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银雪当家的马车

  • 苦海情剑
  • 谁定对错
  • 2027字
  • 2016-05-16 12:16:49

一队通往南武林的车队,缓缓前往,已经进入了南武林境内,再过不久,就要到达南武林盟主的南宫府上。

这一车队,车旗是用银色的布做成的,旗子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银”字,

银色的布做成的旗子,旗子上写着一个银字,这正是北雪域银雪当家的镖车。

今次带镖的,是银雪当家的女儿,银英。

银英,衣服也是一身银雪的颜色,腰间挂着一把圆月弯刀,骑着马,不时跟着车队四处闲逛。

这是她第一次带镖,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四周,仿佛很期待有人来劫镖,可以让她可以一显身手。

可惜让她很失望,从北雪域到中原,再到南武林,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劫镖。

又有谁,敢来劫银雪当家的镖呢?

这次跟随着她而来的,除了数十名经验老到的镖师之外,还有银雪当家的四大护法。

这一车队,缓缓前行,再过一日的路程,就要到南宫府上了。

银雪当家,不是镖局,而是处于北雪域的一个世外的门派,他们之所以会押镖,是受人所托。

在北雪域,有贵重的东西需要别人运送,但又想请武功高强的人保护,最好的方法,就是拜托银雪当家。

银雪当家,这一次的镖,正是北雪宫的宫主亲自拜托银雪当家运到南宫盟主府上的,这一次的货物,只是一个人。

北雪宫主拜托他们,将一个人带到南宫府上而已。

这个人,正是北雪宫的第一护卫队队长幻雪。

幻雪,作为北雪宫第一护卫队队长,自幼在北雪宫长大。

北雪宫与银雪当家的关系是世交,

幻雪与银英,当然,自小就认识。

银英,作为银雪当家的女儿,身份尊贵,居然也会前行押镖,就是因为银英与幻雪自小一起长大,感情特别好。

银英经常缠着幻雪,要幻雪陪她练习刀法。

幻雪的刀法,也仿佛如他的名字一样,到处都是幻影。

银英经常能看见幻雪,她经常能看见幻雪常常露出一双痛苦的眼睛。

银英曾经问幻雪,最想做的,是什么?

幻雪在雪地上写了两个字:报仇。

幻雪的仇人是谁?幻雪从来不会告诉银英知道。

所以今次,银英感觉到幻雪,一定是去报仇的。

因为幻雪从来没有离开过北雪域,幻雪是一个很孤独的人,不喜欢到处行走,能够睡觉的时候他就会睡觉,因为只有在睡觉的时候,他才能忘记他的痛苦。

他的痛苦是什么?银英不知道,但肯定就是和他的仇恨有关。

这一次幻雪要来南武林,一定是去报仇的。

但无论银英怎么问他,他就是不说。

银英想帮助他,他却一言不发。

银英问他:“既然不让我帮你,又为什么要请镖车前行。”

幻雪答道:“这是北雪宫主的意思,因为我自小就生活在北雪域,从来不认识路。他怕我会迷路。”

银英问道:“这次你要去多久?”

幻雪答道:“到南宫府附近我就下车,你们到附近的城镇等我,三天后不见我回来,你们就可以回北雪域了。”

银英问道:“就是说,三日后,你可能会死?”

幻雪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死。

他只是用很眷恋的眼光看着银英,他也希望自己能回来,

只是这一次,他知道异常凶险,因为他的仇人,太厉害了。

银英抱着他,温暖的说道:“你答应我,一定要回来,好吗?”

他没有回答,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他不能作出自己也不知道的承诺。

最后,银英只好悄悄的,偷偷的跟着镖车而来,后来被镖车的长老发现了,

但发现银英跟来,已经是来到了中原武林。

中原武林离北雪域太远了,镖车的长老不放心银英一个人回去,就只好带着银英一起来南武林。

银英到处在车队旁边骑着马闲逛,感觉太好玩了,这也是她第一次离开北雪域。

北雪域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景,哪有南武林这样山清水秀。

银英一个回头,骑着马来到车队的最后一个马车上。

幻雪就坐在最后的一座马车上,马车上,只有三个人。

一个是幻雪,

一个是落拓潦倒的人,腰间挂着一把剑鞘已经生锈了的剑,右手好像断了不能动,左手却拿着把木剑,不时挥来挥去,有时又将木剑插回腰上。

银雪英觉得这个人怪怪的。

还有一个是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一身的白衣,十分美丽,美丽得连银英这样的女孩,都觉得好看。

这个落拓潦倒的人和那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是他们车队经过中原一个地方的时候跟着他们一起来的。

听镖车的长老说,是一个叫王巧手的铸剑师拜托将这两个人送到南武林去。

王巧手曾经有恩于银雪当家,反正都是去南武林,带上这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

在中原去南武林的路上,银英与那个白色衣服的女孩经常一直谈话聊天,

因为车队就只有她们两个女孩子,两个女孩子就等于一条街,两人仿佛一见如故,无话不谈。

银英知道,这个白色衣服的女孩,叫白小依,是中原武林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白无涯的女儿。

至于这个落拓潦倒的人,银雪英无论怎么问白小依他是谁,白小依也不答,就叫她想知道就自己去问。

银英对这个落拓潦倒的人也没什么兴趣,白小依不说就算了,也懒得去问,说不定是别人故意要保持神秘的。

不过一路上,见白小依与这个人的关系好像十分之好,也不禁问这人是不是白小依的相好。

白小依没有回答,反而问银英与幻雪的关系如何。

两个女孩仿佛心知肚明,却又没有明说出来。

银英骑着马,来到那三个人的马车,对着幻雪说道:“明天就到南宫府了。”

幻雪没有说话,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银英其实想说:“我明天要跟你去南宫府。”但银英却说不出口。

她还是决定明天偷偷跟着他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