十六年午时出生。同一星域下通常历年都是统一的,看来如我所料,如今我在的大陆与上行大陆并非在同一星域。

经反复推演确定,自己神魂大致在宇宙虚无中流浪一万年,上下不超过一百年,与先前自己大致猜想的无二。

第一层是寻常书籍,民间话本,基础入门武学,经商之道,历年大事记等,第二层便是修炼书籍,通常只有炼体和觉醒境对应的功法,武技,基础丹药丹方,炼制技巧等。

不知不觉便已是到了晌午,林丛幽亦是伸了伸懒腰,一层和二层挑选着自己需要看的书籍看了半日,也算有所收获,临走前,林丛幽拿起一本无字剑谱,以及一般基础炼丹指南。

“空老,醒醒,我想借阅这两本书籍。”林丛幽下意识的扯了扯老者衣袖,又很快缩回了手。

“这动作也太女子了吧,虽然我现在就是女子。可毕竟自己也曾是一域之君,如此行为若是让曾经敌家知晓,恐怕要笑掉大牙。”林丛幽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奇怪,想来是深受以前行为的影响吧。

“小丫头,你看得懂吗,一个女娃子,借阅这劳什子书作甚,不如寻些话本和女红书看。”空老倒是没在意林丛幽今日行径,小孩子的好奇心都是极重的,待到碰壁之时,自会回头罢。

“我就随便看看打发时间罢,劳烦空老为我登记一下。”林丛幽自然执意要借的。

“罢了罢了,反着一二层书籍也无甚珍贵,半月之内记得来还便是了。”空老登记完,又是呼呼睡去了,林丛幽也见惯了此情形,轻轻摇头便离开了。

借阅这两本书林丛幽也是有盘算的,一是自己需要熟悉招式剑招,二则是为药浴做准备,若是将来展现了武学天赋,也有个由头解释罢。

第一境界称为炼体,身体为人之本,为精。气和神藏于体,若无一个强健的体魄,就如建万丈高楼不筑地基。炼体又有四小境界:炼皮,煅骨,活脏,血气。由外至内提升身体强度,无异于洗精伐髓。

到达血气境界,气血绵长,体格强健,在凡世武馆便有做教资格,若是凡人仅靠个人摸索练习,九层以上的都无法再进境。炼体仅是基础,为日后修炼铺路。

天地有灵气,藏于山岭,河流,天空,洞穴,海底......人族祖先通过不断探索和积累,发现通过一些呼吸方法可纳灵气入体,随着一代又一代的人逝去,一代又一代人积累,终有圣贤出世,修订书籍,教导众生,教人踏上修行之路。自此,万灵当以人为尊!

然在历史的长河里,并非只有人族才能翻起浪花,传闻荒古时期有天生王族,亦有血脉强盛妖兽出世,人族正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抗争中奋战到了最后。如今,便是人族的时代。

林丛幽又感叹一声,生而为人当自强。炼体第一小境界炼皮圆满后,虽说达不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却也是寻常利器难伤。

林丛幽快速翻着基础炼丹指南,和万年之前的无甚大差别,只是有些许改变,且部分地方多了注解。

越是简单,越是珍贵,这是人族先贤呕心沥血之作,后世之人继承遗志,不断改良完善,让丹药能几乎完全契合于人族,极大发挥人体潜能。

炼体十分枯燥且痛苦,定然要准备药浴保护身体不至于炼垮掉,若是处理不当,留下暗伤就麻烦了。若无丹药药浴辅助,自身摸索炼体,需要许久且容易伤着自身,利用工具并积累经验,这便是人族的智慧和传承。

“一阶妖兽血,凝神草,冰灵花,银叶草......”药浴配方和制作方法不算繁琐,但对寻常人家来说,材料有些昂贵,且需要时常更换,纵然人人尚武,可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接触到和有条件,世间,仍有许多土地普通人默默耕耘着。

当然也有不甘命运之人,向天争运,踏上武途,想来,前世自己便是吧。少年孤苦清贫,硬是踏出了一条路,纵然那条路有太多人诋毁看轻,可自己也算为自己和像自己一样的人提供了一个栖息之所。

下午便去购置药材罢,想到这,林丛幽总算有些许开心。或许,女子天性便是喜欢逛街和购物罢?

忽然听到府中似乎有吵闹,又是听到像花瓶摔碎的声音。“萝青,萝青......”

“姑娘,怎么了。”萝青在房中出来问道。

“府中为何如此吵闹?”

“姑娘之前对府中事物一向不关心,怎地今日转了性。姑娘少在各房走动,有所不知也是正常的。”青萝轻轻为林丛幽整理碎发,一边说道:

“近几年老太爷身子越来越不好了,医师来了好几个,都说是难以熬过这个冬天了。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族中生意近几年也不甚好,且遭到其他几大家族打击,更是雪上添霜。”

萝青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萝青是下人,本不该议论主子,可家里其他老爷到现在还是不睦,各自为政,争那家主之位。按例大老爷为嫡长子理当继位家主,可老太爷有意将家主传位给二老爷。家主之位继承是需要议事会和长老会联合同意方可,只是如今老太爷病重,无人支持大局,所以便有此局面罢,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也是,自己记得之前确实也听见过吵闹,不过现在自己身为林家女子,想要掌握命运就必须掌权。看来,此事尚需从长计议,只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今夜,便准备药浴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