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拨云见日(二)

  • 崇尊
  • 蝶来
  • 2262字
  • 2022-04-25 11:33:24

翌日,天气有些灰暗,林丛幽早早起了,自己洗漱,自己为自己梳头,可后面头发总有些不便打理,林丛幽索性也不管了。林丛幽忽感听到脚步声,正是青萝过来了,青萝双手搭在林丛幽肩上问道:“姑娘怎地不唤我,我虽腿脚受了些伤,但手却无事的。况且用了姑娘给我的药,过了一夜几乎好了七七八八,几乎无碍了。”

“萝青你伤着了,怎么不多睡一会,离早膳还得有一会呢,我不忍看你伤着还服侍我,我也习惯你服侍我不愿再叫她人了,而且,很早以前的我,并无人服侍,不也过得好好的吗。”

萝青虽然不算聪慧,数次之后,还是察觉姑娘变化了许多,姑娘定然藏着什么秘密的,但这关自己何事呢,自己只需要跟着姑娘便好。萝青轻松说道:“萝青既然在,便是萝青替姑娘梳头。”

“好,由你。”

早膳之后,萝青便安排出门购物去了,林丛幽嘱咐她务必小心,且注意身体,记得坐马车,多歇歇。林丛幽便直奔老太爷屋门前去了。

老太爷门前有侍卫,日夜把守,说是见不得风,要保证老太爷安全。

“开门,我要去看爷爷。”林丛幽对府卫说道。

“大姑娘,老太爷病重,见不得风,不宜见人,大姑娘还是请回吧。”府卫回绝道。

“放肆,你们算什么东西,也配拦我?”林丛幽拿起短剑一人用力抽打了一下,当然并未出鞘,“作为孙女看病重爷爷有何不可,开门!”

府卫微怒,未曾想过一向文静的大姑娘居然如此难缠,却不敢发作,无奈打开了门。

林丛幽进屋,只见老太爷卧在床上,面无血色,脸色略紫,双眼紧闭,林丛幽再把了把脉,可以断定,老太爷必定是中毒颇深,而且中毒时间少则数年多则十数年,每次计量很小不会迅速致命且难以查出,长期积累,毒深入骨髓内脏,药石难医。

林丛幽便离去了,细细打听方知道这府卫一直是三叔府上的人,想来,此事与三叔脱不了干系,如此,便要寻个方法去二叔房间查探了,白天不宜动手,还是等晚上吧。

入夜,林丛幽已从萝青那里得到很多有用的消息,大伯母似乎与外人有染,三叔又在赌坊输了银钱,四叔在青楼又去找哪个姑娘了......

待夜深,林丛幽凭借自制迷香,各房里都挨个查探搜寻了一下,终于明了事情始末了。拿着重要物证,林丛幽溜回了屋里,不过现在人手不够,恐怕难以控制局面,族中父亲威望颇高,想必支持他的族人不少,也不知父亲始末时候归来,只要人手足够,无论是智取还是强攻,都没关系,自然,能兵不血刃解决问题自然是最好的,毕竟也是血亲。

又过一日,林丛幽,早早便去寻母亲:“母亲,父亲那里可有消息了,近日是否可以回到族中。”

“丛幽,你莫怪那日母亲,母亲只是太着急了,你父亲归来之路的确出了些意外,那日你又出去,要是你们都出事,我又该怎么办。好在又传来消息,你父亲总是无性命之忧,快则今晚,慢则明日午时便可归来。”

“如此便好,我这次来还有要事与母亲商议。”林丛幽快步走到母亲跟前,附耳轻声说了许多。龙氏脸色凝重道:“丛幽,你所说可是真的”

“此事绝无虚假,我多次求证过,母亲,时间紧迫还请早做准备。”

龙氏愣住了许久,才缓缓说道:“好,好,我自会安排人手应对,待你父亲归来,再一同商议。我得去一趟长老会......”

到了傍晚,林南峰总算归来,林星洛也跟着回来了。一路上族中事情他也多多少少听说了,既然他归来,明日议事会便可开展,林南峰感到无奈和悲愤,这个家族,腐朽不堪,希望明日议事可以选出代理家主,处理好一切事宜。

入夜,林南峰,龙氏,林丛幽一家又秘密商议到了半夜方才休息。今夜,格外漫长,雷电轰鸣。

次日,林丛幽依旧是早起,窗外下着大雨,滴滴答答落在大地上,朽木上,树叶上,花瓣上,似乎想要洗净一切尘埃,还天地一个清净。林丛幽去了藏书阁,寻到了空老。此时空老正在屋檐下,端着一杯热茶浅浊,或许是有些烫吧。林丛幽躬身,作了一个大揖说道:“丛幽有一事想要劳烦空老。”

“大姑娘,如此大礼可使不得,老朽不过是个无用之人,帮不上大姑娘什么忙的。”

林丛幽不起身。

空老执拗不过,便说道:“大姑娘你且说说是何事,如此郑重。”

......

中午,雨还在一直下,老太爷连夏天都没能熬过,便去了。棺材放置在大厅,按例当放七天,子子孙孙当前来吊唁。府里人今日格外的忙,又是大雨诸多不便,又是打理丧事,准备议事会、长老会。

议事会连同长老会一起在议事厅开,刚开始格外吵闹,一直到林南峰拿出一包药粉。

“此药粉可吸引妖兽,事发之处早已被人动手脚,但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而正巧我在大哥房间寻到了这种药粉。”

“不是我干的,况且我尚在队伍中,我又何必置自己于险地,林南峰,你这是为了家主之位不惜陷害大哥!”

“的确不是大哥,却与大嫂脱不了干系,大哥不喜过问族中事情,只是老太爷把任务交于大哥,大哥你才接手这件事罢。大哥可知道,大嫂是孙家的人,苦心经营十数年,更是毒害死了老太爷。”

“胡说,不可能,玉儿怎么会做如此事情。”林铁意自然是不相信的。

“我知道你不相信,可证据确凿,这些年大房事务几乎都是大嫂操持,她便有了下毒的机会,更是数次与孙家密谋,被下人瞧见几次,这是从大嫂房间搜出的书信,你便看看吧。”

“大哥,你识人不察,导致父亲惨死,身为嫡长子,当做众兄弟表率!你......”

“三弟,你与吴家的勾当,还用我说吗?你赌场上输了多少林家的血汗钱,更是偷梁换柱,证据确凿,你可否要亲自看看。”

“二哥,你......”林学松知道已藏不住了,狂笑道,“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欠了太多钱了,我若是再不还钱,他们就要把我剁了喂狗,我需要钱财,才铤而走险。如今事情败露,便一不二不休,各位兄弟,别怪我心狠。上,全都拿下。”

可林南峰和龙氏早已做好准备,未翻起风浪,空老本是林丛幽的后手,不过看来也不需要了。

从今后,林南峰当为家主,林家血,也该清洗一番了,方能得到新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