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落泊公子
  • 苦海情剑
  • 谁定对错
  • 5610字
  • 2016-05-27 11:07:14

杨无的手终于在白小依的九天之力之下,慢慢恢复了。

杨无说道:“小依,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用内力轻轻的摸在我的手上,我就右手就恢复了。”

白小依说道:“我看见了羽人啊,他们教给了我医治你的方法。”

杨无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白小依告诉了杨无,她在羽化峰上见到了羽人的事还有学会了九天之力。

杨无说道:“这么说,小依果然是仙女啊。”

白小依说道:“我那是什么仙女啊,别多想了,我们要回中原了。”

杨无说道:“对啊,去打倒公子剑。”

白小依说道:“等你恢复了武功再说吧。”接着很哀怨的看了一眼杨无,在白小依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无法表达的忧伤。

白小依柔情似水,很温柔的看着杨无,说道:“死变态,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好不。”

杨无说道:“好,我一定会相信小依,无论发生了什么事。”

白小依笑道:“你要永远记着今天说的话,永远都要相信小依。”

一阵轻风吹来,吹在两个在荒凉的路上默默行走的两个人,他们,终于要回中原了。

-----------------------------------------------------------不知道走了多少的路程,一路上都没有阻碍,杨无和白小依已经回到了中原。

中原武林,已经是白龙会的天下,两人一回到中原就以为将会有无数的白龙会的人来找他们的麻烦,结果一路上,白龙会的人见了不少,但那些人仿佛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两人一样。

两个人轻轻松松的,就来到了一个城镇,一座美丽的城镇,一座景色迷人,让人流连忘返城镇。

杨无和白小依两人就在这城镇里逗留了下来,玩了十多天,城镇的景色,街市里的平静,城镇里人的和善,仿佛让两人早已忘记了江湖中的风波。

两人在想,如果一直都这样就好了,如果生活一直这样的平静,远离江湖中的种种恩怨情仇该多好。

人生,追求的,不也是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日子吗?

虽然他们彼此不宣,却珍惜着这得来不易的平静,将来会变成怎么样?

将来?魔界的大军即将兵临中原,他们真的能如此平静下去吗?

他们真的只为了自己的平静,就要让人间受到劫难,生灵涂炭吗?

当末日来临,他们也真的视若无睹吗?

杨无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他根本就已经忘记了魔族的事,他根本就是一个不想思考的人,

活着本来就已经有很多烦恼了,所以他不明白人为什么还要想太多的东西,

问题出现,解决就可以了,何必一想再想,以致于还没有遇到问题,自己就让自己的问题烦恼死了。

白小依的眼内,却显得一日比一日忧虑,因为她知道,平静而幸福的日子,将要结束了。

这天,他们就在一个湖边玩耍,看着湖面的水波荡漾,两人静静的呆坐在湖边的花丛之中,杨无懒洋洋的躺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

天空,多么的空阔,万里无云,人仿佛在天地间,就只是一颗沙粒的存在。

忽然间,杨无看到了花丛中的白色的花,那些他不知道名字的白色的花,艳丽而又高贵,他悄悄的跑去摘了一朵回来。

杨无拿着花说道:“小依,这花美丽吗?”

白小依将花拿着手里说道:“再美丽的花,让你摘下了,不也是会死亡吗?”

杨无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杨无说道:“我帮你戴上这朵花。”说着将花轻轻的插在白小依的头上。。。。。。。。。。。。。。。。。。

在湖边远处,一双充满了妒忌的眼睛,利如刀一样,正看着这一幕,那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美丽得高冷,高贵得不吃人间烟火。

她那一双美丽的眼睛,充满了无数的思念,却只轻轻叹息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从湖边离开的杨无和白小依,在街上闲逛,一个看似文雅而体弱的书生,在后面跟着他们。

这书生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杨无打量着这个书生,有点眼熟,肯定在哪儿见过,特别是他身上流动的气。

但那书生陌生的面容之下,一头漆黑的头发,温文尔雅,文质彬彬,

杨无分明就不认识此人,为什么却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呢?

白小依也不认识这个人,一脸的疑惑看着眼前的书生,虽然不认识,心中却已经有不安的感觉传来。

那书生双手作揖,对着白小依说道:“表妹,你不认识我了吗?”

白小依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人,正在疑惑间,

那人说道:“落泊公子,表妹,我是落泊公子啊。”

白小依恍然大悟,一双眼睛忽然产生了怒火,叫道:“哦,原来是落泊公子啊。”

落泊公子说道:“是啊,表妹终于记起我来了。。。。。。。”

落泊公子还没有说完,白小依的脚一下就用力踩着他的脚,

那落泊公子仿佛不敢闪开白小依这突然其来的一脚,就这样让白小依用力的踩了一脚,发出痛苦的叫声。

落泊公子说道:“表妹,你是这么讨厌我吗?”

白小依睁着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睛,生气的说道:“何止讨厌,简直是恨。”

落泊公子虽然让白小依一脚踩在脚上,依然笑容可掬的说道:“表妹无论怎么恨我,也会来喝我的喜酒的吧。”

喝喜酒,就意味着去参加婚礼,

原来白小依和杨无留在这个城镇,就是要参加落泊公子的婚礼。

杨无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两人在这城镇留了这么长一段时间,

落泊公子是白小依的表哥,就是将来杨无的大舅子了。

但杨无总是感觉到,他这一个将来的大舅子,有说不出的熟识的感觉,虽然是陌生的面容,一头漆黑的头发,但落泊公子总是让他想起那个也是叫“公子”的人,那气的流动,虽然隐藏得很深,但还是不经意的流露出来。

不过,既然是白小依的表哥,杨无也没有多想。

落泊公子,在这个城镇,有一间小房子,今天,他是带他未过门的妻子出来游玩,暂住在这个小房子之中,再过几天,就会回到他的落泊山庄,举行婚礼,正式迎娶他未过门的妻子进门。

虽然落泊公子只是偶尔来到这个城镇游玩几天,但房子里,却到处都能见到仆人,

这十多个仆人,在这房子里工作着,

落泊公子,那里是落泊,简直就是一个大富大贵之家的公子。

杨无,白小依,落泊公子三人,就在落泊公子的房子里准备吃饭。

杨无懒洋洋的坐着,白小依的眼中,更多的是怒火,仿佛恨意未消,与这落泊公子有什么深仇大恨,落泊公子却是一脸笑容,静静的看着两人。

他们三人在等人,等的正是落泊公子未过门的妻子。

白小依倒是好奇,这落泊公子,也就是说他表哥的妻子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等了不多久,就有一个女人,轻轻的推门走进来了。

那女人,一身素衣之下,美丽就不用说了,脸上表露出来的,却是一种高贵冷艳,身上的气质,仿如脱俗红尘一般,

这女人的冷艳脱俗的气质,也不禁让白小依心生羡慕。

如果说仙女,眼前的这个女人,才更像仙女。

这落泊公子,到底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女子来作妻子呢?

杨无也打量着这脱俗一般的女子,他一看到这个女人,他脸上流露出了一种惊讶的神色,

因为他觉得这女人,好像也在哪儿见过。

杨无感觉到今天很奇怪,遇到的落泊公子,遇到的眼前这个女人,他怎么都像曾经在哪儿见过呢?

白小依见杨无一动不动的看着那进来的女子,生气的将杨无一拉,叫道:“死变态,看到美丽的女人就如痴如醉的,人家相公就在旁边。”

杨无被白小依一拉,才回过神来,说道:“不是这样啊,我觉得这位姑娘好像在哪儿见过。”

落泊公子说道:“莫非你与素素认识?”

落泊公子未过门的妻子,名叫冷素素。

杨无说道:“我好像见过这位姑娘。”

落泊公子说道:“那么你一定是记错了呢,素素在家深居简出,每次出门都必定和我一起,如果你见过她,就一定见过我。你有没有也见过我呢?”

杨无想说他也好像在哪儿见过落泊公子,但话还没有说,就想,或许是他多心了,他认识的人又不多,这位落泊公子又是白小依的表哥,他怎么可能认识呢。

一顿饭,吃下来,四个人,却是默默无语。

虽说落泊公子与白小依是表兄妹,两人却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白小依一边吃饭,有时候又狠狠的盯着落泊公子。

落泊公子的眼神,却经常悄悄的打量着杨无,

而冷素素,偷偷的看着杨无。

吃完饭后,落泊公子说有些事想和白小依商量,希望杨无能带冷素素出门游玩,别冷落了他未过门的妻子。

杨无不愿意,说想留下陪着白小依,白小依却推着他,要他陪素素出门,

冷素素也急着,拉着杨无的手,就跑出了大街。

大街之中,人来人往,两人默默的走着。

冷素素的手,就一直拉着杨无,

冷素素冰冷的手,握着杨无的手,却变得温暖起来,冷若冰霜的面容,也露出了笑容。

杨无想松开冷素素的手,但冷素素却紧紧的握着他。

杨无叫冷素素松开他的手,说道:“冷姑娘,你。。。。。。”

冷素素脸上微笑着,说道:“素素,你可以叫我素素。”

杨无知道有些东西要顾忌,说道:“冷姑娘,你这样拉着我的手。。。。。”

冷素素说道:“我都说,你可以叫我素素。”接着拉着杨无的手,就走到了今天杨无和白小依一起玩耍的湖边,看着湖水荡漾,周围群花冷艳。

但最冷艳的花,最高贵的花,也比不上眼前这个女人冷素素。

冷素素仿佛就是脱俗的仙子,高贵,不吃人间烟火,一身的素衣,握着杨无的手,站在湖边,让路过的行人不禁妒忌杨无。

杨无可没有一点高兴的心情,毕竟这女孩是别人未过门的妻子,而且还是他大舅子将来的妻子,

他就一起握着她的手,这让人看见了,还不要说闲话吗,要是让落泊公子知道了又会怎么想?

让白小依知道了又怎么办?

杨无最害怕的,是白小依误会他,

所以杨无一直想松开冷素素的手,

但冷素素就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他们两人站在湖边,此刻,也是夕阳,

昏黄的天色照射在这湖面上,

美景,美人,

冷素素情不自禁的就抱着了杨无,

杨无吓了一跳,冷素素就猝不及防一下,从后面抱着杨无,

冷素素身上的体温,香味,不停的传到杨无的身上。

杨无拉着冷素素的手,说道:“冷姑娘,我们不能这样。”

冷素素柔声的说道:“为什么?因为我比不上白小依漂亮吗?”

杨无说道:“不是啊,你是落泊公子未过门的妻子,我们不能这样。”

冷素素说道:“如果我不是落泊公子的未过门的妻子,我们就可以这样吗?”

杨无不知道怎么解释,想用力松开冷素素抱着他身体的手,却又害怕太用力伤害了冷素素。

冷素素说道:“我知道,你害怕白姑娘误会,对吗?”

杨无慌忙说道:“是啊,就是这样。”

冷素素眼中却显出无比的忧伤,说道:“如果没有她,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杨无已经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就呆呆的站着。

别人未过门的妻子,抱着他,还问他愿意在她在一起吗?

杨无心里大叫着,这是武侠小说,不是言情小说啊。

冷素素见杨无呆呆的站着,说道:“就一会,好不,就让我抱你一会,只是一会就够了。”

冷素素一双忧伤的眼睛,抱着杨无的身体,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只要抱着他,一会就够了。

她怎么可能和杨无在一起呢?

她是不可能和杨无在一起的。

冷素素的心里,在想着:“恩公,你果然忘记我了。”

夕阳西下,昏黄的阳光照射在这美丽的湖边,

冷素素紧紧的抱着杨无,她想永远记着这一刻。

记着夕阳西下,她紧紧抱着杨无的一刻。

-------------------------------------------------------------------------------

另一边,杨无和冷素素离开之后,

白小依和落泊公子在一间房间内。

落泊公子面露微笑,看着白小依,说道:“表妹,你不是应该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白小依狠狠的盯着落泊公子,生气的说:“别给我装了,公子剑,这就是你在江湖之中的另一个身份吗?”

落泊公子竟然就是公子剑?

公子剑为什么会出现在杨无和白小依面前,

冷素素到底又是什么身份?

只见落泊公子静静的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

落泊公子?公子剑?

落泊公子为什么落泊呢?

白小依说道:“你就是用这样的身份,斯骗我慕容姐姐的吗?”

落泊公子叹息着,说道:“白姑娘,你对我误会太深了。”

白小依生气的说道:“我和你何止是误会,简直是深仇大恨。”

落泊公子说道:“我与慕容雪之间的事,你并不了解。”

白小依说道:“好,那么你今天和我说清楚。”

落泊公子说道:“我与慕容雪之间的事,白姑娘何不问雪儿呢,而且,今天,我们并不是谈论儿女私情的。”

白小依说道:“哦,不谈论儿女私情,就谈论天下大事吗?我一个小女子怎么敢和大名鼎鼎的公子剑谈论天下大事啊。而且你所谓的天下大事,竟然是。。。。。。。”

白小依忽然说不下去了,眼睛仿佛有点泪光。

白小依忍着心里的痛苦,说道:“他其实就只是一个小孩,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骗他,而且还要我。。。。。”

白小依说着,泪水竟然流了下来。

落泊公子默默无语,静静的看着白小依,想不到白小依与杨无之间的感情,如此的深厚。

落泊公子叹息了一声,说道:“你父亲,不是告诉过你,这是关乎到整个人间的事吗?”

白小依的泪水,不停的流下,

到底将会发生什么事,竟然让白小依不停的伤心落泪。

落泊公子说道:“白姑娘,你寻找羽人的事,结果如何?”

白小依收起伤心的泪水,毕竟再伤心,事情也一定会发生。

白小依将找寻到羽人的事告诉了落泊公子,

落泊公子眼神正在思考着,

白小依说道:“这就是结果,你满意吗?”

落泊公子仿佛很满意,说道:“白姑娘办的事,我当然满意。”

白小依说道:“你意思就是说,你要我寻找羽人,就是为了让我得到九天之力。”

落泊公子说道:“是的,正是九天之力,不知道白姑娘练习得如何。”

白小依自从获得了九天之力之后,就天天的练习,体力的气越汇越多,慢慢的,她感受到了内力。

她很开心,她终于也有内力了,她在九天之力下,挥出的白家刀法,简直已经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白小依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有多大,她想找死变态对练,但那死变态的力量就真的是太变态了,她都不敢找他练习。

落泊公子闭眼沉思了一会,张开眼,已经站在了白小依的旁边,一手握着了白小依的手。

白小依慌张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落泊公子说道:“我想看看你体内的九天之力,到达何种程度了。”

落泊公子手按着白小依的手,感受到白小依体内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就仿佛和他体内的魔神之力一样。

只是白小依的九天之力,已经觉醒。

落泊公子松开了白小依的手,露出满意的神色,

白小依的九天之力,已经足够强大了。

落泊公子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握着剑,一双眼睛,忽然间变得很冷,很冷,冷得让白小依害怕。

落泊公子已经拨出了他的剑,对着白小依。

白小依害怕的说道:“公子剑,你想做什么?”

落泊公子说道:“我想试验一下你的九天之力。”

白小依恐惧的说道:“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落泊公子说道:“如果失败了,白姑娘只好牺牲了。”

白小依恐惧的双眼,望着落泊公子大叫:“公子剑,你果然是魔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