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迷雾初战

  • 崇尊
  • 蝶来
  • 2712字
  • 2022-04-25 11:53:58

邻座的是一位温文儒雅的男子,身着蓝衣,面庞如精雕细琢般,唇角轻轻勾起,像是一直在笑,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亲近。他本坐着喝酒,两旁的姑娘帮忙着斟酒和扇凉,可无奈被别人扫了雅兴。蓝衣男子一指点出,便让朱昌洪松开了手,接着又踢了一脚,让其踢退数米远。蓝衣男子轻轻挥了挥手,示意让歌女下去,歌女如释重负,匆匆离去了。

不过朱昌洪更是恼怒了,只是见到是蓝衣男子,灰溜溜的便就逃开了,连屁都不敢放。他只是一个做生意的小老板罢了,自己平日里交往了一些官府之人,做一些小恶倒是不怕,但却是万万不敢得罪临雾镇第一家族陈家之人。蓝衣男子名叫陈景煜,是临雾镇陈家嫡长子,据说最爱的事情便是听曲喝酒。陈景煜收拾完肥胖男子之后,便缓缓向林丛幽走来说道:“小兄弟,可否一同来喝一杯。”

林丛幽便起身,微微躬身作了一揖说道:“多谢兄台抬爱,可我尚未饮过酒。”

“无妨无妨,便是以茶代酒又何妨,我见小兄弟是个妙人,便想来交个朋友。在下临雾镇陈家陈景煜,不知小兄弟姓甚名谁,何方人士。”陈景煜轻轻笑着说道,仿佛从不会生气。

“在下清风镇林家林无忧,途经此地,便来游玩一番。我观兄台也是个妙人,居然不惜自降身份,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出手。”林丛幽招手,示意陈景煜入座。林丛幽如今是男子打扮,便用了一个假名。只是林丛幽确实尚未饮过酒,前世自己的确是千杯不醉,不知道如今这具身体能不能喝得。

“既是游玩,不如便来我陈家做客,我便做东,邀林兄弟见见这临雾镇的美景佳肴。说起来清风镇林家我倒是有些印象,家族中生意上有几次往来,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林兄弟便来我府上一观可好。”陈景煜又接着说道:“我若不出手,林兄弟想必也会出手罢,我看人不会错,林兄弟必定是个妙人。”

“陈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来此尚有事情处理,恐有不便,不敢叨扰陈兄。”

“如此,倒是我唐突了。”陈景煜赔笑道:“观林兄弟想必也是个喜欢听曲之人,不如今日你我便以文会友。”

“甚好,甚好。”林丛幽尴尬陪笑道,这陈景煜实在是有些过于热情,不知怎的林丛幽有些不自在,若是前世的自己,想必早已痛饮了。

最终推辞不过,林丛幽还是饮酒了,自己已多年未沾酒,都快忘记酒的味道了,那曾是迷醉自己的味道。林丛幽虽然炼体有所小成,却还未达到觉醒境界,所能调动的灵气少的可怜,不足以以灵气化去酒劲,但酒量还是比常人好上许多。

渐渐的,林丛幽有些微醺了,林丛幽知道不能再喝了,自己如今毕竟是个女子,若是酒后出丑便不妙了。

“陈兄,今日与君饮甚是痛快,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日便到这里吧,陈兄作为东道主,我便不与陈兄争请客了,有缘再见。”

“林兄弟如今有些醉了,恐怕会有些不便,我差人送林兄弟吧,不知林兄弟如今住在哪处?”

“无碍的,路我还是认得的。”林丛幽轻抚藏在衣袖中的镯子,递过一个物件给陈景煜说道:“今日陈兄请我饮酒,我也自当还礼与君,只是个小物件,还望陈兄不要嫌弃,我便去了。”

“储物宝物。”陈景煜心中默默一惊,如此看来这小兄弟还是个修行之人。陈景煜知道林丛幽去意已决,便不再挽留,只是觉得这小兄弟颇为有趣。待林丛幽走后,陈景煜便叫了一个随从,交代了几句话,也快速离去了。

林丛幽又在镇中街上闲逛了一下,一直到晌午才回到客栈,吩咐店家准备好午膳。林丛幽的醉意也差不多消除了,吃过午膳,自己也该去迷雾山脉看一看了。

临雾镇临近迷雾山脉,只是行走了两刻钟林丛幽便看到迷雾山脉很近了。不过林丛幽也发觉了有几个人正跟着她,林丛幽便加快速度,进了林子,寻了一处石头坐下。

林丛幽大致能猜到是何人跟踪着自己,居然从清风镇跟到了临雾镇,看来“孙神经”真的是睚眦必报。林丛幽取出青霜剑,又拿出一片绸缎,开始细细擦拭。从剑身,到剑柄,反复来回,特别是剑刃,林丛幽更是擦得仔细,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杀戮前的宁静。

不一会,几个随从打扮的男子便到了林丛幽不远处,几人有些吃惊,林丛幽居然不跑了,而且正坐着悠悠的拭剑,心里竟觉得有些不妙,不过想到自己一行四人,更有一个觉醒境界修士,又镇定下来。

林丛幽见过其中两人,正是“孙神经”的随从,林丛幽依旧未起身,依然从容拭剑。

“没想到小丫头竟然装扮了男子,害得我们好找,小丫头得罪我们少爷,便应该想到后果。你若跟我们回去赔罪,事情或许还有转机。”其中一个随从说道,他身材清瘦,脸上有一颗黑痣,看着像是领头的。事情当然没有转机,只是少爷交代过要活的,否则他也不必说这些废话了。

林丛幽还是未动,四人看被无视,顿时恼怒不已,领头的便下令:“上,抓活的。”

三个炼体境界的随从便冲向林丛幽,距离越来越近。终于,林丛幽动了,一剑横扫,顿时有破空之声。这一剑,是气势最足的一剑,也是杀意最浓的一剑,生而为杀,剑出无悔。

咔嚓几声,三个随从的剑都已折断,剑势却未减,三个随从其中一个当场毙命,另外两个胸口均有一道深深的血痕,受伤不轻,倒地不起,没有再战之力了。

领头的随从呆住了,他根本想不到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瞬间击杀一人,重创两人,就算自己,短时间也未必可以做到。顿时心里便打起了退堂鼓,自己是觉醒境界,如果全力逃跑,想来有很大几率逃走的。

不过林丛幽看脸色便看穿了他的心思,顿时蹲下,右手用青霜剑支持着身体,左手捂着胸口。重重的咳了几声。

领头随从瞬间有了再战之意,自己毕竟是觉醒境界,这小丫头片子不过十三四岁,境界一定不如自己,加上先前一剑,说不定是用激发潜能丹药强行催动,再无法用第二次,且自己可用灵气护体,就算不敌,再逃也不迟。想罢,便不再犹豫,拿着长刀便向林丛幽冲来。

林丛幽嘴角轻扬,迅速起身对上了几招,经过试探,林丛幽判定对方大致是初入觉醒不久之人,早知道自己便让他走了。不过放他走,事也会多上了不少,自己的历练之路恐怕会多很多变数。只是刚入觉醒而已,灵气必定不算浑厚,自己尚有机会赢他。

领头随从也甚是不理解,不过就是一个煅骨的小丫头,自己怎么就拿不下,更是越打越急。终于,林丛幽找到一个破绽,折断了领头随从的兵器,当然主要还是他灵气不够浑厚,加上战斗许久有些消耗,心情又急躁,十分实力不过发挥了七八分,便让林丛幽寻到了机会。林丛幽的战斗经验太丰富了,生里来死里去的,心如止水。

领头随从见势不妙,便要逃跑。可惜晚了,他的体力消耗和灵气都消耗太多,林丛幽精准一剑刺入后背,领头随从还未死,转过身来便是跪地求饶,这时候命最重要,其他的不过都是浮云罢了。

“罢了,罢了,毕竟我与你们少爷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这话一出,领头随从心中一喜。

“毕竟本姑娘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人,便给你个痛快,留个全尸吧。”说罢,一剑便抹了领头随从脖子,领头随从满眼是不甘和后悔。临走之前林丛幽更是不忘补了其他随从的刀,确定四人均死亡后,便向林子更深处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