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拿着木剑的人

  • 苦海情剑
  • 谁定对错
  • 2713字
  • 2016-05-16 13:10:00

银雪当家的车队一路往南武林盟主的南宫府缓缓前行,

幻雪在马车上望着南武林景色,他知道快到南宫府了。

这儿的一草一木,他都很熟识,因为他是在这儿长大的。

熟识的环境,引起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回忆。

岁月的流逝,并没有让他忘记儿童时的生活,

十年了,他离开这个地方十年了,这儿还是和当初没有变过。

明天,他就要到南宫府了。

他回来是为了报仇。

这仇恨积在他心里已经十年了,明天他就要让这一切的恩怨情仇作一个了结。

因为他没有时间再等了,他体内的淤血越积越多,

从几年前开始,他体内就开始出现淤血,他知道他的身体为什么会有淤血,因为他的体质比较特殊。

北雪宫最好的大夫,已经判断,这淤血在他体内越来越多,不能扩散,

他很快就要死,他最多只能活一年的时间,

一年之后,他体内越积越多的淤血将会爆发出来,

他的生命就此完结。

因为他体内的淤血会活动,会在他的背后不停活动,

为什么淤血会活动?

他知道,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因为他的体质很特殊。

在生命将尽的最后一年,他只想报仇。

他知道他的仇人很强大,强大到基本已经控制了整个南武林,

所以他一直都不敢回来,因为只要他一踏入南武林,就绝对没有生机。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北雪宫宫主拜托银雪当家将他送到南宫府上,

因为没有人会想过,他会藏在银雪当家的镖车里,

也没有人会想过,他会回来。

他走的那一年,是十三岁,

今年,他已经二十三岁了,

还有人能认出他的容貌吗?

幻雪的手紧紧的握着刀,只有握着刀的时候,他的心才会平静下来,

他要一个人复仇,他不想拖累任何人,

因为他面对的势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他日夜的练习刀法,

他每一天,都很努力的练习刀法,

他知道,他的刀法,已经到达了他的极限,

但他的刀法,还不算极致,

如果他的刀法,练习到极致的话,他的背后,就会长出白色的翅膀,

就像当年,他看见教他刀法的那个人一样。

那个人将教给他的刀法发挥到了极致,从背后长出了白色的翅膀,就像天使一样,

但那个人,真的如天使一样吗?

他的眼睛,陷入了痛苦之中,

因为他讨厌那个人,也讨厌那个人教他的刀法,

但他要复仇,就必须要苦练这讨厌的刀法,

刀法要高超,才可以复仇,

但无论他怎么练,都无法将这刀法练习到极致,

无论他怎么练,他的背后都无法长出翅膀,

无法长出翅膀的刀法,能对付他强大的敌人吗?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没有时间了。

明天,一切都要结束,

即使他失败了,即使他会死,他也要让这一切结束。

马车缓缓的前行,不时传来车轮碰撞到地上的石头发出的抖动,在抖动中,幻雪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人,

坐在他对面,是一个右手断了的人,那人腰间挂着一把生锈了的剑,那剑很普通,普通随便街上买一把剑,都要比这个人的剑还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那断了手的人,左手拿着一把木剑,不停的挥来挥去,不停在嘴角边露出一个微笑,那笑容仿佛根本就不将天下间的任何事放在眼内。

幻雪也想像这个人一样露出这样满不在乎的笑容,

他记得自己好久没有笑过了,从十年前那件事发生开始,他就没有笑过。

那断了手的人,看似就像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人,

左手挥剑的动作,就如一个贪玩的小孩子在玩耍着木剑,

但幻雪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这个人不停散发出来的气,实在太恐怖了,

幻雪每次去感受这人身上那强大得恐怖的气,就会全身震动,

作为一个武者,他忍受不了这种震动,这种对武学追求的震动,他很想和眼前这个拿着木剑的人较量一次,

对于学武的人,对于追求武道的人来说,遇到这么强大的对手,不和他决斗一次,就将会是一生的遗憾。

幻雪在北雪宫,甚至小时候在南武林都见过不少武林高手,

但从来没有人,能在一举一动之间,能散发出和眼前这个左手拿着木剑的人的气如此恐怖。

这简直不是人类能发出来的气。

幻雪经常握着刀,武者的斗心,不停在他心里燃烧着,

他很想和眼前的人展开一块决斗,

人生能遇到这样的一个高手不容易,

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他要留着力气去报仇。

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和这个人决斗了,

如果将来真的有机会,真的能再次遇见眼前这个人,

他真的想痛痛快快的和这个人战斗放开一切,大战一场。

有这个机会么?

幻雪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断了手的人,那人仿佛发现了他在盯着他。

那人问道:“怎么了?”

幻雪说道:“名字,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那人好奇的说道:“为什么你想知道我的名字。”

幻雪说道:“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想向你挑战。”

那人认真思考着幻雪的话,是挑战吗?

那人感觉到了幻雪那痛苦的眼神和渴求的目光,曾经他不也是像幻雪一样,渴望着向强者挑战吗?

他怎么可以拒绝一个如此渴望与他决斗的人的请求?

而且一路上,人家的车队不停提供他最爱的鸡翅给他吃,

他怎么能拒绝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

不就是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而已。

那人说道:“杨无,我叫杨无。”

幻雪听完,认真的记住了这个名字,总有一天,他会向杨无挑战的,这一天会来临吗?他还有这一天吗?

幻雪说道:“我记住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挑战你。”

杨无说道:“好啊,到时就将你打个落花流水。。。。。。。。。”

杨无一说完这句话,张开了口,全身石化了一样,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发生在他身上。

杨无一把将旁边的白小依拉了过来,低声说道:“不好啊,小依。”

白小依瞪了他一眼,问:“怎么啦?”

杨无仿佛做错了什么事,低声的和白小依商量着:“王巧手叔叔不是叫我隐藏自己的身份的吗?我一路上隐藏得很好的,但我刚才竟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姓名说出来了。”

白小依说道:“那么你为什么会说出来呢?”

杨无说道:“因为我觉得如果不告诉他,他可能会遗憾一辈子,这多么可怜。”

白小依说道:“你看得太严重了吧,你和他只是萍水相逢,明天一下车,你们就再也不会见面了啊。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会有遗憾?而且你们不是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吗?”

杨无说道:“对啊,明明我和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他怎么突然就要向我挑战呢?好奇怪啊。”

杨无说完,突然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紧张的对白小依说道:“我知道了,会不会是他一直就怀疑我的身份,现在终于骗我说了出来,可以肯定我的身份了,为什么了骗我说出来?肯定是白龙会的人,要不要我就在这儿干掉他。”

白小依叹息着说道:“别乱想了,王巧手叔叔找来的马车怎么会是白龙会的人呢?”

杨无说道:“好吧,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不再隐藏我的身份了。”

白小依说道:“为什么啊。”

杨无答道:“隐藏身份完全不适合我的风格,我的风格是,管他是公子剑还是白会龙的,有本事就一起来。”

白小依说道:“你右手还没有好啊。”

杨无主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没关系啦,为了保护你,我左手将会出鞘。”

车队扬起无数的沙尘,缓缓的前进,这车队,明天就会到南宫府了,

他们会在南武林盟主的南宫府上看到什么?

黑杀会的黑杀令已经到了第七天了吗?

南武林盟主与黑杀会最后的决战谁胜谁负?

杨无和白小依他们真的如愿见到南武林的盟主南宫幻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