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轩辕明易亲政
  • 大庸皇帝
  • 星际航海士
  • 5085字
  • 2021-07-18 07:00:08

轩辕明易在大庸帝国作皇帝已经很多年了,现在是轩辕明易当皇帝的第十个年头,也就是乾正十年。这十年对于明易来说,过得并不舒心。也就是亲政的这两年让他过得好一些,但是焦灼的朝政依旧让他无法得心应手。

乾正元年,大庸帝国太宗孝德皇帝驾鹤西去,其实这里还有玄机。看似很可笑,但却可能是事实,当时十五岁的明易至今还在怀疑父皇是否已经驾崩。不过已经当了十年皇帝的他,也已经当的很习惯了,也就没在多想这些自己想不明白的事,他压制着自己开棺验尸的冲动,他还要进行明天例行批阅奏章的工作。

乾正七年,轩辕明易不幸感染了恶疾,每每太师给他讲课的时候,他就困倦到睡着,每每大笑的时候就会晕倒,这让他的母亲钦德皇太后大为头痛,他的母亲是个很爱孩子的母亲,尤其是常年的宫斗让她对明易的感情远远超过自己的丈夫先皇。但她又是对孩子很苛刻的母亲,无论是文韬还是武略,他对明易的要求都是非常之高,虽然明易天资聪颖,在很多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满足过,似乎是她害怕明易不肯继续努力,她总是用父皇会不要他们母子来吓唬明易,用明易不努力父皇就会不让明易继位来吓唬明易,用这样的话语来刺激明易。在被抛弃的危机面前,明易不得不发奋图强,并一举超越了所有皇家子弟,再加上明易本身就是嫡长子,于是明易一步步地获得并稳固了太子之位,到最后,明易继位成为了大庸皇帝,开元坤正。

但是长期的勤学苦练让轩辕明易精神崩溃,并且让他身上留下了恶疾,明易从未曾放弃刻苦学习。冬日里,明易在听课无法听进去的时侯以冰块敷面,时常都能听到明易身边的太监私下里讲皇太后对皇帝也太苛刻了,这种皇帝的生活,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由于长期恶疾缠身,明易连言笑都不得不控制自己,以免因为自己笑而当众晕倒,这种过度控制自己的生活让明易苦不堪言。明易也看过不少名医,这些名医都是都束手无策,直到那一天,那一天对明易来说就是他生命中的阳光雨露。

一个对明易来说最重要的人出现了,这个人是个世外高人武林高手,也就是明易现在的师父姬丽芬,这位大师不仅治好了他的恶疾,还传授了他一身过人的武艺。明易找到师父姬丽芬,他告诉姬丽芬,“师父,我作皇帝已经十年了,可是一直都没有亲政,一直都生活在母后的阴影下,我感觉特别的难受。”姬丽芬说,“明易,你的心情,师父很理解。”明易接着说,“师父,弟子有件事情拜托师父帮忙。”明易跪了下来,想师父行了大礼。姬丽芬赶紧扶起了明易,她说,“明易,你有事情求师父,就和师父说,不用行此大礼,但凡师父能帮助你的,师父一定会帮助你的。”明易苦着脸说道,“师父,弟子其实心里很矛盾,弟子知道母后对弟子非常好,但是母后一直不让弟子亲政,不让纳妃,弟子感觉非常的难受,母后让弟子做的争取的,弟子都做了,母后为什么一直不信任弟子呢。”

姬丽芬语重心长地说,“明易,你做的很好,你的母后让你做的努力的,无论是治国理政,还是军略武艺,你都做的很好,师父也觉得你能够执掌好大庸帝国,师父支持你亲政。纳妃之事,你也到了相应的年龄,也到了该处理此事的时候了。”明易欣喜地看着师父说,“这么说师父愿意支持朕亲政纳妃了。”姬丽芬说,“这是自然,师父和你的父皇母后陪养你就是为了你能够很好地的执掌帝国,成为一个好皇帝,可惜你的母后现在不知道是怎么了,迟迟不让你亲政,师父也觉得你母后做得不对。”明易听到师父姬丽芬如此说,心中更加有信心了,于是他坚定郑重的对师父说,“师父,朕想要亲政,希望师父能助朕一臂之力。”

姬丽芬看着明易,眼中充满了光彩地说,“师父一直在等你自己主动说这句话呢,师父觉得只有你自己主动说的时候才是最佳的时机,既然时机已到,师父自然站在你这边,师父一直都会支持你的。”明易很感到,但是他忍住了眼中泛起的泪光,他知道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随后,明易和师父姬丽芬商量了帮助明易亲政的细节。

从坤正元年到坤正八年都是轩辕明易的母亲钦德皇太后神农东伟在执政,明易和师父一起去拜见皇太后,皇太后端坐在慈宁宫的正殿之内。皇太后神色有点诧异地看着这对师徒,她很少同时接见师徒两人,她打量着太师姬丽芬,她又看看儿子明易,她的随侍女官问道,“你们觐见皇太后所谓何事?”皇太后示意女官不要多言,问道,“有事找哀家吗?”皇帝明易看到母后之后,心里有点忐忑,皇太后对明易长期的压制让他面对皇太后时心里总是压力很大,很多的想法不能说出口。

不过这次明易准备了很久,随后坚定地说,“母后,儿臣这次还是想要说亲政的事。”皇太后看到明易坚定的眼神后,再看看明易身旁的太师后,眼中泛起了恨意,她似乎因为明易的话而迁怒到了太师姬丽芬身上了。皇太后看着太师,说道,“太师,你如何看皇帝亲政这件事?”太师姬丽芬说,“太后,我也认为为皇帝到了可以亲政的时候了,太后你已经皇帝培养的很优秀了,文治武功都培养的很好。”皇太后客气道,“对于皇帝的培养,太师你做的努力也非常多,哀家也非常感谢你。不过亲政毕竟是大事,容哀家再想想。”明易看母后嘴上有松动,觉得不能再等母后考虑了,他赶紧说道,“母后,你都说考虑好几次,但是一直也没有下定决心,距离朕第一次和母后说这件事已经两年了,母后就答应朕吧。”明易觉得该硬时候硬,该软的时候也要软,于是再次表达自己想要亲政的想法。

可是这时候皇太后还是一副沉思的样子,明易对于此事早就和太师商量过了,于是明易按照计划的样子,施展了自己跟太师学习的心幻之术。皇帝明易幻化成了先皇太宗皇帝轩辕山的样子,让皇太后陷入了幻境之中,这个幻境让皇太后并不会因为先皇的突然出现而感到不合理,让皇太后不会认为这是术法给的幻象。皇太后似乎在白日进入了梦里(其实在明易施法设置的幻境中),她看到先皇从殿外走了进来,先皇跟皇太后说,“秋儿,咱们的儿子明易已经长大了,他已经能够担当执掌朝政的重任了,让儿子亲政吧。”皇太后看到先皇后,特别高兴地说“既然陛下回来了,自然是陛下来主持朝政,明易亲政不急。”幻境中先皇说,“秋儿,朕已经老了,早点让儿子亲政,朕还能在背后指点一二,让孩子早点锻炼,朕才能放心呀。”皇太后说,“陛下,亲政的事不急着说,你知道这十多年,臣妾过得多苦嘛,没有陛下在臣妾身边,臣妾太难了,朝政很难处理,还有那么多宵小惦记着陛下打下的江山,臣妾不能辜负陛下的所托,可惜臣妾能力有限,陛下你真是苦了臣妾了。”随即,皇太后不禁掉下了眼泪。

在幻境中,先皇搀扶住了皇太后,对皇太后说,“是朕对不住你了,让你一个人担负这么大的责任,朕是找到了成仙的途径,这次回来就是看看你和儿子,然后就要去仙界了,等到有朝一日找到了可以让你也成仙的方法,一定来接你去仙界。”皇太后感到很诧异,随后有好像明白了什么。皇太后的脸上的表情,由阴转晴,又由晴转阴,她说道,“儿子明易还不是够成熟,很多事情做的达不到我的标准,我还要再垂帘几年,等到儿子足够成熟了,臣妾一定将权柄还给他。”皇太后的表情细微变化,让明易不禁紧张起来。太师姬丽芬看到皇太后的情绪变化,又看到皇太后还在推迟,太师果断施展心幻术法,在明易为皇太后建立的幻境的基础上又建立了另一个叠加的幻境。

在太师新建的幻境中,不仅有先皇太宗轩辕山,还有皇太后的父亲神农庆福,神农庆福慈祥地看着有点犹豫地女儿,他说,“秋儿,让明易亲政吧,外孙现在做的很好,这么多年你做太后也做的很好,也该休息一下了,让明易接掌他父亲的权柄吧。你是父亲最喜欢的女儿,你做的已经足够让父母为之自豪了。”皇太后的眼睛不禁湿润了,她父亲对子女一向严苛,她不敢相信这一幕,她的父亲竟然夸奖她了,还有她的丈夫,竟然也向她道歉了。她的心中此起披伏,波涛汹涌,她真地感觉自己有点承受不了这些幸福,她不禁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她害怕她看到这些幸福是一场梦,她掐脸之后感觉很痛,她更加相信这些事实了。神农庆福接着说,“女儿,你小的时候,父亲对你很严苛,那时候是父亲做的不够好,你做的已经很优秀了,父亲希望你退下来,咱们一家人多多团聚,还有你的其他兄弟姐妹。”

皇太后的心再次被感动,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此时幻境与现实交融,她再次看到了儿子明易和太师,她郑重地对明易说,“哀家年事已高,既然你亲政的能力已经够了,哀家这就拟旨,即日起由你亲政,哀家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随即,皇太后贴身女官前去拟定太后懿旨,并交由皇帝明易带走。皇帝明易和太师告退并撤去心幻之术,经受了幻术的影响,皇太后和贴身女官、宫女的记忆上产生了变化了,就好像幻境里一切都是真的一样。

皇太后随即向天下颁发了她的懿旨,皇帝明易正式亲政。皇帝明易觉得最可怕的是太后执政期间居然不让自己大婚和纳妃,他郁闷的不行,当政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选秀女,虽然明易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得到师父的支持,姬丽芬在明易亲政后就被任命为朝堂上三公之一的太师,权柄很重。

选秀女对于明易来讲那真是朝思暮想,全国上下十二万万人口里得有多少花季少女,想着想着就要到来的选秀盛宴,明易第一次安然的入睡了。

一觉醒来,明易觉得身轻气爽,浑身都是力量。赶紧召集朝臣商量国事,顺便把选秀女的事定了。一大清早,各路神仙齐聚南书房。姬丽芬虽然年事不是特别高,但由于明易对她尤为尊重,每次都给她赐座。在她下首站着的是她的大徒弟丘萍,现任东阁大学士,在大庸朝男女有平等做官的权利。

出席这次早会的还有宰相陈平,左副相萧何,右副相吕不韦,其他五位殿阁大学士,诸位大臣除了上报各种政事外,明易终于听到了自己最想听的选秀女的事,可惜大臣们似乎并不是特别关心,陈平汇报说很顺利的进行着之外再没有多提,让明易有些失望,但毕竟还是很顺利,他也就不着急了。

秀女选拔的事情终于落下帷幕,这一次选到很多合适的秀女,明易甚是满意,奖赏了办差的大臣。冀州刺史苏护的女儿苏妲己、青州刺史伊尹的女儿伊琳、兖州民女妹喜、益州民女褒姒,这些是选秀的前4名,其他秀女若干,明易也没记住那么多人的名字。

秀女选拔之后,明易赶紧召见他们,按照正规程序给他们封号。由于没有正式选定皇后,他们分别被封为苏贵妃,伊淑妃,妹德妃,褒贤妃,她们分别被安排居住在钟粹宫、承乾宫、储秀宫、翊坤宫。

忽然明易感觉该是批阅奏章的时候了,于是让内侍高力士呈上来今天需要他批阅的奏章。由于大庸朝设置有内阁,民政方面的奏章首先都是到内阁票拟然后呈报给明易,他在对诸殿阁大学士研究的解决方案,做出批示。军事方面的奏章这时有军机大臣票拟之后上报给皇帝。现在明易正在翻阅第一份奏折,这是一份军事方面的奏折,傀儡国辽国被傀儡锅金国迅速灭国,诸侯国赵国的第一军团安赵军团,齐国的第二军图平齐军团都已经出兵傀儡国宋国,准备收拾一下挑起战争的金国。

这里要说一下,大庸王朝分封国的情况,分封国分为三种,第一诸侯国,这些国家没有军队,由中央朝廷驻军,但是有对当地的行政、司法、财政大权。第二种傀儡国,这种分封国没有外交权,军权、行政、司法、财政都有。第三种藩属国,这种分封国除了需要定期上交贡金,其他和独立国家无异,贡金是按税收确定的,不同国家上交的比例也是不同的。

辽王跑到大庸朝的首都上庸城,向明易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金国建国本来是在辽国支持下才完成的,结果完颜阿骨打的统治稳定后第一个出兵的国家就是辽国,辽国士兵长期养尊处优,根本不是长期征战的金国士兵的对手,辽军打败,由于辽国、金国主要兵种是骑兵,城池都比较低矮,金军一路南下,占领了辽国全部领土。辽王哭诉的声色俱厉,明易倒是稳坐高台,毕竟金国、辽国都只是傀儡国,明易早有将其削弱变成行省的打算,也并不是针对辽、金,对于其他傀儡国,他也是这种战略。

虽然辽王想尽各种办法让明易答应他复国,明易一直也没给他明确的答案,这让辽王耶律延禧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此时前线传来的战报显示,大庸朝的军队驻足于宋国南部地区,没有向前挺进的意思,金国灭辽之后,进攻宋国,宋国军队战力不必辽国,金国挺进速度本来更快,已经攻下的了宋国都城开封城,大有灭宋的意思。但迫于大庸朝第一、第二军团驻扎在宋国南部重镇杭州,金军基本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根据大庸朝情报部门锦衣卫的密探来报,宋国二王,宋徽王、宋钦王都被金国俘虏,宋国郓城公赵楷前来上庸求援。康城公赵构在杭州有称王的打算,正在和大庸朝二个军团联系,希望得到支持和册封。这位侧妃之子似乎并不想让大庸朝救出他的父兄,拼命派人游说朝臣,这一切都逃不过锦衣卫密探的眼睛。锦衣卫是明易的父皇(先皇)建立的,到明易这一代,强化了情报功能,现在在各诸侯、傀儡、藩属国,各行省都有情报站,在外国也都有情报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情报网络,像暗夜里的一只巨大的眼睛俯视着这个庞大的国度,带来安全,也带去恐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